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二十万匹战马!/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六十章

西南之战,阿里王系的兵马几乎丧失殆尽,而三角缺口一役,北境的兵马同样折损殆尽。现在空有两位大将,一位智相,但三人手下根本没有什么兵马,这是三人眼前不得不解决的难题。

“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一切我已经准备好了。”

大钦若赞淡淡道,似乎早就料到都松莽布支会问到这个。一边说着,一边不经意的瞥了栅栏外的火树归藏一眼。

都松莽布支心中一突,猛地扭头看向了身旁的火树归藏。这段时间他和火树归藏焦不离孟,形影不离,火树归藏什么时候离开,去干了什么,他都一清二楚。他从没有看到他去见什么人,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借的兵马。

但是,都松莽布支也知道大钦若赞绝不会说假话。

“很抱歉,我并没有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你。”

火树归藏沉默片刻,眼中终于透出一丝歉然:

“早在前往大雪山神庙去见你之前,我就已经按照大相的吩咐,去见过不少人了,也找到了不少的兵力。我们乌斯藏已经连败三场了,损失了大量的兵马,在和大唐的征战中,基本就没有赢过,甚至连象雄训练中心都被他们端掉了。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想要改变这种状况,找到一个机会,彻底的击垮大唐,振兴我们乌斯藏。”

火树归藏说着,扭头向着监牢的阴暗处看了一眼道:

“出来吧!”

监牢地下,一片死寂,片刻之后,一道身影魁梧壮硕,腰挂长刀,浑身透着浓浓的煞气和血腥气息,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都松大将军,久违了!”

看着阴影处走出的那道身影,都松莽布支浑身剧震,刹那间仿佛明白了什么,眼中慢慢露出了释然的神色。

……

几天后,清晨,钢铁之城西部的一间铸铁场里,所有的工匠全部被清了出去,四面八方,所有的光源全部被屏蔽,只余下王冲一人,站在铸铁场中,周围是堆积如山的乌兹钢剑剑胚,一柄柄在燃烧的松枝堆上,炙烤着。

这些未来将让所有人为之痴迷,和疯狂的绝顶宝剑,此刻还一片黝黑,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王冲深深知道,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一把把寒光闪烁,表面有着行云流水般魔性花纹的天下名剑。

“差不多了!”

王冲感受着周围的温度和湿度变化。乌兹钢剑的淬液有着严格的要求,必须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之前进行淬炼,机会只有一刹那,王冲必须严格把握。而且,乌兹钢剑的锻造,始终是王冲的不传之秘,不只是为了自己,同时也是为了不被大食人偷去。

所以到现在为止,王冲虽然把乌兹钢锻造的前面几个步骤全部教给了其他工匠,但是最后的、也是最关键的几个环节,王冲始终坚持自己亲自操作。

“嗡!”

王冲心念一动,磅礴的罡气浩浩荡荡,迸发而出,如同江河湖海一般,包裹住一堆小山般的乌兹钢剑剑胚。哗,水浪四溅,一柄柄通红的乌兹钢剑剑胚接二连三,纷纷抛入了铸铁场中央一个巨大的铁缸里。

这个铁缸里装满了只有王冲才知道的淬火液。嗤,只见浓烟滚滚,当这些乌兹钢剑抛入之后,整个铁缸表面都冒起了滚滚的浓烟。

乌兹钢的淬炼,对各个环节的要求都非常的苛刻,正常的情况下,每一柄乌兹钢剑都需要一名单独的铁匠去操作。但是王冲不同,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在铸剑的历史上,还很少有圣武级别的顶级强者参与到这种铸剑之中来。

这简直是奢侈!

以王冲的强大修为,加上他对温度、湿度,以及铸剑各个环节的了解,这种一次性铸造数百柄乌兹钢剑的事情也只有他才能做的到。

时间缓缓过去,巨大的铁钢表面,冒出的浓烟越来越少,终于——

“哗!”

水浪四溅,在王冲磅礴罡气的控制下,一柄柄长剑从缸底破空而出,重见天日。在微弱的阳光下,只见接近五百柄长剑如同鲨群一般,在虚空中游动着、翻滚着,来回穿梭着,折射着一道道银白、铮亮的光芒。

那凌厉的光芒,仅仅是看一眼也让人觉得仿佛眼睛都要被割裂了一般,阳光照射过去,落在锋利的剑刃上,也仿佛被切成两半。

这一幕场景会让任何看到的人为之惊艳!

乌兹钢剑!

接近五百把最珍贵的乌兹钢剑,在王冲的控制下,终于出世了。放眼天下,这也是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情。

“成功了!”

