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 兵临碛西!/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四十二章

蹄哒哒!

而几乎是王冲带领大军离开钢铁之城的同时,远远地,一道铁骑神色仓皇,连忙转过头来,向着碛西都护府的方向而去。

“不好了,快传令将军,乌伤的那个王冲带领大军,朝着碛西都护府来了!”

那铁骑一边跑一边大叫。

唳,随着那名胡人铁骑的大叫声,一只老鹰迅速腾空而起,尖啸着,朝着西北的方向疾飞而去。一路穿过重重空间,最后双翅一收,落入了碛西都护府的大殿之中。

“什么?!那个王冲来了!”

老鹰带回来的消息,就像一块巨石坠下,在熙熙攘攘的碛西都护府中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

“混蛋!他害了大都护,居然还真的敢来,真的以为我们怕了他吗?”

“召集所有的兄弟,全部都到都护府来,我倒要看看他敢拿我们怎么办。”

“碛西大都护!就算朝廷任命的又怎么样?没有我们兄弟点头,他屁都不是!”

“天高皇帝远,朝廷都不敢拿我们如何,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手段。他从哪里来,就让他滚回哪里去!”

……

大殿里群情激愤,王冲到来的消息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所有的胡人将领一下子炸开了。只不过一眨眼的时间,无数的身影从大殿中冲了出去,下一刻,整个碛西的胡人大军随之调动起来,密密麻麻的胡人士兵成千上万,从各个方向蜂拥而来,汇集向碛西都护府的方向。

“唳!”

一只只老鹰跟着冲天而起,整个碛西的局势前所未有的动荡起来,气氛一片紧张。

“侯爷,看那里,是碛西都护军侦查的老鹰!”

通往碛西的道路上,张雀抬起头来,看着远处天空出现的几个黑点,突然开口道。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侯爷,需要把它们清除掉吗?”

“不必了。”

王冲抬头看了一眼,洒然一笑,摆了摆手:

“由他们去吧,让他们看着也好,给他们点准备时间,正好一次性解决。”

王冲的声音平平淡淡,却有一种极大的自信。碛西的事情拖了这么久,也该解决了。

“传令下去,加速行军!”

“是!”

……

轰隆隆,烟尘滚滚,冲起十几丈高,五千乌伤铁骑加速前进,动作整齐,宛如一人。而另一边,碛西都护府前所有的胡人骑兵全部聚集在一起,一行行,一列列,排成整齐的阵势,人山人海,铺洒在都护府的大殿前。所有人默不作声,气氛令人窒息无比。

“还有多远?”

“还有十里!”

“好!把东西准备好,我们先送他几份大礼!他如果不知好歹,还敢过来,那就由不得我们了。”

“是,将军!”

一名又一名斥侯,身形翻飞,不断的疾掠而去。

……

“报!侯爷,前方路上发现大批拒马!”

也就是片刻之后,一名乌伤的斥侯从前方疾掠而至,一个翻身跪在地上。

“哦?”

王冲剑眉一挑,远远眺望了一眼,只见相拒数百米外,一个个三四尺左右的三角拒马桩,密密麻麻,数以千计,铺满在前方通往碛西都护府的路上。以王冲的目力,甚至一眼看到了拒马前方,官道的左右两侧,还一边立了一个大树桩子,上面还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粗大的汉字:

“现在回头!”

“前进者死!”

仅仅八个字,但却透露出一股强烈的杀气。

“这字……好丑!”

王冲洒然一笑,很快回过头来:

“安排一支部队,把扭马清扫干净!”

“是,侯爷!”

一名随军将领很快应声而去。

碛西大都护的位置从来都不是一个想像中的肥缺,反倒是充满了挑战的位置,单单是那些桀骜不驯的胡人将士就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王冲还没上任,距离碛西都护府还有十里,这些人就已经开始摆拒马,来下马,态度已经不言而喻。

如果是一般人,或者是换了一个人,单身上任,恐怕还真的就束手无策,被他们得逞,直接退让了。不过可惜,他们遇到的是自己。王冲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对付,好打发的主。他也并没有准备用常规的手段,去对付这些满心怨气的碛西都护军。

轰隆隆,一只军队很快分了出来,战马奔腾,只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在官道上掀起阵阵烟尘。几个呼吸不到的时间,所有的拒马就被一扫而空,直接腾出一条道来。

骑兵作战,碰到拒马、陷坑都是常有的事。特别是西南之战,王冲直接洒出无数的铁蒺藜,直接断绝了蒙舍联军当时上山的道路。做为一支优秀的骑兵,一个优秀的统帅,王冲不得不考虑这种情况。

这种情况是完全可能出现的,乌伤铁骑如果连这种方式都应对不了,那也枉为天下第一铁骑了。

所以早在建设之初,王冲的乌伤铁骑队伍中,就一直有这样一支专门的清除部队。

排除拒马,大军继续向上,一路上陷坑,铁蒺藜,绊马索……,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全部被王冲迅速清除。对于现在的乌伤铁骑来说,这些根本构不成威胁。只不过片刻的时间,王冲已经突进到距离碛西都护府不过五里的地方。

这一次,再没有了任何的机关陷阱,在宽阔的官道上,一名孤零零的胡人士兵,鹰目深鼻,披坚执锐,横亘在五千乌伤铁骑的前方,似乎等待了很久。

“王冲,将军有令,立即退兵,不要自误!”

