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廷争,决议(二)盟主加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六十二章【感谢云中一山人成为本书盟主!】

“危言耸听!安西四镇只不过是一个边陲的弹丸之地,怛罗斯更是域外之城,距离京师十万八千里,难道以后每次安西告急,我们都要倾尽全国之力去支援安西吗?西域是化外之地,又没有半个大唐子民,难道要为了一群化外之民,劳民伤财,耗尽大唐的国力吗?”

听着大殿里的争辩,杨鹭终于忍不住大声道。

杨鹭是朝廷御史,属于典型的文官,文官一脉都是坚决的反战派,这次怛罗斯之危,安西求援,朝廷里反对的声音不少,杨鹭正是其中最大的反对声。

“兵者,国之大事,一位帝国大将军,三万帝国最精锐的帝国士兵兵困在怛罗斯,这么大的事情难道可以见死不救,等闲视之吗?那是不是所有的边疆告急,我们都可以一概无视?到时候出了事情,生灵涂炭,谁来负责!”

一名封号武将从班列中走了出来,一脸气愤道。怛罗斯的事情根本用不着宋王出面,朝廷里的主战声音一直不少。

文武之争,不管是前隋还是大唐,又或者是之前的历朝历代,从来都没有停歇过。这一次怛罗斯的事情,更是让朝堂中文武之间的关系锐化了不少。

“现在的关键是,西南之战才刚刚结束不久,各地的都护府还处在休养生息之中,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拿什么去支援?朝廷的重兵一向布置在边陲之地,京师以及内陆之地,根本没有什么兵马。如果抽调其他都护府的兵力,到时候出了事情,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的情况,不是我们对于安西的求援置之不理,而是根本无人,也无兵可派!”

一名相对中立的朝臣终于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道。但是声音刚落,所有人的耳边就听到一个声音:

“碛西都护府,王冲!”

那声音低低的,透着一丝怯懦,似乎心中有所顾虑,怕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是这个声音一落,整个朝堂大殿里,突然一片寂静,就连杨鹭和那名相对中立的朝臣也怔住了,突然之间说不出话来。

陇西、北庭、安东、安南,四大都护府都刚刚经历过战争,兵力折损不少,只能被动防守,而无进攻之力。这四处屯兵最多,兵力最盛的地方,都有各自需要应对的强大敌人,确确实实抽不出人手,也不可能长途远征,翻越葱岭,和大食人交战。

但是王冲和碛西都护府不同。

碛西都护府本来就是安西的后备兵源地,而王冲则是碛西的代理大都护。大唐的几大都护府中,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抽调兵力,抽出身来,支援安西。而且最妙的是,碛西本来同时受到乌斯藏和西突厥的双面威胁,历史上一直处于被动防守的地位,很少有能力主动出击,更不用说支援安西。

但是,妙就妙在这里,就在不久之前,王冲接连发起了针对乌斯藏和西突厥的主动进攻。一场三角缺口战役,一举瓦解了西面乌斯藏对碛西的威胁,而碛西军械库一战,又瓦解了东面西突厥汗国的威胁。

现在的碛西都护府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安全地位,根本没有任何的兵力可以威胁到他们。

而作为碛西都护府的主将,代理大都护,王冲也早就通过之前的西南之战,以及碛西的两场战役证明了自己的能力,私底下,王冲早就被称为帝国的“第八大将”,他在兵道上的能力毋庸置疑,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如果说要支援安西,帮助被困在怛罗斯的高仙芝和安西都护军,再没有比王冲和碛西都护军更合适的了,而且这样也不会对整个帝国造成太大的影响。

“这……”

这一刻,连一向反对战争的杨鹭和其他文官都说不出话来了,一个个露出深思的神色。

“砰!”

一枚玉印重重落下,在兵部的文书上,迅速的落下一枚印记。在连续争执了一个多月之后,第一次,大唐的文官和武官体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达成了一致:

着碛西大都护王冲,率领大军全力支援怛罗斯!所有所需兵器、物资、兵力,即刻上报朝廷,着六部协同,全力配合,不得有误!

就在日暮之前,一只信鸽扑棱棱带着这封兵部的文书,迅速的飞往碛西。

这一刻,朝廷上下,整个大唐,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碛西,落到了王冲身上。能不能支援安西,救出围困在怛罗斯的高仙芝和安西都护军,接下来就全看王冲了!

……

视线越过重重大地,聚集到遥远的乌伤钢铁之城。

“轰!”

