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廷争,都护之选(三)/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二十三章【今天两更,哈哈……】

“赵戕,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知道。你的居心,你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吗……”

叶准脱口道,声音一落,四周围所有人都如避蛇蝎,纷纷透出了忌惮的神色。特别是两人周围的一些文武百官,一个个浑身不自在,就像架在火炉上一样,纷纷只远离这两团火焰,但偏偏所有人的站班都是即定的,根本不能乱动。

“该死,是大皇子和七皇子!他们的人居然在大殿里争起来了。”

太极殿里,就连一些从二品,正二品的老臣、重臣都有些不安了。赵戕故然来历不简单,官虽小,背后却有大皇子撑腰,而叶准的背后同样有七皇子撑腰。历朝历代,皇子之争都极其激烈。涉及到独一无二,至高无上的皇位,任何兄弟亲情全部都可以靠边站。

大皇子虽然目前登基的呼声最高,但是其他皇子也在积极争夺。四皇子算是最早曝露的,居然想到利用边关胡人大将来和大皇子争夺,而除了四皇子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在和大皇子激烈争夺,实力毫不逊色于四皇子,就是七皇子李瑝。

深宫中的皇子拉拢朝中的重臣虽然是大忌,深为皇上所不许,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拉拢一些小官的话,一般问题不大。而从三官则是历代君王所能容忍的皇子拉拢的官员的极限。只要是在这个级别之下,一般历代的皇帝都是睁一只闭一眼,这已经算是某种涉及到皇子之争的潜规则了。

即便是圣皇,知道两位皇子在背后干的事情,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会太过追究。

一场碛西大都护的挑选最后演变成了几位皇子之间的争执,这是所有人事先所没有料到的,每个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四皇子的前车之鉴还在那里,谁敢在这个时候掺杂进四皇子和七皇子之间的争执。

大殿内,许多大臣都是心中慌恐不安,一双双目光纷纷看向了大殿上方。但是圣皇隐藏在珠帘后方,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圣皇到现在都还没有表露出任何不满,从另一个侧面,显然对于这场争执也并不是很在意。

殿下,赵戕和叶准之间最开始争执的时候还多少有些顾忌,有些保留,但是一看到圣皇似乎并不在意,至少没有表示明确反应,争执顿时越发厉害了。

“陛下,臣也推荐大将军阿不思,微臣以为郝御史说的有道理!”

就在两人激烈争执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猛的盖过了两人,在大殿内响起。

“混蛋!又是哪个不长眼睛的东西在这个时候推荐我?!”

同罗大将军到现在还跪在殿下,听到又有人提到自己出任碛西大都护,整个人脸都绿了,猛的愤怒的扭过头来,然而只是看了一眼,阿不思立即浑身一颤,原本满心的怒焰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宰相大人!

阿不思浑身一冷,顿时如同被蛇盯着的青蛙,心中升起一股极大的不安和忌惮。身为同罗大将军,并且一直服侍一代代的君王,从太宗皇帝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的时间。阿不思真正需要顾忌的人很少。

很多时侯,阿不思被逼得跪倒在大地上,也并不是畏惮那些御史,或者其他的文武大臣,而只是担心皇上的想法而已。整个天下,同罗人需要顾忌,需要担心的,也只有那么一人而已。

毕竟,说到底,身为帝国的大将军,阿不思确确实实是正一品的大员,官阶还在许多的文武大臣之上。只不过,阿不思一向不开口,也不参与廷争、殿议,所以才让很多人往往忽略了,他的地位其实完全不亚于哥舒翰、安思顺、夫蒙灵察、高仙芝这些帝国手握重权,举足轻重的大将。

满朝文武,阿不思从不畏惧任何一个人,但只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就是大唐的宰相。

“宰相大人好意再下心领了,不过,阿不思继承同罗族长的时侯就已经发誓,永远长伴君王左右,拱卫陛下安全,就算有高官厚禄,微臣也绝不离开陛下!陛下圣明,阿不思就算是死,也绝不离开陛下。”

阿不思头垂的低低的,心中冷汗直流。

而阿不思说出这种毒誓了,满朝文武顿时都说不出话来。特别是之前推荐的郝御史,更是一脸的失望,但却也无可奈何。阿不思都已经说了死都不离开圣皇,谁再在这个时候提议阿不思,那就等于是在逼他去死了。

“哦。”

大殿的最前列,第一根朱红的蟠龙柱旁,那一道瘦长的声音哦了一声,但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微微往后一退,又回到了班列之中。

“陛下,如果大将军阿不思不合适的话,微臣倒想推荐一个人,兵部尚书章仇兼琼号称帝国之虎,原本就是西南的大都护,而且一直镇压西南,十几年都没有出过问题,经验丰富。微臣以为,如果让章仇大人前往西北,暂代碛西大都护一职,倒是可以让碛西安定下来,熬过一拨。”

大殿下,似乎受到宰相的启发,另一名目光睿智,看起来充满善意的大臣似乎想到了什么,骤然出列,躬身说道。

“嗡!”

