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和夫蒙灵察的无形交锋!/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九十五章

这一战,碛西都护军做的很不地道,身为碛西的守护,却并没有尽其守护的职责。应当进攻的时候没有进攻,反倒是战斗结束的时候出来抢功劳,这实在不是一个真正的将士所为。

现在原主出现,众人一个个当然羞愧难当。

战马蹄哒,随着王冲的出现,时间仿佛静止下来,四周围一片死寂。所有的目光纷纷汇集到了王冲身上,而战场的中央,那道魁梧壮硕,仿佛天神般霸烈无双的身影也陡然停了下来,单手拄刀,目光雪亮,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双威严、霸道的目光落在王冲身上,冷冷的看不出丝毫的波澜。

“王冲,你辅助碛西都护军进攻乌斯藏有功,这件事情过后我一定会启奏朝廷,表彰你的功劳!”

不等王冲开口,夫蒙灵察先声夺人道,他的神态理直气状,如果不知道还真以为和乌斯藏激战半晌的,不是王冲和乌伤铁骑,而是夫蒙灵察和他的碛西大军。

“都护大人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王冲说不得也要送大人一件礼物了。前几日西域送来一只神龟,王冲就送给大人吧。”

王冲居高临下,骑着白蹄乌,眼神中满是讥笑。

“放肆!”

王冲声音一落,四周一片怒斥。乌龟能伸能缩,王冲分明是在讽刺夫蒙灵察和碛西都护军,在关键的时候退缩,在战斗结束的时候来抢功劳。

夫蒙灵察没有说话,但眼中也是怒火喷涌,王冲的身份远不如他,但是此时却敢在他面前冷嘲热讽,简直是放肆至极。

“王冲……”

夫蒙灵察神色一冷,刚要开口,突然之间目光掠过王冲身后,两道缓缓走过来的身影,瞳孔一缩,就好像被针刺了一样,所有的怒气顿时全部消散,一种说不出的威胁感从脚底一直扩展到了全身。

没有任何的来由,夫蒙灵察全身紧绷,如芒在背。

“是他们!”

夫蒙灵察立即认了出来。都松莽布支进入钢铁之城的时候,曾经有两道强大、恐怖的气息从城池内爆发出来,即便是隔了很远的距离,夫蒙灵察都能感觉得到那种威胁和可怕。

正是因为如此,夫蒙灵察感觉事情有变,才当机立断,发动碛西都护军,全速前进,进入战场。

“没想到这个小子身边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他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夫蒙灵察看着那一黑一白缓缓走过来的两道身影,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深深的忌惮。

“哼,一山还有一山高,夫蒙灵察这个家伙,见缝插针,欺软怕硬,看来有时还是得显露一下实力才行。”

王冲心中阵阵冷笑。他坐在马上,居高临下,洞若观火,夫蒙灵察脸上的变化,一丝一毫,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这次把师父和乌伤村长请过来,果然是明智之举,夫蒙灵察对自己明显有了忌惮之心。

“王冲,你什么意思!真的以为带几个厉害的人过来,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吗?告诉你,整个碛西都是我夫蒙灵察说的算!王冲,你敢在我面前造反?”

夫蒙灵察冷声道。

“一个小番子,放在二十年前,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一刀杀了!”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邪帝老人冷冰冰的,似缓似快,和乌伤村长联袂而来。他的目光睥睨,神态咄咄逼人,即便是面对夫蒙灵察这种级别的帝国大将,也毫不掩饰,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极其强势。

以邪帝老人在宗派界中的地位,曾经掀起过那么多的腥风血雨,杀过那么多的顶级高手,为那么多的人谈虎色变,一个圣武境的夫蒙灵察在他眼中还真不算什么。

“放肆!”

夫蒙灵察勃然大怒,就算他再能忍耐,听到这句话后也受不了。

“徒儿!需要我出手杀了他吗?只要你点个头,我和你方师伯一起现在就把他干掉!那个叫都松莽布支的算是跑得快,没能杀得了他,不过这么一个番子,我们还不放在眼里,杀掉他也就是弹指间的事。”

邪帝老人道。他的目光如刀似剑,说完之后,目光立即落在了夫蒙灵察的脖颈上,赤果果的,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机,就好像夫蒙灵察在他们眼中不是一位震慑天下的帝国大将,碛西大都护,而是一只鸡一只鸭一样。

旁边,乌伤村长虽然没有点头,但也没有摇头。

王冲为了对付乌斯藏付出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夫蒙灵察和碛西都护军在需要他们的时候不出现,却在战后出来抢功劳,实在是令人不耻。

“混蛋!简直岂有此理!”

