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廷争,决议!(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六十一章

二十万匹战马很快送到钢铁之城,而王冲也如约将突厥四皇子送了出去。而突厥大草原上的三千铁骑也很快撤了回来。至此,王冲成就了整个西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皇子赎金交易案。

……

“忽鲁也格,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二十万匹啊!这可不是小数字啊,就算那小子全身上下都是金子做的,也值不了这么多啊!”

“对啊!听到有这么多战马,连侯爷也很震惊,要知道,我可是跟着侯爷打过西南之战的,就算是战争最激烈,最危险的时候,侯爷都没有皱过眉头。”

“何止啊!许姑娘大家都知道,她做什么事情从来都是有条不紊,手上处理过的物资不知道多少,那可是个天文数字啊!但是当许姑娘收到消息的时候也吃惊了。”

……

钢铁之城里灯火通明,那些和忽鲁也格交好的乌伤铁骑、世家侍卫,与忽鲁也格围成一桌,其中一名狱卒问起了现在整个钢铁之城所有人最好奇的事情。

“嘿嘿,不告诉你们,这是我个人的秘密。”

忽鲁也格打了个酒嗝,笑眯眯的卖关子道。

“忽鲁也格你就说嘛,大家都是兄弟,你就告诉我们嘛。”

另一名世家侍卫道。

“那可不行,商业机密,要是告诉你们了,我以后还怎么做生意?你们就使劲猜吧!”

忽鲁也格得意洋洋道。

看到忽鲁也格这幅小人得志的样子,众人直恨得牙痒痒。一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顿时有了注意。

“来来来,忽鲁也格辛苦了,兄弟们敬你一杯。”

“来,我也敬你一杯,兄弟我谁都不服,就服你,你可是立了大功劳了。”

“就是!大家都敬忽鲁也格!”

……

众人你一杯我一杯,不停地给忽鲁也格敬酒。人逢喜事精神爽,忽鲁也格正是得意的时候,所有敬酒都是来者不拒,一杯又一杯不断地吞下肚去。渐渐地,忽鲁也格醉意朦胧,酒嗝一个接一个,脸颊酡红,不知不觉慢慢喝高,越来越醉。

“我跟你们说啊!西突厥现在就没有我搞不定的事,这次为了四皇子的事,我可是上上下下全部打点了。在西突厥我现在就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就你?怎么可能,一定是吹!”

一名狱卒立即道,“故意”满脸的不信。

“怎么不可能!”

忽鲁也格哪里受得了这种激将,立即耿直了脖子,眼睛都瞪圆了。

“那是你们不懂,我告诉你们,别看沙钵罗可汗英雄气概,其实天生耳根子软,我只是稍微打点了一下沙钵罗可汗后宫的那些妃子,特别是四皇子的亲生母亲可敦,这件事情就解决了。你们想想,沙钵罗可汗就算再厉害,但是一堆女人在他耳边不停的吹风,他哪里受得了?”

“哦!~”

众人恍然大悟,还以为忽鲁也格有天大的能耐,原来是靠女人,这和众人之前想象的完全不同,谜底揭开,众人立即再没有什么兴趣,顿时一哄而散。

“喂喂喂,你们去哪里?我话还没说完呢!……”

忽鲁也格在后面大叫道。

……

遥远的三弥山西突厥汗庭。

随着四皇子登上三弥山,在后山和可敦母子相聚,这件事情也随之圆满结束。

只是,随着二十万战马离开西突厥,前往碛西,整个突厥大草原突然空旷了好多,让好多人不由的怅然若失,但这是至高无上的黑水萨满的意思,是神灵的旨意,没有人敢反驳什么。

不过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当夜幕深沉,繁星满天的时候,三弥山前山的可汗牙帐里,两道人影正并排坐着,牙帐里没有点灯,而两人的目光却仿佛穿透了牙帐,看到了无尽的远处。

“祭祀大人,为什么你要让我同意忽鲁也格,拿出去二十万匹战马?”

牙帐周围数十丈内没有一个人,沙钵罗可汗静静地坐着,突然开口道。忽鲁也格如果听到这番话,一定会被吓灵魂出窍,肚子里的酒都吓出来。他一直以为沙钵罗可汗之所以会同意是因为自己利用了沙钵罗可汗后宫里的那些妃子、嫔妃,但是压根不知道,事实的真相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沙钵罗可汗是同意了,但绝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黑水萨满。

“呵呵,可汗不觉得那个马商很有趣吗?”

黑水萨满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声音中透出一丝耐人寻味的意味。

“有趣?”

