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试探!【第二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零五章

“不行!”

王冲摆了摆手,神色郑重,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夫蒙灵察的那封信到底在谁身上,又或者他用其他的方式将信分离了出去,交给另外一些人,最后再回到那些亲信的身上也很难说。这种方法,历朝历代都是出现过的。这么大的事情,夫蒙灵察不可能不谨慎。乌斯藏高原,三角缺口的那一战,夫蒙灵察已经注意到你了。而且你的体格庞大,一旦离开钢铁之城很快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样反倒弄巧成拙,提前给了夫蒙灵察警告的信号。那时候任务恐怕会失败。”

“这!!”

李嗣业一下子怔住了,顿时说不出话来。尺有所长寸有所短,王冲说的这番话是他事前所想不到的,尽管在战场上他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反而好像出不上力。

“好了,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这件事情不是力量可以解决的,现在不只是你,连我也一样不能出面,一切交给张雀和许科仪就可以了。”

王冲道。

……

“快点!”

“跟着獒犬!”

“不要跟丢了!”

……

从天空俯瞰而下,一条道路蜿蜒,有如玉带般连接着碛西和京师。而道路上此时烟尘滚滚,几十匹战马向着京师的方向电驰而去,而在这群人影的最前方,则是五条通体漆黑,肌肉虬结,怪形怪状的獒犬。五条獒犬风驰电掣,速度比战马还快,他们一边嗷叫,一边追逐,鼻子还在空中不停地抽搐,闻着什么。

但是很快,五条原本并驾齐驱的獒犬就出现了分歧。

“大人,快看!”

一名铁骑勒住缰绳,突然停下来,指着前方道。就在前方,五条巨大的黑色獒犬分别朝着五个方向狂吠。看着这一幕,许科仪坐在马上,顿时皱起了眉头。

“大人,怎么办!”

众人纷纷看向许科仪。那五名夫蒙灵察麾下的亲信,明显是分道扬镳,分成了五个方向前进。众人再跟下去,就必须得分成五个方向前进。

“另外两路的消息已经传给侯爷了吗?”

许科仪头也不回的问道。

“回大人,下面的人已经飞鸽传书了,没有意外,侯爷现在已经知道另外两名夫蒙灵察麾下的心腹在晚宴之后,并非离开了碛西,而是去了乌斯藏高原。”

一名斥候半跪在地上道。

“很好,现在我们只需要紧跟这五路人马就可以了,记得出发之前我跟你们说的吗?”

许科仪问道。

“明白!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绝对不能引起夫蒙灵察和那些人的注意。”

斥候沉声道。

“记住了就好,侯爷对这点非常看重。现在就按照事先安排的进行吧。记住!就算任务失败,也绝对绝对不能引起他们的警惕和怀疑!”

说完最后一句话,许科仪大手一挥,三十多名铁骑立即分成五路方向,一路卷起滚滚的烟尘,疾驰而去。

……

西行的路上,南来北往的行商不知凡几,晌午时分,一阵阵驼铃声中,一条长长的商队向着京师的方向而行。这是一群大食商人,浓密的胡须,碧色的眼眸,一边牵着骆驼前进,一边哈哈大笑。而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另一名胡商裹着厚厚的袍子,和他们保持着四尺左右的距离,一边前进,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胡商和大食商人混在一起,看似奇异,但是在西行的道路上,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了。

西行的路上,山贼和马匪太多,彼此间也能有个照应。

“啊!救命啊,救命啊!”

突然之间,一阵大叫声从身后传来,这突然的变故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一名名大食商人纷纷回过头来,只见来时的路上,一名七八岁的小孩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着双脚,正朝着众人的方向奔来,他一边奔跑,一边惊恐的回头张望。

“小兔崽子!敢偷我们大人的东西,活得不耐烦了!”

“还敢逃,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让我抓到了,扒你一层皮!”

那小孩后方,战马蹄哒,一名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壮汉,一夹马腹,使劲的甩着鞭子,朝着那名小孩冲了过来。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偷,是你们大人自己打碎的,为什么要怨到我的头上,说我偷?”

小孩一脸的委屈,边跑边叫。

周围胡人看到这一幕,哄然大笑。西域是只讲暴力,不讲道理的地方,很明显,这小孩是不小心得罪了哪个大户人家,正好撞上他们心情不好,成了别人的泄气筒,没有意外,这小孩抓回去之后,还得一顿毒打。果然那名大汉只管叫骂,根本不理会。

小孩终于慌了,一不留神,一头撞中那名胡商。

“走开!”

