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黑水萨满!/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四十章

“什么?”

王冲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忽鲁也格的举动简直让人大跌眼镜,就连王冲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使出这种招式。

“不过他这种招式真的有用吗?”

忽鲁也格的家可是那位四皇子亲自带队抄的,而且在碛西军械库之战前,这位四皇子可是跟着青狼都护阿骨都蓝很长一段时间,天天听他耳提面命,他对于忽鲁也格的印象绝对不会太好,正常情况,他没有扑上去在忽鲁也格这个叛徒身上咬上一口就不错了,忽鲁也格还想要改变他对自己的印象,几乎是不太可能。

“要不然怎么用苦肉计呢?许科仪那可是真打,一点都不留手,而忽鲁也格趴在地上,一边疼得脸色铁青,满头流汗,一边还让许科仪打得更狠一点。不得不说这个突厥马商还确实有些能力,突厥的四皇子和他一起关了几天,天天听他念叨,说什么他和我们只是简单的商业往来,并且为了救他,还被狠狠的打了一顿,那突厥四皇子居然还真的相信他了。”

许绮琴捂着嘴笑道。

“哦?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家伙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看来为了重回突厥大草原,他这次也是拼了。”

听着许绮琴银铃般的笑声,王冲眼眸也渐渐的染上了一层笑意。

“算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他去处理吧!”

……

与此同时,遥远的突厥三弥山,西突厥汗国的牙帐所在,一个愤怒的咆哮声震撼天地。

“什么?他们居然又拒绝我们了!提出那种不可能的条件,难道以为我们西突厥真的会答应吗?”

巨大的金色牙帐里,沙钵罗可汗走来走去,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而整座三弥山都在他的咆哮声中颤抖。

“可汗,我们已经再三问过了,可是对方就是咬死了五十万匹最优良的突厥战马,死不松口。并且说,如果我们不答应就把四皇子的尸体送上三弥山。”

牙帐里,一名斥候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头都要埋到双股之间了,根本连抬头看一眼都不敢。

“混账!那就让他们把四皇子的尸体送上来吧!告诉他们,五十万匹最优良的突厥战马是绝对不可能的!”

沙钵罗可汗怒气勃发,那暴怒的声音就如同一道雷霆一般,从整座三弥山上空掠过,让所有听到的人,精神颤栗,惊悸不已。那斥候身体伏在地上,话都不敢说了。

“还不快去!”

沙钵罗可汗双目一瞠,怒道。

“是!”

斥候浑身颤栗,哪里还敢多说,转身就走。然而那斥候刚刚走到营帐的出口,轰,大地震动,黑气弥漫,一道无形的黑色幕墙突然从天而降,笼罩住整座牙帐。那突厥斥候触不及防,砰的一声撞在黑色的气墙上,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参见祭祀大人!”

然而事起突然,发生这一幕之后,那名突厥斥候不但没有立即站起身来,反而五体投地,跪伏在地上,头颅垂得更低了,看起来慌乱不已。而牙帐里,原本看起来暴怒不已的沙钵罗可汗在这道黑色墙幕出现的刹那,也陡然吸了一口气,神色看起来清醒了不少。

整个营帐里静悄悄的。

“黑水萨满!”

沙钵罗可汗看了一眼营帐外,突然开口叫到。

“可汗息怒,四皇子的事情还需从长计议,不可意气用事。”

牙帐出口处,光影变换,随着一阵沙哑苍老的声音,一道五尺左右,身形佝偻的身影,黑袍及地,拄着一根黑色的骷髅骨杖,从营帐外缓缓的走了进来。那一刹那营帐内暗影浮动,以那名黑袍人影为中心,无数的兽影幻象狰狞无比,如同流光出岫,从那道黑袍人影体内蜂拥着呼啸而出。

不止如此,就在黑袍人影出现的刹那,整做金色大牙帐内,味道突然变得怪怪的,浓烈无比,有些像熊罴,又有些像虎豹。总之,那种感觉就好像一群动物涌进了牙帐里面。

在整个西突厥汗国,能给人这种感觉,并且可以随意的闯入沙钵罗可汗营帐的,就只有一种最特殊的存在,萨满祭司。

没有人知道萨满祭司是怎么诞生的,只知道从突厥民族诞生开始,萨满祭司就已经出现在突厥大草原的历史之中,并且拥有极其崇高的地位。传说中,萨满祭司可以沟通所有的动物以及天上的神祗,知晓过去,同时也能看到未来。在他们身上,迷雾重重,隐藏着无穷的秘密。

