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碎叶城!/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六十八章

"轰隆隆!"

通往安西的路上,大地震动,地动天摇,一辆辆运兵车每一辆车都站满了十八九个人,由四匹马拉着,在水泥路上急速奔驰。和平常的马车不同,这些马车上面,每一辆都安着一面白色的折叠风帆。风帆大约六尺高,八尺宽,一旦顺风的时候,风帆就张到极致,配合着战马加快运兵的速度。

而一旦逆风的时候,马车上的士兵,就以最快的速度将风帆折叠起来。这是张寿之按照的王冲说的,利用了风帆的原理打造的,希望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将碛西都护军运到怛罗斯去。

一路进入西域,王冲的眉头不知不觉慢慢的皱了起来。

这一场战争对西域的影响比想象中的还要强烈的多,王冲之前见忽鲁也格的时候,是到过西域的,那个时候西域极其的繁华。昭武九姓,西域三十六国,还有大食、条支的商人都汇聚在这里,各种珍珠、玛瑙、香料应有尽有。正是各国的商人汇聚在这里,才成就了西域的富庶和繁荣。

但是王冲这次进军西域,所有的集市几乎都是一片萧条,看不到一个人影,一路上途经的城池几乎都变成了空城,到处一片紧张的气味。

“看来大唐和大食这一战,对西域比想像中的影响还要大。所有的胡商都感觉到了危险,提前撤走了。”

王冲骑着白蹄乌,看着周围一座座高高矮矮,这么一片巨大的城池,大街上空空荡荡,王冲只能看到寥寥几个人。而且还都是在远处紧张的眺望,根本不敢靠近。斥侯只是往那些人的方向望了一眼,下一刻,砰砰砰所有的门窗立即关的紧紧的。

“张雀,有什么情况吗?”

王冲开口道。

“回侯爷,所有的鹰雀已经遍布周围五十里,并没有任何异常。另外,许科仪将军来信,任务已经完成,他们大约在我们前方一百里的地方,许科仪将军询问是否需要等我们,一起汇合?”

张雀骑着马,快步从后面跟了上来。

“不必了。告诉他们,加快速度。葛罗禄部落的人,一个都不许拉下!”

王冲道。说到最后一句话,王冲的声音陡然变得冷酷无比。

“胡人畏威而不怀德”,葛罗禄部是这场战争的关键,高仙芝还是太过自负了,自负到以为,这些雇佣兵会永远不会背叛。雇佣,雇佣,这些人是看钱干活的,而高仙芝还特别把他们安排在大军后面,这简直是自掘坟墓。

但是现在换了王冲,一切就截然不同。“慈不掌兵”,战争是国之大事,关系到朝廷社稷和黎民百姓,任何的仁慈都是妇人之仁,为将帅者所不取。葛罗禄如果背叛大唐,就要做好付出最惨重代价的准备!

“……另外,传令下去,将运兵车的马匹和骑兵的马匹互换一下,加快行军速度!”

王冲道。

“是,侯爷!”

张雀在马背上躬身一礼,迅速领命而去。

等到张雀离去,王冲的目光一闪,很快落到了前方黑压压一片,茫茫无尽的大军上。和第一次西南之战的匆匆忙忙不同,这一次可以说是王冲准备最充分的一次,十万多的大军,各兵种全力配合,所有的物资也全部到位,一辆辆,一车车,车水马龙,在安西和碛西新修建的水泥路上川流不息。

但是行军的速度还是太慢了,步兵、随军工匠、斧兵、枪兵,这些兵种的行军速度和骑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王冲的队伍之中还有相当数量的车弩,车弩又称之为床弩,每一具体积都极其庞大,而且由于是最优良的钢铁打造,每一具都沉重无比。一辆运兵车基本只能承载两三台车弩,仅仅这一点,王冲的行军速度就快不了。

不过王冲已经在极力的加快行军的步伐,不管是在运兵车上加载的小型风帆,还是将拉车的马匹和骑兵的马匹进行互换,使得马匹能够得到充分的休息,尽量保持足够多的精力,这一切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加快行军速度,提前赶到怛罗斯之城。

时间一天天过去,越是靠近西北,战争的气氛就越是浓烈,所有的城池也越是萧条、肃杀。

大约三天之后,前方,风沙呼啸,在天空中低垂的乌云下,一片恢弘壮丽,带着明显军事重镇风格的城池渐渐映入眼中。这座城池和其他城市截然不同,城墙上每隔十丈左右,就有一座烽烟台,还有瞭望台间杂其中,这是只有军伍才会使用的东西。

“这就是安西四镇吗?”