胡商神情一怒,猛地一掌将小孩一个趔趄推倒在地上。那小孩猝不及防被人推倒在地上,眼中闪过一丝委屈的神色,但看到胡商凶神恶煞的样子,什么都不敢说,爬起来就跑。

片刻之后。

“怎么样,没引起他的怀疑吧?”

树林里,凶神恶煞的壮汉看着小孩道。

“没有,他根本看都没看我一眼。”

小孩摇摇头道。

“嗯。那看到他手上的标记了吗?”

壮汉道。

小孩摇了摇头。

……

另一条官道。

“轰隆!”

只听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一辆马车横冲直闯,接连撞翻了几辆马车,最后撞上最前面一辆青色的大马车,把马车的车身撞得一片粉碎,连车轮都飞出去了一个。

“该死的!你们这些混蛋,难道都不长眼睛,路都不看吗!”

青色的马车里,一名胡人猛地跳了出来,气急败坏,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对不起,对不起,马脱缰发狂了……,你们的损失我一定会赔偿的,一定!”

肇事的那辆马车上,一名中年商人跳了下来,不停地赔罪道。

“告诉侯爷,这条路也错了,侯爷要找的那个人不在这里。他的手上没有黑色玉印标记。”

片刻之后,两名精壮的男子,在道旁聚在一起。

哗啦啦,随着一阵羽翅声,一只信鸽迅速腾空而起。

……

“驾!”

第三条官道上,烟尘滚滚,十几匹铁骑快马加鞭在官道上疾驰。这些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限,当十几个人并驾齐驱,立即在官道上掀起了一阵狂风。呼,十几匹铁骑迅速从一名胡商身旁疾驰而过,剧烈的狂风将那名胡商的袖袍猛地掀起。

谁也没有注意到,最外侧的那名铁骑骑兵,在经过那名胡商的时候,闪电般回头看了一眼,然而只是惊鸿一瞥,便立即回过头去,速度快得让人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没有!”

不过片刻,就在那名胡商前方数百丈外,其他的铁骑纷纷扭头望向最外侧的那名铁骑。

“没有!这个也找错了。”

那名铁骑知道众人想说什么,摊开双手,迅速的摇了摇头。

……

一个又一个的信息汇聚到了后方的乌伤钢铁之城中,王冲身旁,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一起,众人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了前方一张微缩的碛西沙盘上。

“一个,两个,三个……,两名夫蒙灵察的心腹前往了乌斯藏高原,应该是和我们三角缺口建立的基地有关。另外五名,有三个已经排除,只剩下最后两个了。那件东西一定就在他们俩的其中一个。”

王冲一只手托着下颚,另一只手无意识的叩着手指。

“程三元,张雀那边怎么样?”

王冲道。

他从不喜欢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或者一群人身上。夫蒙灵察的事情非同小可,关系到怛罗斯几万将士的性命,以及大唐未来的存亡。

“侯爷,所有的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张雀的岩鹰正在跟踪敌人。”

程三元恭声道。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王冲对此事的关注前所未来,连带的所有人都是严阵以待,不敢有丝毫的纰漏。张雀和钢铁之城间,每时每刻,都不停的有鹰雀联系,基本上,每小半盏茶时间,就有一只鹰雀从外面飞进来,同时也有一只鹰雀飞出去。

张雀跟随老鹰多年,在训练的鹰雀方面已经极有经验。他来西域不过几个月,已经利用这边得独厚的优势,从西域购买了数百只岩鹰,训练出来,合格的岩鹰就已经有六七十只了,而后续的岩鹰还在出笼之中。这就是张雀那支“鹰鹫小队”的基础。

而张雀肩上的那支岩鹰,也俨然成了这支鹰鹫小队的鹰王。

而这些数量庞大的鹰雀,在此时也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往来于钢铁之城的岩鹰,络绎不绝,几乎是不间断的传递消息。

“告诉张雀,不要放松警惕。另外,通知许科仪,加紧排查,一定要找到那个手臂上有黑色玉印的标记的人。那件东西一定就在他身上。”

王冲双手撑在微缩的碛西沙盘上道。

一切已经慢慢水落石出,已经排除出三个,只剩下最后两个人了。房间里一时间静悄悄,所有人都松舒了一口气,默默的等待着许科仪最后的消息。不过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报!”

小半个时辰之后,就在所有人等待消息的时候,一名斥侯突然神色惶急的冲进了房间:

“许大人从前方传来消息,剩下的两路目标,突然之间往回折返。许大人问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行动?”

【第三更马上来袭!吼吼,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