第七百七十一章 遥相对峙!/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七十一章

两件事情加在一起,那到时候恐怕就不是作不作为的问题,而是会给朝廷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若是王家和宋王那里拿捏住这一点,借此发难,那恐怕他碛西大都护的位置也要就此不保。

到时候,就算是他自己恐怕也无话可说。

不止如此,如果来的是其他人也就罢了,但偏偏是斩杀了自己部下的达延芒波杰。一旁的贺拔野他们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夫蒙灵察能够感觉出来,所有人都在期待自己动手,替仆兰赫和其他的碛西军将士报仇。

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恐怕就会因此丧失军心,弄不好以后众叛亲离都是有可能。

“传令下去,大军出动,即刻赶往这里。但是不能擅自进入战场,另外没有我的命令,所有人严禁擅自行动,违令者,斩!”

夫蒙灵察道。

“是!”

贺拔野大喜,应了一声,如飞而去。

另一侧,夫蒙灵察心中却是冷笑一声,扭头望了一眼王冲的方向,眼中闪过道道寒光。不管他小子如何算计自己,如果他真的以为自己会帮他,那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达延芒波杰肯定是要杀的,碛西都护军也不可能真的在一旁坐视不理,但是,那也得是在王冲和他那五千兵马全军覆没之后。

至少,在王冲战死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王冲以为把战场选择在三角缺口地带,吸引出乌斯藏帝国的大将和准将,就能借用到他的力量,那真的是太幼稚了!

——他会动手,但绝对不会是那小子想像的那样!

……

“大人,夫蒙灵察真的出现了!”

与此同时,茫茫如海的乌斯藏大军后方,几道气息强大,如同风暴般的身影同样在眺望着夫蒙灵察的方向。

在整片区域,到处都是乌斯藏侦察的凶禽,海东青、岩鹰、秃鹫……,根本就没有什么能瞒过他们的眼线。

“继续关注,只要夫蒙灵察不贸然出手,就足够了。”

都松莽布支捋了捋两缕八字须,神情淡淡,自有一种成竹在胸,运筹帷幄的味道:

“另外,随时关注碛西都护军的动向。——告诉达延芒波杰将军那边,夫蒙灵察那边有我对付。”

“是,大人!”

几名传令兵得令,迅速如飞而去。

……

不提夫蒙灵察和都松莽布支那边的动向,前方,达延芒波杰统领数万大军,包括五千白雄兵,浩浩荡荡,直往东北境的三角缺口而去。有都松莽布支随行,夫蒙灵察那边达延芒波杰根本就不担心。

现在他的眼中看到的,就只有一个王冲。

“混帐!该死的东西!”

达延芒波杰咬牙切齿,心如杀机如潮。这个乳臭未干的大唐少年,用二万多象雄新兵,七千多青海兵,以及主将达延悉勃野的头颅来报复自己杀掉五千碛西军和仆兰赫,然后又迅速进军高原,修建城池,主动发起进攻,大肆清除乌斯藏高原边缘的势力,行动之迅速,之频繁,简直超出想像。

达延芒波杰一直以为自己够积极,够主动,领兵之道够疯狂了,然而他从来没想过,居然有人比自己还要疯狂。

“等到我攻破你的大军,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泄我心头之!”

达延芒波杰狠狠的攥着紧头,心中疯狂不已。王冲这是赤果果的挑衅,达延芒波杰心知肚明,他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停下!”

在距离王冲还有二千多丈,达延芒波杰右掌竖起,突然下达了大军停止的命令。浩浩荡荡的数万大军排成海潮般的一条线,突然之间停了下来。

“泽仁,洛桑,德吉,你们跟我来!”

达延芒波杰大手一挥,几名白雄兵的将领,连同时十多名白雄兵的精锐马蹄掀起阵阵烟尘,直朝三角缺口,那些鳞鳞的银白色钢铁城墙而去。而在这些城墙的后方,那座高耸出来,还在不断修建的庞大的钢铁城池极其的醒目。

看到这一切,达延芒波杰神色阴沉,脸上变得越发的难看了。他当然不会忘记那次星夜攻城的经历,就算有他亲自带队,还领了二千多的白雄精兵,在乌伤那座庞大的钢铁之城面前,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从战前到战后,钢铁之城那座坚固的城门始终都没有打开。

如今,王冲显然是想故伎重施,将这一套搬到高原来。这种行为,只要想想,都足够达延芒波杰怒火中烧了。

“有点意思,正主来了!”

