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骨都力,死!/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四十四章

砰砰砰,无数的刀剑长戟从四面八方刺来,但是要么被乌伤铁骑身上的白光弹开,要么被他们闪过,有些乌伤铁骑甚至直接猿臂一伸,把对方从马上提过来,一把狠狠的掼倒在地上。

——论马上功夫,能超出乌伤铁骑的还真是不多,近乎没有。

轰隆!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就在无数人震撼的目光中,连四个呼吸都不到,骨都力事先召集,在碛西都护府大殿前排成一个个方阵的胡人大军,被王冲瞬间凿穿。这些碛西铁骑都是夫蒙灵察用最严格的方法训练出来的,而且都历经过战火。

两万碛西铁骑排成的大阵,在骨都力和其他胡人武将看来,这就是碛西最强的铜墙铁壁,用来对付王冲绰绰有余。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王冲的五千兵马面前,居然就像纸糊的一样,瞬间捅破!王冲以一种绝对的实力,将成千上万的碛西铁骑彻底碾压。

“希聿聿!”

战马嘶鸣,人仰马翻,前后巨大的心理反差下,两万碛西大军顿时一片慌乱。

“该死!!”

“快让开,那些汉人小子冲过来了!”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啊,太可怕了,让开!”

……

王冲那五千乌伤铁骑以绝对的胜利者恣态,从心灵到肉体,给了所有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震撼。第一次让极其自信,自认为在碛西地带纵横无敌的胡人大军以地震般的冲击!

兵败如山倒!

王冲只是一次冲锋,一次干净利落的凿穿了骨都力召集的胡人中军,两万的胡人大军顿时溃不成军。

“该死!该死!该死!”

看到这一幕,骨都力眼睛都红了。

“不要怕!杀了他们,一拥而上,冲上去而,干掉他们……”

骨都力竭斯底里,嘴里发出一大窜声音,整个人都混乱了。在碛西,战力最强大的就是军伍中的胡人,他们曾经击溃过乌斯藏人,也击溃过西突厥人,这是一支真正的钢铁之师,百战之师!

骨都力绝不相信这样一只雄师会如此轻易的失败。

他还在垂死挣扎,还要试图收拢大军,还想要凭借自己数量上的优势,彻底的击溃王冲和他的乌伤铁骑。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透过成千上万杂乱的声音,骨都力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一股强大的气息,仿佛汹涌的海浪般,穿过重重大军,正朝着自己的方向冲锋而来。毫无征兆的,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突然笼罩全身。

骨都力心中一颤,没有丝毫的犹豫,铿的一声迅速的拔出了身上的长剑。然而骨都力的反应还是慢了,就在他拔剑的刹那,轰,寒光闪烁,一头巨大的血红宝马腾空而起,马上一名山峦般魁梧的身影人马合一,挥舞着一柄一人多高的巨大长剑,猛斩而下。

那一刹那,连天空的阳光都被挡住了。那人手中的巨大长剑明晃晃,仿佛燃烧的烈焰一般,带着山崩地裂,无予伦比的气势向着骨都力重重斩落下来。

“轰隆!”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电光石火间,骨都力只来得及奋起全身的罡气,汇集到手中的长剑之中,连剑带鞘猛然高举,抵挡上去,然后一切便静止了下来,就连整个战场上的撕杀声都小了许多。

时空仿佛静止了下来,无数的目光从四面八方纷纷聚集了过来,或者惊愕,或者迷茫,还有更多的难以置信。

只见战场的中心,神通大将李嗣业骑着高大的汗血宝马,神色冷峻,他手中巨大的阔背乌兹钢剑斜指往下,剑锋下跪着整个碛西都护军最大的反叛军将领骨都力。他的双手高举,捧着那柄随身的宝剑,身躯顿在那里一动不动。

铿!

只听一声脆响,首先裂开的,是骨都力手中那把千锤百炼的宝剑,接着一缕血线从他的额头正中迸射而出,如同一根无形的丝弦划过一样,将他的身躯一分为二。骨都力圆睁着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然后哗啦一声以额头中心的血线为中心,身体分成两半,一左一右重重的倒在地上。

轰隆,烟尘滚滚,几乎是在骨都力倒下的同时,一道剑气从地下冲天而起,在骨都力身后的地面上犁出一道六七丈长的深深裂缝。

——李嗣业轰入地下的剑气,直到这个时候才开始爆发。

“胆敢聚啸兵变者,如此獠!”

李嗣业端坐马上,长剑斜指骨都力的残骸,浑身散发出一bobo涛天的冰冷杀气,那种冷酷的声音响彻整个碛西都护府上空。

“轰!”

