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碛西军械库,绝佳的机会!/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二十五章

青狼叶护觊觎那座庞大的军械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夫蒙灵察在位的时候,那里防守严密,又有夫蒙灵察随时坐镇,青狼叶护根本没有机会可言。但是现在,夫蒙灵察被调到京师,而且根据那里传来的消息,夫蒙灵察已经被关押下狱,这正是西突厥汗国千载难逢的机会。

“……上一次,我们和北庭之间的战争,你也看到了。他们的装备实在太过惊人,我们与其说是技不如人,还不如说是输给了他们数量庞大的军械装备。而北庭所有的军械装备,全部是来自于这里。所以这一次的行动对我们有多么重要,你也知道。”

青狼叶护突然打破沉默道。

“叶护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得非常妥当。”

身形削瘦的突厥年轻人道。

“嗯。”

青狼叶护点了点头,一脸正色道:

“这件事情对你也很重要,好好办吧。另外,忽鲁也格的那些财宝,你统统可以拿去用,贿赂那些碛西都护府的将领,让他们挪走那座军械库周围的守卫,进一步放松警惕。”

“明白!”

那突厥年轻人一脸兴奋,很快离去。

……

乌伤,钢铁之城。

王冲的面前放着一个巨大的沙盘,在沙盘的最中央,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大殿,正是碛西都护府。不过所有人的目光都并非看着这座碛西都护府,而是看向与碛西都护府相隔不远处的一座军械库。

“根据我们得来的消息,西突厥汗国那边一直想对这座西北最大的军械库下手,事实上不只是西突厥汗国,包括乌斯藏在内,都有这种想法。只不过以前有夫蒙灵察在,他们不敢下手,但是现在夫蒙灵察已经被调离,碛西都护府也是群龙无首,互相内斗,对于乌斯藏和西突厥汗国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一定不会放过。”

王冲右手伸出一根食指,指着沙盘上的军械库道。

“大人,英明!”

一旁,忽鲁也格看着王冲早就是惊为天人。和王冲接触这么多次,忽鲁也格早就习惯了王冲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之前的管家叛逃事件,以及后来的*厥汗国遇险事件,都已经让忽鲁也格对王冲的能力不只是信服,而且还佩服得五体投地。

“侯爷,那我们需不需要派兵过去,加强那里的防御?”

李嗣业在旁边听着,突然眉头一皱,指着那座军械库开口道。虽然不知道王冲从哪里得来这种隐秘的消息,但是对于王冲的决定,李嗣业从不怀疑。

“哈哈,恰恰相反。”

王冲笑着摇了摇头: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我们不但不能加强那里的防御,反而要想办法削弱那里的防御。只有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才能把他们消灭掉,剪除隐患,否则的话,只要他们还隐藏在暗处,我们就需要时时刻刻防备,永远没有办法安心。”

“侯爷的意思,是想要撤走军械库那里的防备?但是,那座军械库实质为皇家所有,我们根本没有调动的权力,就算是碛西都护府,恐怕也权力有限。”

程三元皱着眉头道。

“哈哈,以前当然没有办法,但是现在就不一定了。现在的碛西都护府一片混乱,群龙无首,不管想做什么,现在都是最好的时机。”

王冲洒然一笑道,那种淡定和从容,给人一种强大的感染力,令人情不自禁的为之信服。

确实!

现在的碛西都护府,派系林立,山头众多,无论想做什么事,都没有做不成的。

“许科仪,这件事交给你去做吧。”

王冲扭过头来,望向相隔不远处的许科仪道。经过上一次的搜寻夫蒙灵察心腹事件,许科仪的表现是越来越出色,慢慢表现出独当一面的架势。碛西都护府虽然现在掌握在那些胡人将领手中,但是除了这些胡人将领,碛西都护府中依然有相当数量的汉人头领,只要方法得当,通过这些汉人就能够有效的影响碛西都护府中的那些胡人将领,想要撤走军械库周围的守卫,也并不见得会太难。

“是,侯爷,末将遵命!”

许科仪连忙躬身应道。

“哗啦啦!”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王冲将一切吩咐下去,安排妥当的时候,突然一阵羽翅的震动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众人纷纷扭过头来,下意识的循声望去,只见一只黑色的信鸽,突然从屋檐上落下,穿过窗子,飞了进来。

“是京城的信鸽!”

看到这只信鸽,众人都是神色微微一变。京城中传递消息都会有特定的信鸽,而且根据紧急情况不同,传信的信鸽也颜色各不相同,这种颜色的信鸽,一般只有很紧急的状况才会使用。

“怎么回事?”

