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逃之夭夭的都松莽布支!/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九十四章

“没有!这个年轻后辈确实有些能力,我和方老在后面一直追杀,最后被他借用数万大军的力量阻挡了一下,然后逃之夭夭。”

邪帝老人淡淡道,就好像在叙说一件无关轻重的小事。

都松莽布支是天下闻名的乌斯藏帝国大将,是高原之鹰,是屈指可数的圣武境巅峰存在,但是到了邪帝老人口中,却成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年轻后辈”,不过,不过尽管如此,王冲却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都松莽布支虽然也是圣武境巅峰的存在,但是年轻却和师傅差了不少,而且踏入圣武境巅峰的时间也远没有师傅早,称他一声“年轻后辈”丝毫不为过。而且,师父“邪帝老人”以前乃是中土神洲的“邪道第一人”,不知道斩杀过多少厉害的对手,斩杀过的圣武境高手也不在少数,令天下几乎所有的宗派掌门、超级强者为之谈虎色变。

整个天下,够资格和他平起平坐的,寥寥无几。

即便是在未来的末世时代,王冲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喻为中土历史上最强“兵圣”的时候,对于他来说,“邪帝老人”这个名字依然是如同皓日高悬般,高高在上的传奇存在。

连自己尚且如此,都松莽布支就更加没有什么狂傲的资本了。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他是乌斯藏的帝国大将,早知道他会带领兵马侵入大唐,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他离开了。”

乌伤村长满头的白发,此时也在旁边叹息着,开口道。

“嗯?”

王冲在旁边眉毛一挑,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刚在三角缺口后门的时候,他就看出了一点端倪,身为乌斯藏帝国的大将,都松莽布支居然看起来和乌伤村长相识,这简直是难以置信的。

乌伤村长也没隐瞒,也就把当初的那段旧事说了出来。

“所以,当初都松莽布支为了逃难,曾经误入到了乌伤村中,并且因为黄搏天的原因,村长又把他放了出来?”

王冲皱起眉头问道。

“唉,正是如此。”

乌伤村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看着乌伤村长自责和愧疚的神情,王冲也是沉默不语。黄搏天是乌伤村最外围的护法,同时也是个武痴,谁只要击败黄搏天,就能够获得他好感,跟你称兄道弟,把你视为自己人。

这一点,王冲早就知道,也知道他曾经放跑过一个闯进乌伤村的人。只是王冲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放跑的那个人居然是都松莽布支。

“一饮一啄,皆有前定。我在京城中好不容易坑了一把都松莽布支,暴露了他的身份,没想到最后因为黄搏天而让他逃过了一劫。”

王冲心中也只能苦笑不已,黄搏天是个武痴,这是他的本性,谁也改变不了。被都松莽布支利用到这一点,实在是无可奈何。

“村长,不必介意,都松莽布支这次应该受到了不少的惊吓,而且在三角缺口,他损失了不少兵马,又战死了一个准将级别的达延芒波杰,短时间内应该不敢再来了。”

王冲安慰道。

“这点你倒说对了,虽然让他跑了,但是我和方老联手也将他击成了重伤,没有小半年的时间,他是绝对不可能恢复得了的。”

邪帝老人黑色的袖袍轻拂,突然插口道,神色间自有一股傲意。

“啊!”

王冲一脸惊喜,他在四象阴阳迷魂阵中对付达延芒波杰,所以并不知道外界的动静。王冲也没有想到,以都松莽布支的实力,最后还是被师父和乌伤村长打成重伤。如果这样的话也就意味着,这次行动比预想中的还要成功。

“太好了!这样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松莽布支都很难在乌斯藏高原的北境出现,更加不可能威胁到碛西了。”

王冲一脸的兴奋:

“对了,师父,当都松莽布支使用秘法,借用大军的力量,你们是怎么破掉他的?”

西南之战,王冲见过火树归藏使用大雪山神庙的秘法,借用大军的力量,化成一个巨大的金色佛陀,一掌挡住父亲化身的巨灵天神全力一击的样子,那一幕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都松莽布支身为乌斯藏的帝国大将,肯定也有这样的秘法。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秘法相当简单,他只能借用身边人的力量,离他越近,借用的力量越多,离他越远,借用的力量就越少。要破他的秘法,只要杀光他身边的人就可以了。”

邪帝老人轻描淡写道。

“张兄说得不错,这种秘法确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乌伤村长神色淡淡,也在一旁附和道。

“……”

看着两位长辈一脸平淡,就好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王冲顿时话都说不出来了。大雪山神庙的武功真的那么容易破掉,那也不会成为乌斯藏帝国的圣地,乌斯藏也不会成为大唐的心腹之患了。

而且都松莽布支那么多人,成百上千,这些人不只是为都松莽布支提供能量,同时也能够受到都松莽布支力量的加持,要想杀光他们,谈何容易,但是在师父和乌伤村长的口中,这反而成为一件吃饭喝水一样的小事。

“轰隆隆!”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远处烟尘滚滚,一阵巨大的声响同时惊动了三人。王冲扭过头来,只见西北方向成百上千的骑兵正冲杀而来。

“这好像是大唐的骑兵?”

