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最后的战争!/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八十九章

“侯爷,乌斯藏人又要发动进攻了!”

听到远处洪亮的牦牛号角声,银白色的钢铁之墙后,所有人纷纷露出了紧张的神色。这一波进攻比所有人预想中的还要来的快得多。

而且每个人都从中听出了一丝特别的味道,这一次的战争绝对比之前更加的危险和紧张。

“不必紧张,一切我自有安排!”

王冲神色肃穆,望着前方身躯一动不动。

都松莽布支要出手了,王冲心中清清楚楚,面对这位乌斯藏的帝国大将,自己绝无幸理,就算加上宿命战甲也是一样。

都松莽布支是媲美章仇件琼、哥舒翰、夫蒙灵察这一级别的超级强者,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具备和这一层次强者交手的实力。

“轰隆!”

就像一道雷霆劈下,一杆巨大的黑色战旗,上面绣着银白色的苍鹰,突然从乌斯藏的大军中率先纵跃而出,而在这杆战旗的前面,一道瘦长的身影骑着一匹高大健硕的大雪山神驹,如同魔神一般,映入众人的眼帘。

他并不如何高大的身躯,散发出来的却是高山大海般,足以让任何人感觉到卑微和渺小的恐怖气势。

都松莽布支!

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王冲都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位自己在京师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乌斯藏帝国大将。

那一刹那,时间都仿佛静止了。

仿佛只有一霎那,又仿佛过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轰隆隆,地裂山崩,无数的乌斯藏战士紧跟在都松莽布支身后,汇成一股浩浩荡荡的黑色钢铁洪流,向着自己冲锋而来。

“杀!——”

当成千上万的乌斯藏人歇斯底里,奋尽全力的爆发出来,那一bobo声浪如同山洪爆炸,在高原上引发一阵阵狂暴的气浪,汹涌的气流化为狂风,向着三角缺口王冲等人所在的方向汹涌而去。

那庞大的气势连天地都为之变色,众人看到这一幕,都陡得变了脸色。

“侯爷!”

所有人纷纷扭头,望向了身前的王冲,在这种时候,也只有王冲才能安抚大军,给众人指明方向。

“一切照旧,所有工匠严禁在城墙上冒头,另外,所有人上马,随时听我号令行事!”

王冲声音淡淡,听不出任何的波澜,然而就是这云淡风轻的声音,让所有人顿时找到主心骨一般,心中安宁和镇定下来。

“轰隆隆!”

马蹄湍急,轰鸣声越来越响烈,数万乌斯藏兵马汹涌滂湃,不断的加速,距离众人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

当数万人一起冲锋,特别是有都松莽布支这种帝国大将在前面领军,那种庞大的压迫力是足以让所有人都为之色变。

一千四百丈,一千三百丈,一千两百丈!

锵!

一圈巨大的金色荆棘光环耀眼夺目,在都松莽布支胯下的大雪山神驹纵跃而出的刹那,如同一轮刺目的太阳般辐射而出,迅速扩展到了每一名乌斯藏铁骑的脚下,就连达延芒波杰麾下的白雄兵也在加持之列。

数万乌斯藏铁骑就在这一刹那,气势水涨船高,暴涨一大截,迅速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

相比之下,王冲在高原北境三角缺口建立的那些工事和防御,就好像巨浪面前的礁石一般,随时都有被打的粉碎的危险。

“全军听令,撤!”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刹那,一个高亢的声音响彻天空,下一刻,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中,几千乌伤铁骑全部拨转马头,如同汹涌的江海河流一般,迅速的向着后方的小型钢铁之城冲锋而去。

这一幕突如其来,令所有乌斯藏人都为之心中一愕,就连都松莽布支脸上的神情也停滞了刹那。

习惯了王冲大开大合,勇猛无畏,不管面对多少对手都猛冲上去的强硬打法和作风,突然之间看到王冲不战而“逃”,就连都松莽布支都忍不住有些意外。

“倒是有些聪明,只是连自己人都得罪了,这个时候才想到逃跑,岂不是太迟了吗?”

都松莽布支微微一笑,一夹马腹,迅速追了上去。

不管王冲想做什么,当他踏上高原,给自己建造一座城池和一片防御的钢铁之墙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把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了。

而当夫蒙灵察后撤离开的时候,也就注定了这位大唐彗星般崛起的少年兵道天才,就要陨落在这里了。

“全军冲锋,后退者死!”

都松莽布支的命令使得数万乌斯藏大军更加的兴奋了。

“该死!冲!”

大军中,看到王冲逃跑,达延芒波杰整个人都要气疯了,无论如何,他都是绝对不能容许王冲逃跑的,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从这里再追到乌伤那座钢铁之城去,他都一定要杀了他。

“小心!乌斯藏人全军出动,他们要攻城了,连那个乌斯藏的大将都出动了!”

