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整顿碛西!(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四十五章

另一侧,李嗣业得到命令,立即开始进行军队的整编。兵贵神速,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神通大将兢兢业业,忠于职守,作风一向如此。而有五千武装到牙齿的乌伤铁骑弹压,所有胡人将士连动都不敢动。

“许科仪,查点一下,这些胡人大军的伤亡情况。”

王冲环顾了一圈战场,淡淡道。

“是,侯爷。”

身后,许科仪应了一声,如飞而去。在处理行政方向,许科仪毫无疑问是把好手,只是片刻之后,许科仪就去而复返,飞奔而来。

“大人,碛西都护军总共战死胡人武将4名,战死胡人铁骑150名,重伤……八千七百人,轻伤无数!”

说到最后,许科仪的声音迟缓,小了很多。

这一战,虽然成功的击溃了碛西都护府的胡人叛军,并且将他们收服,但是这一战的的代价未免太大了。重伤八千七百多人……,许科仪偷偷看了王冲一眼,心中有些担心,这个消息如果传到朝廷,恐怕会对王冲非常不利。

毕竟,碛西都护军总共才不过数万的人马啊!

“才不过一百五十人马……,可以了,许科仪,准备一份奏折,把这里的事情上报朝廷吧!”

出乎意料,听到许科仪的话,王冲倒是一脸轻松,甚至还舒了一口气,看起来浑不在意。王冲知道许科仪在想什么,瞥了他一眼淡淡一笑: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王冲出生将相世家,对于军伍上的事情接触很多。今天这一战,虽然碛西都护府的胡人大军死伤很多,八千七百多人重伤,这个数字极其惊人,但事实上,朝廷真正会关注的只有那一百五十人而已。

至于那八千七百多人根本不会有人在意!

在军方,重伤和死亡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重伤的人过上一段时间又会恢复,但死人是不会复生的。能够只死亡一百五十人就平定碛西的这一场乱局,相信不管是朝廷还是圣皇那里,都无话可说。

——这也是王冲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其他人跟我来!"

王冲一挥手臂,带领着余下的众人穿过战场,向着前方的碛西都护府走去。战争已经结束,王冲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前方那座庞大的建筑上。

"终于看到了……"

王冲望着前方的建筑,其实有好几次他都经过了碛西都护府,但是碍于夫蒙灵察的存在,王冲根本没有过于靠近。距离这座都护大殿最近的一次就是对付青狼叶护的那一晚,但是王冲同样没有这样靠近过。

王冲仔细打量着眼前这座庞然大物,整座大殿足有十丈多高,通体青铜、精铁、金、银,以及深海玄铁打造,大殿巍然壮丽,即华美又不失厚重。但是王冲注意的还是这座大殿表面,无数的刀枪剑戟,以及战火的痕迹。

在这座大殿身上,王冲能够感觉得到一种时间冲刷之后留下的深深的历史痕迹。

碛西都护府并不是现在才建立的,仔细追溯起来,这座大殿起始于太宗皇帝时期,距今已有很长的时间。夫蒙灵察也远不是碛西都护府的首任都护,在他之前,这里曾经坐镇过一代又一代,名镇西陲的都护。每个人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深深的印记。

而在漫长的时间之后,碛西都护府如今又迎来了自己的首位汉人大都护。

"苏世玄,你去拿一下碛西都护府的花名册,所有碛西都护府的奴仆、婢女、杂役,全部调查一遍,能留的留,不能留的统统打发走,另外……"

王冲说至此处,突然脚下一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另外许绮琴,可以让她过来了。"

说完这句话,王冲大步流星,跨入了大殿之中。碛西都护府的地面全部由金属打造,踏在上面一片冰冷,但是在王冲的感觉中,却又格外的不同。自从重生以来,王冲还是第一次踏足这座名镇西陲的碛西都护府。

王冲能够感觉得到,这座大殿,每一寸都烙印着深深的权力的痕迹。

碛西的数万兵马,近在咫尺的碛西军械库,以及通往西域安西都护府的咽喉要道,全部掌握在这座大殿之中。

这一世,王冲还是第一次踏足这么高的权力巅峰。

哒!哒!哒!

王冲的脚步从容,不急不缓,走在大殿中的脚步声,回音荡荡。穿过厚重的金属大门,王冲终于看到了大殿中,那座权力凝聚的宝座。

"轰!"

