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运筹帷幄!【第八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一十一章

“是,殿下。”

卢廷闻言神色郑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卢廷并没有跟着宋王返回府邸,而是在半途之中,回到了朝廷替自己安排的官邸。关上大门,大殿之中一片昏暗,只有微弱的光芒透过闭上的窗子射了进来。卢廷迟疑了片刻,终于从怀中取出另一封信来。

宋王的判断并没有错,王冲并不只是写了信给他,同样还写了一封信给卢廷。

“字示大学生卢老师,学生王冲敬上……”

打开信封,开头一行熟悉的字体歪歪扭扭,立即跃入眼帘。

“这字,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难看啊!”

看着这行字迹,卢廷原本脸上崩紧的神色荡然无存,整个人不由失声轻笑起来:

“都已经做了少年侯,天子赐字,兵道上运筹帷幄,难道就不能花点时间,把这字给练一练吗?说出去,谁敢相信这是一位王侯的信,而且还是九公这样德高望重的大唐贤相的后代?”

卢廷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一片温暖。在卢廷接触的人之中,成名之前和成名之后,能够初心不改,依旧保持一片赤子丹心,前后如一的,也就只有王冲。都说字如其人,从王冲的文字也能看得出来,现在的王冲,依旧是他认识的那个王冲。

展开信笺,卢廷把这封信再次看了一遍。

王冲在信里说的内容简简单单,除了之前提到的关于宋王的事,王冲还提到了一件事情,就是希望卢廷利用自己强大的文字模仿能力,把夫蒙灵察写给那位皇子的“投名状”再次誊写一遍,模仿夫蒙灵察的碛西大都护兵符,印上红泥,再送到那位皇子那里去。

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打草惊蛇,引起那位皇子的怀疑,以致前进尽致。

王冲所要的,只是一切都按照它们原本的轨迹进行,不管是夫蒙灵察,还是那位皇子,依旧密切交往,只不过最关键的投名状,却留在他和宋王的手里。

“唉,夫蒙灵察,你如果安心做你的大都护就罢了,但是,你居然还想扶持那位皇子上位,在大唐改朝换日,日后乾纲独断,做那从未有过的事情。这一点,宋王殿下不能容你,大唐也不能忍你,更重要是,你更不应该惹怒那一位啊!”

卢廷摇摇头叹息一声,很快摊开一张信纸,放在桌上,从笔架上取过笔,然后又从怀中取出夫蒙灵察的那封“投名状”,放在右侧桌边。沉吟片刻,卢廷龙飞舞凤,很快在书架挥毫书写起来。

只不过片刻的时间,一封一模一样的书信,出现在了桌上。如果不是左侧的信笺上面尚且墨迹未干,而且还没有加上朱红的都护大印,这两封信则完全判不出真假。

匆匆写完这封信,卢廷并没有停留,从桌子下抽出一个暗屉,取出一枚早就准备好的“都护大印”,待第二封信笺上的笔墨稍干之后,用力的按在了上面。

“这样就差不多了。”

卢廷心中叹了一口气道。

这枚“都护大印”是他接到王冲的信后,事先准备好的。卢廷以大学生的身份,再加上宋王的关系,可以进出很多地方,对于几枚帝国大都护的玉印更是了如指掌。帝国大都护们的玉印都非常特殊,想要完全模仿出来是绝无可能,是要模仿个维妙维肖还是可以做到的。

至少,卢廷还是见过那几枚帝国大都护玉印的样子的,但是深宫中的那位,则是完全没有见过。以卢廷的能力,想要瞒过他还是轻而易举的。

“吱哑!”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打开,一道光线射了进来。光线中,投下一个巨大的阴影。老管家双手拢在袖中,神情慢条斯理,缓缓的走了过来。尽管近在眼前,卢廷也听不到他丝毫的脚步声,也感觉不到他的气息,真的就如同一道不存在的幽灵一般。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老管家低沉,沙哑着声音道。

“嗯。”

卢廷点了点头,似乎对于老管家的出现一点都不意外。

“那就好。”

老管家瞥了一眼卢廷身前,桌面上的信函点了点头:

“殿下是大唐亲王,皇亲贵胄,这件事情就不要让他知道了,估计这也是王冲那孩子写信给你的原因。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会想办法,找一个合适的胡人,交给那位皇子。”

“嗯。”

卢廷点了点头,一脸的郑重:

“我们这些人算不了什么,关键是大唐的福祉。只要是有利于江山社稷,有利于百姓万民,我们几个人就算粉身碎骨又算得了什么?只是,冲公子那边……,如果可能,我希望这件事情他也不要介入进来。毕竟,他还那么年轻,前途无可限量。”

伪造帝国大都护的印记,这不是小事,曝露出来,那是可以杀身灭族的。这也是卢廷私下避过宋王,不愿意让他知道的原因。在卢廷的感觉中,这件事情总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最好是连王冲都不知道,那样才最好。

“其实有时候,我也不知道那孩子在做什么。”

听到王冲的名字,老管家突然沉默了不少:

“不过,不管他在做什么,至少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一定很明白自己在做的每一件事情。而且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一定都是有功于国家与社稷。这也是我们和宋王愿意粉身碎骨,不计一切代价帮助他的原因。至于你所说的那些……,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却显得如此的老成持重,但我感觉,他一定早已料想过了自己的每一种结局,并且也早已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独自一人前去西南了。”

最后一句话,大殿里的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王冲前往西南,尽管在事后来看,是有惊无险。但是只要经历过那件事情的人都知道,当时其实是凶险重重,有死无生。当王冲前往西南的时候,其实很多人都已经把他当做死了。

没有人明白,为什么王冲明明可以偏安一隅,在京师做他的将相世家子弟,却为什么要不顾一切,舍生忘死,前往西南,将自己置于一种必死之地。

当时的种种,即便现在想来,依然让人震撼不已。

在那个幼小的身躯上,似乎隐藏着一种庞大的,让人灵魂颤栗的恐怖力量,不是畏惧,而是肃然起敬,并且为之深深的爱护,并且愿意不计一切代价的帮他,助他,去做那件他想要做的事情。

“我现在只希望我能够多一点时间,能够活得长久一点,能够尽可能久的帮助到那位公子!”

卢廷道。

“这一点我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

老管家拿起桌上的那封信笺,很快离开了。

谁也不知道,大约半个多时辰之后,一个右手腕上同样有着黑色玉印标记的胡人,拿着那封信笺很快进入了深宫之中。

……

“侯爷,卢廷来信,一切已经按照公子所说的那样,安排妥当。”

大约数日之后,一只黑色的信鸽飞越崇山峻岭、千山万水,很快进入了乌伤的钢铁之城中。

“哦?”

王冲目光一闪,轻轻的啜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目中若有所思。

“给我回一封信,辛苦卢大人了,以后的事情他就不必插手了。”

王冲说着从桌前站了起来,京师那边的行动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快得多。而且没有意外,当卢廷按照自己说的做完那件事情之后,大受鼓舞的那位皇子应该很快就会得意忘形,采取行动。而要不了多久,当那件事情发生之后,雪阳宫事件也就该爆发出来了。

这可以说是太真妃事件之后,整个大唐最大的事情。

“是夫蒙灵察的事情吗?”

一个银铃般好听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许绮琴坐在桌边,白衣如雪,美如仙子,开口轻笑道。

“嗯。”

王冲一笑,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许绮琴在他身边现在介入的事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上一次的西南之战如果不是有她的后勤在后面支撑,王冲恐怕早就已经死了,所以现在很多事情王冲都对她毫不隐瞒。

“夫蒙灵察抢了你的功劳,又处处欲置你于死地,上次的节度使事件,你更是因为他而被关进天牢里面,所以他对你根本不会有影响。因此你是因为那位皇子而感到心有不安吗?”

许绮琴美眸中波光流转,开口道。

“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王冲嗯了一声,看着许绮琴微微一笑。许绮琴慧外秀中,自己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仅仅只是放下茶杯,离开圆桌走了几步,她就已经洞悉自己心中的不安。上一辈子自己和那位皇子并没有打过交道,也从没有介入过皇子之争。

虽然是为了大唐,但王冲心中总归有些不安。

“其实你应该这么想,就算没有你,这件事情也一定会发生,有些事情你只是推了一把,却并没有改变什么。每个人的命运都是自己决定的,如果那位皇子真的为人品性正直,就像你爷爷九公或者当年太宗皇帝时的左光禄监察御史魏大夫一样,那么不论别人想要做什么都害不了他。其实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罢了。”

许绮琴放下茶杯,软语安慰道。

【还有最后两章!哈哈,正在排版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