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 都松莽布支的恐惧!(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九十章

“你跑得了吗?”

都松莽布支心中冷笑,一眼就认出了王冲的背影。

而远客上,王冲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在都松莽布支看过去的刹那,浑身微颤,下意识的扭过头看了过来,那双年轻的,以往从容镇定,睿智无双的眼眸,在这一刹那也终于是透出了一丝深深的惊惶和恐惧。

任何计划、战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只不过是小孩子的玩具而已。

能够对付大将的只有大将,王冲能够用过自己的方式,无形操控夫蒙灵察这位碛西大将的行动,利用他来牵制自己,这一点,都松莽布支平淡是福是深为佩服的。

“可惜,你还是低估了一个大将的魄力,也低估了夫蒙灵察杀你的决心。这就是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的原因。”

都松莽布支看着前方,哂然一笑。同时在西北得罪那么多敌我双方的大将,这种事情也就只有在大唐,只有眼前这个少年才能做到了。不过再横溢的天资、才华,如果太过骄纵,都注定要昙花一现,半途夭折。

“轰!”

都松莽布支一个纵跃,在空中带出无数残影,下一刻,再出现时,已经是几十丈开外了。都松莽布支的速度,真的发动起来,比战马都要快了无数倍,唯一的不足只是会很耗罡而已。

王冲如果一开始见面就想到逃跑,但是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要从他眼皮底下溜走,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小友,急什么。京城一别数月,还是和我来叙叙旧吧。”

都松莽布支的声音波澜不惊,但却清清楚楚的在整个微型钢铁之城上方回响。他身上的气息如山如海,充斥整座城池,那种神祗般的力量震慑着所有人的心神,整片城池之中一片慌乱,惊呼声,恐惧声,慌乱撞翻木架、铁架的声音更是连成一片。

城中的八千工匠一片混乱,而进入城中的几千乌伤铁骑也四处逃散!

都松莽布支本来心中还多多少少有些谨慎和防备,但看到这一幕,心中再无犹豫。是真是伪,是真惊慌还是假惊慌,是真的害怕,还是假的害怕……,在都松莽布支这种帝国大将面前,一辨即知。

而且……

军队最重要的就是阵法阵形,王冲的几千乌伤铁骑连阵形都乱了,一个个杂七杂八,四散逃跑,就算真的有什么不妥,在这个时候,也是变假成真,自废手脚。等到大军打开城门进入,就算王冲的乌伤铁骑再厉害,也只有死路一条。

“轰隆!”

没有丝毫的犹豫,都松莽布支身如奔马,奔雷掣电,在空气中拖出一条长长的白色尾焰和气浪,向着城池后门的王冲冲去。磅礴的罡气撕裂空气,空气山崩海啸般,发出阵阵锐啸,而在都松莽布支的背后,更有隐隐有一片雪山高原幻像,高原上面雷霆密布,一道道雷霆如同蛛网一般,不断的劈下,将都松莽布支的身形衬托的越发的伟岸、神秘和强大。

在都松莽布支的手中,暗影浮动,隐隐凝聚成一只虚空中探出的巨大的怪兽黑爪。

在乌斯藏高原,拥有许许多多的传说,象雄王朝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在此之前,传说这片高原还曾有过无数山峦般大小的巨兽、怪兽,最后这些巨兽、怪兽的传说,都化为了大雪山神庙的绝学。

都松莽布支学到的,就是这种最顶级的大雪山神庙绝学,这也是他能在坐镇高原,成为乌斯藏帝国高高在上,屈指可数的几位帝国大将之一的原因。

现在没有了夫蒙灵察这个顾忌,都松莽布支只要一击,就可以击杀掉这个乌斯藏帝国家空前的大威胁。

“王公子,认命了吧!”

都松莽布支的声音在整个城池上方回荡。然而,都松莽布支的声音还未落,就被一声暴躁的声音打断了:

“那小子的命是我的!——”

那雷霆般的声音在整个城池回荡。就在都松莽布支的后方,光芒一闪,一道身影高大健硕,如同神祗一般,出现在城头之上,那一双精亮的目光,迸射着慑人的光芒,即便隔得很远,也能够清晰看到,让人心悸不已。

达延芒波杰是准将级别的修为,和都松莽布支相比,还差了一截,不过,论起对王冲的杀心,都松莽布支却远远无法与之相比。轰隆,一个闪身,达延芒波杰迅速从城头坠下,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风驰电掣而去。

这一场行动虽然最开始来源于藏王,达延芒波杰在之前连见都没见过王冲,但是到现在,这已经不只是一场任务那么简单了。

“轰隆!”