乌伤村长微微闭了闭眼睛,看着远处道。他对大唐的军队不太了解,但还是能够大致的分辨出哪边是自己人的。

“是碛西都护军!”

王冲缓缓开口道,心中陡然沉了下来。在这个时候杀出来的,居然是之前一直作壁上观的碛西都护军和夫蒙灵察。

“他们是来抢功劳的!”

达延芒波杰已经死了,都松莽布支也受了重伤,整个乌斯藏军队一片溃散。夫蒙灵察和碛西都护军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大局已定,追亡逐北,准备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杀出,用意不言自明。

“什么?!”

邪帝老人也听到了王冲的话,陡的扭过头来,望向那支铁骑杀过来的方向。碛西都护军的速度极快,他们从远处就已经把速度飙升到了极限,再加上有夫蒙灵察的光环加持,简直如同奔雷掣电一般,只不过一个眨眼,数万碛西都护军如同天外流星一般,狠狠的杀入了溃逃的乌斯藏大军中。

“希聿聿!”

人仰马翻,一时间不知多少乌斯藏铁骑被撞翻马下,被铁蹄踏践而死。没有了阵型,没有了组织,也没有了达延芒波杰和都松莽布支,现在的乌斯藏大军人心惶惶,群龙无首,只是任人宰割而已,更何况,夫蒙灵察还是亲自带队出手。

“轰隆隆!”

天摇地动,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人群最密集的地方爆发出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中,光焰冲天,成百上千的乌斯藏士兵连人带马,被一股山峦大海般的力量抛上虚空,狠狠的炸飞出去。

只不过一击,战场上立即清空了一大片,而在那片空旷的战场中,王冲分明看到了一道极其高大壮硕的身影,他的手中一柄大刀,给人的感觉霸烈无双,仿佛连天地都能劈开一般,而火焰一般的气息,也剧烈抖动,给人一种极度的危险感,让人忍不住望而生畏,想要离他远远的。

在这片战场之上,他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王者,统治级的强大存在。所有的士兵,不管是白雄兵还是乌伤铁骑,在他的面前都如同蝼蚁般的渺小。

“夫蒙灵察!”

王冲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在钢铁之城见过夫蒙灵察,他的形象深深印入脑海,根本不可能忘记。

这位碛西的大都护,先是龟缩不出,然后又是借刀杀人,利用都松莽布支和乌斯藏人的力量对付自己,现在看到情况不对,都松莽布支战败,又催动大军出来抢功劳。王冲是没有什么军队编制的,五千乌伤铁骑也不算是正统的大唐铁骑,这也就是说,如果夫蒙灵察想要抢功劳,自己怎么都抢不过他。

王冲甚至已经可以猜到夫蒙灵察接下来的打算,没有意外,夫蒙灵察恐怕很快就会上书朝廷,把这一战的功劳全部归结到自己身上。

毕竟,这一战除了自己和夫蒙灵察两股势力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势力旁观,空口难辨,真的追究起来,夫蒙灵察也可以摆出证据来,自己确确实实参加了这一战,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争不过他的。

“混蛋!战斗的时候,比谁都要消极,抢功劳的时候,比所有人都要积极,还会利用敌人的力量对付自己人。难道真的以为我年轻,资历比你低,身份比你低,就真的拿你没办法了吗?!”

王冲看着远处那道魁梧的身影,眼中也忍不住闪过一丝恼火的神色。

“师父,村长,我先去见见他!”

王冲突然翻身上马,一夹马腹,立即朝着夫蒙灵察的方向驰骋而去。

“我们也去看看吧!”

身后,邪帝老人和乌伤村长互相看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远处,乌伤铁骑和碛西都护军已经相遇,一些士兵僵持在一起,当王冲赶过去的时候,所有的士兵纷纷往两边退开。就连碛西都护军的士兵看到王冲,都不经下意识的低下头来,往两侧退开。

目光掠过王冲的身影,一个个都不经流露出一丝羞愧的神色。

【哈哈,双十一,你们剁手了吗?今天两更,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