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震慑,杀鸡儆猴【十一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六章

“轰!”

只听一声巨响,就在无数冈克族人震惊的目光中,两千塞种人和五千碛西都护军正规军,如同黑色的潮水般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啊,惨叫声不绝于耳,塞种人人仰马翻,纷纷跌落马下。

塞种人虽然是西域最强大的雇佣部落之一,但是面对全副武装的大唐正规军也根本不是对手。这一波王冲甚至都没有动用任何能力,只是一波冲杀,两千亡命之徒般的塞种人立即七零八落,存活下来的不过几十人。

大地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尸体。

碛西都护军的实力虽然比不上王冲的乌伤铁骑,但是也是久经训练,在残酷的战场上以鲜血铸就,要对付这种雇佣兵实在是太容易不过。

“快走!报告首领去!”

“你们这些唐人会后悔的!”

……

幸存下来的塞种人,纷纷四散逃跑。

“穷寇莫追,都回来吧!”

王冲淡淡道。

“侯爷!冈克族人的首领过来了!”

突然,一名碛西都护军的斥候,在王冲耳边小声道。王冲闻言心中一动,扭头望去,之间大半个冈克族的领地一片死寂,鸦雀无声。一双双目光从四面八方纷纷望了过来,落在了王冲和五千碛西都护军身上。

而在冈克族人领地的最前方,一名目光有如雷霆般的中年男子,正向着王冲所在的方向而来。

“为什么要帮我们?”

这是冈克之王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他的目光审慎,仔细的打量着王冲,神情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喜悦。

元书荣在一旁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

“你知不知道你的帮助给我造成了祸患?”

冈克之王继续道。他看着王冲,吐出来的居然是一口字正腔圆的汉人语言。听到这句话,王冲周围的碛西将领纷纷变了脸色。

“放肆!我们帮了你,你居然还指责我们。”

“真是恩将仇报!”

谁也没有想到,帮助冈克族人杀了塞种人,得来的居然是这种结果。

王冲笑了笑,举起一只手臂,阻止了众人。

“既然如此,那刚刚首领为何还要还手?让塞种人掳走所有的牛羊就行了,还何必反抗?”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不劳挂念。”

冈克之王勃然变色道。

“首领其实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为何还欺骗自己?”

王冲手按马鞍,毫不动气:

“唐人是友非敌,首领又何必紧张?而且首领说着一口流利的汉人语言,应该早年到过京师游学。我们唐人的作风首领应该知道,冈克族人如果想要翻身做主,摆脱被塞种人奴役的命运,我们就是首领最好的选择。”

“!!!”

听到游学二字,冈克之王眼皮一跳,明显露出震惊的神色。他仔细打量着王冲,就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大唐的少年将军一样。

王冲只是笑而不语,一个冈克族是不可能诞生出这种英雄气概的男子的,事实上,他腰上的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那是一枚典型的汉人玉佩。

王冲之所以选择冈克族作为自己的盟友,和这也有很大的关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西域的事情不是你们唐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塞种人有数万兵马,刚刚你真不应该放那些人走,接下来会引来更多的人。”

冈克之王道。

“呵呵,那就把他们引来的人全部杀掉就是了。”

王冲轻描淡写道,语气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上位者的睥睨。

冈克之王浑身剧震,仔细的打量着马上的少年。这个唐人的少年看起来非常年轻,十六岁,最多不会超过十七岁,这在唐人中非常罕见。冈克之王确实在大唐京师游历过,也见识过不少大人物,但很少有见过这么年轻的首领。

最令他在意的还是那双眼睛,深沉、睥睨、大局在握,那种不动如山的气质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武将能有的。

“杀不完的,塞种人源源不断,他们在这里拥有庞大的势力……”

冈克之王道。

“那就把所有的塞种人全部杀光,那不就可以了。”

王冲淡淡道。

他的神色云淡风轻,但眼皮开合间流露出的精光,却令人心悸不已。

“你到底是什么人?”

冈克之王心中狂跳,终于再也说不下去了。他越来越发现眼前这个唐人少年的身份,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轻描淡写间就要将一个西域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强大部落全部杀光,轻易抹去。如果换了一个人,只会让人以为是个疯子。

但是王冲说话的神情语气,让人完全无法将之视为儿戏,而且,那五千身上还带着血腥气的碛西都护军足以让任何人对王冲说的话慎重对待。

“你们冈克族人太孤陋寡闻了,连我们大人都不认识,他是碛西的大都护,天子门生,大唐的少年侯!”

