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后招,暗制葛罗禄!/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六十七章

“扑棱棱!”

当王冲的十几万大军驶出碛西,瞬息间无数的信鸽和岩鹰飞向四面八方,这一场大范围的兵力调动,吸引了无数的目光注意。遥远的乌斯藏高原,十多名乌斯藏铁骑居高临下,远远的看到那黑压压一片大军,猛地掉过头来骋去。

“终于出发了吗?”

在乌斯藏王都旁,无人看到的监牢地下,随着一阵吱哑的声音,钢铁栅栏打开,就在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的目光注视下,一道身影微微捋起脸上披散下的头发,抬起头,缓缓的从地下监牢里走了出去。

“嗡!”

四周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但那一刹那,都松莽布支和火树归藏的目光中,整片大地都似乎在这一刹那,随着那人的脚步轰隆隆的颤抖起来。在漫长的时间之后,乌斯藏、大唐和西域终于要迎来新一波的变化!

……

“嗷!”

当碛西的大军离开的同时,碛西与西突厥交界的地方,一只青色的巨狼引颈长嚎,那凄厉的嚎叫声,声传十余里远。狼嚎声一阵接一阵,就像接力一样,从碛西的边缘,一直传到了突厥大草原的深处。

“蹄哒哒!”

片刻之后,就在距离碛西边界二三十里外的地方,五名并肩而立的西突厥士兵突然回过头来,招呼了一声,各自带着一匹青色的巨狼,同样急匆匆的朝着远处急奔而去。而就在几个时辰之后——

“希聿聿!”

一阵战马的嘶鸣,浑厚激昂,有如金石一般,从西突厥汗庭所在的三弥山主峰上响起。随着这阵激昂的马嘶,一道魁梧的身影,有如神祗一般缓缓的出现在了三弥山顶,所有人的目光中。

那一刹那,天空晦暗,连天空晒落的阳光,都仿佛被那人的身影遮住了。

“俟斤!”

四面八方,所有的突厥铁骑顿时纷纷低下头来,露出了恭敬和顺服的神色。“俟斤”,这是突厥语中对于地位极高人的尊称。能得到汗庭附近众多突厥士兵如此尊敬的,除了西突厥的皇帝沙钵罗可汗之外,现在也就只有一个“都乌思力大将军”了。

如同中土大唐一样,突厥人虽然骁勇善战,但能够称得上“大将军”的同样屈指而数。而都乌思力正是其中之一。

四周寂静,针落可闻!

都乌思力屹立在三弥山顶,那睥睨的目光精芒四射,如同天空中的皓日一般。都乌思力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坐在那匹太阳神驹上,冷峻的目光如神灵般,居高临下,缓缓的逡巡着,扫过大地。

呼!

右手向着身后一挥,下一刻,都乌思力跃纵而起,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掠过二十余丈的距离,向着山下飞跃而下。轰隆,当战马落地,尘埃滚滚,同一时间,成千上万的战马嘶声咆哮,蹄哒哒,就在都乌思力的后方,成千上万的突厥铁骑从三弥山后纵跃而出,卷起一路烟尘,紧跟在都乌思力身后冲锋而下。

这些突厥铁骑每一个气息都有如风暴一般,即便是当初青狼叶护率领的五千精挑细选出来的突厥勇士也远远无法与之相比。而且,这些铁骑与其他的突厥铁骑也截然不同。他们乘坐的铁骑,每一匹都更加的高大,也更加的健壮,明显比其他的突厥马高出不少,一匹匹神俊如龙。

轰隆隆!

战马隆隆,很快就消失在了西方。自碛西军械库一战之后,整片突厥大草原也终于随之动荡起来。

……

“哗啦啦!”

一只又一只信鸽不断飞出,对王冲这次远征产生反应的,远不止乌斯藏和西突厥这两大霸主。而对这场战争关注的远不止这两方,碛西的天空中,同一时间不知道多少的鹰雀朝着西域内陆飞去。

高昌,楼兰、月氏、单桓、姑墨、乌孙……,甚至包括大小孛律在内,所有大大小小的西域诸国都在关注着这场战争。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一战虽然是大唐和大食,东西方两大帝国之间的碰撞,但同时也关系着所有西域的国家。每个西域国家都需要在这场战争中做出自己的选择。

……

暗流勇动,这场战争影响的远不止是葱岭以东!

“都查清楚了吗?”

夜色之中,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不是众人最熟悉的中土语言,也不是大食语,而另一种无人能够懂的少数胡语。

“查清楚了。高仙芝那边已经传令下,七天之后,准备打开库藏,拿出所有的酒、肉和储备的粮食,犒赏三军。这件事情虽然他做的隐秘,而且根本没有跟我们说。但以他以往的风格来看,这是要准备破釜沉舟,和大食人决一死战!”

