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都松莽布支和大雪山神庙!/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三十七章

大论钦陵抬头望去,只见一名王都侍卫伸着手臂,上面栖着一只骨骼健硕,体形优美,看起来充满力量的金瞳凶禽。

这只凶禽和乌斯藏、中原大唐,以及东西突厥汗国的禽鸟都截然不同,整个大陆地上,只有一个地方才出产这种凶禽。

这是一只大食猎隼!

一刹那,大殿中所有群臣都纷纷变了脸色。

“大相!西方的大食送来一封……”

身材高大的王都侍卫捧着禽鸟大步走了进来,然而刚刚开口,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大殿上的帝国大相大论钦陵手腕一抬,一股手指粗细的罡气破指而出,一指就将那只大食猎隼,连同脚腕上的信笺一起击成粉碎,所有的血肉和羽毛全部化成血雾和碎末,漫天飞洒。

王都侍卫呆呆的站在大门口,神色惊愕,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大论钦陵摆了摆手,淡淡道,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重新收回了袖中。而满殿群臣,居然没有一个人觉得大论钦陵的行动有什么过分之处。乌斯藏和大食帝国,早在大唐的势力深入西域之前,就已经多次交手争夺西域的势力地盘。

双方死伤惨重,各有胜负,而且这种状态持续了足有一千多年的时间,虽然彼此之间也会偶尔有些合作,但更多的还是竞争关系,可以说是西域地区的宿敌。特别是,不久之前,大食帝国还借着西南之战,阿里王系全军覆没的机会,在身毒攻击了乌斯藏帝国一把,彻底的抢走了巨人军团的所有配方和成果。

双方唯一的一点合作,也彻底的破裂。

在现在的乌斯藏帝国,大食就是一个禁忌!

“是!是!……”

看清楚说话的是大论钦陵,王都侍卫眼中闪过一丝畏惧的神色,躬身行了一礼,很快离去。

“好了,暂时不说这些,真珠,上次让你解决羊瘟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大论钦陵道。

“回大相,按照您的吩咐,我们成功的按图索骥,在陇西一个教书先生那里找到了解决羊瘟的配方。探子已经成功的把配方带回来了。”

殿下,一名乌斯藏的大臣道。

“很好,相比起北部的战争,这件事情才是我们最紧要的,尽快把羊瘟解决吧!”

大论钦陵淡淡道。

“是!大相!”

……

“呼!”

寒风呼啸,从半空中吹下来,卷下阵阵雪雾。

就在距离王都两千多里,人迹罕至的地方,一座巨大的山峦高高耸立着。这座山峦绵延达百里之距,山势如刀削斧凿,一路往上延伸,最高峰足达数千丈之高,直插云天深处。而山体最高的地方,则是白雪皑皑,远远看去整座山脉巍然壮阔,令人心生敬畏。

这里就是乌斯藏的圣地,大雪山神庙所在的地方,乌斯藏一切神话传说的源头。

虽然整个乌斯藏帝国还远没有进入寒冬季节,但是大雪山的山顶却是常年飘雪不断,不管春夏秋冬,从无间断。这也是整个大雪山独有的异象。此时此刻,一个昂扬七尺的身影跪伏在山脚下,头颅贴地,一动不动。

他的身上铠甲破碎,很多地方都被淤血染成了黑红色,看起来显然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生死搏杀。

早在一个月前,这道身影就已经出现在这里了,不管风吹,日晒,雨淋,都从无间断,也毫无动摇,就像一个最虔诚也最卑微的信徒一般。如果不是知道,很难相信,这个蓬头垢面,衣甲破碎的身影,就是整个乌斯藏威名赫赫,震慑八方的帝国大将都松莽布支。

“大人,您还是走吧,圣僧是不会答应你的。大雪山神庙,几千年前就从来没有插手过世俗的战争,现在就更加不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就在都松莽布支的身前,一个光着头,身上披着一件单衣,赤着双脚的僧人,单手合什,从高处走了下来。以都松莽布支的修为居然也没有听清他的脚步声。他的目光温和,平静得如同一泓深不见底的湖水般,能够抚平人内心中所有的杂念。

“这次的事情不一样,这不是世俗的战争,击败我的那些人都是中土的宗派高手。这些人只有圣庙中的人才能对付,我希望大师能够告诉圣僧,助我一臂之力。”

都松莽布支跪伏在地上,头颅垂得更低了,恭恭敬敬道。

“哦?”

