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 碛西大都护!王冲?/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三十三章

更重要的是,虽然阿骨都蓝这个突厥名字没几个人知道,但是青狼叶护这四个字,在朝堂中出现的频率极高。

碛西、北庭来犯的敌人中,几乎都有这个人的名字,这个人绝对是西突厥汗国主战派中的骨干人物之一,也是令碛西和北庭同时非常头疼的突厥高层人物。

谁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在大唐朝堂里挂得上名号,被大唐视为北边草原上心腹之患的重要人物,居然会死在王冲手里。

"怎么可能?这个青狼叶护一向狡猾,北庭和碛西曾经几次想要联手干掉他,都被他机警逃掉,怎么可能会死在碛西?"

"夫蒙灵察在碛西的时候都没能干掉他,怎么现在夫蒙灵察都离开了,碛西群龙无首,青狼叶护反而死在那里?"

"会不会是误报?以前也出现过这种问题,都以为这个青狼叶护死在了北庭,最后又变得生龙活虎,重新出现。"

"怎么可能?别人或许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少年侯又怎么可能?他可是在西南立下天大的功劳,连陛下都赐字了,难道还会分不清一个青狼叶护?正式奏报朝廷的捷报,可不是小事!"

……

大殿中一片嗡嗡,武官们知道青狼叶护的底细,都是相当的震惊。至于文官,虽然也有人怀疑王冲,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深信不疑。

毕竟,九公当年在位的时候,可是文官之首。而且,品德高尚,德高望重,深受天下人敬仰。他的孙子怎么都不可能为了军功,谎报军情。

"把奏报拿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温润的声音从大殿上传来。大内总管太监高力士高公公,侍立在圣皇的身旁,扬了一下手中的拂尘,突然开口道。

刹那间,大殿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向那名送信的金吾卫,看着那名金吾卫站起身来,穿过大殿的中央,向着上方走去。

人群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宋王目光紧跟着那名金吾卫的身影,双眉紧皱,脑海中隐隐闪过一道模糊的念头。

大殿上,高公公从金吾卫手中接过那封奏报,然后递到了珠帘后面。片刻之后,那封奏报又再次出现了高公公手里。

“西突厥青狼叶护身份已经确认无误,叶护大印和虎符,以及青狼叶护的头颅,都已经在寄来京师的路上!”

高公公面色红润,一脸微笑,望着台下文武诸臣道。

“嗡!”

大殿之中一片嗡然,这下众人再没有异议。和大唐一样,叶护这种级别的突厥高官,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叶护印记,叶护大印就是验证身份的最好东西。青狼叶护是绝对不会轻易舍弃自己的叶护大印的。如果王冲在碛西杀掉青狼叶护,还能得到他的叶护大印,那么青狼叶护的身份基本上确定无疑。

“想不到,他真的杀了青狼叶护!!”

大殿中,众人都感觉到了深深的悸动,在西北纵横、罕有敌手的青狼叶护,这回真的死了,死在了王冲的手里。这个狡猾的对手,以这样一种令人错愕和始料未及的方式在西北落幕了,而杀掉他的仅仅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王家麒麟子,果然名不虚传啊。”

每个人都对这个消息感到深深的震撼。

“陛下,臣有本奏!”

就在大殿嗡嗡,群臣议论的时候,宋王突然走出班列,对着圣皇所在的方向,开口洪声道。一句话,顿时吸引了大殿中所有文武百官的注意。

“宋王殿下,说吧。”

大殿上,高公公上体天心,一脸微笑道。

“关于新任碛西大都护的人选,臣有一个想法。微臣强烈推荐乌伤少年侯王冲,出任新的碛西大都护!”

宋王双手做揖,一脸郑重道。

“轰!”

就像一块巨大的天外陨石坠落在殿堂之中,宋王的话,顿时在群臣之中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

“荒唐!”

其他文武百官还没有说话,齐王第一个跳了出来:

“宋王你疯了吗?那个王冲只不过是个半大的小子,你居然推荐他做碛西的大都护!在座的大臣推荐的人选,哪一位不比那个王冲的资历高,如果他都能做碛西大都护,岂不是人人都可以?那么一个乳臭为干的小子,如何服众!”

齐王的神情非常激动。摒弃掉和宋王之间的私人恩怨,和宋王交锋那么多次,宋王这一次的表现是最让齐王震惊的。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推荐一个十六七岁的人,担当碛西大都护这么重要的位子。就算和宋王之间没有那么多的私人恩怨,齐王都绝对不会同意。

这是齐王听过的最荒唐的提议。

“殿下,恕在下斗胆。虽然老臣对于殿下一向非常尊重,但是殿下此次的提议是不是太冒失了一点?十七岁担任碛西大都护,掌握数万实权兵马,在这整个帝国还没有先例。殿下提议他做碛西大都护是不是不太妥当?”