如果说最开始,当五千碛西兵马冲锋,凿穿两万碛西兵马中军,还在骨都力维系军心,依旧有部分胡人不肯放弃,还在凶狠拼杀的话。那么当被众人视为胡人领袖的骨都力倒下的那一刻,所有胡人铁骑心中最后的信念也随之崩塌了。

“跪下投降,否则,死!”

王冲的声音适时的在所有人上方响,冷酷的不带丝毫的感情。

哗啦啦!

随着王冲的声音,一名名碛西铁骑纷纷放下兵器,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上。开始是一两个,接着是成片成片,茫茫如海的跪伏了下去。骨都力已死,而这些钢铁之城的铁骑更是强大的让他们生出一种不是难及项背,人力可敌的感情的感觉。

“你们干什么!你们难道忘了大都护是谁害的吗?”

“混蛋!他可是汉人,起来,都给我起来!”

……

看到这一幕,一名名胡人武将惊怒交加,怒骂起来。然而只听噗噗两声,这两名胡人武将瞬间被长剑贯穿身体。

“乱臣贼子,真是死有余辜。”

黄搏天踏在一名胡人武将的尸体上,一脸鄙夷,缓缓的抽出长剑。黄搏天出身乌伤村,心思纯粹,远没有那么复杂,这些人胆敢以下犯上,黄搏天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要不是没有王冲的命令,这些家伙早就活不到现在。

“混蛋!!王冲,你死定了!我就不相信,你敢把我们这些人全部杀光!——”

又是一名胡人武将怒叫起来,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一根长枪就贯穿他的咽喉,将他牢牢地钉在地上。一直到死,他还圆睁着眼睛,连想都没想,居然就把他们给杀了。

“这个混蛋!就不怕朝廷追究吗……”

这是他脑海中最后的念头。

这几个人一死,一群胡人武将瞬间崩溃,如鸟兽般四散逃跑,再没有了和王冲对抗的决心。

——一直到这一刻,他们才发觉自己大大低估了这个汉人少年,他的手段雷霆万钧,既狠辣又果决,极其铁血,众人心中的倚仗,还有事先准备的那些手段,对他一点用都没有。

“再往前一步,死!”

王冲一拍马背,缓缓策马上前,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听起来没有任何发怒的味道,但是落在那些胡人将领的耳中,却如同一道雷霆落下,那些四散人逃跑的胡人将领,浑身一颤,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惨白无比。

尽管前面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阻挡他们,但是所有人就像脚上定了钉子一样,根本挪不出半步,一种巨大的恐惧,如同海潮一般席卷而来,将他们心中的最后一丝勇气,彻底的击溃,七零八散。

敢聚啸兵变,对抗朝廷,能有这种勇气的,基本都是胡人中的凶狠、剽悍之辈。这些人心中根本毫无畏惧,但是王冲的手段居然让他们深深的恐惧了。这个钢铁之城的少年侯,虽然长着一张十六七岁的脸孔,但是在众人心中,此刻却与最可怖的恶魔无疑。

王冲的铁血手段,彻底击溃了他们的决心。

“蹄哒哒!”

那缓慢的马蹄声,在战场中响起,似乎踏在众人心坎上一样,听着这声音,所有的胡人铁骑都低下头来,满心恐惧,根本连看都不敢看。如果说之前,他们还不知道王冲是个什么人的话,那么这一刻,王冲已经彻底树立起了自己高大的,不可战胜的形象。

“跪下!”

王冲骑着战马,有如闲庭信步般穿行整个战场,他的目光扫过整个战场,只说了两个字,边缘,一名名已经逃出一段距离的胡人将领心中一颤,背对着王冲,连想都没想,就跪伏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随着这些为首的胡人将领跪下,这场众多胡人将领发起的叛乱,也随之结束。

“李嗣业,接下来的事情,你来处理!”

王冲经过李嗣业的身旁,停下脚步道。

“是,侯爷。”

李嗣业点头道,他的气息勃发,霸道强横,深深的震撼着这些胡人将领。李嗣业出身行伍,在投身王冲之前,就已经在北庭有很丰富的经验。虽然行政上的事情他不在行,但是军伍整编上的事情交给他,绝对没有问题。

王冲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行去。

这一场战斗,他根本没有出过手,整场战斗就已经彻底平定。这就是绝对的力量!达到这一步,很多事情已经慢慢不用他亲自出手了,李嗣业、黄搏天、许科仪他们就已经可以彻底的平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