沙钵罗可汗皱了皱眉头,想起了忽鲁也格胖胖的,有些滑稽的样子,心中大为不解。

“只是一个小丑而已,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这样的人物如果不是你想留着,我随时可以将他杀了。”

“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黑水萨满摇了摇头:

“可汗错了,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可以救出四皇子吗?”

“这……”

沙钵罗可汗怔了怔,顿时说不出话来。仔细回想,在忽鲁也格出现之前,他们其实已经和那个钢铁之城的唐人交涉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什么进展,而且对方一直拒绝商谈。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罢了,直接派兵过去就可以,但是钢铁之城的那个少年却根本不是可以派兵解决的。

事实上,青狼叶护、阿骨都蓝的战死就已经说明问题。

这本来是一个死局,但是那个忽鲁也格来了之后,四皇子真的回来了。这一点,就连沙钵罗之前都没有料到。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用处,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能够和碛西的钢铁之城里救出四皇子,做到我们不能做到的事情,这样不就足够了吗?而且,多出了十万匹战马,可汗的损失有限,草原上的战马很快就会繁衍起来,但是有了忽鲁也格这个小马商,可汗却能多出一条和大唐之间的沟通渠道。——未来,谁又知道这条通道能派上什么用场呢?”

黑水萨满淡淡道。

沙钵罗可汗若有所思,低下头,但还是忍不住长长一叹:

“但是朕还是有些不甘呐……”

“可汗若是不甘,也很简单,再等上一等就可以了。”

黑水萨满笑了笑,一双漆黑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若有深意。

“报!”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沙钵罗可汗最贴身的私兵狼卫的声音在金色牙帐外响起:

“都乌思力大将军来报,他已经平定呼衍儿七姓部落叛乱,击溃*厥支持呼衍儿的叛军,另外,也击退了想要趁乱借机北上的北庭都护军,大约明天午后,他就会赶到三弥山复命!……”

听到这翻话,沙钵罗可汗浑身剧震,下意识的望向了身旁的黑水萨满。

黑水萨满笑而不语。

……

时间缓缓过去,当王冲积极备战怛罗斯,整个碛西区域还保持着一片平静的时候,原本一片宁静的朝堂上,却渐渐的紧张起来。

“不能再拖了!安西的求援信像雪花一般,已经来了三十多封,高仙芝大将军还困在怛罗斯,朝廷必须尽快出兵!”

太极殿里,一名官员厉声大叫道,声音慷慨激昂。

“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战役而已,高仙芝大将军又还没有败,陈晗,你急什么?难道你觉得我们泱泱大唐还打不过一个小小大食吗?”

“高句丽不一样是个蕞尔小国吗?前隋倾尽全国之力,不一样兵败在那里?张守珪大将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不也一样止步在那里?兵力的强弱是可以用国家的大小来衡量的吗!高仙芝大将军向来擅长速战,但这么久,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负得了这个责吗?”

“荒唐!一个多月没有消息就是战败了吗?如果大将军真的战败,消息早就传到了朝廷,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安西、碛西、陇西,三地唇齿相依,唇亡齿寒,如果安西失守,碛西就会失守,如果碛西失守,陇西就会受到威胁,进而威胁到京师的安全。如果让大食、乌斯藏,或者是突厥的兵马,取道碛西、陇西,兵临京师城下,那将是整个大唐的耻辱,你们今天在这里慷慨激昂,极力反对的人,就是大唐的罪臣!我看你们到时候何以自处!”

……

整个朝堂里,争辩声极其激烈。

怛罗斯的事情最开始还没有发酵到这种地步,每个人都以为,以高仙芝的能力,一定可以轻松击败大食人。毕竟,以高仙芝以往的战绩来看,这位安西的战神还没有败过。但是事实的发展,和众人想象的完全不同。

安西的告急信越来越急,而高仙芝率领着三万大唐最精锐的士兵,一个个武装到了牙齿,居然到现在还被困在怛罗斯。如果这一战仅仅是一场边境战争也就罢了,但是事实从来都不是如此,安西是碛西的屏障,碛西是陇西的屏障,而陇西则是京师的屏障。

大唐之所以远征西域,一路远征到了安西四镇,一来固然是为了开疆拓土,展示大唐的国力,二来也是为了保护陇西和京师的安全,拱卫大唐圣皇!

这么多年,正是凭借着安西、碛西两层屏障,陇西和京师才一直都没有出现过太大的变动,但是如果安西失守,那么接下来的后果,却是众人不得不考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