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风暴,夫蒙灵察投名状!/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一十六章 【第一更!】

“陛下,前几日,城防司的人在巡逻的时候,发现胡人鬼鬼祟祟,行迹可疑,结果审问的时候,这个胡人却自称他是碛西都护府的人,而且还是大都护夫蒙灵察的心腹部将。”

邓老御史不苟言笑,一脸严肃道。

“嗡!”

邓老御史的声音一落,大殿里顿时一片嗡嗡,气氛顿时为之一变。要说这段时间朝堂里讨论的最凶,争辨的最厉害,最受关注的,无疑就是雪阳宫事件。

老御史只开了一个头,众人已经嗅到点味道,心里隐约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老御史早不开口,晚不开口,在这个时候说话是什么意思?”

“怪不得老御史平常不上朝,这次却主动参加了朝议,原来是为此而来。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特别提到夫蒙灵察?”

“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老御史是发现了什么,特意入朝参见。”

……

大殿里,众人心思百转。雪阳宫以及几大胡人大都护的事情其实热度已经消了许多,谁也不知道老御史为什么又会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情提出来。

“老御史,夫蒙灵察等胡人大将都是大唐的重臣,都为大唐立下过汗马功劳,你想说什么可要想好说。我们总不能让这些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将们心寒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身衮袍的齐王突然发话了。

老御史向圣皇直接起奏,也只有身为皇室亲王,地位超然的亲王才能在这时候插嘴了。在朝廷所有的亲王中,齐王可以说是和胡人大将之间关系最好的。之所以关系好,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宋王几乎把所有的汉人将领都拉过去了,齐王没得选择,只能选择迂回的拉拢那些胡人大将。不过,尽管如此,齐王多多少少还知道一点分寸,和胡人之间一直保持着合,但却不过份靠近的距离。

这也是他手下谋士替他制定的策略。

这种时候,也只有他能替这些胡人大将们说上几句了。

“陛下!”

老御史没有说话,只是瞥了齐王一眼,然后继续望向了大殿上方,掌握着整个中央神器,整个帝国至高无上,最为尊贵的圣皇:

“身为朝廷边将,却擅自离开军伍,这可是擅离职守,犯了军伍中的大罪。另外,他还乔装打扮,伪装成胡商,混进京城,绝对是居心叵测。城防司当场就把他抓住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城防司的人从他身上搜到了一封信。这封信也是老臣出现在这里的主要原因。”

“文臣不爱财,武将不惜死,大家各安其位,恪尽职守,互不干涉,这也是我大唐数百年来长治久安的立足之本。但是夫蒙灵察身为边关大将,碛西大都护,帝国的大将军,不将心思放在边疆,想着积极进取,报效朝廷,却和四皇子之间信件往来频繁,只想着和四皇子勾结,一个承诺全力以赴,必然辅助四皇子登上皇位,而另一位却许诺功成之后,必然封夫蒙灵察为大宰相,大国师,首开胡人为相的先河!两人狼狈为奸,简直混帐至极!老臣要弹劾夫蒙灵察居心叵测,图谋造反!”

老御史一边说着,一边激动的浑身发抖。

而老御史的声音一落,“轰隆”,如同一块巨石落入大殿之中,顿时在一群文武大臣中引起万丈波澜,整个大殿一片沸腾。京师之中,每一天都有各种弹劾。而御史们的本职,就是监察天下,弹劾各种有过失的人,上到三公九卿,下到普通的县吏,甚至连天下间最至高无上的圣皇,同样在弹劾之列。

在朝中时间久了,早已习以为常!

但是这次的事情却绝不相同。在老御史邓昌的话中,出现了几个绝不寻常的词,甚至某种程度算是禁忌的词,一个是“皇位”,另一个则是“宰相”,而且还有“交易”几个字。对于为臣者来说,这可是绝对的禁忌。

“邓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吗?”

“边关大将和皇子勾结,换取宰相的位置,这简直是混帐!夫蒙灵察好大的胆子!”

“邓昌,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一个是帝国大将,一个是皇子,说话之前想清楚,这可不是小事!更何况,夫蒙灵察不久之前可是还刚刚在乌斯藏高原立下大功?你这是要污蔑有功之臣吗?”

“什么叫做想清楚?邓御史是朝廷的老臣,难道他不清楚,你还清楚吗?御史的职责本来就是监察天下,这是御史的份内之事,倒是你,这个时候你帮夫蒙灵察说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牵扯到了其中吗?”

