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 雇佣,冈克族!【八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三章

“啊!——”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那娄鲁步体外扩张出四尺多的浑厚罡气,迅速湮灭,在短暂的寂静之后,那娄鲁步浑身刀剑伤痕,整个人推金山倒玉柱般重重倒了下去,噗噗噗,无数的血箭从他和身下的战马体内迸射而出。

那娄鲁步到死的时候还圆睁着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以这种方式死在三千人的围攻下。

锵!

一名乌伤铁骑冲过,长剑一斩,那娄鲁步的头颅立即飞出数丈之远。而随着那娄鲁步的阵亡,西突厥的大军也随之一片大乱。

“杀!”

程三元毫不犹豫,一声令下,立即趁机卷杀而去。

那娄鲁步还是太大意了,程三元虽然不是什么名将,但是他身后的乌伤铁骑却是天下第一骑兵。王冲曾经用这一招在乌斯藏高原的象雄新兵训练营地斩杀了圣武境的达延悉勃野,更何况还仅仅只是一个那娄鲁步。

“啊!——”

失去了那娄鲁步的统帅,虽然西突厥大军还剩下两万多人,但已经无力组织起有效的反击了。

“杀!”

当贺拔野带领着八千人马从另外一个地方杀过来的时候,这一战的结局已经彻底的奠定。

战争失利的消息传到三弥山,整个汗庭都被震动了!

……

碛西以南,沿着丝绸之路通往京师的方向,一条宽阔的水泥道路如同玉带一般,穿越重重山峦,绵延数千公里,一路向着西域蔓延而去。而在这条道路的末端,成千上万的工匠如同密密麻麻的蜂群一般忙碌着。

在队伍的最前列,赵敬典和几名京师的贵族,还有世家大族的长老并肩而立,日夜督促着。

“扑棱棱!”

一只信鸽从天空呼啸而下,赵敬典右手一伸,迅速将信鸽托在手上。只是看了一眼,赵敬典的眼中立即露出了郑重的神色。

“是侯爷的信!”

赵敬典拆开信封,只是瞄了一眼,立即收了起来,迅速走到前方。在一名衣衫得体的老人面前停了下来。

“许先生,我们距离乌伤还有多远?”

赵敬典问道。

“已经不远了。其实不久之前我们就可以修到乌伤了,但是按照大人的吩咐,我们拓宽了道路,同时强化了水泥路的硬度,以承载更大的重量。不过没有意外,最多二十天我们就可以修到乌伤了。”

老人回道。

赵敬典修筑从京师到乌伤的水泥路,这名老人正是总监工,也是世家联盟派出来的代表。所有的建设进度全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二十天?”

赵敬典皱了下眉头,伸出了一根手指。

“我只给你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内必须修到乌伤。”

“这……”

老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虽然有些难度,但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如果大人很急的话,我可以亲自监督,促成这件事。”

“好!”

赵敬典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王冲给他的信中许诺的是二十天的时限,但是赵敬典心知肚明,能让侯爷来信亲自敦促自己,这件事情一定是非常重要,所以,赵敬典给出的时限是十天。

“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帮助到侯爷!”

赵敬典心中暗暗道。

……

通往西域的水泥路工程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而与此同时,神州大地上无数的烟囱不断地喷出黑烟,所有的铸剑世家,剑楼剑铺,马力全开,疯狂的开始为王冲建造各种所需的钢铁模块。

从天空俯瞰而下,神州大地上,当数以十万计的剑楼剑铺疯狂运造,锻造钢铁,那种场面恢弘壮大,极其壮观!

“把这些钢铁模块全部装上去,我需要你们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运到碛西去。至于利润问题,不必担心,这次的客户是京师的王家,将相世家是最为诚信的。买主正是圣皇亲封的少年侯。”

荆南,一座古香古色的世家府邸外,身着青衫的管家文质彬彬,正敦促着一个商队将铸造的钢铁模块搬上马车。有了第一次锻造的经验,现在这些铸剑世家锻造的速度快了不少。

“省得嘞!碛西大都护嘛,咱们大唐的第八大将,现在大唐还有谁不知道?放心!我不操心这个。”

府邸外,身材壮硕的商队首领嘿然一笑。打了个手势,叮铃铃的马铃声中,这支由十多辆马车组成的商队,立即向着碛西而去。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成千上万的这样的商队拖着无数的钢铁模块,日夜不停地朝着碛西而去。

当王冲一声令下,整个大唐都在此刻为他而用。

……

时间缓缓过去,八天之后,当一条宽阔的,两丈多的水泥路一路笔直的通到乌伤的时候,整个钢铁之城都沸腾了。

“水泥路!水泥路!……大家快看,新的水泥路修过来了!”