班列中,章仇兼琼正在仔细倾听众人的争论,突然间听到自己的名字,章仇兼琼浑身一颤,措不及防,整个人大惊失色,猛的扭过头来,只见一名兵部的官员正看着自己,一脸善意的微笑,那一刹那,章仇兼琼脸都要绿了。

周诚!

章仇兼琼一眼认了出来,这是自己在兵部麾下一个从三品的小官。自己刚进兵部的时候,这是家伙端茶送水,鞍前马后,极力讨好,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章仇兼琼可以感觉的出来,这个家伙真的是一片好意,但正是如此,才让章仇兼琼越发的生气。

“这个混蛋,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章仇兼琼心中咬牙切齿,怒不可遏,他好不容易从边陲进入到了京师,坐上了兵部尚书的位置,又怎么可能舍近求远,舍本逐末,去做一个碛西大都护。他或许以为只是暂代,过一段时间又可以回来,但是兵部尚书这个位置是可以“暂时空缺”的吗?只怕要不了多久,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兵部尚书早就已经是另易他人了。

“陛下,不可,臣已经身兼兵部尚书的职位,绝对不再适宜担任其他的职务!”

章仇兼琼连忙出列,躬身低首,声音洪亮道。

“陛下,臣也以为章仇大人不可,微臣推荐血虏将军刘锡威!”

“陛下,臣推荐破军将军金玉平!”

“不可!陛下,臣举荐边塞将军龙千帆,微臣以为他更加合适!”

……

大殿里,争论的声音此起彼伏,有了一个人开口,其他人顿时纷纷“各抒己见”,纷纷推举事先想好的自己人。大殿里一片混乱,宋王站在大殿中,看着群臣争论的样子,眉头越皱越紧,最后终于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一声。

……

当朝廷里为了新任碛西大都护的人选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另一侧,遥远的钢铁之城,王冲则迎来了一件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

“侯爷,外面有一个胡人求见,说是有要事相商。”

早上,王冲正在享用早点的时候,一名斥候突然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哦?”

王冲目光闪了一下,心中大为意外。钢铁之城里几乎都是汉人,他认识的胡人也屈指可数,他实在想不出来谁会在这个时候找他:

“那人说了他叫什么名字吗?”

“好像,……好像叫做忽鲁也格。”

那名斥候迟疑了片刻后道。

“什么?!”

王冲心中一惊,猛的站了起来。

“警告,宿主的任务大唐的战马即将失败,宿主只有一次机会进行挽救,任务失败扣除2000命运能量点。”

就在这个时候,命运之石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脑海里响起,听到这个声音,王冲浑身剧震,心中完全毫无准备。

“这是怎么回事?忽鲁也格那边不是已经给了他建议,并且也让他改变了吗?怎么会突然之间横生枝节,出现这么大的问题?”

王冲就算反应再慢,也知道忽鲁也格那里出事了,而且即将威胁到自己和他的战马交易。

“他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

王冲立即毫不犹豫道。

就在钢铁之城的一间客栈外,王冲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忽鲁也格,他牵着一匹马,身上穿着一件单衣,看起来神情焦躁,坐立不安。王冲过来的时候,他一直在东张西望,似乎还在看自己会从哪里过来。

“忽鲁也格。”

王冲只是叫了一声,忽鲁也格立即浑身剧颤,陡的扭过头来。那一刹那,王冲终于看到他的正脸。忽鲁也格眼眶深陷,颧骨突出,整个人神情憔悴,瘦了一大圈。

“王冲,太好了,你终于来了!”

看到王冲,忽鲁也格就像看到了救星一般,整个人神情激动,猛地大步冲了过来:

“救救我,你,你一定要救救我!不然这次我就真的死定了……”

忽鲁也格眼眶通红,嘴唇哆嗦,差点就跪了下去。

“忽鲁也格,你先别急,我们到里面坐下,然后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冲扶着忽鲁也格双肩,安慰道。

“去给他准备些热茶。”

王冲回头,朝着身后的斥候示意道。忽鲁也格看起来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喝杯热茶能够帮助他心神镇定,让他冷静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