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海德拉巴矿石的消息!/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七章

“混账!大唐的首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说出这种话,你会为今天说出的话后悔的!”

塞种人的首领听着这番话,直气的浑身发抖,脸色发黑,猛地丢下这句话,立即调头而去。

“杀!”

而在他身后,数以万计的塞种人铁骑山呼海啸,一个个赤红着眼睛,杀气腾腾,冲锋而来。时代已经改变,如果换了是以前,塞种人绝对不敢贸然的和大唐的军队开战,至少不会这么果决。

但是一切已经改变,安西四镇名震西域的大将军高仙芝率领着七万多的番汉联军,其中包括三万多的安西都护军身陷怛罗斯。西域的版图已经发生改变,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一个碛西的大都护,还不足以让塞种人畏惧。

——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家园。

“轰隆隆!”

战马越来越近,那沉重的马蹄声仿佛踏在所有人的心坎上,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所有的冈克族人已经快速披上了王冲送过来的铠甲,拿起了武器,一个个聚拢在冈克之王的身后。

而相隔咫尺的地方,五千碛西都护军阵列森严,一动不动,巍然的如同山峦一般。

山雨欲来风满楼,所有人都明白自己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这是一场数量差距悬殊的战争!

两百步,一百步,五十步……

距离越来越近。

“杀!”

数以万计的塞种人凶神恶煞,同时咆哮起来,然而就在他们气势最巅峰的时候,王冲嘴角微微一笑,迎着那铺天盖地的敌人,终于出手了。轰,光环震荡,一阵阵钢铁的轰鸣声响彻天地,只不过眨眼间,一道又一道的炽亮光环旋转着,震荡着,从王冲体内迸射而出,席卷整个战场。

万卒之敌光环!

白光一闪,只不过眨眼间,王冲体内已经达到三重巅峰的万卒之敌光环立即破体而出,如同风暴一般,笼罩了所有的塞种人。锵锵锵,就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成千上万的塞种人铁骑,有如刺破的皮球一般,境界一跌再跌,瞬间削弱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那一刹那,所有塞种人脸色苍白如纸,而所有冈克族人则是精神大振。

“杀!——”

刹那间,如同山崩地裂,所有的冈克族人连同五千碛西都护军,蜂拥而出,向着对面一片大乱的塞种人大军杀去。这个世界上除了最顶尖的骑兵,还没有人能够抵御三重的万卒之敌光环,包括塞种人。

“啊!”

面对五千碛西都护军和冈克族人的联合攻击,三万塞种人兵败如山倒,完全溃不成军。惨叫声中流血飘橹,尸横遍野。

……

三天之后,一个消息震惊了整个西域。

名闻边陲,整个西域最强大的雇佣兵部落之一塞种人,被大唐的碛西都护军和冈克族人联合击溃。大唐强烈支持冈克族人,扫荡了所有的塞种人部落,塞种人中的男丁被杀死,妇女和幼儿被掳走,所有的牛羊和战马全部被冈克族人带走。

而一向被西域各个部落称之为“肮脏野猪”的冈克族人,在和塞种人的战斗之中,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他们凶狠、顽强,悍不畏死,和以往给人的印象大相径庭。而装备了铠甲、兵器,以及战马之后,在一对一的战斗中,甚至连塞种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令所有的西域雇佣兵部落都大为震惊。

而最令这些雇佣兵部落震撼的,还是那位站在冈克族人背后的碛西大都护,借着塞种人的死放出来的话:

塞种人之所以会遭到灭族,是因为他们的反复无常,背信弃义,在西域,如果再有任何的雇佣兵部落不遵守自己的雇佣契约,随意背叛自己的雇主,那么塞种人就是下场!

……

消息传出,无数的雇佣兵部落战战兢兢,而那些有过出格行为的雇佣兵部落一个个都惶恐不安,原本一片雇佣乱象的西域各部落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巨大的震慑。而与此同时,冈克族人的迅速崛起,也让另外一些雇佣兵部落看到了巨大的机会。

——塞种人被灭族之后,他们的财宝、女人、牛羊,并没有被唐人带走,而是给了帮助唐人的冈克族人!

危机和机遇同时并存着,王冲的横空出现让西域的各个雇佣部落各自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

时间缓缓过去,王冲、李嗣业、陈彬、程三元、苏世玄、赵敬典、许绮琴……,所有人都如同一架战争机器上的不同部件一样,一个个疯狂的运转着,各自为着即将到来的和大食人的那场大战准备着。

整个大地一片寂静,而于寂静深处,却若有惊雷。

遥远的西北,乌斯藏高原北境以西,大、小勃律。

“轰隆!”