王冲眉头一蹙,心中大为惊讶。这种时候,他实在想不通京中会有什么事情,而且会送到自己这里来。

“拿过来!”

一旁,很快有侍卫抓起那只信鸽,取下爪子上的信笺,恭恭敬敬送到了王冲手中。

王冲摊开信笺,只是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

“李嗣业,这里的事情交给你,我先回去一趟京师!”

王冲说完这句,起身就走,就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急匆匆的跨过门槛,只一眨眼就迅速的消失在门外。

……

“什么?!大唐的少年侯离开了乌伤封邑,去到了京师?”

遥远的突厥大草原上,金色大营帐里,青狼叶狼阿骨都蓝听到消息,双眼一睁,陡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叶护大人,千真万确,我们的人跟随着他,看着他一直离开乌伤,退过沙隘关,消失在京师方向的。”

一名看起来精悍的突厥斥侯跪伏在地上,恭恭敬敬道。

西域诸胡混杂,这种地方的好处就是一个突厥人混在里面,远不如在大唐京师那么扎眼。

“查到什么原因吗?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碛西?”

青狼叶护身躯微微前倾,沉声问道。

太突然了!

王冲的离开,让青狼叶护大为意外,心中一片波澜。

整个碛西他忌惮的其实只有两个人而已,一个是碛西的老都护,大将级别的夫蒙灵察,此人老奸巨滑,不好对付,而且实力还很高,而另一个,就是在大唐一直被人低估的那位少年侯王冲了。

和其他势力不同,阿骨都蓝是见过鬼眼叶护,他从西南天神山战场得回来的消息和其他人截然不同。这位十七岁的大唐少年,在西南战场上展现出来的能力令人心惊不已,鬼眼叶护就曾直言,整个大突厥东西汗国,能够在兵道战术上和那个少年抗衡恐怕屈指可数,连三根手指头都不多。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沙钵罗可汗才会发下命令,对那个大唐少年下达必杀令。

那位大唐的少年侯虽然兵道指挥能力强大,但是过于低微的武功却是他的死穴,也是他致命的破绽。阿骨都蓝也曾经起过杀心,想要挥师南下,突破碛西都护府的屏障,杀到乌伤的钢铁之城中,利用奇袭战术斩首那个大唐少年。

直到阿骨都蓝发现有一个人比自己更早,更快的行动,这个人就是乌斯藏的修罗战神达延芒波杰!

当高原上三角缺口之战,达延芒波杰战死的消息传来,那一刻,阿骨都蓝心中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内心中所有的杀机顿时全部消褪的干干净净。虽然很少和那位乌斯藏的修罗战神见面,更别谈交往,但是两人早已是神交已久,都算是碛西一带的两大雄狮。

阿骨都蓝自问实力和达延芒波杰也是相差不大,都是准将级别。

如果连达延芒波杰都不是王冲的对手,阿骨都蓝绝不认为换了自己还能占到多大便宜。至少,想要闪电突击,斩首王冲,已经变得极不实际。这也是为什么他听到忽鲁也格逃到乌伤,放过他的原因。

“大人,我们查过了,似乎和那位少年侯的二哥有关。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似乎是他的二哥犯了事了,杀了人,而且似乎还涉及到一位公主。事发突然,所以他才不得不离开。”

耳中,依稀传来那个斥侯的声音,他跪在堂下一动不动,神态毕恭毕敬。

“二哥?不是那个叫王孛的家伙吗?”

青狼叶护阿骨都蓝的眼皮猛的跳了一下,心中暗暗道。关于王冲的消息,在他这里早就搜集的清清楚楚。和其他势力不同,青狼叶狼搜集的非常全面,他甚至知道王冲的那个二哥王孛患有某种巅狂的血脉。

在很多年前,他就曾经发作过,后来被关进了天牢,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出来了。

“给我查一查,赶紧验证一下消息的真假!”

青狼叶护毫不犹豫道。在这件事情上,他的态度非常谨慎,这也是他一惯的风格。

在夫蒙灵察离开之后的碛西时代,阿骨都蓝唯一还有顾忌的,也是一个王冲而已。乌伤和碛西都护府离得说近不近,说远但也不远,至少如果碛西出事,王冲那边是完全可以出兵救援的。

但是如果连王冲都不在,那么整个碛西就再也没有任何阿骨都蓝需要顾忌的东西了。

——这是冲击碛西的军械库,千载难逢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