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整顿碛西!(二)【一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四十六章

"贺拔将军确实收拢了相当一部分的胡人士兵,但是私底下心生怨恨,并不服从他的胡人士兵也有不少。"

许科仪低声道。

"呵呵!"

王冲轻声一笑,将手中的红色小旗子随意的插在怛罗斯城旁的旷野上,然后回过头来望向许科仪:

"是为了夫蒙灵察吧。"

"是!"

许科仪低下头来,声音细如蚊吶。胡人的叛乱他调查得相当详细,所有的症结都出在王冲身上,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夫蒙灵察身上。在碛西经营多年,夫蒙灵察的威望如日中天,深深的根植在所有胡人士兵心中。

骨都力反叛是为此,那些胡人士兵骚乱同样是为此,这不是单单一个贺拔野就可以解决的。许科仪其实之前就想跟王冲说,但最后还是王冲自己说了出来。

"许科仪,你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只不过是一些小小的骚乱而已,他们还没有你想得那么大能耐。另外,那些心生怨恨的胡人士兵,我已经想好了他们的处置办法。"

王冲淡淡道,一脸云淡风轻。

"啊?"

许科仪终于抬起头来,眼中忍不住透出一丝惊讶。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很久,却始终想不到处理的办法,那些胡人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简直如鲠在喉,但是没想到,王冲居然看起来一早就有办法。

"这封信拿去,寄给北庭大都护安思顺,我相信他一定很乐意替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王冲说着,在许科仪目瞪口呆的神情中,从怀中取出一份早早准备好的信笺递过去。

“大人……”

许科仪目光呆滞,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王冲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让北庭大都护安思顺代他们解决这个问题,接收那些心生怨恨的胡人将领,这也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吧。

“安思顺大人那里真的会愿意吗?”

许科仪一脸的不安,他要是没记错的话,那位北庭的大都护和王冲之间可是有着不小的罅隙,当年在京师的时候,王冲还和他发生过冲突。而且王冲进军碛西的时候,北庭的那一位也是极力的反对者。

王冲在这个时候想到让他来帮自己,这实在是超出了许科仪的想象范畴。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北庭大都护那里,不管我以前和他有过怎么样的过节,这件事情,他是一定会答应的。”

王冲淡淡道,信心十足。

“是,侯爷!”

虽然心中满头雾水,许科仪还是应声领命而去。

……

“扑棱棱!”

几天之后,一只黑色的隼鹰带着王冲的那封亲笔信,飞越重重草原,顺着西突厥和大唐交界的地带,一路飞往了大唐北部最显赫的权力中心,北庭都护府!

在广袤无边的大地上,一座黑色的庞然大物矗立着,这是一座由无数的岗哨、营寨、城楼,一圈六七丈高的城墙,以及一座巨大的金属大殿组成的战争机器。在这些岗哨、营寨、城楼之间,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黑甲北庭都护府战士。

这些人一个个身躯笔挺,就好像扎根在大地上一样。他们气息庞大,目光时刻警惕的打量着周围,就好像随时要介入战斗一样。

在整个大唐帝国,绝对以北庭都护府的战士最为警惕,因为他们要时刻面临不知道从什么方向发起进攻的突厥大军。

“呼!”

一缕气流涌动,那只黑色的隼鹰穿过大门,很快落入了一间昏暗的大殿中。大殿上,一名三十许的中年胡人,线条刚毅,披着一身厚重的兵甲,高居宝座,正拿着一本黑色封皮的书卷,全神的观阅。

当那只黑色的隼鹰穿堂入室,进入大殿时,面容刚毅的中年胡人也毫无所觉,似乎完全被手中的书卷吸引。

北庭是兵火之地,战争频发,而北庭都护府作为战争的中心,本来应该是充满肃杀,凛冽的气息,但是真正的北庭都护府,却因为这名中年胡人的存在,而充满了一种浓郁的,柔和的书卷气息,让人误以为此地是某处江南府邸,而浑然忘了这里其实是苦寒的塞北草原。

锵!

昏暗的大殿中寒光一闪,早有一道魁梧的身影大步上前,腰身上的长剑出鞘,铮亮的剑尖精准的接住了空中飞下的黑色隼鹰。

“嗯?”