远处,一阵钢铁的轰鸣声传来,迅速吸引了都松莽布支和达延芒波杰的注意,两人身躯微震,抬首看时,只见这座微型钢铁之门的后门,终于打开了一丝隙缝,王冲眼看着随时都可以奔出大门。

“嗡!”

来不及细想,轰隆,气浪轰鸣,不管是都松莽布支还是达延芒波杰,都瞬间将罡气提升到了极点,在一阵阵音爆声中,拖着长长的气浪,呼啸而去。准将和大将,速度何其之快,都松莽布支号称高原之鹰,当初陪着大王子去京师,身份暴露,一路从大唐逃到了高原,速度有多快可想而知。

嗡,都松莽布支丹田一炸,拖出长长的气浪,瞬间就是二百丈的距离,再一个闪烁,又是二百多丈的距离,而前后还不到一眨眼的时间,距离王冲已经不足五十丈了。

当一位帝国大将倾尽全力去追杀一个人,那种速度是极其恐怖的。此时此时,都松莽布支的速度疾若流星,已经快到了肉眼都快跟不上的地步。整个三角缺口,不管是拥有天地造化功的王冲,准将级别的达延芒波杰,还是未来的神通大将李嗣业,在都松莽布支的速度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嗡!”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距离王冲不过三十丈的时候,突然都松莽布支眼皮一跳,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来,闪光石火间,都松莽布支眼皮一扫,很快锁定了城门口,两道苍老的身影。

这两个人看起来不知是城中的工匠还是工头,一个穿着黑色的衣袍,黑色的头发,神色严肃,而另一个穿则着皂色的粗麻衣服,满头白发,神色古板,两个人看起来都年纪不小了,满脸的皱纹,年纪至少都在六十以上,而白头发的那一个,眼神浑浊,则至少达到了八九十的岁数。

在满城工匠一片紧张,所有人都慌乱逃跑的时候,连王冲都在逃跑的时候,只有这两个人站在这座钢铁之城后门那里,一左一右,一动不动。他们的眼神平静,不但没有逃跑,反而镇定的看着自己,好像在待着自己过去,这和周围的人群形成了鲜明对比,看起来非常突兀。

“这是……”

都松莽布支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下意识的起了一丝疑心。但是很快,都松莽布支就将之抛诸脑后。不管这两个老者有什么可疑,对于他这种帝国大将的级别的强者来说,都无关紧要。

——最多也就是如果他们敢出手阻挡的时候,顺手将他们掐死就算了。

“轰隆!”

身后,城门洞开,白雄兵们终于翻过这座钢铁之城的城墙,打开了城池的大门。当厚重的城门打开,成千上万的乌斯藏铁骑蜂拥了进来。战斗到这一步,乌斯藏终于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都松莽布支听到身后成千上的吼叫声,终于不再犹豫,丹田罡气一炸,迅速的朝着洞开的钢铁城池后门冲去。

——在那里,他已经看到王冲的背影,相距不远了。杀掉这位大唐的少年侯,就可以彻底的完成藏王的任务,替乌斯藏洗涮耻辱。

“好狂妄的乌斯藏人,不过是圣武境巅峰,这样的高手,当年不知道杀过多少,一个四十几岁的后生晚辈,难道真的以为没人制得了他?”

狂风呼啸,就在这个时候,城门口,站在右侧一动不动的黑袍老者突然开口说话了,他的眼神冰冷,即便是以都松莽布支这样的修为,也不禁感觉到心中一股深深的寒意。

“张兄莫怪,乌斯藏远离中土,不知道张兄当年横行宗派界,人人谈虎色变也是正常。这次,少年侯有意征战乌斯藏,替大唐解决后顾之忧,我虽然年迈,但难得能替大唐,能替中土的百姓出份力,也然也是万死不辞。这一次,我们就一起替他解决这个麻烦吧。”

这个时候,左侧,那名白发苍苍,看起来八九十岁的老者也嘴唇嚅动,开口说话了。

两人一开口,霎那间,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和诡异感从都松莽布支心中生起。身为圣武境巅峰的超强存在,都松莽布支一个眨眼不知道可以掠出多远,正常的情况,这些人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更别说完整的说完一句话。

但是当着他的面,这两个人不但说完了完整的一句话,而且还是左边的人说完了,右边的人说,这种诡异的情况,在都松莽布支的一生之中,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甚至让都松莽布支有种见鬼的感觉。

然而更让都松莽布支震撼的还在后面——

“轰隆!”

就像一头极度危险的史前凶兽突然撕去了伪装,露出了本来面目,就在都松莽布支的震撼的目光中,一股雄浑的,强大的如同洪荒猛兽般不可思议的力量猛然之间从那名右侧的黑袍老者身上爆发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