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激战!/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八十二章

“希聿聿!”

狂风浩浩,战马嘶鸣,这一霎那,战马与战马撞击在一起,刀剑与刀剑撞击在一起,罡气与罡气撞击在一起,光环与光环撞击在一起……

所有的声响交织在一起,整个战场一片混乱。

这一刹那,战马的作用清楚的显示出来。所有的白雄兵使用的都是高原上最强悍的青稞马,一个个体格强大,肌肉贲起,极其的壮实,都是高原上千挑万选出来的。

如果换成是普通的战马,白雄兵只需要一波撞击,就可以将对方的战马撞得筋断骨折,但是乌伤铁骑的战马却不同,虽然是仓促得来,但这些战马却是突厥大草原上最优良的战马,足以和大食人的战马相提并论。

轰!轰!轰!

两波战马不断地撞击在一起,达延芒波杰千挑万选出来的顶级青稞马居然在和王冲的突厥战马撞击中,丝毫没有占到便宜。

“杀!”

“干掉这些唐人!”

“没有人可以这样踏践我们的高原,也没有人可以这样侮辱我们的将军,杀光他们!”

……

所有的乌斯藏白雄兵疯狂咆哮,那一柄柄弯刀掠过虚空,发出阵阵凄厉的锐啸。他们在高原上有着光荣的历史,他们曾经摧毁过无数的异邦军队,攻破过一座座王都,斩杀过一个个名将,令无数的军队为之畏惧和胆寒。

这是所有乌斯藏白雄兵为之骄傲的荣耀和战绩!

在整个西域,没有人可以挡住他们,也没有什么他们攻不破的东西,这是所有白熊兵都深信不疑的。

但是这一刻,这些乌斯藏的王都守卫,整个高原上最强大的骑兵第一次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不输于他们的存在。

和他们一样,这些人都是最顶级的骑兵。

“轰!”

空气震荡,火星四射,一柄弯刀借助着战马的冲锋之力,一刀狠狠的向着对面劈过去,然而光芒一闪,这些以往可以劈山裂岳,势不可挡的乌斯藏弯刀却被一柄窄窄的长剑挡住。

这种长剑并不如何的刚猛,也没有那么巨大,但是银白色的剑身上,传递过来的却是一bobo山峦般强大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只是一横,就将一名乌斯藏白雄兵志在必得的一刀拦了下来,而整个长剑却纹丝不动,就如同扎根在了空中一样。

“怎么可能!什么时候乌伤城的那些人已经这么强大了?”

眉宇间一道刀疤的白雄兵浑身一震,他是参加过钢铁之城夜袭的,并且曾经抛出挠钩跟随达延芒波杰翻上城头。

那个时候钢铁之城两三个守卫都不是他的对手,最后还是靠着车弩的威力才震慑住他们,而且那个时候还是在攻城战中,他们的实力发挥不出来的时候。

他怎么都无法相信,如今到了旷野之上,正是他们最能发挥实力的地方,那些曾经那么弱小的唐人居然变得这么强大,居然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

“哼,愚蠢,真的以为整个大唐没有人能够对抗得了你们吗?”

一声冷笑传来,眉宇间一道刀疤的白雄兵还没反应过来,光芒一闪,一只骑兵的战靴在眼中急剧扩大,轰的一声从马腹下踢了过来,只是一击,就将这名白雄兵从顶级的青稞马上远远的震飞出去。

“不可能!——”

眉宇间一道刀疤的白雄兵重重的撞在地上,连翻了几个滚,跌飞出去,心中充满了震惊。作为乌斯藏最顶级的兵种,曾经灭过多个小国的存在,白雄兵作战经验极其丰富,从过去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人以这种方式和他们交战。

那马腹下的一踢,刁钻诡异,防不胜防,这种战斗方式他连想都没有想过。就连骁勇善战,骑术最精的突厥人都不可能使用这种方式和他们战斗。

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居然有灵活敏捷,骑术比突厥人都要厉害得多的中原骑兵!

“懒得理你,遇到了侯爷,是你们找错了人!”

马背上一声冷笑,那名乌伤铁骑立即如飞而去。这些乌斯藏人狂妄至极,完全分不清唐人和唐人之间有什么区别,也根本不知道和他们交战的已经换了一拨人。

乌伤铁骑有严格的战法和规矩,骑兵作战的时候只管冲锋,绝不停留,更加不可能回过头来追杀他。

所有跌落马下的乌斯藏人,自有后面其他的乌伤铁骑斩杀他们。

轰!轰!轰!