王冲心中暗暗道。

整个西域,大唐兵力最为出名的地方就是碎叶、龟兹、于阗、疏勒等安西四镇,同时也是大唐安西都护府所在的地方。要从碛西前往怛罗斯,安西是必经之地。上辈子王冲虽然久闻安西四镇之名,但却从来没有机会到达那里,更不曾得缘一面。

“驾!”

王冲突然一夹马腹,从队伍的末尾,向着前方驰去。身后,许科仪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连忙跟了上去。

安西的建筑远不像中土那么精致,到处都带着一股粗犷的味道。王冲带着众人骑马过去,终于看清离开这座安西四镇的面貌。这座巨大的城池建造得非常的粗糙,整体都是以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垒砌而成,在这外表刷上一层又一层厚厚的泥浆,才形成了这座巨大而古老的城池。

在安西屹立多年,这座城池表面早就遍布刀剑,和战火的痕迹,许多地方都有烟熏火燎后的残痕,甚至一些地方还能看到投石机投掷后的迹象。而频繁的战争更是将这座城池染上了一层黑红的色泽。

“碎叶城!”

王冲抬起头,一眼看到了城门上三个斑驳的纂体大字。看到这三个大字,王冲心中微微震动了一下:

“想不到居然是这座城池!”

安西四镇中,王冲心中最有亲切感,也最熟悉的就是这座传奇的碎叶城,原因很简单,在另外一个时空,这里正是一代诗仙的诞生之地,而且也诞生过诸多边塞名将。大唐最远的边塞重镇就是这座碎叶城。

大军缓缓前进,浩浩荡荡,一路开进碎叶城中。这座以往防守严密的军事重镇,随着高仙芝和三万多安西都护军出征,现在变成了一座不设防的城池。整个碎叶城城门大开,根本没有任何人驻守。

“侯爷,这里有一座石碑!”

就在距离城门还有数十丈的地方,张雀突然指着道旁道。

王冲突然停下了脚步。这是一块巨大的石碑,经过风吹日晒雨沐,以及漫长的时间打磨,已经变得非常的斑驳了。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卧在道旁的一块两人多高的褐色大岩石。但是王冲只是看了一眼,就禁不住眼皮跳了跳。

“代天巡狩!”

王冲一眼认了出来。

上辈子,在家族出世之前,王冲从来都没有出过京,更别是西域。即便是后来到处漂泊的日子,也从来没有去过。在西域,安西四大军事重镇的名字如雷贯耳,但还有一个东西,比这安西四镇还要出名,那就是“代天巡狩碑”。

王冲还在少年在识字的时侯,就听说过这块石块。事实上,只怕个京师不知道这块碑的人都不多。因为是一位非常特殊的人物立下的。

班超!

中土神洲历史上,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安西大都护!

虽然中土历史上,第一次打通西域,将中土的力量拓展到西域是在张骞手中。但真正统治这里,拥有影响力,反而是几百年之后的班超!在西域这块地盘上,中土历代王朝不断的得与失,甚至中间一度断接联系数百年,中间出过的西域大都护除此以外不知凡几。但是真正追溯起来。第一代的西域大都护,正是一千多年前大汉王朝,以书生身份投笔从戎的班超。

“西域虽远,但亦属中原文明王化之地,天子难顾,吾为天子臣属,将代天子巡狩!永镇国门!!!”

当年班超驻马西域,说出来的这翻话,振聋发聩,不知道激励着后来多少代仁人志士,一代又一代,前仆后继,开疆西域,这才有了今日大唐在西域的局面!而班超立碑的地方,据说就是当年张骞第一次出塞的地方,也是张骞抵达过的最远的地方!

这块石碑,向来都是历代都护府重兵保护的地方。

只是后来,怛罗斯一战,大唐战败,高仙芝三万精兵全军覆没,大食人的兵马顺势东来,他们穿过葱岭,进军安西四镇,第一个毁掉的,就是这块他们眼中“邪端

”的“代天巡狩碑”,连碎片都被他们拖回大食,丢弃到大海之中。

当年消息传来,中土神洲不知多少人为之心痛。王冲心中也是扼腕不已,视为毕生的遗憾!

这次出兵西域,前往怛罗斯,王冲也没有料到,会得偿夙愿,见到这块“代天巡狩碑”。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飞梭而过,王冲心中一动,哗啦一声,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突然从白蹄乌上翻身下来。

“放心吧,这一次,大食人绝不会有任何的机会,踏足大唐的国门!!”

王冲心中沉重,恭恭敬敬的躬身行了一礼,心中暗暗道。这块石碑不知寄托了中土神洲多少忠臣志士的热血和梦想,这即是他们的梦想,也是整个中土神洲的梦想。王冲绝不会允许这种梦想受到玷污。

“走吧!”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很快翻身上马,招呼了一声众人,向着碎叶城中驶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