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乌斯藏,王都地牢!/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八章

“走吧!侯爷一定等急了。他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李嗣业道。

六千钧海德拉巴矿石,这相当于六千把吹毛断发,无坚不摧的乌兹钢剑,已经足以装备五千人的乌伤铁骑还绰绰有余了。整个碛西等于拥有了一支真正的,可以左右战场胜败的可怕力量。这其中的份量,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

“轰隆隆!”

两支乌伤铁骑迅速合二为一,一起押送着一车车海德拉巴矿石登上高原,然后借道乌斯藏高原北境,前往自己的地盘,——不是碛西都护府,而是钢铁之城,那里拥有大量的工匠、铁匠,以及铁炉,甚至张寿之已经在提前准备大型的厂棚,从京师砍伐来的松木也已经送过来,海德拉巴矿石只有在那里才能被炼成名闻天下的乌兹钢剑!

“呱!”

在庞大的车队和两千多乌伤铁骑横过整个乌斯藏北境的时候,不断的有乌斯藏人的秃鹫出现,一只只在上方盘旋,同时一拨又一拨的乌斯藏斥侯不断出现在远处,又不断的消失,至始至终,李嗣业等人都是视若无睹。而那些乌斯藏的斥侯也始终只敢远远的看着,盯一眼就消失,根本不敢过来。

在经历了三角缺口一役后,现在的钢铁之城和碛西的那支军队,在整个乌斯藏北境都是谈虎色变。而且,现在的乌斯藏在北境区域,也已经无力再调抽任何的军队去对付他们了。

“轰!”

几个时辰后,当李嗣业等人押运着六千钧海德拉巴矿石出现在乌伤钢铁之城的时候,整个城池一片轰动,所有人都抱以英雄般的欢迎仪式欢迎着他们的到来,张寿之、赵敬典,连出兵在外的程三元、苏世玄、以及碛西都护府中的许绮琴等人都纷纷赶了过来。

王冲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终于到达,这有如一根定海神针,给所有人定了心。

“什么!”

王冲正在西域招蓦各大雇佣部落的士兵,听到这句话,直接抛下招蓦的事情给冈克之王和薛千军,一路直奔钢铁之城而去。没有丝毫的犹豫,王冲立即在钢铁之城西部的空旷区域用钢铁模块建立起了一片巨大的铸剑厂,然后招蓦了最精锐的一百多名精锐铁匠,开始马不停蹄的锻造乌兹钢剑。

六千多钧海德拉巴矿石!

——这恐怕是王冲重生以来,整个中土神洲,乃至世界规模最大的海德拉巴矿石交易案!

而让众人振奋的还远不止如此,西突厥汗国那边,在三千乌伤铁骑扫荡了所有水源地,击溃了三万精兵,直接摧毁了西突厥汗国在碛西一带的兵力,并且开始进一步威胁更深处牧民和各个突厥部落的时侯,面对王冲和碛西军的锋芒,三弥山突厥汗庭那边终于做出反应:

西厥愿意提供二十万匹突厥优良战马,来交换四皇子,以及碛西都护军对西突厥一带的撤军!所有的战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的送到碛西,但是王冲以及碛西都护军必须优先从突厥大草原上撤军,并且不得再攻击任何的突厥牧民!

这个消息传到乌伤关押突厥四皇子的钢铁之城,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

一个突厥皇室的四皇子居然价值这么多,这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虽然忽鲁也格也说过,这位四皇子非常受宠,不然也不会让青狼叶护亲自带他,帮他捞取战功了,但是这个价值依然让所有人出乎意料。

“真的拣到宝了!”

钢铁之城里,许科仪喃喃自语。半晌回不过神来。

整件事情他是第一线的亲身经历者。他参加了碛西军械库一战,并且亲手俘虏的突厥四皇子他们。并且突厥四皇子的消息,最后也是他亲自汇报给王冲的。但是二十万匹战马,依然让他有种如在梦中,难以置信的感觉。

他分明记得,忽鲁也格在之前曾经给钢铁之城寄过一封信,西突厥可汗那里的底限是十万匹优良突厥战马。而现在的报价,足足超出了一倍。

“忽鲁也格!一定是那个混蛋……”

冥冥中,一道灵光闪过脑海,许科仪突然想起了那个突厥的马商胖子。这个混蛋,一定是他的功劳,否则的话,就算突厥在西线的牧民受到威胁,军队受创,也绝对不会付出这么价值。

“这个家伙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然而好消息还远不止如此,几天之后,随着一阵阵轰鸣的车轱辘声,一架又一架马车,驮着满满的钢铁模块,出现在了钢铁之城外。从京师到乌伤这条大唐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水泥路上,大大缩短了运送这些钢铁模块所需要的时间。