“啊,让我去看看!”

“不可思议,好奇怪的东西,真的像石头一样坚硬!”

……

钢铁之城里,欢呼雀跃,成千上万的工匠有如洪水般从城池里涌了出来。大唐出现了一种新的道路,用绵软的沙子和石灰做成,但却像石头一样坚硬,而且可以承受几十吨的重量,就算是身具千斤巨力的武士,也很难损毁,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大唐。

而且这种新出现的“水泥路”,正在从遥远的京师修往乌伤,这在城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所有人都在翘首以待。

“赵大人,欢迎回来。”

无数的烟花飞上天空,在万千工匠的最前头,土木大师张寿之亲自出城,带着城里的工匠们迎了上去。

“张老前辈,又见面了。”

赵敬典揖手一礼,微笑着道。西南之战两人曾经并肩作战,都是老熟人了。

“对了,侯爷呢?”

“侯爷已经去了碛西,不过就算你去了碛西,恐怕也找不到他。”

张寿之双手拢在袖中,一脸微笑道。

“哦,怎么会?”

赵敬典眼皮一跳,大为意外。他在丝绸之路上夜以继日,督促修建,就是为了能够早一点进入乌伤,见到王冲。但是没有想到,事情看起来和自己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怛罗斯大战,所有人的希望都放在侯爷身上,这个时候侯爷又怎么可能坐得住?”

张寿之看穿了赵敬典的疑惑,微笑道。

“另外,不要问我侯爷的下落,现在,连我也不知道。侯爷深思熟虑,他的想法不是我们可以揣度的。”

赵敬典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

王冲并不在碛西,这一点,知道的人不多。就连和王冲关系最近的许绮琴,也仅仅知道他是去了西域,去见某些人,但是具体的,就连她也不知道。

“侯爷,前面就是冈克族人的领地了。这些人非常粗鄙,连马都不会骑,大人真的要去雇佣他们吗?”

在西域的东北角,一片荒凉贫瘠的地带,杨洪昌骑在一匹马上,和王冲并肩而立。在他们的身后,是五千人的碛西大军。这次听说王冲前来西域,杨洪昌立即抛下了手中的所有事物,亲自前来迎接。

不过对于王冲的决定,杨洪昌到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

“如果大人真的想要找雇佣兵,在下知道很多不错的雇佣兵,哪一个都比冈克族厉害。而且冈克族人数不多,实在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不必了,其他雇佣兵以后再提,这次来,我找的就是冈克族人。”

王冲骑着白蹄乌,摆了摆手,神色淡然自若。

“可是……”

“不必了。”

王冲从容道。不论是做什么事情,王冲都有自己的道理,绝不是无的放矢,不过这一切就用不着向杨洪昌明说。

“侯爷,前面斥候来报,发现有人在前方阻拦,应该是冈克族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战马蹄哒,一名汉人武将驰骋上来,在王冲耳边低语。这名汉人武将看着和王冲身边的亲卫差不多,但身上穿的却是碛西都护军的铠甲。在夫蒙灵察主导下的碛西都护军,能做到武将级别的汉人不多。

王冲也是通过查询碛西都护军的花名册才找到他的。这人叫做薛千军,他原本是名都尉,在碛西都护军中服役了十五年,虽然立下功劳不少,但是一直都没有升过官。王冲发现他之后,破格提用,直接把他升为武将,用来统领碛西都护军中的汉人士兵。

身为碛西大都护,王冲拥有的权限是以前难以想象的,像这种破格录用,把都尉提格为武将,王冲甚至都不用朝廷和兵部的同意,只要大笔一勾,再事后奏报朝廷就可以了。

“哦?先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等我过去。”

王冲眼中光芒一闪,突然拍了一下战马,策马上前,朝着前方发生冲突的地方而去。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王冲立即见到了薛千军口中的“敌人”。这是几名典型的西域土著,相对其他身材高大的西域各国和诸部落的人,他们显得矮小的多,大约只有六七尺左右。

他们的身体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的强壮,而且身上脏兮兮的,布满了尘土,就好像六七年没有洗过澡一样,甚至连头发都板结。不过最令人难以忍受的还是他们身上散发的那股恶臭。王冲距离他们还有六七丈,就闻到了那股难闻的气味。

看到他们这种样子,王冲终于知道冈克族的人为什么在西域受到排挤,不怎么受人待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