并且所有的萨满祭司都拥有一种神秘的,难以用常理去解释的力量。这种力量不是武功,但却比武功更加的可怕神秘,草原上的人称之为巫术。

关于萨满祭祀最出名的传说中,就是一千多年前,整个中土神州最强大的汉武大帝统治时期,来自中土的强大铁骑横扫大漠和草原,屡次将大突厥的精锐骑兵击退。突厥大草原上,当时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突厥大帝国在他们最强悍也是最鼎盛的时候,遇到了中土同样最为强硬的千古一帝,并且在连番的大战之后迅速的衰落,变得虚弱无比。

这在大草原上是从未有过的。

而当最后一次,来自中土的汉武大帝派出最后一支强大的骑兵北伐突厥,准备彻底的剿灭突厥,永绝后患,那时候整个草原上所有人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所有人都感觉要大难临头了。那个时候,突厥大草原上,最强大的萨满祭司领导大草原上所有的数百名萨满祭司,在中土大军北上的必经道路上施展巫术,另那位中土大帝最强大的军队死伤惨重,恶病丛生,并且和中土来的术士交手。

虽然最后萨满祭司们损失惨重,只剩下寥寥几个人,但是他们也成功的瓦解了中土大帝派出的历史上最强大的骑兵军队,挽救了濒临灭绝的突厥民族,因此,历朝历代,所有的突厥可汗们对于萨满祭司们都相当的尊敬,而所有萨满祭祀中,最受人尊敬的,就是当年那位萨满领袖留下来的那一支。

黑水萨满就是那位伟大的萨满领袖传下来的分支!

“五十万匹战马虽然珍贵,但是四皇子的价值却不是五十万匹战马可以比拟的,他关系着我们西突厥汗国的命运和未来,这一点可汗你看过神谕,应该知道。”

黑水萨满拄着骨杖,一步一顿,缓缓走了过来。

“但是整个西突厥汗国根本没有五十万匹最优良突厥战马,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达成的任务!”

听到神谕二字,沙钵罗可汗陡然变得清醒了很多,但是很快,又变得愤怒起来。突厥号称马背上的民族,别的什么都不多,就是战马最多。但是那也要分是什么马,普通的战马要多少有多少,那种良马也有数百万之多,但是最优良同时也是最稀少的顶级战马,整个西突厥汗国恐怕都没有那么多,就算有也不可能给一个汉人,那样岂不是资敌?

别忘了,西突厥汗国和大唐帝国到现在还处于敌对和交战状态,这种条件他是绝不可能答应的。

“五十万匹最优良的突厥战马当然不可能,但是钢铁之城那边却不能不谈,四皇子也不能不救回来。五十万匹战马也仅仅是对方使用的一种小手段而已,想要抬高最后的交易价格罢了。如果他们真的不想谈判,四皇子恐怕早就已经死了,又何必三番两次的拒绝可汗。为了西突厥汗国的未来,可汗必须要冷静。”

黑水萨满嘴唇蠕动,一步一句道。他的脸上有一层始终不停涌动的黑雾,如同面纱一样,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真实面容。

沙钵罗可汗神色一怔,顿时说不出话来。

沙钵罗可汗宠爱四皇子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草原拥有巨大的危机,而且恐怕比历史上的任何一次都要恐怖,而首先感受到这种恐怖的,就是草原上的萨满祭司,他们可以聆听到诸神的声音,知道过去和未来的奥秘。这一点,过去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数次的证明了萨满祭祀的强大。

草原迟早有一天会毁灭,而且这一天绝对不会太久!

——这是沙钵罗可汗从小就听说过的神谕。

整个大草原上,知道这个秘密的寥寥无几,沙钵罗可汗作为皇族才知道了这个秘密。从那时候起他就深深为之不安,一直到四皇子诞生的那一刻。“这个孩子是整个突厥大草原的希望”,“他的存在关系着所有人的未来”,“当时机到来,他就会觉醒自己的使命,带领突厥人逃出那场可怕的灾难”,萨满祭司们对于这个孩子的预言深深的烙印在沙钵罗可汗的脑海里。

这也是他为什么对四皇子这么宠爱的原因,就像萨满祭祀们说的,他的价值是无可估量的。

“难道我们真的就要因此被一个十几岁,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威胁不成?”

沙钵罗可汗满心不甘道。作为草原上赫赫有名的君主,沙钵罗可汗的名声响彻诸国,就算是中土神州的那些大都护,大将军也要忌惮三分。但是如今,却被一个钢铁之城十几岁的中土少年漫天要价,肆意威胁,以沙钵罗西突厥可汗的身份,又怎么忍受得了。

【不好意思,上传晚了,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