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敌我相见/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七十二章

“达延芒波杰,我们又见面了。我的礼物收到了吗?”

战马蹄哒,王冲抓着缰绳缓缓的向前走去,神情似笑非笑。

“嗡!”

听到这话,达延芒波杰脸色顿时阴沉到底,瞳孔深处浮现出一股浓浓的怒意。他当然明白王冲在说什么,王冲口中的“礼物”毫无疑问就是象雄训练营地那二万七千多士兵,以及达延家族的达延悉勃野。

“不用担心,你很快也会收到我的‘礼物’。”

达延芒波杰策马上前,冷冷的看着王冲,眼中凶光四射。

“哈哈哈,那我真的很期待。”

王冲闻言哈哈大笑,他不怕达延芒波杰动手,就怕他不动手。毕竟,他可是还有一个“碛西的威胁”必须完成。就凭这翻话,以达延芒波杰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轻易后退的。

“对了,达延芒波杰,除了你,我还同样给乌斯藏帝国准备了一份礼物。看到我身后的城池了吗?以后这些城池,会一路建到乌斯藏高原的内陆深处,一直逼近到藏王王都。对于藏王陛下,我一直都是心生仰慕,所以把这种城池修到王都下,以示敬意!”

“放肆!”

听到这翻话,达延芒波杰目光一寒,勃然大怒。就连大军后方的都松莽布支听到这翻话,也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王冲这翻话,分明是一种*裸的威胁,而且不同于和达延芒波杰之间的冲突,这是直接威胁乌斯藏帝国的藏王。

在乌斯藏帝国,藏王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天神的化身,王冲这翻话,是任何乌斯藏的将领都无法忍受的。

“小子,你在自寻死路!”

达延芒波杰闭着眼睛,狠狠的吸了一口气。从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跋扈,以往的对手,没有一个人不是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就连仆兰赫,临死的时候,都是满脸恐惧,浑身颤栗。

达延芒波杰从来没有试过,被一个人挑衅到这种地步。

“……任何狂妄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一定会将你的尸体踏在马蹄下,割下你的头颅,插在高原边缘,以儆效尤。也好让所有的唐人知道,在我面前挑衅的下场。”

“哈哈哈,我就和你不一样,杀你只是过程而不是目的,未来我要将整个乌斯藏帝国的势力从碛西驱除出去,彻底的解决碛西的威胁。不止如此,我还要将大唐的战旗插入乌斯藏的腹地,将乌斯藏彻底地击垮,也好杀鸡儆猴,让所有人知道和大唐为敌的下场。”

王冲闻言,哈哈大笑。

“嗡!”

大军后方,都松莽布支本来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夫蒙灵察身上,但是听到王冲这句话,顿时忍不住眉头深深皱起。

而远处的夫蒙灵察也是禁不住眉头一扬。

“大人……”

夫蒙灵察身旁几名碛西都护军的斥候都是眼睛一亮,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的夫蒙灵察。虽然互为对手,但是听到王冲这番话,就连他们这些碛西都护军的人都忍不住心生敬佩,高看一眼。

“都给我住口!”

夫蒙灵察厉斥道,脸色阴沉无比。他哪里不知道这些部下想说什么,但是越是如此,他心中就越是嫉妒如狂,也杀机越重。

“这个小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活着。”

夫蒙灵察狠狠地攥着拳头,发出一阵咔嚓嚓的脆响。

王冲越是如此,越是优秀,对他们这些内附的胡人威胁就越大,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活着的。

不过夫蒙灵察不知道此时此刻有一个人比他更想杀掉王冲。

如果说达延芒波杰最开始还只是愤怒的话,那么当王冲说出那番话,达延芒波杰整个人都要气疯了。

“王冲,如果你是想激怒我的话,那么你成功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不会让你轻易的死掉。你不是很在意碛西吗?我会一个一个把碛西的士兵全部杀掉,让大唐的碛西都护府彻底的成为历史。”

达延芒波杰怒笑,神色狰狞无比。

“走!”

声音未落,达延芒波杰猛地掉过头来,转身就走。身后,马蹄蹄哒,白雄兵的众人紧紧相随,一行人迅速的向着远处而去。

“许科仪,传令下去,全军准备,接下来很快就有一场大战了。”

王冲眼睛微眯,看着达延芒波杰离去的方向道。

“是,侯爷!”

许科仪得令,很快转身离去。

“李嗣业,我们现在恐怕真的没有退路了。必须干掉达延芒波杰!”

