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最后一环,陨铁抵达!/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六十三章【这是今天第三章】

再加上李正己之前带领四万兵马支援西南,被乌斯藏人突袭,消耗掉了大唐内陆好不容易积攒的那点兵力,现在的朝廷能够派出的兵马实在是有限。

这个时候王冲很自然的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和大哥。

“父亲和大哥那里,两边加起来应该有两万兵马,虽然是步兵,但是却是久经考验,从血与火中磨砺出来的精兵,防守极其厉害。怛罗斯之战和大食人战争,他们应该能够发挥作用。不过这样还是不够,仅凭这些兵力,还远远不足以对付大食帝国的兵马。”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想起了上辈子关于怛罗斯之战的信息。高仙芝和艾布穆/斯/林那一战,大食人聚集了至少三十万的兵马,大食人比乌斯藏人更加的凶狠善战,仅凭碛西的这些人马是远远不够的。

“朝廷内陆那些没有经历过大战的厢兵根本不堪大用,这种新兵带过去就是送死。而大唐兵力最多的地方就是边陲各大都护府。张守珪和我发生过冲突,是绝对不会帮我的,而且调兵也太过遥远,幽州真的太远了。北庭那边,安思顺就算能帮也一定会找借口,至于陇西那里……,哥舒翰自己兵力都不够,恐怕是真的自顾不暇,让他来帮我只能是奢望了。”

“这个时候唯一能调出兵马的,也就只有安南都护府了。阿里王系已经被我毁灭,蒙舍诏帝国已经臣服大唐,安南都护府那边是真的没什么威胁了。”

王冲思忖片刻,很快又写下了安南都护府的名字。短时间内,这也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了。

兵马是一定要的,武器和粮食,王冲已经有了碛西军械库和交趾的杂交水稻,不必朝廷帮忙。真正最需要的还是金银,战争是财富的战争,最消耗的,就是金银。而且有了这些东西,王冲就可以招募更多的雇佣兵,这也是短时间内最实用的办法。

一个又一个,王冲添上一个个的名字,将一切写好之后,王冲站了起来,将信笺卷起,正要塞进竹筒之中,突然之间,钢铁之城外,欢声雷动,一阵鼎沸的人声震彻云霄。

“王冲,快来!你二哥王孛来了!——”

突然之间,许绮琴的声音远远的从钢铁之城的城墙上传来。

“什么?!”

王冲听到这句话,浑身剧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嗖,放下信笺,王冲穿过窗子,猛地飞掠了出去。

片刻之后,城门外,人山人海,不知道多少人马沿着通往乌伤的水泥路汹涌而来,这些人眉目凶悍,看起来凶神恶煞,身上穿的衣服也完全不同,居然是一名名山贼马匪!看到这一幕,别说其他人,就连王冲都呆住了。

不过很快,王冲就被这些山贼马匪最前面一道冷峻的身影吸引住了。

“二哥!”

王冲大喜,立即飞掠了过去。两兄弟狠狠的抱在了一起。

“小弟,我来了。”

王孛淡淡道,他的神色冷峻,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波澜,但是那双一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眸,却透出丝丝暖意。

王冲的二哥王孛压制住了身上的狂血症,走出了皇宫中的监牢,并且一路从京师到乌伤,收服了路上大量的山贼马匪,给王冲带来了八九千的兵力,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整个钢铁之城众人士气大振。

而王冲二哥王孛的到来,就像一个引子一样,接下来源源不断的兵力从四面八方赶来。首先赶到的是止戈院的众人,苏寒山带着孙知命、方玄英、徐乾、陈不让、庄不平、池韦思全部赶到了这里。

这些止戈院的未来“将星”,在之前被王冲纷纷派到了西南,北庭以及其他地方历练。经过血与火的打熬,他们每个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而紧随其后,王冲的要求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王冲的父亲王严以及大哥王符,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碛西都护府。王冲事先在京师那边准备了大量的运兵车来运送这两万军队,以缩减时间。

而另一侧,安南大都护鲜于仲通受到王冲的请求,这一次也饮水思源,调拨了八千的安南都护军精锐,前往乌伤。

——其中还有四千人马是精锐的骑兵,如果不是各地的都护府都有特别的规矩,鲜于仲通还想派遣更多的兵马给王冲。

鲜于仲通和王冲完全是血与火、生与死中熬练出来的过命交情。

不止如此,尽管兵力吃紧,各地能够抽调的兵力也不多,朝廷那边还是额外给王冲抽调了一万的兵马,连同王冲的父亲和大哥,西南的安南都护军,一同赶往了乌伤。另外,朝廷给予王冲最大的帮助,还是金钱方面。

