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 廷争,都护之选!(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二十二章

“臣提议,同罗大将军阿不思出任碛西大都护一职!大将军劳苦功高,实力也毫不逊色于夫蒙灵察,臣以为有他在,碛西绝对永保无恙。”

郝御史从班列中走出,一脸正色道。

“嗡!”

大殿上,同罗大将军本来冷眼旁观,听到郝御史的话,顿时如同晴天霹雳,整个人脸色都变了。宋王和齐王在那里争论,他听的好好的,怎么都没想到战火会烧到自己身上。

“陛下,不可!”

阿不思腾了一声跪倒在了殿上,头颅低垂:

“同罗一族从大宗陛下开始,就一直守护在君王左右,阿不思愿一直守护在陛下左右,决不远离。郝御史心意,微臣心领了!”

说到后来,阿不思脸都白了不少。

碛西大都护虽然位高爵隆,地位极重,但是现在这个位置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不知道多少人野心勃勃,想要抢夺这个位置。就连宋王和齐王这种皇亲贵胄也参与到了其中,郝御史这个时候推荐他,不亚于把他抬到火架上去烤。

更何况,大都护的位置虽高,但又怎么比得上君王近侍。夫蒙灵察花了那么大劲,想要混入京师,靠近君王,难道他还要反其道而行之,跑到碛西那么远去?

有一个郝御史打断宋王和齐王,推荐大将军阿不思,偏偏阿不思还不愿意,大殿上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每个人都是心中蠢蠢欲动。

“陛下,臣推荐大都护鲜于仲通——”

就在这个时候,杨钊突然跳了出来,一脸正色道。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杨大人,你在开玩笑吗?鲜于仲通已经是西南的大都护了,难道这还不够,你还想让他身兼数职吗?按你这个思路,我是不是还可以推荐安东大都护张守珪,北庭大都护安思顺,还有安西大将军高仙芝?”

吏部侍郎刘邵站在一根硕大的蟠龙柱旁,阴冷着脸色道。

“哼,鲜于仲通怎么会和其他大都护一样?现在的西南,蒙舍诏帝国已经彻底臣服,而乌斯藏帝国阿里王系也已经彻底崩溃,至少几十年内都是日薄西山,无法东山再起。整个西南现在都是太平无战事,这一点,安东都护府能做到吗?北庭都护府能做到吗?所以鲜于仲通为什么不可以?”

杨钊高昂着头颅,一脸自信道:

“而且,鲜于仲通本身就是大都护,担任碛西大都护一职,绝对是万无一失,游刃有余,请陛下明察!”

大殿里,众人冷眼旁观,都是阵阵冷笑。杨钊那点心思,众人谁不明白,这分明是西南那一脉人想要染指西北,扩张自己的势力。

“陛下,臣提议,虢国公柴治仪,郯国公封智如!”

杨钊和刘邵还在争论,大殿下另一个位置,另一个声音陡然响起。户部尚书周敬执着板笏,突然开口道:

“虢国公和郯国公,祖上都是本国的开国功臣,祖上跟从过高宗、太宗皇帝一起征伐天下,对于大唐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而且两家都是将相之家,兵法武艺代代相传,有他们出任碛西大都护的位置,陛下必可高枕无忧。”

听到周敬的话,整个大殿突然安静了不少,就连汲汲于扩大自己影响的杨钊也紧闭住嘴巴,眼中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开国公!

任何地方只要出现这三个字,必定会变得棘手无比,所有相关各方必定会变得忌惮重重。原因很简单,在大唐,开国公指的已经不是一家两家,而是一群古老而庞大的势力。他们从大唐开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经营,历史悠久,而且根深叶茂,在大唐扎根极深,并且和皇室千丝万缕,融为一体。

虽然现在那些开国公已经慢慢没落,再也不负祖上辉煌,但是在大唐谁也不敢小瞧他们。

周敬推荐虢国公柴治仪和郯国公封智如,若说他背后没有人,谁也不相信。现在众人很难把握的是,周敬的背后到底是一家两家的意思,还是整个大唐开国公群体的意思。但是不管是哪一种,这背后都意味着一种巨大的改变,即那些沉寂许久的开国公群体开始慢慢的冒头,希望在军方重新施展自己的手脚,而碛西大都护的位子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涉及到这个势力,所有人都觉得非常棘手。

