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风暴!【第十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一十三章

"放屁,兵部的张大人,赵大人,户部的谢大人,李大人,吏部的陈大人,沈大人,还有陆大人,黄大人……,通通都在那里,跟四皇子一起庆祝下元节,还有边关的诸位都护大人,他们通通都拥护四皇子继承大统,我刚刚才在那里参加聚会,亲眼所见……"

杨潮大声道。

"嗡!"

杨潮的声音刚落,整个酒楼里一片死寂,所有的声音消失的无影无踪,针落可闻,就好像突然从人群拥挤的闹市,去到了偏僻无人的荒野一般。无数道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到了杨潮身上,一个个眼中透出深深的震撼。

而几乎是同时,杨潮话一出口,立即自知失言,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感受着四面八方一道道震撼的目光,杨潮心中冷到了极点。也就在这个时候,杨潮才看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是整个京师里最出名的青云楼,而酒楼里,几乎聚集了半个朝堂的官员,兵部、吏部、刑部、户部、工部,所有的官吏几乎都在这里,甚至连御史大夫何章也在这里,他的目光盯着自己,面沉如水。

"完了!"

这一刹那,杨潮心沉如水,面如死灰。

……

"轰隆!"

就像一块巨大的岩石坠落湖中,青云楼中的事情在整个京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第二天早朝就有御史大夫何章,上奏朝廷,弹劾杨潮。而杨潮在青云楼说出的话,在朝堂之中引起了巨大的震撼。

大唐皇子私自宴请朝中大臣,并且勾结边关大将,在任何时候都是大忌。

当天的早朝还没有结束,杨潮就已经被捉拿下狱。然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谁也想不到,青云楼的事情在未来会引起多大的震撼和冲击。

而青云楼上,当时几乎接近半个朝堂的人在那里,亲耳听到了杨潮说的每一句话,这才是最致命的,也完全坐实了杨潮的罪证。

大唐皇子私自宴请朝中大臣,并且勾结边关大将,在任何时候都是大忌。

第二天的早朝还没有结束,杨潮就已经被捉拿下狱。然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谁也想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将在大唐引起多大的风暴。

"四皇子以下元节祭祀先贤以及三官大帝的名义,邀请朝中的党羽相聚,这些人遍布六部,深植所有部门,而且四皇子为了培植羽翼,还拉拢了边荒的各个边关大将,安西大都护高仙芝,碛西大都护夫蒙灵察,北庭大都护安思顺,北斗大将哥舒翰……,四皇子几乎给所有的帝国胡人大都护,大将军,写了一封信,邀请他们加入到自己身边,扶持自己登上皇位。"

——杨潮当天夜里在天牢里招供出来的东西,迅速在整个朝堂里引发出地震般,前所未有的风暴。

四皇子邀请大臣中的亲信党羽,一起夜宴,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不符合朝廷的典章制度,也一向为圣皇所不允许,但是皇子之争,本来就是各展手段,谁的本事更高,谁就登上皇位。

就算是当年的圣皇,不也在做皇子的时候,私密拉拢了自己的党羽?

但关键不在这个,而在于杨潮签字画押供出的几个名字,安西大都护高仙芝、碛西大都护夫蒙灵察、北庭大都护安思顺、北斗大将哥舒翰,这些名字,每一个都是如日中天,在大唐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还是真正统兵,拥有兵权的大将。

这些人,有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这份口供名单上,都是天大的大事。更何况,还是四名最顶尖的帝国胡人大将。

"轰隆!"

有如一道惊雷落下,这一次,就连圣皇都被惊动了,雷霆震怒。

就在杨潮被抓的第二天,兵部的张显,赵佑,户部的谢叵,李常,吏部的陈湍,沈辛……,所有当天在下元节参加四皇子聚会的文武大臣,一个个全部被捉拿下狱,而且是由御林军亲自出动,朝中的总领大监亲自监督。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场风暴还远没有结束。

“该死!这个杨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知道,当初就不该邀请他了。太大意了!这个混蛋,胡乱吃酒,以致引来今天的祸患,真是死不足惜!”

雪阳宫中,一名四皇子身边,一名幕僚模样的中年文士,神色愤愤,怒骂不止。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天牢中的杨潮恐怕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够了!”

四皇子低喝一声,阻止了那名中年文士。相对于麾下幕僚的愤愤不平,四皇子要显得沉着、冷静多。只是他铁青的脸色,阴沉的眼眸,泄露了他心中真实的想法。关于杨潮这件事情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曝露出来,虽然杨潮是为了替自己争辨而泄露了嘴,但是对于四皇子来说,这些毫无意义。

“东西都处理好了吗?”