随着第一支马车商队的抵达,后续源源不断的马车商队驮着难以计数的钢铁模块,纷纷从各个地方送到乌伤的钢铁之城。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之后,王冲的一系列命令渐渐发挥效果,大量的物资、兵器、战马,正在向着碛西聚拢,而更遥远的地方,一袋袋的粮食正在从遥远的交趾运往京师,然后再转运到钢铁之城。

王冲当初派张慕年前往交趾,研究杂交水稻,渐渐显现出效果。交趾的水稻一年三熟,单单是那里出产的粮食,就已经足以支撑起一场局部的战争,而根本不需要户部的钱粮拨款。

不止如此,得到王冲的支持,张慕年栽植的杂交水稻研究从交趾向着其他地方扩展。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王冲自西南之战后,各种苦心的发展,在这个时候渐渐显现出效果。

……

“唳!”

一声高亢的鹰鹫尖啸,从距离乌伤钢铁之城数里之外的天空中传来。那只体长三尺多的鹰鹫在天空中只盘旋了一周,立即掉头而去。而顺着鹰鹫的方向,只见拔地而起,高耸入云的乌斯藏高原北境中段,一名乌斯藏斥候骑着战马,伫立在那里,眺望着乌伤钢铁之城的方向。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只见钢铁之城浓烟滚滚,直冲天际,无数的兵马、工匠、商旅,全部聚集在那里,忙忙碌碌,一片热火朝天的迹象。

这名乌斯藏斥候望着这一切,深深的看了一眼,接住空中飞下来的鹰鹫,一句话没说,立即转过身来,朝着乌斯藏高原腹地深处疾驰而去。

而仅仅片刻之后,只听唳的一声尖啸,那只硕大的鹰鹫便再次从大地上腾空而起,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朝着碛西的方向,而是越过重重的高原,一路向着乌斯藏帝国王都的方向飞去。

时间缓缓过去,巨大的鹰鹫穿过重重乌云和雷暴,在一天之后,再次从云层之中穿梭而下。鹰鹫并没有进入王都,而是越过去,落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大地上,一道魁梧壮硕的人影在默默等待着。

“辛苦了,吃吧。”

一只宽厚的手掌,接住了空中飞下的鹰鹫,同时另一只手撕下一大块肉,喂着巨大的鹰鹫吞了下去。做完这一切,火树归藏从鹰鹫腿下取下那封谍报,只是看了一眼,便往前走了过去,递给了另一道人影。

“那小子确实是我们乌斯藏帝国最大的敌人,这次安西出事,他果然又要采取行动了。”

都松莽布支接过信笺,仔细看了一眼,脸色更是忍不住难看几分,深深一叹道:

“可惜了,三角缺口一役,我们在北境的兵马丧尽,已经没有实力威胁到他了。否则的话,一定可以在这个时候给他找点麻烦。”

都松莽布支一脸的后悔。

作为乌斯藏帝国的名将,他在陇西和北斗大将哥舒翰相持的时候,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败仗,但是却栽在了碛西的王冲手中。现在回想,当时还是太鲁莽了,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我们败了,西突厥人也败了,现在整个碛西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大唐已经是一家独大。如果再不能阻止他们,恐怕以后我们乌斯藏的兵马,再也冲不出高原了。”

“嗯。”

火树归藏点了点头。

“现在的发展,一切都和他当初说的一模一样。走吧,要想击败那小子,切断安西都护军的后援,重创大唐在西域的势力,现在也只有他能够做得到了。”

都松莽布支眼中透出一丝尊敬的神色,点了点头,和火树归藏一起,朝着不远处王都外一栋灰暗色的钢铁建筑走去。

在乌斯藏帝国,很少有这种纯钢铁的建筑,除了一种地方:

监狱!

出示腰牌,两位乌斯藏帝国的大将,肩并着肩,在阴暗的地牢里,拾级而下。地牢里一片潮湿,昏暗,只有墙壁上每四尺一支的火把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火光里,一名名狱卒贴墙站立,仿佛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只有一道道凶狠的目光,证明他们还有着呼吸。

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两个人心情复杂,没有说话,就在地牢中沿着通道,一路向着地牢深处前行,四周围针落可闻。就在地牢的最深处,唯一的一间牢房中,两人见到了那个人。

隔着一间间监牢的栅栏,只见那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委地而坐。因为长久不能换洗,那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气味,但那人却似乎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口中喃喃自语,目光死死地盯着地面,对外界毫无所觉。

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走进来的时候,他正用自己的手指在地上异常频繁的划着什么。两人走过去,只见监牢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各种奇异的图案、文字、符号,这些东西就像蚂蚁一样,占据了整间牢房,甚至连墙壁上都是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