王冲看着前方道。

“侯爷尽管下令,末将全力以赴。”

李嗣业沉声道。

王冲点了点头,看着达延芒波杰的方向,没有说话。达延芒波杰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他一旦认准一个目标,就会疯狂的进攻。

碛西都护府的兵力,当年就是这样被他耗空的。要不然也不会有“碛西的威胁”这个任务了。

达延芒波杰最后临走前说的那番话,让他想起了很多。王冲现在担心,因为自己的举动,达延芒波杰的疯狂行动会大大提前。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如果想要避免达延芒波杰的疯狂行动,避免碛西都护府的重蹈覆辙,就必须在这里将他彻底杀掉。

“驾!”

王冲一夹马腹,迅速的掉过头来,向着阵中而去。

……

对面,相隔二千多丈外的地方,战马嘶鸣,随着达延芒波杰的回营,四面八方,一双双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达延芒波杰的身上,所有都在等待着达延芒波杰的下令,气氛一片肃杀。

“大人,我们现在发动进攻吗?”

一名乌斯藏的将领开口道,目中流露出凶狠的杀气。

“不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妄动。”

出乎意料,达延芒波杰居然摆了摆手,否决了那名将领的提议。他的目光冰冷,视线依然遥遥的落在对面一堵堵鱼鳞般的银白色钢铁之城上,看不出一点波动。

“将军……”

四周围,众人都是一片错愕。达延芒波杰刚回来的时候,脸色阴沉的可怕,谁也以为他会马上下达进攻的命令,但是没有想到,达延芒波杰的反应和众人想像的截然相反。

达延芒波杰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他的神情冷静,让人完全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

此时此刻,唯一能保持镇定,神色泰然自若的,也就只有跟随达延芒波杰南征北战,时间极久的白雄兵将领了。

“那个小子在故意激怒大人,这是自取灭亡啊!”

一名名白雄兵将领跟随着达延芒波杰的目光望向对面,所有的对话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那个大唐的少年侯是故意出列,剌激大人的。事实上,他也成功了。不过,如果他以为激怒大人,就能够如愿得逞,那真的就大错特错了。

“疯狂”并不等于“莽撞”,更不等于“愚蠢”,至少在大人这里并非如此。

一群白雄兵将领跟随达延芒波杰南征北战,对于他的性格再熟悉不过了。大人向来都是越愤怒,越疯狂,就反而越是冷静,越是理智。这就是为什么大人被称为“帝国准将”、“高原修罗”,而不是高原疯子的原因。

“泽仁,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达延芒波杰突然开口道,他的目光依旧盯着对面,声音冷静无比。

“回大人,已经准备好了。北境附近几十个部落全部都已经收到了大人的召令,在几个时辰前,他们就已经出发现。应该就会抵达。”

一声乌斯藏语声音响起,达延芒波杰的身后,一名三十一二岁左右,脸颊透出高原红的乌斯藏将领躬下身躯道。

“很好,等我命令行事。”

达延芒波杰道。

“是,大人。”

泽仁诚声道。

四周围一片寂静,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一股无形的张力正在汇集,气氛越来越紧崩。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等着达延芒波杰的命令。

“小子,你一定会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后悔的。只有死亡,才能洗清你身上的愚蠢!”

达延芒波杰铁青着脸,眼中闪烁着一股疯狂的气息。

达延芒波杰非常清楚王冲在干什么,也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些星罗棋布,一座座鱼鳞般的银白色钢铁之墙,只有步鹿狐那种笨蛋才会不管不顾一股的撞上去。乌斯藏铁骑最厉害的就是梯形阵列,没有任何一个帝国可以和乌斯藏比拼对梯形阵列的理解。

如果阵形都乱了,还有什么威力可言?

而且那些钢铁之墙……

达延芒波杰可不会忘了,当初在西南,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他们就是败在了这种钢铁之墙下,如果王冲以为他被激怒之后,就会不管不顾的大军进攻,那真的是太小瞧他了。

他确实会进攻,却绝不会是他所想像的那样。

……

“侯爷,他们还是没有进攻!”

三角缺口,大军的前方,李嗣业看着对面,突然开口道。

“嗯。”

王冲点了点头,微微皱了皱眉,一脸的严肃:

“这个达延芒波杰,比我们想像中的还要难以对付。我本来以为,他来势汹汹,又是实力占优的一方,很快就会发动进攻。现在看来……,恐怕是低估他了。”

达延芒波杰离开的时候,眼神阴沉的可怕,目中愤怒,就算是瞎子都感觉得出来。但是过去这么久了,对面战马嘶鸣,但就是迟迟没有任何进攻的行动。

“果然不愧是‘碛西的威胁’,想要杀掉他,恐怕绝不会是那么容易。”

王冲心中暗暗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