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不可思议的对策!【五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章

和西南之战不同,这场战争没有那么多的平民伤亡,也不会牵连那么大的规模,但是它却决定了西域的归属,和整个帝国的命运。而王冲知道的和封常清还要有所不同。这场战争的影响比所有人知道的都要恐怖得多。

这一场战争,对整个中土和大唐的影响就算是十个西南之战都远远不能比拟。因为他决定的不是一时,或者一方的得与失,而是整个中土神州未来的气运。当雄狮失去了锋利的爪牙,就进入了垂老的暮年,而当一个帝国失去了积极对外的拓展和进取心,也就从青年进入了老年,从此热衷于内斗和自相残杀,那是所有人都难以想象的!

王冲亲眼见证过,知道那种混乱,所以无论如何,王冲都决不能容许大唐落入那种地步!

王冲对于这一战的急切毫不逊于封常清,但是王冲再急也深深知道,现在绝对不是出兵的好时候。

不管是自己还是碛西都护府,都还远远没有做好准备。在这种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出兵,最后不但帮不到高仙芝和安西都护军,到了最后反而会自己深陷囹圄,将碛西都护军和乌伤铁骑送入死地。

历史已经改变,上一辈子,安西大都护高仙芝千里行军,以毫厘之差错失怛罗斯之城,最后深陷旷野,无所遮拦,被大食帝国的军队轮番攻击,在极度不利的情况下,战败于怛罗斯之城的旷野。

但是现在一切已经不同,高仙芝成功进入了怛罗斯之城,占据了先机,拥有了地利的优势。以高仙芝帝国大将的实力,加上三万多精兵,以及数万雇佣兵的帮助,要相对抗旷野之中的大食军队,绝对不是太难的事。

高仙芝的兵道天赋是毋庸置疑的,三万多安西精锐的实力也傲视整个帝国。当年,在丧失先机和地利的情况下,高仙芝尚且坚持了接近一个月,现在有了怛罗斯之城的帮助,再坚持两个月,也根本不是问题。

这也是王冲决定暂时不出兵的真正原因。

“是!侯爷!”

许科仪立即躬身领命而去。

“李嗣业。”

等许科仪离开,王冲目光一转,望向了大殿下,壮硕如山的李嗣业。

“末将在!”

李嗣业立即出列道。

“乌兹钢的事情怎么样了?阿罗傩和阿罗迦那边催过了没有?还是没有消息吗?”

王冲问道。

乌兹钢是王冲最关心的事情,也是现在最迫切的问题。如果没有意外,一万大食帝国最精锐的马克留木军团正在边境准备待战。在王冲所知的历史里,马克留木军团号称无冕之王,是末世之前真正的最强铁骑。

他们的装备之精良,战斗力之强大,是所有人都难以想象的。而且他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训练用于杀戮,这是真正的战争机器。乌伤铁骑虽然已经很强大了,但是没有装备乌兹钢剑,和天外陨铁盔甲,乌伤铁骑还远远算不上它最巅峰的状态。

怛罗斯的战场,汇集了东西两大帝国最强大的军队,战争的冷血和残酷,将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可怕得多。

王冲绝不会容许自己苦心经营的乌伤铁骑在还没有彻底成形之前,贸贸然的冲上战场,无意义的葬身在那里。

“侯爷,身毒那边已经有消息了。阿罗傩和阿罗迦那边回复说,大祭司已经同意,六千钧海德拉巴矿石已经全部准备好,随时可以带走。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怛罗斯那边现在正在战争状态,从身毒运往中土的道路已经被切断,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沿着正常的道路,将海德拉巴矿石运来。”

李嗣业洪声道。

“嗡!”

随着李嗣业的话,整个大殿上的人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怛罗斯之城的消息,彻底的打乱了众人的节奏,所有人都围绕着这个消息疯狂的运转起来。每个人都有各自安排的事情,就像一架机器上的不同零件一样,各自都有自己的职责。

李嗣业所说的消息,众人之前根本不知情,但是乌兹钢的重要性每个人都知道。

王冲眉头皱了一下,突然从宝座上走了下来。

怛罗斯之战,大食人和安西都护军还在对峙相持之中,但是有些效果已经显露出来。身毒的大祭司显然担心这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对于这场价值六百万两黄金的巨额交易产生什么不利的影响。

王冲在之前的慷慨也开始显现出效果。到目前为止,海德拉巴矿石所有的交易对象之中,王冲是当之无愧的最大金主。并且对身毒提供的帮助也是最大的。这种损失大祭司无法承受。

所以六千钧的海德拉巴矿石才会这么快的准备好。

但是事情远没有那么顺利,高仙芝和艾布*的这场战争,切断了海德拉巴矿石的运输通道。这个时候贸然运输,反而会被大食帝国半道截取。

哒!哒!