夫蒙灵察气的脸孔通红,浑身颤抖,堂堂碛西大都护,帝国大将军,居然被人当着面这么羞辱,还是这么多将士看着,简直是目中无人,完全不把他这个帝国大都护放在眼里。

夫蒙灵察眼中杀机如潮,他握着大刀的五指猛然一收,顿时发出一阵咔嚓嚓的脆响。

但是下一刻,一道目光凝如实质,比夫蒙灵察的目光还要冰冷,从对面投了过来,夫蒙灵察心中一冷,一声怒气顿时再也发不出去了。

在北境,夫蒙灵察和都松莽布支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了,两人的实力只在伯仲之间,连都松莽布支见到这二人都像见到了煞神一样逃跑,夫蒙灵察自问就更加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了。

“王冲,你这是想要对我出手吗?”

夫蒙灵察强忍着怒气,抬头看着战马上的王冲道。

“哈哈,大都护这是哪里的话?只是跟大都护开个小玩笑而已。大都护想要抢功劳,我也无话可说,只是,我也有句话要送给大都护,有些东西烫手,大都护想拿,可也得想好了!”

王冲说完这句话,一拨马头,立即掉转头来,朝着远处的钢铁之城而去。

“师父!我们走吧!”

一行人和夫蒙灵察打了个照面很快的转身离去。

“现在还是不能对他动手啊!他身上毕竟还顶着碛西大都护的身份,不过,真得要想办法,加快把他从碛西挪开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战斗很快结束,乌斯藏人溃不成军。所有人如同蚂蚁般朝着四面八方逃跑,这无形之中也给追击造成了一定难度。

王冲带来的人马本来就不多,如果过于分散,这个时候再碰到另外一支军队是极其危险的。

“传令下去,大军撤退,不要再追击了!”

王冲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所有的乌伤铁骑在李嗣业的带领下,从四面八方汇拢了过来。

不过,碛西都护军那边却依旧没有收兵。

“侯爷,真是岂有此理!碛西都护府的人也太卑鄙了,我们在前面打生打死,他们居然在后面白白捡功劳!”

“就是!碛西都护军的营地明明就近在咫尺,却始终龟缩不出,就凭这一点,侯爷都能参他们一本了。”

“太过份了!真当我们不存在吗?”

……

一堵堵银白色的钢铁之墙后,所有人聚在一起,看着远处,一个个神色愤愤。

战斗到现在,碛西都护府的人完全是当他们不存在一起,抢功劳都抢得这么理直气壮,甚至还有碛西都护府的人为了阻挠他们,专门挡在他们的前方,甚至直接故意撞击他们的战马,手段卑劣之极。

狗可以咬人,人却不可能咬狗,几千乌伤铁骑对付乌斯藏人可以手起刀落,毫不眨眼,但却不可能对大唐的军队也这么出手。

“呵呵,芥藓之痒,不必在意。就让他们抢吧!夫蒙灵察或许把这当成天大的功劳,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的一个小功而已,相比起日后我们将会利下的功劳,这场战争根本微不足道。”

王冲摆了摆手,淡淡道,神色间并不以为意:

“而且,夫蒙灵察想要抢功,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报!侯爷,碛西都护军的人挤进了我们的城池里。”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一名斥侯骑着战马,卷起一缕烟尘,风尘仆仆,急匆匆的朝着众人所在的方向疾驰而来。

“嗡!”

一句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侯爷,城池里面全部都是工匠,又没有乌斯藏的人,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这些混蛋,该不会是觊觎起我们修建的钢铁之城吧?我们建,他们来抢,也太无耻了!”

“他们敢!”

……

程三元、苏世玄,许科仪等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王冲。现在乌斯藏人已经撤退,三角缺口的那座城池拥有极大的军事重镇作用。

以夫蒙灵察的行事风格,他既然敢在战斗快要结束的时候,冲出来抢功劳,那么得寸近尺,进一步抢夺这座众人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前期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建造出来的钢铁之城,也未必是干不出来的事。

“侯爷,他们不会真的这么做吧?”

许科仪仰头望着王冲,有些担心道。

“那倒不会!”

王冲倒是神色平静,摆了摆手,毫不犹豫的就否决掉了许科仪他们的担心:

“以夫蒙灵察的性格,十有八九,确实想过从我们手中抢夺这座城池的事情。毕竟,如果有这座重镇,对于碛西都护军来说,就相当于有一座基地,会方便很多。不过,他也最多只是在心里想想,是绝不可能真的去做这种事的,堂堂帝国大将军还没有那么糊涂。”

“啊?!”

众人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