“回殿下,在杨潮被抓的那天晚上,就已经全部处理妥当了。所有凡是会对殿下不利的证据,都已经全部处理掉。就连夫蒙灵察那封最关键的信,在殿下撕碎之后,我们都将碎屑收拢了起来,全部烧成灰烬,以防宗人施府的那些人将碎屑收集,重新拼集。”

幕僚模样的中年文士低头道。

“嗯。”

四皇子点了点头,神情顿时好看了许多:

“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不管朝廷里的那帮大臣怎么捕风捉影,也不管那些御史怎么弹劾我,父皇都不可能仅凭这一点来定我的罪。但是,如果让他们查出确凿的证据,那我们就真的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最后一句话,四皇子神色肃瑟,落寞了许多,透露了内心这段时间,真正的忧虑。

祸从天降,青云楼的事情,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身为皇子,他不能走,也不能逃,甚至连皇宫都走不出去。不止如此,他要装出一切镇定如常的样子,什么都不表现出现。情况越是危急,他便越是不能慌张。

“殿下放心,不会有事的。”

幕僚模样的中年文士神色黯淡,软语安慰道。本来得到帝国大都护,以及朝臣们的拥护,正是野心勃勃,志得意满,春风得意,大展鸿图的时候,谁又能想像,居然就在这个时候,情形急转直下,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咝!

四皇子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平静了下来。他从来都不是自怨自艾的人,到现在为止,他都丝毫没有放弃反抗。

“父皇那边已经将我禁足,杨潮人微言轻,不管他说什么,仅凭他的的一面之辞,还没有太大的说服,父皇也不可能真的就将我关押下狱。但是等到张显,赵佑那边审问出更多的内容,一切就截然不同。父皇那边,恐怕很快就会把关押进天牢。你替去一封信给夫蒙灵察,告诉我,那封信已经处理妥当。到时候,无论朝廷这边发生什么,他都要一概推脱,毫不知情,必然保他无恙。另外,未来,这阵风波一过,等我重新出来。我和他之间的约定依旧有效。我希望他也同样遵守我们之间的诺言。”

四皇子沉声道。

“是,殿下。属下这就去办”

中年文士恭声道。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现在四皇子出入受到限制,但是这么久的经营,依然有些能量的。仅仅传些书信,并不是问题。接下来,四皇子又交待了许多,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他必须替自己赢取最大的生机。

“让开!”

“圣皇有令,有请四皇子……”

而几乎是半盏茶的时间,一阵嘈杂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铿锵的脚步声,不断的朝着雪阳宫的方向快速传来。听到那声音,四皇子和那名幕僚模样的中年文士都是脸色剧变,

“快走!”

四皇子将那名中年文士猛的一推,而几乎是片刻之后,轰隆,大门打开,一群全副武装的御林军,卷着一股冷风走了进来:

“四皇子,请!”

……

“轰!”

随着四皇子的捉拿下狱,下元节“雪阳宫事件”的影响迅速的爆发开来,达到巅峰地步。所有参与四皇子下元节宴饮的人已经全部被捉拿归案,交由宗人府、大理寺、刑部联合审理,而且还有朝廷的几位亲王联合监督。

不止是如此,甚至连一贯陪在圣皇身边,左右不离的高力士高公公都被派来彻查此案。这件事情的严重情可想而知。

而随着兵部的张显,赵佑等人的招供,事情近一步的发酵,有一件事情已经确认无疑:

四皇子为了培植羽翼,对抗在朝野内外得到大量重臣支持的大皇子、二皇子等人,居然奇招突出,想到同时拉拢边关的胡人大都护,大将领,这些掌握兵权,实力涛天的胡人重臣。

而且根据张显的招供,四皇子还得到了其中一位,或者几位胡人大都护以及他们麾下大量的边关胡将的效忠,而且还有他们的签名画押的投靠信,声称全力辅佐四皇子,登上皇位。

如果说杨潮的话,还只是满口胡柴,毕竟,牵扯到宫中一位天生尊贵的皇子,不可是凭他一人信口雌黄,说了算。那么张显、赵佑等众多六部要员的招供,则使得这件事情的影响完全不同。

四皇子勾结边关胡人大将,意图造反,到这时候,已经不只是杨潮一个人的供词那么简单了,而确凿无疑。

“混帐!”

当这个消息出来,一直没有表明态度的圣皇勃然大怒,轰隆一声,整个帝国的政坛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地震。一天之内,朝堂的十二道圣皇令谕直达北庭、安西、碛西、陇西,要求四位大都护亲自入京解释。

至此,圣皇的怒气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波澜。

整个朝堂的气氛空前的紧张,而原本发生在京师的“雪阳宫事件”,甚至远在边关的北庭大都护安思顺、安西大都护高仙芝、碛西大都护夫蒙灵察和陇西的北斗大将哥舒翰都深深为之惶恐、不安。

【第十更已经完成,感谢大家支持,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的微博,期待下一次的大爆发活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