怛罗斯城内,另一个声音低低的回应道。

“混蛋!”

第一个开口的男子猛的捏紧了拳头。借着黯淡的星光,可以隐约看清楚,说话的那人双目狭长,鹰视狼顾,凶狠无比。而他的嘴唇上,两撇浓密的八字须微微向上翘起,一看就是那种充满了勃勃野心的人。

而最令人心惊的,还是他目光开阖间,透露出的那种枭雄巨擘的气质和光芒。

整个怛罗斯里,除了高仙芝和一些顶尖的汉人战将之外,也就只有雇佣的葛罗禄部落的首领“万赫裴罗”,在葛罗禄语中,只有一个意思“万王之王”。自有葛罗禄部以来,万赫裴罗是整个葛罗禄部最强大,最杰出的雄主。

在他的手中,葛罗禄部成为了整个草原上,最强在的雇佣部落。在西域拥有极高的地位。

“*死定了,高仙芝纵横了这么多年,这次找错了对手。安西都护军死定了,他这是准备在死的时候,拉我们和他们一起殉葬!不过,他不会有这个机会……”

万赫裴罗凶狠的声音低低的,在虚空中回响。

“骨力,大食人那边回复了吗?”

“回复了,大食人已经承诺了顾及我们的安全。另外,只要我们做为内应,打开城门,就会再送我们八十万两黄金,另外高仙芝在石国掳掠的黄金也全部归我。大食人还承诺,以后在西域,还会支持我们统治其他诸部!”

被称为骨力的葛罗禄部悍将嘶哑着声音,低低道,声音中透露着一种特别的意味。

“好!”

万赫裴罗冷冷一笑,眼中猛的掠过一抹令人心悸的光芒:

"高仙芝和安西都护军七天之后和大食人决一死战,我们就在明天晚上动手,引大食人入城。高仙芝……恐怕没那个机会了!"

"是!属下这就吩咐下去,让兄弟们准备。从明天之后,高仙芝和安南都护军就将成为历史,他们绝不会再有任何的机会,从此以后,西域将是大人和我们葛罗禄的天下。"

被称为骨力的葛罗禄部悍将立即道。

万赫裴罗笑了笑,满意的点了点头。安西都护军和高仙芝西域战神的名字名震天下,能够亲手葬送这支西域雄狮,也能够在他万赫裴罗和葛罗禄战绩薄上添上极其炫赫的一笔,这将是他们葛罗禄部从此统治西域最好的礼物。

"报!"

就在万赫裴罗心中最是志得意满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哒哒的脚步声,从黑夜中传来。万赫裴罗和那名葛罗禄部落的部将扭头望去,只见一名葛罗禄雇佣兵正急匆匆的朝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

"怎么回事?大惊小怪的,军队里的规矩你不知道吗?"

万赫裴罗皱了皱眉头。高仙芝治军极其严谨,尽管已经下定了决心,临阵倒戈,背叛高仙芝,但是在真正动手之前,高仙芝在军伍中立下的铁律还是要遵守。

"首领,不好了!刚刚收到后面部落的飞隼传书,我们的部落被碛西都护军包围了,所有的妇孺老弱全部被*俘虏,连同部落里的牛羊,战马一起,被他们裹挟着,正往葱岭的方向而来。"

那名葛罗禄雇佣兵呼吸急促,神情极其恐慌。

"什么!"

听到这番话,万赫裴罗和身边的部将瞳孔大睁,浑身剧震,如遭雷击。

"混账,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把信给我拿过来!"

万赫裴罗勃然大怒,一把从那名部落战士的手中夺过了书信。葛罗禄部落人数众多,平时出征的时候大部分的男子都会离开部落,在外征战,所有的老弱妇孺都留在后方。这样也是为了葛罗禄部落的安全。

这样不管葛罗禄平时征战在外面折损多少人手,在后方的族人依然可以繁衍生息,并且从雇主那里得到战死的抚恤金。

另外,为了后方的安全,万赫裴罗还特意在后方留了一只特殊的鹰隼,是万赫裴罗花高价从一名大食商人那里买来的异种,飞行速度特别快。一旦后方出事,就能通过这只鹰隼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前方征战的万赫裴罗。

这样出了事情也能够互相照应,免得被人偷袭后方。

但是凭借葛罗禄的威名和显赫的战斗力,这种事情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然而万赫裴罗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他跟随高仙芝和安西都护军出征的时候,居然会被人端了老巢,而且还是大唐的军队。

打开信笺,全部都是用葛罗禄文字书写的,而且上面还有只有他们部族才知道的记号。

"混蛋!"

一声雷霆般的怒喝响彻云霄,彻底的打破了怛罗斯城的平静,万赫裴罗将信笺狠狠地掷在地上,整个人怒不可遏:

"给我准备一下,我要去见高仙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