片刻之后,就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中,王冲一身重甲,踏上了大殿的上方,然后转过身来,重重的坐在了那张代表了大唐无上权力的宝座上,轰隆,当王冲坐下的那一刻,整个碛西的大地都为之颤抖。

没有多少人意识到,整个碛西,包括西域在内,所有的权力格局,在王冲登上碛西宝座的刹那,都随之改变。历史的走向,在这一刻开始通往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终于成功了!从现在开始,这个大唐,将由我来守护!"

坐在高高的碛西大都护宝座上,王冲双手握着扶手,感受着这张宝座上历史沉淀下来的强大权力,脑海中闪过一阵隆隆的雷鸣。

碛西大都护,这是整个大唐最顶尖的权力位置!

这一刻,只有王冲深深知道,他真正拥有了改变这个帝国的力量!

整个碛西,王冲再无敌手!

……

"哗啦啦!"

当王冲彻底掌握住碛西的局面,几天之后,一只信鸽飞过城池。

"哈哈哈,王冲,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你,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快就平定了碛西!"

看着从碛西寄来的信笺,宋王哈哈大笑,欣慰不已。

宋王力排众议,举荐王冲担当碛西大都护,这有他自己才知道这段时间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朝廷、圣皇,还有民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王冲在碛西的成败不止关系到他自己,同时还关系到远在京师的宋王。

如果这一次宋王举荐错了,王冲不能够安定碛西的局面,那么宋王在朝中的威信将大受打击,就算圣皇那里,恐怕以后对他也不会那么重视了。

但是没有想到,朝廷的任命颁发下去还没多久,王冲就已经干脆利索的解决了碛西的所有不安定因素。而且,仅仅只死亡一百五十名胡人士兵,这个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殿下!看来那孩子已经彻底成长起来,碛西有他,殿下可以无忧了。这孩子,果然没有辜负殿下对他的一片苦心!"

老管家在一旁躬身道。

他也是看着王冲一路成长起来的,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个对付小兽林王,尚且需要他出手相助的京师少年,如今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坐上了帝国最举足轻重的权力宝座,彻底的取代了夫蒙灵察。这一刻,就连老管家心中都感觉欣慰无比。

"替我回一封信给王冲,告诉他,让他安心经营碛西。他有什么需求全部可以告诉我,我会在京中全力策应他。对了,我记得不久之前王冲有个奏折,想要把钢铁之城作为兵力转运的中点,我要将它呈给圣皇。另外,碛西经历连场的大战,替我照应兵部,优先供应碛西的兵源。"

宋王道。

"是!殿下!"

……

时间慢慢过去,王冲斩杀骨都力之后,顺利的坐上了碛西大都护的位置,所有的反抗声全部被王冲镇压下来。另外,所有参加反叛的胡人也全部被李嗣业改编完毕,一切都踏上正轨。

碛西都护府的大殿里,一张巨大的以怛罗斯为中心的沙盘,摆放在那里。沙盘上,插着一支支颜色各异的小旗。王冲站在旁边,手里拿着一支红色的小旗子,眼中露出思忖的神色。

"侯爷,碛西的胡人还是不服啊!"

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许科仪一身戎服,浓密的眉宇间,隐隐透出一丝忧虑:

"虽然之前我们已经彻底的击溃了碛西都护府的胡人大军,斩杀了骨都力,李将军也将他们进行了重新改编,但是,这些胡人依然是貌服而心不服,这些天夜里已经发生过很多次骚乱了。虽然都是些刺马、斗殴,小范围损毁粮草的小事,但是属下担心,这些胡人不堪大用,若是到了紧要关头的战场上,恐怕会生大打乱啊!"

"贺拔野那里也处理不了吗?"

王冲头也没回,淡淡道。他的目光依旧关注眼前的那张沙盘。

贺拔野是在那场战斗结束之后赶到的,和其他人不同,他是见识过三角缺口一役的,也深深的知道王冲那五千兵马有多么恐怖的战斗力。当骨都力召集胡人武将起兵造反的时候,贺拔野也是唯一没有涉入到其中的胡人高级将领。

和其他人不同,贺拔野赶到之后,第一时间表达了对王冲的臣服,以及对朝廷决议的尊重。再加上王冲深知这位乌斯藏高原上的碛西统领,和骨都力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类型,对于大唐忠心可靠,所以这一次王冲索性将改编之后的胡人大军统领权交给了贺拔野。

贺拔野本身就是胡人,再加上在军中素来有威望,由他来收拢那些反叛的胡人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