看到王冲,那名胡人士兵神色冷峻,陡然转过头来,大声厉喝道: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如果跨过这条线,那就不要我们不客气了!”

嗤,那名胡人士兵说着,手中长戟一横,陡然俯身,就在众人的目光中,锋利的戟尖在地下划出一条长长的直线,将官道一分二为,划出一道明显的界线。

“大胆!”

“放肆!侯爷的名字也是你可以叫的吗?”

看到这一幕,王冲身后,众人的勃然大怒。王冲是天子门生,大唐的少年侯,还是新任的碛西大都护,就连李嗣业等人,平常都不敢直呼他的名字,这个胡人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士兵,居然直呼王冲的名字,简直肆无忌惮,狂妄之极。

然而还没等到众人出手,希聿聿,战马嘶鸣,血光一闪,电光石火间,只见一道铁骑突出,轰然,那名胡人士兵满脸错愕,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一道剑光落下,巨大的阔背剑将那名胡人连同脚下的战马,以及大地,一剑剖开。

剑气余劲不歇,将地面撕开,剖出一道十余丈的长长裂逢!

“以下犯上,对侯爷无礼,如此獠!”

李嗣业目光凛凛,那冰冷的声音如同雷鸣般,轰隆隆响彻天地,声达数里之远,就连远处的碛西都护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豁然变色。晨曦的光芒中,李嗣业横刀立马,那壮硕、厚重的身影,如同一座山峦般伟岸,深深的烙印进了众人的眼中。

“混蛋!”

那一刹那,碛西都护府前,众人的脸色难看不已。

“前进!”

王冲淡然一笑,长剑挥下,发布了前进的命令。碛西都护府的那些胡人想要用这种办法对付他,那完全是找错人了,如果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他,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大军前进,这一次再没有遇到任何的对手,片刻之后,王冲终于看到了巍然矗立的碛西都护府,还有碛西都护府前茫茫如海,数以万计的胡人大军!

数以万计的胡人大军披坚执锐,分成一个又一个的阵列,如同一道巨大的沟壑般,横亘在王冲的乌伤大军和碛西都护府的大殿之间。大军寂静,却有一股无形的杀气冲霄而起,成千上万的胡人将士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息,那凌厉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望了过来,恨不得将王冲粉身碎骨。

一刹那,气氛紧绷,突然变得肃杀无比,王冲的五千乌伤兵马至此也缓缓地停下了脚步。

“混蛋!这些家伙想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王冲身后众人纷纷变色,眼中掠过一抹暴怒的神色。王冲是朝廷的碛西大都护,这是由圣皇亲封的,这些人居然敢聚集兵马,在这里抵制王冲,这已经相当于犯上作乱的兵变了。

“真是岂有此理!难道他们真敢造反?”

许科仪眼中掠过一抹怒色,猛地一拍战马,向着前方冲刺而去。

“等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王冲一掌伸出,叫住了许科仪:

“回来,先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王冲神色淡然,丝毫不以为意。这一幕他早在出发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夫蒙灵察是他拉下马的,而且边陲的胡人一向对他没有什么好感,这次进军碛西都护府能够顺利上任,才真的让他奇怪。

“鸿门宴啊,有趣!”

王冲骑着战马上前两步,望着那茫茫如海的胡人大军,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

这次从钢铁之城出发,他就没有想过回去,不管这些胡人大军有多少人,今天他们让也得让,不让也让得让!

“王冲!”

突然之间,一阵雷鸣,一个浑厚、洪亮的声音带着胡人特有的颤音,从大军后方传来:

“你好大的胆子,害了我们大都护,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我们面前!真的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吗?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退回去还来得及!”

随着这冷硬的声音,碛西都护府前,茫茫的大军如水浪分开,二三十名胡人将领披坚覆甲,在铿锵的甲片振动声中,杀气腾腾,大步而来。而在这群胡人武将的最前面,是一名体格高大,身体健硕的胡人将领,他的目光凶狠,鹰视狼顾,充了无尽的野心,数以万计的胡人兵马和他的气息融为一体,将他的身形衬托的高大无比。

骨都力!

碛西都护府中的胡人武将之首,也是王冲升任碛西大都护最大的障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