一声钢铁的轰鸣震彻云霄,随着这声巨响,在钢铁之城的各个角落,无数的火炉浓烟滚滚,直冲天际。从天空俯瞰而下,只见钢铁之城中,无数的工匠密密麻麻,有如蚁聚,而在钢铁之城外面,喊杀声震天,成千上万的兵马在城外组成敌我双方疯狂“冲杀”。

这些兵马并不是大唐的军队,而是一名名鹰鼻深目的西域雇佣兵。王冲在消灭塞种人,招安了冈克族人后,借着余威,在西域洒出了大把的银子。借着庞大的财富,加上大唐的声威,王冲在西域招募了大量的雇佣兵马。

至少四万的西域雇佣兵汇聚到了王冲名下,被王冲带到了钢铁之城外进行训练。西域的雇佣兵没有经历严格的军事训练,战斗的时候,喜欢一拥而上,毫无章法。这并不是王冲需要的,大食人不是普通的对手,仅凭这些乌合之众的雇佣兵,很难发挥多大的作用。

所以王冲特地把他们招募到了钢铁之城附近,交给了李嗣业和许科仪他们进行训练。只要进行最简单的阵法及军事训练,对于这些西域雇佣兵来说,就是脱胎换骨的变化,也足以在未来的怛罗斯之战对大食人造成威胁。

目光往内移,钢铁之城的西侧,巨大的练兵场上,一具具巨大的车弩一字排开,车弩后面每五人一组,不停的上弦,瞄准,校对,发射,然后只听轰轰轰一声声巨响,一根根弩箭密集如雨,纷纷射中了对面的铁靶子。

一指多厚的钢铁靶子面对这些可怕的弩箭,一个个就像稻草扎的一样,纷纷破裂。

轰轰轰!

一轮又一轮,一拨又一拨,每个小组射击一百次之后,立即换另一拨。整个过程,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神色认真无比。王冲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着自己的“车弩小组”计划。

正常情况下,这绝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但是碛西军械库中数量庞大的弩箭,为王冲的计划提供了最大的便利。

而更远的地方,马蹄阵阵,沉重如雷,一匹匹战马嘶鸣着,声音响成一片。李嗣业带领两千兵马已经退回到了钢铁之城,程三元带领的三千乌伤铁骑也同样已经回归,两拨人马汇合之后,立即在钢铁之城中开展了艰苦的训练。

和以往的训练不同,这是一种全新的阵法,怛罗斯之战即将来临,每个人都知道他们面对的是连西域战神高仙芝都无法奈何的对手,必须要更加强大的阵法才能战胜他们。

视线移到钢铁之城中间,一间古色古香,飞檐倒拱,气派非凡的建筑上,靠栏的一面窗户打开,只见一名剑眉星目,面容俊朗,潇洒之中又不失稳重的少年正默默翻看着书卷。

扑棱棱,剧烈的羽翅震荡声中,一只信鸽突然从天而降,有如利剑一般,穿过窗子,落在王冲身前的书桌上。

“嗯?”

王冲看着信鸽,目光一闪,下意识的伸出手,解开绑腿,取出里面的信笺看了一眼。然而就是这一眼,王冲立即神情剧变,眼角慢慢露出一丝笑容。

“终于等来了!”

王冲放下书卷,嘴角慢慢勾起一丝笑意。隔了这么久的时间,在漫长的争论之后,朝廷里面终于得出了结论,放给了自己生杀予夺和征募兵马的权力。

这正是王冲一直以来所期盼的。

王冲从来没有指望朝廷里能像自己一样,明白这场战争对于大唐的意义,但是如果得到这张便宜行事的军令,一切就大不相同,至少自己可以彻底的放开手脚了。

“兵贵神速,时间不多了,余下的时间应该足够我做些事情。”

王冲看着手中的兵部文书,心中暗暗道。

这次朝廷的兵部文书给他的权力非常大,所有的兵马,钱粮,资源,任王冲提,这可是之前任何的一位大都护,大将军都未曾享受过的。不过王冲也明白,这种权力是有限制的,朝廷把这种权力交到自己手中,其实本身已经说明了他们能够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

朝廷其实更多的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独立解决这次危机,而不是真的给自己大量兵马。

“微臣王冲领命,不过微臣有数件事情希望朝廷能够应允……”

王冲提起笔,在一封回复朝廷的文书上,写下了这行字,沉吟半响,脑海中闪过一道道念头,随即王冲迅速在文书上添上了自己父亲和大哥的名字。大唐经历连番的战争,现在正处于兵力短缺,休养生息之际,连北斗大将哥舒翰这样的人物都需要向自己借马,可想而知,大唐各个边陲都护府的情况并不是太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