光头僧人平静如湖水的眼眸中终于波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没有用的,圣僧是不会轻易破例的,大人还是请回吧!你在这里跪得再久也是没有用的。”

声音一落,光头僧人很快转过身去,朝着山顶一步步走去,只一会儿就消失在山顶的方向。

都松莽布支跪伏在地上,眼中难掩失色,但是尽管如此,他仍然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依旧跪伏在地上,如同石化了一般。

时间缓缓的过去,日升月落,一日又一日,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是一阵脚步声在耳边响起。

“大师,你不要劝我,我是不会离开的。”

都松莽布支头也不抬道。

“我不是什么大师,但我确确实实是来劝你离开的。”

一个雄浑有力,中气十足的声音在都松莽布支耳边响起,都松莽布支神色一震,抬起头来,只见一名身上穿着火红色战甲的帝国大将,腰挎长刀,如同一尊神祗般,站在自己面前。

他的身上,强大的气息一波又一波,如同风暴一般,令人窒息不已。

“火树归藏?!”

都松莽布支一脸的惊讶,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阿里王系的大将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没有用的,神庙是不会出手的,如果你想要跪到圣僧出面,恐怕我也帮不了你。但是如果你只是想要对付那个大唐的王冲的话,或许我还知道一个方法,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火树归藏看着都松莽布支开口道:

“对了,忘了告诉你,那个乌伤的少年侯,已经升任了碛西大都护,接替夫蒙灵察的位置了。”

“什么?!”

都松莽布支浑身剧震,终于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现在明白了吧,他手上还只有五千人马的时候,就已经击败了你和达延芒波杰,等他再升任碛西大都护,你可以想象,那对我们乌斯藏帝国意味着什么。据我所知,他还在三角缺口加建城池。未来,恐怕不只是我们要彻底的丧失碛西和西域,失去进入大唐的入口,而且,连自己的领地都要被大唐入侵。”

火树归藏淡淡道。

都松莽布支一过月前就来了这里,根本不知道外界的变化,但是火树归藏有备而来,这些他通通知道得清清楚楚。

“你可以选择继续跪在这里,或者跟我一起离开,去见一个人,我们一起去对付那个大唐少年侯!相信我,现在恐怕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帮你对付得了那个王冲了。”

火树归藏道。

“谁?”

“你到时就知道了。”

……

都松莽布支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望向眼前巨大的巍然山峦。顺着都松莽布支的目光尽头,一路看过去,只见这座巍然的茫茫的大雪山,顺着半山腰往上,一栋栋古老的黄色外墙庙宇,错落有致,上下间杂着,如一条带子般,向着白皑皑的山顶延伸而去。

而就在那山峦的最顶端,高居于所有庙宇的最上方,一座小小的红色庙宇屹立在那里。虽然远远看去细如芝麻,但是却有一种磅礴、古老的的气势破空而出,仿佛宇宙的中心,冷漠、超然、神圣的俯瞰着这个世界。

——那里就是整个高原最为古老和神圣的地方,真正的大雪山神庙!

“唉!”

都松莽布支深深一叹,终于站起身来。或许就像那位大师说的,圣地从来都是超然世外,不介入世俗之中。不管自己在这里跪多久,圣地终究还是不会出手的。相比起虚无飘渺对圣地出手的寄托,终究还是身畔同为大将级的火树归藏,显得更为实际。

“走吧!”

都松莽布支终于转过头来,望向一旁的火树归藏。那一刹那,火树归藏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罕见的笑容。

“你不会后悔的!”

转过身,两人肩并肩,一起往外走去。然而就在两人从山脚离开,经过一株上千年生长的古老大树时,突然之间,一个冷静,高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大将军!”

声音隆隆,有如雷鸣:

“这是圣僧让我交给你的。”

嗡,风声呼啸,两人回过头来,就在一片愕然的目光中,只见一个黑点由小变大,从最高处的大雪山神庙中抛了下来。砰的一声落在两人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上。定晴看去,只见那是一个一尺左右的木盒子,外面用一张黄褐色的布帛包着,在气流之中籁簌抖动。

“圣地不会出手,也不会去杀人,圣僧也不会为你离开神庙。不过尽管如此,圣地却并非不可帮你。这件盒子里,有一件神庙的法器,只要祭起,不管对手有多么强大的,都可以将他困在里面,动弹不得。拿去吧!这应该可以帮到你!”

余余袅袅,在半空中回荡不绝。

这一下不只是都松莽布支,就连火树归藏都露出惊喜的神色。神庙的法器向来是只听传闻,而无缘一见。火树归藏来过神庙这么多次,在这里修练这么久,都从来没有见过。没想到,都松莽布支一个多月的跪拜,居然感动神庙,赐下了法器。

“多谢圣僧!”

都松莽布支大喜。

捡起地上的盒子,两人很快离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