连年岁已高的郝御史都忍不住站了出来,反对道。

“殿下,不可。我知道殿下和王家几代交好,但是碛西大都护关系到整个西域,以及碛西上万兵马的安全。让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岂不是太过儿戏?阿不思万难赞同!”

大殿里,连一贯很少插足朝堂廷争的同罗大将军阿不思都忍不住走了出来。

在昆吾训练营里,王冲将他的儿子阿不同绑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赤身luoti,吊在竹竿上,让他们父子二人颜面尽失。宋王在这个时候提议让王冲出任碛西大都护,对于阿不思来说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

“不错,碛西都护府里可是有相当数量的胡人,上一次的节度使事件,王冲和他们的关系弄的很僵,碛西的将士甚至联名上书弹劾王冲,要处死他。而这次,王冲也弹劾了夫蒙灵察,碛西的胡人如何会服他?如果让他出任碛西大都护,岂不是导致碛西更加分裂,不但无益于碛西的安定,反而雪上加霜。这一点请恕我很难同意!”

另一名朝堂里的官员也出列反对道。

“不错,别的不说,单是武功一项,他恐怕就满足不了吧?此事万万不可!”

一个又一个,宋王的话在朝堂中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几乎大半个朝堂的文武大臣都纷纷站了出来反对宋王。

“殿下……”

这一次,连王冲的大伯王亘都看着宋王,双眼圆睁,说不出话来。宋王的这个提议太大胆了,就连他都说不出这种话来。如果论资历的话,就算王冲的父亲王严,都比王冲要更加合适吧?王亘怎么都想不通,宋王为什么会不提王严,而提王冲。

而另一个地方,新任的兵部尚书章仇兼琼,和站在蟠龙柱旁的杨钊,也是面面相觑,一脸惊异。

宋王的这个提议就连他们都没有料到。不过这个时候两人却都明智的选择了保持沉默,静观事态的发展。

这个时侯的宋王却还依旧保持着冷静,他的嘴角含笑,听着满殿群臣激烈的反对声,脑海中那道模糊的想法顿时越来越清晰,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陛下,还有各位大殿同僚,我以为少年侯王冲不但适合碛西大都护,而且还是这个位置最好的人选。整个帝国,可以说再也找不到比他更适合碛西大都护的了。”

宋王神色定定,一脸微笑,举手投足间投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和感染力: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反对他,无非是年纪小,资历浅,不足以服众,而且王冲还和整个帝国的内附胡人发生过冲突。但是,我以为,适不适合碛西大都护,看的是能力,而不是这些小节。碛西的位置非常的独特,属于内陆通往西域的咽喉地带。左边是高耸入云,空气稀薄的乌斯藏高原,那里的乌斯藏骑兵随时可能冲下来,寇掠中土,而右边则是突厥大草原,是西突厥汗国的领地。这两个势力一直都是我们大唐的心腹之患。我们之前讨论尽快的选出碛西大都护,也是为了防着这两个帝国的兵马,趁乱而入。”

“但是现在,大家可以看看,碛西在夫蒙灵察离开之后,是个什么状况。左边的乌斯藏高原上,经过三角缺口一役,乌斯藏人死伤惨重,至少战死了十万人马,而且连达延芒波杰这种帝国准将都阵亡在了那里。都松莽布支也落荒而逃,恐怕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找不到合适的兵马,入侵内陆。至于东边,最大的隐患就是青狼叶护阿骨都蓝,但是现在,连阿骨都蓝都死了。这还是在王冲并没有上任碛西大都护的情况下。——他还没有成为碛西大都护,就已经把碛西大都护应该做的事情做了,解除了碛西附近有可能被左右夹击的复杂局面,请问,他如果不适当碛西大都护,谁还比他更合适?”

宋王越说越清晰,也越发坚定了心中推荐王冲做碛西大都护的念头:

“而且各位难道忘了西南之战,王冲是怎么力挽狂澜,击败蒙舍诏和乌斯藏的吗?连段葛全、火树归藏、大钦若赞这等名将都败在了他的手下,如今还要加上一个都松莽布支……,连这么厉害的对手,这么艰难的局面他都挺过来了,而且还斩杀了四十多万的蒙乌联军,这样的资历都说资历不深,还要什么样的才算是资历深?一千多年前的大秦帝国,甘罗可是十二岁为相,王冲十七岁做一个碛西大都护,有何不可?”

宋王越说越激昂,声音铿锵,掷地有声。等到宋王说完最后一句话,整个大殿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