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无形的交锋,王冲!夫蒙灵察/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零七章【第四更!】

“现在明白了吗?”

王冲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嗣业,知道他已经明白其中的关窍:

“张雀以为没事的那些鸽子,恰恰就是这件事情里的关键。夫蒙灵察这个老狐狸,远比我们想象的都要难以对付的多,也要狡猾的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虽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但却给每一路心腹身上都带了一只信鸽,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要尽快的通知他。张雀那边太大意了,如果我想的没错,那几路目标在我们的人侦查过后,就在隐秘的地方放出了那些信鸽。张雀被他们骗过了啊!”

说到最后,王冲不禁叹了口气。张雀其实已经很优秀了,但是也要看面对的是什么人,夫蒙灵察是帝国的大都护,城府极深,连自己想对付他,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更不用说是张雀了。

“现在我们要对付的已经不是那五路人马了,而是远在碛西都护府里的夫蒙灵察。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将会非常关键,如果不能让夫蒙灵察打消念头,放松警惕,接下来我们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王冲道。

这场行动已经从简单的试探五路目标,寻找出手腕处有黑色玉印的那个人,渐渐变成了自己和夫蒙灵察之间的较量。这场较量,没有刀光剑影,也没有战火硝烟,但是最后的结果将彻底的决定整个碛西的格局,一位帝国大将的命运,包括自己,甚至还有远在安西都护府的高仙芝,和他麾下的几万大唐精锐。

房间里静悄悄的,王冲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

“侯爷,张雀已经撤回!”

“侯爷,许科仪已经撤回!”

接连两只信鸽飞进了钢铁之城,王冲的命令已经得到贯彻实施,当时房间里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现在的情况,如果王冲的判断是错的,很快就会丢失目标,错失良机,而如果王冲的判断是对的,那就更加严重,那就意味着众人还没有完成这一阶段的任务就已经提前失败了。

房间里针落可闻,气氛崩的紧紧的。

时间就在这种等待中慢慢过去。

“侯爷,我们已经失去目标,所有三路人马已经完全不知道去向!”

很快便有消息传来,这次行动远不止空中和地面两路人马,虽然不能紧跟目标,也不能试探他们,但始终有一路人马在半途观察,每隔一段就有一个人,但是现在,就连他们都失去了那三路人马的踪迹。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起来。

没有人说话,但所有人的眼睛余光都不由下意识的看向了王冲。

“不用着急,等!”

王冲闭着眼睛,头颅微仰,依旧是一动不动,他的神色冷静,没有丝毫的慌乱。事有反常必有妖孽,不管夫蒙灵察使用什么手段,对于王冲来说都没有任何作用。他现在可以肯定,夫蒙灵察那边一定在等待着自己的动静。

现在就看谁更按耐不住了。

这是一场自己和夫蒙灵察之间,两个人的较量。

时间慢慢的过去。

半刻钟!

一刻钟!

两刻钟!

半个时辰!

……

房间里的气氛沉重的令人窒息,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房间中的气氛却在慢慢变化着。虽然没有人怀疑王冲的决定,这一路走来,王冲已经用自己的智慧和先知卓见充分证明了自己。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次,王冲……很有可能错了。

“侯爷!”

人群中,就连程三元和苏世玄都不禁下意识的看向了王冲。没有人觉得王冲在这件事情上有什么错,是人都会犯错,但是这件事情的后果,却不是犯错那么简单。以王冲对这件事情的看重,众人很可能已经失去了这个最后的对付夫蒙灵察的机会。

从此以后,不管是在碛西还是乌伤,王冲都要永远的受到夫蒙灵察的束缚和节制。

时间缓缓过去,就在气氛紧张,众人士气低沉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另外一个地方,气氛比这里还要凝重和紧张。

……

"大人!我们的人已经全部就位,但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

碛西都护府的大殿,一名胡人将领躬着身,正在谨慎的向着夫蒙灵察汇报着。在他的对面,夫蒙灵察披着重甲,大马金刀的坐在代表碛西大都护的宝座上,浑身散发出磅礴的气息。他的双眸紧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再探!"

夫蒙灵察沉声道。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发布同样的命令了,但是大殿里一群部将围在他的身边,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胡人部将很快离去,一刻钟之后再次折返。

"大人!乞博尔他们已经加速前进,但是后面还是没有发现跟踪的人。"

"再探!"

