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大地震,风起云涌!(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三十六章

“大人,那我们还需要继续对付王冲吗?清泽那边已经联络了丝绸之路上所有的二十四万山贼、马匪,另外,禁止陇西的菜商、菜贩售卖蔬菜、粮食、水果到乌伤的命令,这个命令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房间里,一个慎重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这种氛围,就在哥舒翰的身旁,一名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地位很高的络缌胡武将突然开口道。

之前王冲刚刚抵达乌伤,哥舒翰为了给他一个考验,命令清泽去想办法全力对付王冲,令他在乌伤难以扎根下去。最明显的,最实际的办法,就是禁止售卖粮食、蔬菜、水果,一切生活所需的东西到乌伤。乌伤能够从中土获得最近补给的地方就是陇西。

“天下之富,无出陇西”,说的就是中原地带,陇西最为富有。那里土地肥沃,面积广袤,所以补给方面也最为便利。王冲当初在京师承诺,要把乌伤发展成为丝绸之路上一个独一无二的商业重镇,中转重镇,供丝绸之路上往来的商旅,休息、补给,同时提供保护。

要想供养那么多的人群,再加上驻军的日常所需,这么大的量,没有其他地方,只有从陇西获得。至于碛西,只要想一想“碛”字这个字的含义就够了,在这种邻近沙漠的贫脊地带,能够养活那么多的驻军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王冲要想从碛西获得这么大的后勤供应,是绝无可能。

那么到时候,王冲别无选择,就只能从京师去获取补给。而京师到乌伤,路线漫长,再加上路上二十四万的山贼、马匪,那么……,结果可想而知。但是现在,王冲升任碛西大都护,一切就截然不同。

哥舒翰如果再敢这么做,那就不是小小的“考验”了,而是向王冲正面开战!

帝国的大都护、大将军,每一个都位高权重,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两名大都护之间的正面争斗,绝非小事,哪怕哥舒翰也要认真思考,权衡利弊!

哥舒翰没有说话,仰起头,望着北斗城历经战火,几次修葺,已经泛出微黑的殿顶,眼中透出复杂的神色。

中土大唐已经承平很多年了,顶层权力格局早已固化,在哥舒翰的记忆中,那些顶层的大都护、大将军的人选早已固化。而王冲的出现,而且是闪电般的升迁速度,完全打破了这种规律。

他以一种犀利的,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全然不适应的状态,迅速的从西南,进入西北,一直坐上了碛西大都护这个位置!

哥舒翰一生起起伏伏,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大起大落,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大钦若赞、火树归藏、段葛全、都松莽布支、达延芒波杰、阿骨都蓝……,虽然我还是觉得,朝廷这么快提拔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大都护有欠考量,但是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确确实实是凭借着自身的实力,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这个位置。告诉清泽,撤回来吧!那些山贼马匪全部解散了,之前所有拟定的策略,也全部撤消。时日不同,我们不能再去挑战一位大都护了!”

哥舒翰长长一叹道。

“是!”

一名北斗将领很快领命而去。

……

北庭、安东,王冲出任碛西大都护的消息,在整个帝国的政坛都引发了巨大的震撼和冲击。而与此同时,遥远的乌斯藏帝国,气氛却和中原截然不同。

巨大的王都里,一片死寂。在最核心的王宫之中,青色的炉烟袅袅,笼罩大殿,然而大殿里却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一个地方,那是一张金色的镂空桌子,四尺左右高,上面刻满了经文,透出一股神秘的味道。

桌子上,一只黑色的金瞳信鸽咕咕的叫着,自由自在的张望着四周,似乎感觉不到大殿中一丁点的紧张气氛。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大殿中的气氛之所以这么怪,这么压抑和沉重,就是因为这只信鸽不久前带来的一个消息。

“陛下,虽然走了一个夫蒙灵察,却来了一个更厉害的王冲,而且还接替了夫蒙灵察的地位,这恐怕对我们乌斯藏帝国非常不利啊!”