王冲神情一松,看着虚空中一柄柄造型古朴,锋利无双的乌兹钢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乌伤铁骑最大的一块短板,正在他的手中慢慢弥补。乌伤铁骑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没有趁手的兵器,始终不足以将他们的实力发挥到极致,这也是王冲的心病。但是,乌兹钢的事情急不了。

这并不是中土的矿石,整个神州也没有这种特殊的铁矿。而即便是在它的出产地,海德拉巴山脉,这种矿石的产量也非常非常的低,开采难度极大,储量极低,如果不是王冲之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再加上身毒担心贸易的通道被大食人切断,失去王冲这个大主顾,想要一次性获得6000钧海德拉巴矿石基本是不可能的。

“有了这些乌兹钢剑,真的可以和大食帝国的马克留木军团争锋了,就算数量不及对方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王冲抬手一伸,从虚空中抓过一把锋利的乌兹钢剑,心中暗暗道。

“许科仪,进来吧。这些乌兹钢剑可以分发给下面的弟兄了。”

王冲头也不抬,对着外面道。声音未落,哗的一声,五百把乌兹钢武器一排排整整齐齐,被他码放到了地上。王冲做完这一切,随机转身往外走去。乌兹钢武器,每天最多只能淬炼一批,错过了那段时间,就算王冲力量再高也锻造不了。

“是,侯爷!”

当王冲往外走的时候,外面,一直守着的许科仪也应了一声,掀开帘子,快步走了进来。

“恭喜宿主,获得2000点命运能量点奖励!”

……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他脑海中响起,王冲听着命运之石的提醒,心中惊疑一声,骤然停下了脚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奖励命运能量点?”

王冲铸造乌兹钢剑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不过王冲很快就知道自己错了,命运之石的奖励和乌兹钢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希聿聿!”

王冲还没有走出铸铁场,一阵激烈的马嘶声突然之间在整个钢铁之城的上空响起,开始还只是一两声,接着是成千上万的战马一起嘶鸣。轰隆隆,整个钢铁之城的地面仿佛筛糠一般,急剧的颠簸颤抖,冥冥中,不知道有多少万匹战马向着钢铁之城前来,将这里团团包围。

“这是……”

王冲心中一动,来不及细想,立即化为一道闪电,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穿过大开的城门,外面早已是人山人海,许许多多的工匠已经闻声而出。王冲从城里出来,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只见成千上万的战马,神骏无匹,正在城外激烈的嘶鸣着。放眼望去,茫茫一片,如同海洋一般,粗略的估算,出现在城外的战马,至少都有十万匹之多。

“哈哈哈,侯爷,我回来了!”

突然一阵张狂的大笑声吸引了王冲的注意力,就在战马的前端,忽鲁也格骑着一匹战马,远远地冲着王冲挥舞着手臂,高兴的大叫。

——虽然城外有那么多人,忽鲁也格还是认出了人群中的王冲。

“蹄哒哒!”

马蹄急速,忽鲁也格操着娴熟的马术,从一匹匹战马中疾驰而过,就在距离城门还有十几丈的时候,一个飞跃,稳稳当当的停在王冲身边。

“侯爷,幸不辱命,我把战马带回来了!”

忽鲁也格嘻嘻一笑,躬身做了一个滑稽的姿势,一脸讨好道:

“总共二十万匹战马,这次全部带过来了,听说侯爷准备前往安西,这些战马应该可以派上用场。对了,西突厥那边本来全部想用山马,但是偷偷的被我换了。这里总共有一万匹母马,还有一万匹公马,侯爷以后就可以建立自己的马场了。”

“不错!”

王冲眼中一亮,大为惊喜,一边狠狠的拍了拍忽鲁也格的肩膀:

“这次你真的立大功劳了!”

就如同中土对西突厥进行顶级盐铁的限制和禁运,东西突厥汗国,也在战马上对大唐进行着严格的封锁。虽然依然有战马的交易,但是所有的母马和优良品种的公马全部属于禁止交易的行列,并且被所有的部落遵循着。

如果忽鲁也格真的替他弄到了顶级的公马和母马,没有被骟的,那么一万对公母马,真的就可以建立自己的马场,繁育自己的战马。

虽然这不是眼下马上进行的项目,但是对于王冲来说这也是势在必行的。而乌斯藏高原东北角,已经占领的那片操场,就是最天然的牧马之地。

“许科仪,带人把这些马接收一下,把我们需要用的留下,另外叫朝廷来接收其他的战马。忽鲁也格,走,今天就为你设庆功宴,所有人为你一起庆祝。”

“多谢侯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