"大人!已经探查过三遍了还是没有发现。"

"再探!"

"大人!乞博尔他们快要到达沙隘关了,目前还是没有发现。"

"再探!"

"大人!乞博尔身后六十公里内都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再探!"

"大人!乞博尔和乙拉罗他们已经抵达沙隘关。乞博尔传来信鸽,询问是否继续前进?"

……

最后一句,嗡,大殿里陡然一亮,夫蒙灵察坐在上方,猛地睁开眼来。这一刹那四周围静悄悄的,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夫蒙灵察的决定。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感觉真的出错了?"

夫蒙灵察目中变换了一下,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一丝犹豫的神色。夫蒙灵察一向谨慎,特别是涉及到朝中的那位皇子,夫蒙灵察更是谨慎无比。所以这次行动,夫蒙灵察总共派出了五路人马进京。这五路人马,只要有任何一路出现了问题,都会让夫蒙灵察本能的感觉到不安,更何况还是两路同时出现了问题。

一路被一个小乞儿撞上,另一路则是被一辆发狂脱缰的马车撞中,用来掩饰的马车被撞得粉碎。

这两次看似寻常,都是丝绸西行之路上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夫蒙灵察却本能的感觉到不安。这也是他紧急召唤两路,同时让另外三路加速前进的原因。如果真的有人跟在自己后面,夫蒙灵察相信,这一番举动,绝对足以让对方惊慌失措。

只要对方紧跟在后面,加速追击,那么夫蒙灵察在路上事先安排的人手马上就能发现。只要事情和自己猜测的一样,夫蒙灵察就会毫不犹豫的毁掉那封信。

"小心无大错",虽然夫蒙灵察并不相信有人会知道自己和那位皇子隐秘交往的事情,但是兹事体大,边关大将参与朝廷皇子之争,从来都是大忌,夫蒙灵察不敢冒这个险。

"难道真的是我弄错了?那两路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

夫蒙灵察表面上毫无波澜,但是内心中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安排的人手伪装成各种身份埋伏在路上,已经探查了好几拨,但却并没有任何发现。如果真的有人在后面跟踪自己,那么这么久也应该露出端倪了。

至少六十公里的范围内,也应该显出踪迹了。

夫蒙灵察沉吟着,这一刹那时间都仿佛静止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王冲那边同样沉吟不语。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中总是感觉还少点什么东西。

"程三元,之前派去撞马车的那名骑兵还在吗?"

王冲突然开口。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在的。"

程三元下意识道。

"告诉许科仪,把之前的那名骑兵派出去,让他前往碛西的方向修马车,记住一定要沿着官道走,而且一定要让那些胡商看见。"

王冲这番话突如其来,所有人都莫名其妙,没有人知道王冲在做什么,但是王冲那种镇定的神情,却又让人不敢违逆。

"是!"

程三元怔了怔,很快离去。

而程三元一走,房间里很快沉默下来,士气低沉。王冲看着这一幕,只是笑了笑,毫不在意。

"夫蒙灵察,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很快恢复了平静。

……

"报!"

"大人!碛西来报,我们的人发现了之前撞碎乞博尔马车的人,他已经原路返回,正在集市上骂骂咧咧修马车。"

碛西都护府中一名全副武装的斥候,突然快步冲了进来,跪倒在大殿上道。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夫蒙灵察浑身一震,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消息确凿吗?"

"大人!消息确凿无疑,我们的人已经再三确认过了。另外,我们的人旁敲侧击,已经探查了他的身份了,那个人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他只是一个做小本生意的,确实是不小心撞上了乞博尔的马车,而且已经赔过钱了。"

斥候跪在地上诚声道。

夫蒙灵察站在大殿上,眼神中变幻不定。当夫蒙灵察沉默的时候,其他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不知道过了多久,夫蒙灵察眼神一定,心中终于有了决定:

"传令下去,召回乞博尔和乙拉罗,让他们从沙隘关返回。另外,让泣伏利他们沿着原路继续前进!"

"是!"

最后一个声音在大殿里响起,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夫蒙灵察长舒了一口气,重重的坐回了宝座上。

……

【第五更就要来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