王冲的脚步声在整个大殿中回响,脚步沉沉,如同踏入了所有人心中。随着王冲的脚步,众人的目光缓缓望向看大殿中那座唯一的沙盘。望着沙盘中央的那象征着怛罗斯的城池,众人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这张沙盘是王冲在战争还没有爆发之前就做成的,而且在众人眼皮底下,已经出现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意识到,这张沙盘意味着什么,直到这一刻。

“侯爷!中土和身毒之间的通道确实被切断了,我已经派了很多的斥候和岩鹰过去,怛罗斯附近,到处都是大食人的兵马。我已经查过了,东西之间,丝绸之路上的商旅已经全部阻断。包括大食人的商旅在内,已经停止了全部的活动。东西之间的通道确实已经被切断了,我们是不可能从那边穿过的。”

张雀肩膀上停着岩鹰,望着沙盘上起伏的地势和山峦,在王冲身后恭声道。

王冲皱起了眉头,低头望着身前的沙盘,没有说话。在这张沙盘上,所有的山川河流、通道城池,全部被标记得清清楚楚。这是结合了大量的斥候,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使用了各种方法精细描绘来的。

正如张雀所说,怛罗斯之城的地势非常特殊。这里以前是东西方商旅之间的交汇枢纽,当这里陷入战争之后,丝绸之路也随之截断,再也没有了来往的通道。身毒那边就算答应了王冲六千钧海德拉巴矿石也根本运不过来。

“不!”

王冲目光一闪,突然开口道。

“通道还没有断绝,大唐和身毒之间,还有一条通道!”

“啊!”

听到王冲的话,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怎么可能?我查过了,所有的商旅已经全部停止了往来,不可能还有其他通道的!”

张雀一脸吃惊道。

不是他不相信王冲的话,而是这段时间他殚精竭虑,已经花费了大量的物力和人力,想要找出另一条通道,但是全部都失败了。另外商人重利,如果有另外一条通道,他或许不知道,但是这些商人不可能不知道的。

大殿里静悄悄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冲身上。

“嗤!”

王冲没有多说,只是取过一只红色的小旗,插在了沙盘上一处不显眼的位置。看到这支红色小旗插落的位置,所有人都惊呆了,张雀猛地睁大了眼睛,嘴巴张的大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乌斯藏高原!

谁也没有想到,王冲的那支小旗居然插在了乌斯藏帝国的底盘,他居然想要借道乌斯藏,来运输六千钧海德拉巴矿石。这种思维天马行空,就算再大胆的人都不敢这么想象。

“丝绸之路被截断了没有关系,李嗣业,通知身毒,告诉他们从身毒的北部,途径大小勃律,借道乌斯藏帝国,让他们把六千钧海德拉巴矿石运来!另外,你带两千乌伤铁骑,借过大小勃律,深入接应!”

王冲斩钉截铁道。

“是!侯爷!”

李嗣业毫不犹豫道。对于王冲的决定他从来不会怀疑。

身后,大殿里的众人还沉浸在强烈的震撼中,但是渐渐的,仿佛明白了什么,一个个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取道身毒北部,通过大小勃律,还有乌斯藏高原来运输海德拉巴矿石,这是再疯狂的商人都不敢想象的通道。

原因很简单,这条路不仅崎岖坎坷,而且还经过了最危险的乌斯藏帝国的地盘。乌斯藏帝国的铁骑不止劫掠陇西,同时还会劫掠东西往来的行商。大唐之所以会在碛西建立都护府,派遣驻军,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防止乌斯藏帝国的劫掠。

根本不会有哪个商人疯狂到把货物送上强盗的地盘。

但是三角缺口一役,彻底的改变了碛西的格局,达延芒波杰战死,都松莽布支败逃,整个乌斯藏高原的北境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兵马可以威胁到王冲的计划。

王冲的想法看似大胆,其实反而是最妥当的!

渐渐的,大殿里越来越多的人明白过来,一个个看着王冲,目中满是佩服。若不是王冲之前主动发起了三角缺口一役,清剿了乌斯藏在整个北境的兵马,这条道路是绝对不存在的。想起怛罗斯战争爆发前,王冲就做了一张以那里为核心的沙盘,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王冲是不是早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切,所以提前做了准备,发起了那场战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