“快,快!快打开城门,让侯爷他们进来!”

“大家加紧焊接,加固城池,如果让乌斯藏人攻进来,我们八千多人全部都得死。记住,千万不要在城墙上露头!”

……

此时此刻,再没有比后方的八千工匠更紧张的了,整座城池里风声鹤唳。要不是所有的工头都是跟随王冲参加过西南之战的,在这种时候都保持着镇定,而且还在不断地安抚众人,不断的强调王冲可以应对这一切,此时此刻,恐怕所有人都已经弃墙逃跑了。

“轰隆隆!”

巨大的城门打开,原本只需要八个人操作的城门,足足来了三十二个工匠,一个个手忙脚乱,帮着打开大门。

扑,劲风扑面,一名乌伤铁骑率先冲过城门,接着所有的乌伤铁骑接二连三,汹涌澎湃,如同江海一般席卷而入。

“快!关闭城门!”

一声暴喝,如同雷霆般,滚滚荡荡,在整个城池上空回响。接下来,无数的工匠一起行动,在轧轧的齿轮声中,巨大的城门迅速的合拢起来。

当最后一名乌伤铁骑冲入城池,巨大的城门彻底的关闭。

“不要让他们跑了!”

“杀过去!”

“杀光那些唐人,现在是我们报仇的时候了!”

……

乌斯藏人的咆哮声惊天动地。几次交战,让所有的乌斯藏人对这些以往轻视的唐人产生了深深的心理阴影,但是当王冲带着所有乌伤铁骑逃跑的时候,一下子这种阴郁和忌惮顿时一扫而空。

毫无疑问,这些乌伤铁骑就算再强大,也绝不会强过都松莽布支大人,只要有大将军在,这些唐人根本不值一提。

成千上万的战马呼啸而过,不断地穿过一堵堵银白色的钢铁城墙,向着后方三角缺口处的微型钢铁之城杀去。

这一次,数万乌斯藏大军再没有碰到任何的阻挡,也没有蜂箱那铺天盖地,瀑雨般的攻击。所有大军长驱直入,穿过重重障碍,一路杀到了九丈多高的微型钢铁之城下。

“准备挠钩!”

一声暴喝在大军中响起,刹那间,叮叮当当,无数的挠钩飞上了城墙。这种时候,身上能随身带着这种攻城利器的,也就只有达延芒波杰的白雄兵了。

轰隆,一根长长的银白色,表面有着繁复花纹的攻城锥以雷霆万钧之势,重重的撞击在钢铁之城的城门上。巨大的力量引得整座城池都嗡嗡颤抖,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对于在优势情况下,攻占城池,白雄兵早已是驾轻就熟。在过往的战斗中,白雄兵曾经凭借这一套,以五千兵马攻破过数个西域小国。

这次对付王冲,达延芒波杰早已查探的清清楚楚,也知道他在三角缺口建立了一座钢铁城池。所有的银白色攻城锤和翻越城墙的挠钩,都是事先准备好的。

只不过,接连几次大战,五千白雄兵居然根本没有丝毫的机会冲到城墙下,使用这套攻城器械。

“呼!”

风声呼啸,一名名白雄兵纵跃如飞,迅速的飞向城头。和乌伤的那座高耸入云的钢铁之城不同,这座城墙攀爬起来实在太容易了。

只听叮叮铛铛,只不过片刻的功夫,一名名白雄兵已经迅速的出现在了城头。

不过,第一个出现在城头的,还远不是这些纵跃如飞的白雄兵。呼,光芒一闪,都松莽布支从跨下的大雪山神驹上腾空而起。

他甚至都没有使用任何的挠钩,就已经翻腾九丈多高的距离,出现在了钢铁之城的城墙。

“快看!那里!快用箭射他!”

整个城墙里一片混乱,就在都松莽布支出现在城头上的刹那,无数的箭雨从四面八方迅速飞向都松莽布支。

——这是之前留在城里,压阵的一支弓箭手阵营,受到都松莽布支身上强大气息的吸引,几乎所有的弓箭手都在这一刹那出手了。

“雕虫小技!”

都松莽布支微微一笑,他的身躯笔挺甚至连动都没动,任由那些箭雨射了过来。但是所有的箭雨,还有三丈开外,就定在了空中,然后纷纷摔落下去。

然而一波结束,另一波箭雨密集如蝗,再次暴射而来。

都松莽布支只是哂然一笑,毫不理会,就在漫天的箭雨中,那双隼利的双眸闪电般掠过天地,迅速的搜寻着什么。

“找到了!”

都松莽布支淡然一笑,目光很快锁定了远处,那里,一道身影打开城门,正准备逃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