左脸上一条刀疤的北庭猛将往隼鹰脚上只是瞄了一眼,立即眼皮一跳,神色说不出的怪异。微一沉思,这名北庭猛将用剑托着这只黑色隼鹰,大步走到了那名用心读书的中年胡人身前,然后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身:

“大人,来信了。但是这封信属下不敢拆。”

刀疤脸的北庭猛将头压的低低的,眼睛盯着脚尖,能让他发自内心的如此尊敬的,整个塞北也就只有大都护安思顺了。

“怎么不敢拆了?作为北庭的副都护,还有你不能拆的信吗?”

安思顺洒然一笑,头也没抬道。他的眼中似乎只剩下手中的书卷。

“大人,确实不敢拆,因为这上面挂的是碛西的印记。”

刀疤脸的北庭副都护低着头,再次道。

“哦。”

安思顺只是一笑,并没有在意,还顺手翻过了一张书页,但是很快,安思顺立即感觉了到什么,一双浓眉渐渐的皱了起来,目光也离开书卷,慢慢的抬起:

“碛西?”

“是,就是碛西。”

刀疤脸的北庭副都护恭恭敬敬道,知道他已经反应过来。这几个月,整个大唐帝国经历了一场大地震,几十年不变的权力格局进行了一次巨大的换血。一位皇子倒下来,众多的大臣跟着倒霉,还有一位大都护身陷囹圄,而圣皇的震怒,更是让所有的大都护、大将军战战兢兢,恐慌了一把。

如果碛西还是以前的夫蒙灵察,他根本不需要过问大都护,直接就可以处理,这也是安思顺事先的命令。但是现在整个帝国的大都护、大将军们都知道碛西的那片土地上已经换了一个新的主人,他崛起的方式极其的激烈,有如风暴一般,并且伴随着一位资深的帝国大将的倒下。

现在的那位新任碛西大都护,绝对是所有大都护、大将军们特殊名单上的人物。新官上任,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所有人的目光,谁也没有想到,他上任后的第一封信,居然是寄给了北庭都护府。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大都护和他可不是要好的盟友。

“拿来我看看!”

安思顺终于放下黑色封皮的书卷,右手伸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他的心中同样的不解,这封信完全来的没有任何道理。从副都护的手中接过那只隼鹰,解下绑腿下的信笺,只是看了一眼,安思顺皱起的眉头舒展,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有趣,太有趣了!想不到我们这位大唐的新贵上任的第一天竟然是来求我……”

“啊?”

刀疤脸的北庭副都护浑身一震,显然有些意外:

“求?大人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无论是从那位新任大都护的过往,还是他一贯的处事风格,这都是一位风格极其强硬的主。如果不强硬,夫蒙灵察也不会被他拉下马了,以这位的性格,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会求人的吗,更何况,自己大人还和他有过过节。

求助自己的宿敌,这还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哈哈哈,也不给你卖关子了,拿去看吧。”

安思顺手指一弹,王冲的那封信笺立即带起一道劲风,飞向了刀疤脸的北庭副都护手中。看了一眼信笺上的内容,副都护目瞪口呆:

“想不到他这么快就平定了碛西都护府,骨都力那样的人他居然想都没想就杀了,而且还想求我们帮他接收将近一万的碛西都护府胡人士兵!”

“说求,那是太夸张了,这一位可压根没有求的意思。”

安思顺淡淡道,弹了弹手指甲,从座位上缓缓站了起来:

“他也就是和我们打个商量,而且似乎吃定了我一定会答应。”

说到最后,安思顺似笑非笑,这封信确实非常有趣,可以说,他今年再没有收到过比这更妙的来信。一封信求人办事,但却半点求人的态度都没有,还有比这更妙的吗?

“这小子也未免太自负了吧,凭什么觉得我们一定会答应他?而且他最近这段时间也太嚣张了,大人,要不我直接回绝了他,让他碰个钉子,长点教训。”

副都护微微眯了眯眼睛,毫不客气道。

碛西都护府的那位少年侯,在这个北庭可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主,求人还这么不客气,直接回绝!

“回绝?”

安思顺眼中露出一丝思忖,微笑着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回绝?”

“大人你要答应他?!”

刀疤脸的副都护站在大殿中,整个人都呆住了,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个回答可绝对不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一刻,就算是西突厥的沙钵罗可汗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会比现在更惊讶:

“这小子可是我们的敌人!”

不得不承认,大都护的回答在他的心中引发了巨大的轰鸣。他从来没有想过,一直对那个王家幼子持敌对态度的大都护,居然会反过来帮助对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