半个朝堂顿时都沉默下来,原本许多想要趁这个机会大势推荐自己亲信的大臣,一个个欲言又止,想要开口,但又忌惮重重。

“陛下,臣推荐边塞狼烟将军张征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耳中突然都听到了一个突兀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吏部尚书周敬心中勃然大怒,封家和柴家都是朝堂里根深蒂固的势力,为了这次的廷议,他已经准备许久,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这个时候插上一脚,和他打岔。

“混帐!我倒要看看,是谁在这个时候成心和封家、柴家做对……”

周敬猛的扭头,恨恨的看了过去。只是看了一眼,周敬顿时就怔住了。

赵戕!

周敬本来以为敢在他搬出封家、柴家这两个字,还敢这么和他做对的,至少也是某个六部的尚书、侍郎,或者至少也是从二品,甚至正二品,从一品的重员,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个从三品的小官。赵戕只是兵部的一个小小员外郎,和他之间至少差了两个级别。

但是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赵戕官虽小,但是朝堂上下,谁都知道赵戕背后的那个人。

“大皇子!”

周敬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顿时脸色都变了:

“难道这个碛西大都护,大皇子也要插一腿?!”

也就是这个时候,周敬陡的想起来了,那个赵戕口中的狼烟将军,朝堂中一直有传闻投效了大皇子,成了大皇子帐下的武将之一,只不过朝堂里一直没有证据罢了。而且大皇子和张征北之间也一直没有往来,两人之间没有任何来往密切的证据,所以也就没人当真了。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如果赵戕的话正是出于大皇子的意思,那么这件事情就棘手了。封家和柴家代表的势力虽然是大唐最古老,最根深蒂固的派系,但大皇子却是未来的唐皇人选,是圣皇的继承者。为了一个碛西大都护和未来的圣皇做对,这是极其不智的。

“这下麻烦了!”

一瞬间,周敬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很显然,事情已经出了变故,这一幕是他之前所根本没有料到的。而周敬能想到的事情,其他群臣显然也想到了。就连宋王和齐王这两位大唐亲王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瑛儿这是想做什么?”

宋王皱着眉头,心中沉吟不语。耳中听那赵戕的声音继续道:

“……张征北镇守边塞七八年,在北庭一直积极主动,一年中大大小小打退突厥人七八十次进攻,而且积极救援其他边塞城堡,在他守护的一段,突厥人忌惮重重,到现在根本不敢轻易逾雷池一步。而且去年北庭大都护安思顺发起的讨北行动,张征北也立下汗马功劳,杀伐的西突厥汗国的兵马最多,俘获的人马也最多,对西突厥他是积极的主战派。微臣以为,如果选用张征北担任碛西大都护,必然可以西拒乌斯藏,东拒西突厥,安定碛西现状。”

“哼,赵戕你睁眼说瞎话吗?碛西大都护是什么位置,这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挡任的吗?是不是只要在边塞有点功绩的都能担任大都护的位子?难道你以为西突厥汗国的那些帝国大将都是摆设吗?张征北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攻入西突厥汗国的牙帐去?如果西突厥汗国挥师西进,碛西失守,这个责任你承担得起吗?边塞级的战争和帝国大将级的战争难道是同样的吗?简直是儿戏!”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毫不客气的声音响起。相距赵戕不远的地方,一个地位和他相差不多的户部从三品小官叶准突然站了出来。叶准三十六七左右,面色白净,双目狭长,不止是年纪,就连站班的位置都和赵戕一样。

“陛下,臣要弹劾赵戕玩忽职守,渎职之罪!碛西大都护这么重要的位置,赵戕居然推荐一个小小的边塞将军,实在是居心不良,微臣以为该杀!”

一句“该杀”朝堂上顿时剑拔弩张,气氛紧张不已。一场正常的关于碛西大都护人选的廷议,顿时硝烟弥漫,完全变了味道。

“叶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张征北精通胡语,手下也有不少胡人将领,在驾驭胡人方面他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有他担任碛西大都护,可以天然服众,使得胡汉上下一心。这不是很好吗?倒是你叶准,在这里胡言乱语。陛下,臣要弹劾叶准扰乱朝堂,目无君上,请陛下严惩!”

赵戕被叶准说的脸孔通红,也不由大怒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