……

朝堂上一下子炸开了锅,雪阳宫事件牵扯众多,六部之中早就有不少的人被拉扯下去。现在的朝廷明显泾渭分明,倒不见得是为夫蒙灵察说话,而是现在的大牢里,有不少关押的就是他们的同僚、故友,几十年的交情,哪里得忍心得了。

“邓御史,陛下有令,让你将信函拿上来!”

就在朝堂中争论最激烈,最混乱的时候,大殿上方,手持拂尘,挨在圣皇身边的大内总管太监高力士,高公公突然说话了。声音一落,邓昌也不说话,从袖子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信函,主动上前。

一旁,早有两名全副武装的镇殿将军上前,从邓老御史手中接下信函,低着头,恭恭敬敬的递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原本沸沸腾腾的大殿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紧,望向了大殿的上方。虽然老御史邓昌说夫蒙灵察和四皇子勾结,但是还没有人看过那封信,更不知道其中的真假。

“嗡!”

也就在那封信落到圣皇手中的刹那,整座大殿突然一沉,没有丝毫的征兆,大殿内的气氛突然沉重无比,就好像有无数座大山,层层叠叠,落在上方一样。一霎那,所有人心中都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不安。

这一刹那,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四周围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众人分明感觉得到,一股令人窒息和颤栗的恐怖气息,有如风暴般席卷而出。在这股气息面前,朝廷内所有的人都宛如蝼蚁般渺小。

“混账!”

一个雷霆般愠怒的声音在大殿中回响,整个皇宫都在这声音中剧烈的颤抖,仿佛随时都能崩裂开来:

“传夫蒙灵察,朕要听他亲自解释!!!”

一石激起千层浪,圣皇的一道命令,在京师中引起了巨大的地震,并且导致了整个帝国的格局改变。

……

“侯爷,成功了!京师之中现在一片沸腾,所有人都在谈论夫蒙灵察和四皇子之间的交易,特别是夫蒙灵察还想要做宰相,事情暴露,他已经成了众矢之的。现在不只是我们,就连安东大都护张守珪、兵部尚书章仇兼琼、北斗大将哥舒翰,还有其他的文武大臣,连同现在的宰相在内,都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凭这件事,夫蒙灵察就绝不可能稳坐泰山了!”

遥远的乌伤,程三元拿着一封信,突然兴冲冲地闯了进来:

“侯爷,夫蒙灵察这次真的死定了。”

“是吗?”

王冲轻轻一笑,和许绮琴一左一右,轻啜着茶,神情波澜不惊,似乎早已料到了这一切。

“夫蒙灵察根本就没有宰相之才,却一个劲的想去做宰相,这也是他咎由自取。现在事情暴露,他成为众矢之的,也应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

“但是以夫蒙灵察的性格,恐怕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吧,你还是不要大意啊。”

另一侧,许绮琴掩嘴轻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和王冲不同,她喝的是牡丹花茶,茶面上飘着一层细碎的牡丹花,透着阵阵的清香,看起来非常的恬雅。

“他不会有这个机会的,他和四皇子勾结,罪证确凿,而且上面还有他的都护大印,这是他怎么也辩解不了的。现在谁都帮不了他,就算是圣皇,也饶不了他。”

王冲淡淡道:

“而且,这件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说到最后一句,王冲眼中大有深意。给四皇子的那一封“投名状”,确实让夫蒙灵察大为头痛,身陷囹圄,但夫蒙灵察需要头痛的还远不止这些。至少,夫蒙灵察强抢自己功劳,谎报军工,以及私放达延芒波杰入关的事情,王冲就还没有上奏朝廷。

“对了,碛西都护府那边怎么样了?”

王冲问道。

“哈哈,碛西都护府那边早就炸开锅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夫蒙灵察哪里还坐得住?没有意外,三天之内,夫蒙灵察就要动身前往京师了。——这回陛下可是真的生气了。”

程三元哈哈大笑道。

“嗯。”

王冲点了点头,心中毫不意外。若是以往也就罢了,偏偏不久之前,圣皇还刚刚问过夫蒙灵察,而夫蒙灵察也回信说绝无此事。现在事发,这可就是欺君之罪,圣皇震怒也是情理之中:

“夫蒙灵察那边暂时不必理会了,不管雪阳宫的事情未来怎么发展,夫蒙灵察这个碛西大都护的位置都是坐不住了。眼下还是先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处理妥当吧,绮琴,忽鲁也格那边你联系的怎么样了?他筹到足够的战马了吗?西域大战在即,这些战马恐怕很快就能派上用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