大殿里一个声音忧心忡忡道。

“之前的西南大战,象雄训练营地的覆灭,三角缺口的惨败……,加起来,我们在这个大唐年轻人手里已经战死了四十多万的精锐铁骑了,高原上的瘟疫到现在还没有彻底的制止,死伤的牛羊堆积的成山成海,现在他还做了碛西的大都护,这实在是我们乌斯藏帝国的心腹之患啊!更可况他还把城池建到我们乌斯藏高原上来了,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

另一个声音附和道。

以前的乌斯藏帝国,畏惧的是章仇兼琼,哥舒翰,夫蒙灵察,高仙芝四名大唐的帝国大将,但是到如今,另一个名字迅速的超过这四个人,成了整个乌斯藏帝国最忌惮和最恐惧的存在。这个人就是王冲。虽然以前乌斯藏在和大唐的战争中也曾失败过,甚至曾经被大唐的最强大将一路攻打到了王都来,但那都是正规的战争,一板一眼,输在哪里,弱在哪里,全都一目了然。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王冲一样,会在常规的战争之外,还使用瘟疫这种手段,而他的兵法战阵能力,以及短兵相接时的指挥作战能力,还远远超过了乌斯藏以前遭遇过的任何一位大唐名将。不止如此,象雄一役,王冲居然绕过了所有的耳目,千里奔袭,出现在了乌斯藏高原的腹地,一举摧毁了整个象雄新兵训练营地,以及八千青海新兵。

这几乎令整个乌斯藏帝国都感到惴惴不安,因为毫无疑问,王冲绝对有一条秘密的通道直接抵达乌斯藏高原腹地。如果不找到这条秘密通道,就意味着王冲随时可以避开所有人的耳目,随时从那里进入高原,并且自由的离开。

这就相当于有一把长刀随时架在脖子上,而且你还不知道这长刀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避免。

“陛下,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想办法除掉这个王冲,否则的话,我们恐怕不只是像现在这样,不能自由的出入东北角,恐怕整个北境都要被他彻底封锁了。”

整个大殿里,几乎所有的乌斯藏名将都望向了大殿上方的那道身影。

大殿上方,藏王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殿中群臣的议论,一双浓密的眉毛越皱越紧,心中异常的烦躁。

大战,大战,……除掉王冲!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应该想尽办法除掉那个大唐的少年,但是大钦若赞失败了,火树归藏失败了,达延悉勃野失败了,达延芒波杰失败了,都松莽布支也失败了,三个帝国最厉害的大将和大相都已经败在了那个王冲的手里,还赔上了整个阿里王系十几年积累的二十多万兵马,以及无数的牛羊。

那个大唐的小子还没有死,但是整个乌斯藏帝国已经损失的快要承受不起了。

“够了!”

突然,大殿中一个声音响起,声音并不凌厉,反而异常的醇厚,但是整个大殿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紧紧地闭上嘴巴:

“传令诸军,远离北境,现在的北境严禁再起任何的战端!”

那声音不高不低,带着一股命令的味道,能在这个时候当着藏王面插口,并且发布命令的,整个乌斯藏帝国也就只有帝国大相大论钦陵了。果然,大论钦陵的声音一落,大殿内所有的文臣武将脸上都露出驯服的神色,所有的戾气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就连藏王的脸色也轻松了很多。

“帝国在北境已经损失够多的士兵,连达延芒波杰都死在那里,都松莽布支也重伤而回,短时间内,已经不宜去发动一场战争。都松家主,都松莽布支知道他现在在那里吗?另外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

大论钦陵负着双手,双目狭长,透着智慧,扭头望着殿下一道高大健硕的人影道。

“谢大相关心,莽布支自上次战败归来,就去了大雪山神庙,长跪在那里,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也没有联系过我们。”

都松贡觉躬身行了一礼道。

都松世家和达延世家,这是乌斯藏帝国代代相传,极为古老的两大世家,而都松贡觉正是都松世家这一代的家主。都松莽布支号称都松家的雄鹰,是这一代最杰出的的人物,同时也是乌斯藏帝国的大将,这一次三角缺口的惨败,都松莽布支弃军而逃,都松贡觉第一时间听说后,心中也是感觉脸面无光,羞愧难当,但是看到都松莽布支归来之后,一身触目惊心的伤口,都松贡觉顿时连一句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

很显然,都松莽布支经历的凶险难以想象,如果不是他反应快,及时逃脱,恐怕三角缺口战死的就不只是几万大军,就连都松莽布支这位都松世家最杰出的代表,乌斯藏帝国的大将,都要彻底的交代在三角缺口。那才是都松世家难以承受的。

至少现在,都松莽布支活下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知道了。”

大论钦陵点了点头,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眼眸深处却有一丝光芒掠过。三角缺口数万精锐战死,连达延世家的达延芒波杰都死在了那里,现在最自责的可能就是都松莽布支自己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回来,就去了大雪山神庙,长跪在那里的原因。不过很可惜,都松莽布支恐怕很难如愿。

“哗啦啦!”

就在大论钦陵思忖的时候,突然一阵羽翅的震动声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