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水泥路(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零一章

轱辘辘!

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这辆车箱很大的马车,很快驶上路面,稳稳的停在那里。

“谢老,我想问你,一般的马车最多能承重多少?”

赵敬典突然扭过头来,开口问道。

“这,一般是七八百斤左右。最多不会超过一千两百斤。”

虽然不明白赵敬典为什么这么问,但谢古封还是如实回答道。

“为什么是一千两百斤呢?”

赵敬典笑着接着问道。

“这个倒是很简单,因为一旦太重,一是马匹拉不动,或者需要三匹,四匹,甚至五匹马才能拉动,但是那样就很麻烦了。要想让五匹马一起协力拉车,那不是一般马能够做到的,也不是一般马车夫能够驾驭得了的。而且,除此之外,路面的承受能力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如果太重,轮子就会陷入到泥里面,卡在里面动弹不得,或者即便能动,也动得非常艰难。这样一旦路途遥远,就是旷日持久,这就有违马车的本意了。”

谢古封道:

赵敬典问的这些基本都是常识,只要是世家大族,只要是和马车有些接触,基本上都应该明白。商人无利不早起,如果可以运送更多的人,大家又为什么不愿意干呢?

“而且,一千二两百,再加上马车本身的重量,已经很重了,至少都达到了一千七八百斤,甚至接近二千斤重,这个重量已经很惊人了。”

谢古封顿了顿,补充道。

“呵呵,谢老,我明白了。”

赵敬典衣袖轻拂,迅速向着旁边一群王家的护卫一指:

“你,你,你……,你们统统都上去。”

赵敬典只不过随手一划拉,立即十多名手脚伶俐的战士,密密麻麻,迅速跃上了马车。这奇异的举动立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一名名世家大族的高手立即兴致盎然的看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赵敬典这是做什么,但每个人都明白,赵敬典这么做绝对是有的放矢,必然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谢老,这里应该有一千两百斤吧?”

赵敬典微笑道。

“这,确实有。”

谢古封眼皮跳跳。王家的这些护卫一个个都体格强壮,身材高大,这十几个人上去,何止是一千二,至少都有一千七八百斤。

“你,你,你,你们也让去!”

赵敬典笑了笑,右手食指伸出,又对着身边另一群王家的护卫划拉了一拨。

“是,大人。”

众人嘻嘻一笑,似乎早有预料,驾轻就熟的攀援,登上了马车。到现在,那车斗之中,已经有了二十多名王家护卫了,所有人都挤在一起。也就在这个时候,众人才恍然明白,赵敬典为什么会弄那么一个车斗了。

“赵大人……”

看到这一幕,谢古封也禁不住眼皮跳了起来。二十多个壮汉,密密麻麻挤在一起,这样的运输说式,以前还从没有过。这已经超过二三千斤了。

“你,你,你……,你们也跟着上去。”

赵敬典那边却还似乎嫌份量不够一般,又是一拨拉,下一刻,又多名护卫笑嘻嘻的爬了上去。他们有些人就站在车边缘,有些就挂在车斗外凸的部分。总之,整驾马车密密麻麻,已经堆满了人影。

一刹那,所有人都呆住了。一驾马车居然拖了三十多个人,对于寻常一驾马车只拉三四个人的马车来说,承重多出了十倍,这简直是难以想像。

“大人,恕我多言。您拉了这么多的人上去,仅凭这两匹战马恐怕很难拉动。”

谢古封突然上前了几步,开口道。

赵敬典找来的这架马车拉了太多人了,虽然谢古封也能感觉出来,他是想要向众人证明什么,但是仅凭这样是行不通的。

“哈哈,能不能行得通,不试过怎么知道。”

赵敬典哈哈一笑,不以为意:

“梁老,开始吧。”

赵敬典朝着马车上的老车夫打了个手势,驾,只听鞭子一响,在空中火辣辣的狠狠一抽,然后狠狠的落在两匹战马身上。

“希聿聿!”

战马长嘶,下一刻,车轱辘转动,发出一阵阵的轰鸣,就在众人的目光中,两匹战壮的战马拉着承载着三十人的车斗往前行动。

最开始的时候,明显还看得出来,两匹战马非常吃力,拉动的速度也很慢。但是越到后面越快,到了最后,整架马车都轰鸣起来,拉着三十人车斗向前奔去。

“轰!”