王冲身后,薛千军一抖缰绳,主动策马出来,大声喝到。

“碛西的大都护!”

听到这句话,冈克之王浑身剧震,明显吃了一惊。就算他再孤陋寡闻,冈克族的领地再偏僻,也知道最近名震西域的两个大人物,西突厥的青狼叶护阿骨都蓝和乌斯藏的准将达延芒波杰,在短短几个月内,接连丧生于一个叫做王冲的大唐少年手中。

而且这个王冲还取代了一向手段强硬,风格霸道的夫蒙灵察,登上了碛西大都护的位置。有传言说,夫蒙灵察并不是心甘不情愿主动让贤,而是在和这个王冲的争斗中失败,才让出了位置。

总之有关于他的传说非常之多,每一个都非常神秘。

冈克之王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大唐最年轻的少年大都护就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原来是他!”

冈克之王心中深深的震动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机会,如果能够得到这位大唐碛西大都护的帮助,得到数万唐/军的帮助,说不定冈克一族就能真正的摆脱塞种人的奴役,真正的改变冈克族几百年不变的屈辱地位。

“轰隆隆!”

正在思忖的时候,突然之间大地震动,如同筛糠一般,同一时间,一股狂乱的气息出现在众人的感知中。王冲和冈克之王扭头望去,只见西方嗷叫阵阵,一阵阵的烟尘仿佛沙暴一般冲天而起,透过沙暴,只见成千上万的人影密密麻麻,正朝着这里而来。

塞种人!

冈克之王不幸言中了,那些逃跑的赛中人将消息传回去,招来了真正的塞种人大军。看着那排山倒海,铺天盖地而来的塞种人兵马,冈克之王顿时心中沉到了极点。他从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但是自己的族人。

“薛千军,把准备好的武器和铠甲发给他们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入冈克之王的耳中,随着这个声音,薛千军和几十名碛西都护军的士兵大步上前,将一个个铁箱子扔在冈克之王的身前。箱子打开,里面是无数的铠甲和铮亮的武器……

远处,成千上万的塞种人大军山呼海啸而来,不过在所有大军的前列,一匹白色的纯种塞种神驹如同云絮般飘来,马背上是一名三十多岁,肌肉贲起,身前身后都是密密麻麻刀剑伤痕的塞种人首领。

“大唐人,我们塞种人和你们素无恩怨,为什么要帮助冈克族杀戮我们的人?”

那名塞种人首领带领几名部下,飞踏而来。他没有理会一旁的冈克之王,而是直直的盯着一旁的王冲,目光看起来凶狠无比,充满了杀气。

塞种人是佣兵中的强者,就算是官军也毫不惧怕。

“呵。”

王冲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缓缓策马上前,就在无数人的注视下,终于缓缓道出了自己这次前来的真正目的:

“因为要借你们塞种人,来传一句话,所有反复无常的雇佣部落,只有死路一条!塞种人就是下场!!”

王冲这番话说出来,振聋发聩,所有人都被惊住了。就连冈克之王心中也大为震撼,他一直以为王冲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王冲的真正目标,根本不是自己,而是强悍的塞种人!

四周围一片死寂,就在无数人的注视中,王冲气息勃发,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他的目光盯着对面如山如海的塞种人,嘴角的笑容慢慢收起,神情变得冷酷无比。

塞种人!

这是西域极其强大的雇佣部落,但他们的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那就是反复无常,毫无信用。在他们接受雇佣的时候,只要对方的出价更高,他们随时可以撕毁契约,帮助敌人对付原来的雇主。

就凭借着这种方式,塞种人反反复复,聚集了大量的财富,才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

怛罗斯之战,王冲将要面对的是潮水一般的大食人,他们不止实力强悍,而且数量远远超过大唐在西域的军队。王冲要击败他们,就必须招大量忠诚的募雇佣兵,不是那种像葛罗禄部落,或者更无耻的,像塞种人这样的部落。

一旦出现战场反水的情况,那将是致命一击!

王冲必须杀鸡儆猴,而塞种人部落就是王冲切出的第一刀。只有让西域的雇佣部落们深深的认识到契约的重要性,明白到背叛大唐/军队的代价和后果,才能避免像葛罗禄部落在战场上临阵倒戈的现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