这一次朝廷足足给王冲划拨了一千万两黄金,其中有五百万的金圆券,这些钱足够王冲在西域雇佣一大批的兵马。

时间慢慢过去,每一天都有大量的兵马赶到乌伤的钢铁之城,王冲拼尽了全力和时间赛跑,每一天不知道多少信鸽,岩鹰飞往怛罗斯,侦查前方的情报,同时,王冲还借用朝廷划拨的一千万两黄金,大肆招募兵马,增强自己的实力。

他甚至还用这些黄金从大小勃律雇佣到了一万两千的正规军。

“现在,就只差天外陨铁了!”

乌伤钢铁之城,王冲的府邸中,窗子打开,王冲看着外面一株快要绽开的梅花,心中长长一叹。现在的碛西都护军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虽然王冲已经做足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兵马,钱粮,乌兹钢武器……,所有能做的,王冲都已经做了。

但是在王冲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深深的遗憾,那就是天外陨铁。

就算强大如王冲,重生之后,拥有了大量的前世记忆,但是有些东西依然是无法控制的,天外陨铁就是其中之一。堂兄王亮前往海外搜寻天外陨铁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按道理早就应该回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不过就算是王冲此刻也不知道,大唐的东海岸,遥远的另一端,此时正引来一支前所未有的强大船队。

“让开让开,船队要进港了!”

“天哪,这是哪家的船队,吃水线怎么这么深?这是装了多少货物啊!”

“没看到吗?连京城王家的旗号都不认识,真是没见识!”

“啊!少年侯……”

……

码头上的工匠一脸吃惊,看着那足有数层楼高的庞大楼船,一个个纷纷往后退去。

“啪!”

几乎就在同时,第一艘楼船靠岸,一架长长的绳梯从楼船上抛了下来,一名又一名被海风吹得黝黑的船员顺着绳梯滑了下来。看着熟悉的中土世界,一个个张开手臂哈哈大笑:

“终于又回来了!”

而紧随着这些船员之后,一具长长的,用钢板做龙骨加固的木板在机括声中,从楼船上高高竖起,然后轰的一声推金山倒玉柱落了下来。在片刻的沉寂之后,一道削瘦,但极其精悍的身影天浮现在了原木板桥的另一端。

他穿着一身破旧的锦衫,身上依旧保持着世家子弟的那种风采。长年的海上漂泊,让他的肤色黝暗,脸上也多了许多风霜的痕迹,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是前所未有的精亮,充满着活力和威信。

“半年多,终于又重返中土……”

王亮站在木板桥的末端,负手而立,极目眺望,强烈的海风掠过,将他的头发吹得猎猎作舞。王亮身上的气息沉稳而厚重,就好像在海上航行了几十年,富有经验的老手,而很难相信,他其实还只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

“王家上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堂弟,希望我没有拖你的后腿……”

生活的磨砺,海上的磨难,生死的考量,早已让王亮明白了许多这个年轻不应该明白的道理,也明白了王家这个将相世家,庞然大物的真谛。世家又世家的职责,每个人都职权分明,才能维护着这个庞然大物的运转,而不至于分崩离析。

现在的王家,矛尖的部分是王冲,他是这一代整个王家中最耀眼的存在,也是整个王家维系着荣光的关键,是无可取代的。而王亮自己就是这根长矛的末尾,是矛柄。虽然每个人的作用不同,但却同样起着作用。

王亮不懂军事,也不懂王冲的抱负和计划,所以他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支持着王冲,支持着自己的堂弟,以及整个王家。

……

电光石火间,这些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王亮很快就回过神来,整个人的气质就好像一把出鞘的长剑,渐渐的变得凌厉起来,充满了威信。转过身来,王亮朝着身后挥了挥手,同时厉喝道:

“开始卸货吧!”

下一刻,楼船震动,随着王亮的声音,一辆辆精铁的小车,拖着满满的,一堆又一堆的天外陨铁,沿着木板桥,迅速的向着码头上卸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