看到这一幕,众人一下子炸开了锅。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猛的瞪大了,满脸的吃惊。

“三十人!怎么可能!它居然拉动了,而且速度还这么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辆马车拉上三十个人,基本连动都动不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有马车能拉动得了这么多年!”

“马车拉人绝不可能超过十人,一旦超过,就会陷下去,深深的陷下去,连动都动不了。它怎么可能这么快?”

……

眼前的一幕完全打翻了众人对于马车承重的认知。在场的都是大世家、大豪门的弟子,这种马车和拉货的事情,一般都是下人去做的,不过他们去操心。

不过这并不代表众人不明白这一幕背后的意义,如果马车的承重能够扩大十倍,那就意味着家族的获利也能扩大十倍。

他们或许并不在意关于马车的这种细枝末节,但却绝没有人会不在意这背后所能带来的庞大利润。

然而赵敬典向众人展示的这一幕还远没有结束。

“驾!——”

只听一声吆喝,那名叫梁伯的马车夫突然抖手一鞭,希聿聿的马鸣声中,车辕分开,一匹战马长嘶着,突然间挣脱了束缚,从青白色的“泥浆路”上冲了出去。

下一刻,就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剩下的那匹战马居然独自拉着三十多名王家的护卫继续往前冲去。

“这,这……这怎么可能?!什么马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太惊人了,我一辈子都没看到过这种场景。”

“这还是马吗?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不是马,是因为那辆车子!”

“不对,不是车子,是那个什么‘泥浆路’。”

“不对,是因为马!”

……

人群争论不休,所有人都被这从没出现过的一幕震撼到了。赵敬典听着耳中传来的众人的争论声,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笑容。

有争论,就代表着他苦心安排的这一幕并没有白费功夫,也意味着侯爷的计划正在发挥作用,一切都在踏上正轨。

聿聿,远处,马车在驶出二十多丈后也停了下来。赵敬典打了一个手势,三十多名王家府中的护卫嘻嘻哈哈,纷纷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纷纷聚拢到了赵敬典的身边。

“诸位,想必你们也已经看到了。这就是侯爷对大家说过的‘水泥路’,只要修成这种路,我们的马车就能够承受更大的重量,运输更多的货物,产生更大的利润,节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赵敬典的目光扫过众人,他的眼神睿智,神情从容:

“而且你们也应该看到了,我们的道路非常平整,虽然马车上站了三十多个人,但却没有丝毫的颠簸。诸位都是世家大族中的人,都不缺少什么金银财宝,生意也都做的很大,不可避免的有些需要外出商讨的事情。如果有这种道路相通,至少大家外出的时候也会安逸许多,不会有那么多的颠簸。”

四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世家大族中的人大部分都五体不勤,干不了那些脏活、粗活、重活、累活,最贪图的就是享受。

赵敬典最后一句话,甚至比一匹马拉动三十个人对众人还有吸引力。如果让王冲真的建成这种路,别的不说,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从中受益。

“这个什么泥浆……不对,是水泥路,我们倒是不反对投钱到里面,就算多投点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们投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有财力,到时候其他人都跑过来占便宜,那怎么办?我们岂不是为其他人做了嫁衣裳?”

一名二十七八岁的世家青年突然走了出来,摊了摊手道,眼中透出许多的顾虑。

“不错,我们出钱,其他人享受成果,那我们岂不是成了冤大头?”

另一名世家的高手也走了出来,附和道。

其他世家的高手,包括京城赵家和白家在内,纷纷看向了赵敬典。众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却是相同的意思。

“这些人……还真和公子预料到的一模一样啊。”

赵敬典感受着周围众人的目光,心中经不住长长的一叹,对于远在乌伤的王冲越发的敬服了。

王冲虽然人不在这里,但是所有会发生的,以及将发生的事情,他全部都已经预料到了。

世家无利不早起,没有好处的事情谁都不愿意去干,做冤大头的事情更是如此。如果不能说服他们,恐怕修路这件事情即便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也会大打折扣。

这件事情如果不处理好,对于侯爷以后的计划会产生重大的影响,甚至导致在怛罗斯的行动失败也有可能。

“还好公子早就安排好了。”

赵敬典负着双手,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他的神情镇定,没有丝毫的慌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