高高的城墙上,看到达延芒波杰领着十几骑部下,一缕烟尘滚滚而来,王冲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吧。”

走下城墙,王冲骑上白蹄乌,领着一群部下,迅速的往着阵前而去。

气氛紧张,两位主帅的动作,迅速的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马蹄阵阵,有如雷鸣,不断的迅速接近中。就在距离大阵百丈左右的地方,战马嘶鸣,灰尘涌动,达延芒波杰带领着十几骑白雄兵精锐就在百丈外的地方侧身停了下来。战马蹄哒,一边打着喷嚏,一边不停的在原地掀动着马蹄,

达延芒波杰坐在浑身洁白,如霜似雪,但四只马蹄却殷红如血的大雪神山驹上,高大如山峦般,一动不动。那阴冷的目光如刀似剑,一遍又遍地毯般扫过王冲在这片三角缺口前布下的防线,仔细的打量着每一堵钢铁之墙,每一处缝隙,丝毫不放过里面的任何一个细节,试图从中寻找出最佳的突破口和破绽。

整个过程,达延芒波杰没有发生任何的声息,但却有一股无形的压力,令人遍体生寒。

“侯爷,这就是那个达延芒波杰吗?”

突然,一个雄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当达延芒波杰打量着王冲一侧的时候,同样一道山峦般的身影同样在打量着他。五千乌伤铁骑的最前端,李嗣业和王冲并肩而立,目光冷峻无比。

达延芒波杰偷袭乌伤的那一次,李嗣业并不在钢铁之城,而是在乌伤训练新兵。但也正因为如此,李嗣业回来之后,听说这件事,心中顿时有种深深的内疚和自责。身为侍卫,同时也是王冲身边最亲近的追随者,在这种关键时刻不在现场是极其失职的。

还好王冲凭借自己的能力,最后逃脱了出来,并且将达延芒波杰惊走,否则的话,真出了什么事,李嗣业恐怕永远难以原谅自己。

而弥补错误,最好的方式,就是斩杀达延芒波杰,割下他的人头。

“呵呵,就是他了。”

王冲笑了笑,点了点头。

一段时间不见,达延芒波杰的气息雄浑了不少,看起来分开之后,他在武道方面也有了不少的进步。可惜,不管他有多大的进步,今天,他都必须得死!

“李嗣业,不要大意了。”

王冲淡淡道,一边说,一边看着远处:

“达延芒波杰是乌斯藏准将级别的人物,仅次于夫蒙灵察、都松莽布支这个级别的人物。所以你看,即便是碛西都护军近在咫尺,他也毫无顾忌。另外,他做事天马行空,不按常理出牌。上次在乌伤吃了瘪,但是他在失败之后不但没有丝毫的沮丧,反而在回去之前,调头就攻击了碛西都护军,斩杀了仆兰赫。总之一点,这个家伙非常的难缠,你一定要小心。”

“属下明白。”

李嗣业应了一声,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波动,他的目光一直都牢牢的锁定在达延芒波杰的身上。

气氛一片死寂,两位主帅遥遥相对,谁也没有说话。

“有趣!”

看到达延芒波杰没什么动静,既不上前,也不后退,只是脸色阴沉,骑着战马,杵在那里,王冲心中哂然一笑,轻轻一夹马腹,突然从两者钢铁之墙的缝隙中走了出来。这一动,瞬间吸引了双方所有人的注意。

就连远处的夫蒙灵察等人也忍不住望了过去。

“大人,这小子胆子不小。他就不怕达延芒波杰暴起,突然出手杀掉他吗?毕竟,那个达延可是准将级别啊!”

一个声音夫蒙灵察身边小声道。

“不是不怕,而是他觉得达延芒波杰根本不会出手!”

夫蒙灵察皱着眉头,思忖片刻后道。

虽然他很希望王冲的判断是错误,更希望达延芒波杰最好一个单骑突入,干掉王冲,但是夫蒙灵察心中清楚,王冲的判断恐怕十有八九是正确的。不是达延芒波杰心慈手软,而是这个王家次子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手段高超,难对付得多。

——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恐怕达延芒波杰上一次就已经成功了!

“严密关注!告诉贺拔野,一旦那小子被斩杀,随时大军出击,接战一波,立即后退。到时候,我们不但可以撇干掉所有的责任,我还可以递一封折子,我们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那小子和他背后的王家身上。”

夫蒙灵察咬着牙,冷声道。

“是!”

另一名部将立即如飞而去。

夫蒙灵察点了点头,这才调过头来,继续看着远处。

他根本不在意达延芒波杰是不是现在动手,因为王冲的命运早已注定。就凭他那点兵力,面对于达延芒波杰和都松莽布支一个准将,一个大将,最后都是死路一条。夫蒙灵察完全想不出来,他有什么资格在这样攻击下生存下来。

“好好享受吧,年少轻狂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夫蒙灵察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很快恢复了平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