两军交战,不断的交叉在一起,就在无数人的关注下,五千乌伤铁骑第一次在世界的舞台上,展露了自己强大的惊人骑术,马腹、马脖,甚至马臀,乌伤铁骑的攻击方式刁钻至极,所有角度,所有位置没有不可以攻击的。

更甚于有些乌伤铁骑直接钻到了白雄兵的马腹下,从对手的后方出击,将一名名白雄兵踢落马下。

这些看起来惊人至极、不可思议的骑术,在从小生活在崇山峻岭的乌伤铁骑手中施展出来轻而易举,犹如反掌一般。

这一幕,把远处观战的碛西都护军和远处掠阵的乌斯藏大军都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

“天呐,这个王冲到底从哪里找来这些人,我们大唐居然还有骑术比突厥人还要厉害的骑兵,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相信!”

“这根本不是我们之前见到的那只骑兵,才不过短短的时间,连两个月都不到,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简直是神迹一般,这些骑兵的战斗力,至少都相当与我们两个,不!至少都相当于我们碛西都护军的三四个战士,甚至更多!”

……

一名名碛西都护军的将领包括贺拔野在内,都被这一幕看呆了。夫蒙灵察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也是变幻莫测,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将军!”

大军后方,静悄悄的,一名乌斯藏的将领扭过头来,望着身后的都松莽布支,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忧虑。

有这样的一支大唐/军队,绝对不是乌斯藏之福。

“知道了……”

都松莽布支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远方道,他的声音平平淡淡,但是每个人都能从那微微眯着的眼睛里感觉出一股浓烈的杀机。

不管达延芒波杰这一战的结果如何,这个大唐的少年侯,连同他身后的五千铁骑,全部都得死!

“准备!”

都松莽布支望着前方,猛地竖起一只手臂。

身旁的乌斯藏将领会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很快转身离去。

不管后方的动静,前方战斗已经达到最激烈的程度。

乌伤铁骑的表现远远超出众人的预料,一名又一名白雄兵不断地跌落在地上,战马隆隆,烟尘滚滚,一批又一批铁骑呼啸而去,根本没有理会那些跌落在地上的白雄兵战士,而后方钢铁轰鸣,震耳的铠甲震动声中,一匹又一匹乌伤铁骑呼啸而来。

“锵!”

长剑嗡鸣,就在一名又一名白雄兵惊恐的目光中,第二波乌伤铁骑接踵而来,手中的长剑在空中一荡,折射出一缕缕阴冷的寒光,以雷霆万钧之速猛烈的砍在这些白雄兵的脖颈处。就算乌斯藏的板甲再厚重,在这种防护不到的地方也没有丝毫用处。

——血肉之躯再怎么强大,也挡不住锋利的刀剑。

“啊!——”

就在一名名跌落马下的白雄兵做好了被杀准备的时候,轰,长剑劈落的地方,白光一闪,一层薄薄的乳白色光幕覆盖在这些白雄兵的脖颈处,挡住了这必杀的一击。

志在必得,人马合一的一击,仅仅是将这些白雄兵撞得翻滚着,狠狠的摔飞出去,却并没有将他们一击斩杀。

“!!!”

这突然的一幕将所有的乌伤铁骑都惊住了。

“怎么可能?!”

人的血肉之躯怎么可能抵挡得住锋利的刀剑?那铁骑冲锋,倾尽全力的一击,就算换了他们自己也不可能抵挡得住,但是这些白雄兵不但挡住了,而且看起来受伤根本不严重。

这完全不是正常战争中应该出现的情况。

而且那些白雄兵脖颈处,薄薄的一层白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乌伤铁骑的经历中,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而且这些白雄兵能够抵挡战马的全力一击,恐怕有八成以上的原因都是因为这薄薄的一层白光。

“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一名白雄兵哈哈大笑,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他原本满脸的惊恐,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一脸的兴奋,毫无畏惧:

“是大苯祭祀!

一个白色的“卍”字符文从他的额头浮现,符文中似乎蕴含着一股特殊的力量,咔嚓嚓,符文的力量涌遍全身,只是一刹那的时间,这名白雄兵浑身肌肉贲起,骨头一节节的拔高,浑身的力量似乎在瞬间增涨了一大倍。

“轰!”

白雄兵猛地一拳轰出,希聿聿的马鸣声中,一拳击中了一匹从头顶一跃而过的乌伤铁骑战马马腹,巨大的力量将这头战马连同马上的乌伤铁骑一起震飞十余丈开外。

轰!轰!轰!

相同的情况不停地发生在各个地方,一名名白雄兵力量大涨,不断地将身旁的乌伤铁骑震飞出去。

情况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