一座黑色的城池矗立着,城池的前面,是万丈悬崖,后方则是峭壁嶙峋。但是突然之间,只听一声巨响,这座小勃律最东边的一座城池,猛然之间,城门洞开,放下了鲜少落下的吊桥。一丈多宽,十余丈长的吊桥,轰隆一声,落在悬崖对岸,将两侧沟通起来。

而只是一会的功夫,随着一阵轧轧的声音,一辆辆煤黑色的车子拖着满满当当的海德拉巴矿石,从城门内驶了出来。车子周围是一名名身体黝黑,满身污垢的身毒僧人,而再往后,则是孔子安和一千名乌伤铁骑。

他们身上的铠甲纵横交错,布满了一条条深深的,触目心惊的刀剑伤痕,许多地方甚至出现了罅隙和裂缝,透过裂缝可以看到里面满是乌黑,就好像掉进满是淤泥的矿坑一样。和最开始相比,孔子安等人,没有一个人身上的铠甲是完整的,看起来就好像经历了无尽九死一生的战斗。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神情憔悴,但是他们的眼睛却始终的雪亮,精神,就好像永不熄灭的火焰一样。

“终于回来了!”

看着远处隐约在望的乌斯藏高原,孔子安长长的叹了一声。这二十多天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们深入身毒,一路经历了什么。望着东方缓缓升起的太阳,孔子安心中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走吧,将军还在高原上等着我们。”

孔子安剑指前方,对着身后的大军道。最后一句话,孔子安猛地一夹马腹,驾的一声,朝着前方疾驰而去。身后,一千乌伤铁骑紧紧相随。一千多名乌伤铁骑加上八十多名身毒僧人,一路浩浩荡荡,风尘仆仆,朝着前方而去。

而在他们身后,黑色的城池里,无数的身影目送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神情满是敬重。

这段时间,只有他们知道这支唐人军队在这二十多天里,在身毒北境和大、小勃律留下了怎样的传说,创造了怎样的奇迹。

“这是真正的英雄!”

身材魁梧的城主,看着一行人离去的方向,摘下自己的头盔,神色郑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这是对真正勇者的尊敬!

……

乌斯藏高原北境,旌旗招展,李嗣业骑着自己的汗血宝马,伫立在高原上,有如山峦般一动不动。这二十多天里,李嗣业带领着一千多人就在这里默默等待着,动都没有动过。

“大人,他们来了!”

突然之间,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

李嗣业心中一动,顺着那名斥候的手指望了过去。只见高原下面,一支蜿蜒的车队正缓缓地朝着这里驶来。为首的那人,李嗣业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孔子安!”

在高原上站立这么多天,风吹日晒雨淋,李嗣业就像岩石一样,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这一刻,看到孔子安押运的车队,李嗣业的脸上陡然露出一丝喜悦的神色。

海德拉巴矿石!

只有李嗣业和孔子安才深深明白,这些来自遥远身毒的特殊铁矿石,对王冲和五千乌伤铁骑意味着什么。一支缺少乌兹钢武器的乌伤铁骑,还算不上真正的天下第一骑兵,没有这种无坚不摧,锋利得可怕的武器,乌伤铁骑就发挥不出自己最强的战斗力,就没有办法在未来葱岭以西的那场战斗中力挽狂澜,对付那些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

在所有的东西里,这些可以炼制乌兹钢武器的海德拉巴矿石,是真正拥有最强战略意义的,也是王冲最看重的东西。李嗣业在这里守候了这么久,默默等待,就是为了眼前这一幕。

“孔子安,辛苦了。侯爷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李嗣业冲过去,在孔子安的肩膀上,重重按了一下。

“幸不辱命!”

孔子安单膝跪下,恭声道。

“嗯!”

李嗣业目光精亮,仔细的审视着孔子安和他身后的一千乌伤铁骑,和出发时相比,每个人都瘦了一圈,看起来更加的黝黑,也更加的精悍,但却也更加的强大,有一种钢铁般的意志。看到这一切,李嗣业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一直想要找一个机会历练孔子安,萃炼出他身上的能力,让他变得更加优秀,将来能够在军中独挡一面。

现在看起来,这一趟任务真的做到的了。

【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