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大食,溃败!(三)/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七十七章

“好机会!”

感受到欧麦尔的气息突然变弱,李嗣业和黄搏天目光一亮,两人联手齐齐发动攻击,而几乎是同一时间,马蹄喘急,沉重如雷,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砰砰砰,五千乌伤铁骑有如狂风暴雨般,从各个方向接连不断的撞击在欧麦尔体外的罡气上。

只不过眨眼间,欧麦尔身上的气息就以惊人的速度消耗,并且迅速削弱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地步。

十荡十决!

当五千乌伤铁骑把这套后世名闻天下,最强十大阵法之一用在一个人身上,哪怕是欧麦尔这种名闻天下的大食名将,也没有任何的幸理。

“不!”

以铁石心肠,意志坚定著称的欧麦尔脸色苍白,心中陡的生出了一股浓烈的恐惧。他的武功刚烈、磅礴,足以同时抵挡李嗣业和黄搏天的联手攻击,但是当成千上万的乌伤铁骑一起冲锋过来,就连欧麦尔都不是对手。在他的一生征战之中,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成群结队的铁骑集群式进攻一个人的情况。

一个人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同时对付成千上万的对手,这一刹那,他终于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他想要纵马逃跑,但是黄搏天操控的石将军完全控制了周围的岩石地形,一块块岩石从地底突起,完全阻挡了他去路,而五千乌伤铁骑密集如雨的攻击更是彻底封死了他的退路。

“啊!——”

最后一刹那,欧麦尔只来得及奋起全身的力量,举起手中威名赫赤的大食弯刀,顶住来自头顶的攻击。然而轰隆,气浪暴鸣,一柄一人多高的锋利巨剑怒斩而下,这一剑剖开了乌云,剖开了日月,剖开了欧麦尔体外深沉黝黑的罡气,也同时劈断了他手中名闻天下的,陪伴自己征战半生的大食神刀。

希聿聿,最后一声长嘶来自欧麦尔跨下的大食神驹,这头体格壮硕,闻名大食的神驹和欧麦尔一起,被李嗣业手中乌兹钢巨剑一剑劈成两爿,鲜血暴射一地。

“与大唐为敌者,如此獠!”

李嗣业一剑挑起欧麦尔的尸体,高高扬起,那一刹那,他浑身气息滚滚,罡气如潮,仿佛燃烧的烈焰一般,半个战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那一刻的李嗣业,伟岸的如同天上的神祗一般。

“轰!”

虽然听不懂李嗣业说什么,但是欧麦尔的战死,对于东部战场的大食军团的打击,完全是毁灭性的。

“将军阵亡!”

“欧麦尔将军被唐人杀了!”

“大家快逃!”

……

所有的大食人争先恐后,一片恐慌,败退的大军有如潮水般冲击后方的大军阵营。这一幕突如其来,原本差不多已经调整过来,都做出了进攻准备的大食军团受到这波冲击,顿时一片混乱。

“杀!”

“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为了大唐!——”

……

一阵阵咆哮声响彻战场,十万碛西援军赤红着眼睛,犹如猛虎下山般,向着大食军衔尾杀去。到了这一步,已经用不着任何的战术了,面对全线溃败的大食人,众人只是如同巨浪般汹涌过去。

乌伤铁骑、弩车大军、冈克之王、大小勃律的军队、安南都护军、碛西都护军……,所有人化为一般毁灭性的洪流,不断的向着三十万大食人冲杀过去。虽然大食人的数量远比大唐要多,虽然后面的大食军队还在试图反抗,试图上前战斗,但是面对已经全线溃败的军团,任何人都已经无法阻止这股趋势。

“大人!”

“快看那里!”

“大食人居然被打退了!”

“这怎么可能!”

远远的,怛罗斯之城上,一道道目光看着城下成千上万溃退的身影,脸上满是震惊。他们早就注意到了远处援军的到来,但是大食人的疯狂进攻,使得他们根本无暇顾及,而且两个月的鏖战,再没有人比安西都护军更明白,眼前这只大食帝国的军队有多么强大。

那是比以往任何一支军队都要强大的多的军队,仅凭十万援军,而且里面还有相当多数量的雇佣兵,想要击败三十多万凶猛、彪悍的大食士兵,几乎相当于天方夜谭。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最后这支新出现的援军,不但胜利了,而且还以压倒性的力量彻底碾压大食军队。

城楼之上一片死寂,原本顺着云梯前仆后继,不断杀来的大食人有如潮水般退去。众人看着远处与大食人激烈交战的援军,那呼啸的喊杀声,给了所有人前所未有的冲击和震撼,更给了所有人前所未有的希望!

“传令下去,打开城门,配合碛西都护军,联合夹击大食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听起来有些疲惫,但却依然威严洪亮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高仙芝双手拄剑,伫立在城楼上,犹如山峦般,岿然不动。他衣甲破碎,浑身血迹斑斑,每一处地方都是深深的刀剑伤痕,连番的激战消耗了他大量的罡气和体力,但是高仙芝却是脸色平静,那高大挺拔的身影横亘在那里,就仿佛永远都不会倒下般。

“是!大人!”

高仙芝身旁一名传令官满脸兴奋,迅速领命而去。片刻之后,轰隆,随着一声巨响,怛罗斯之城已经严重扭曲变形的城门重重的打开,一名名安西都护军激动的喊杀着从城中冲杀而去。

三十万大食军队本来在碛西援军的攻击下已经溃不能支,再加上突然从城中杀出的安西都护军,顿时越发混乱了,成千上万的大食人争先恐后,纷纷逃跑。

“想不到……他真的会来!”

当城墙之上再没有一个人,高仙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神情轻松了很多,那原本高大伟岸的身躯,也显出了一丝深深地疲惫。

……

怛罗斯城外,大食人兵败如山倒!

“混蛋!站住!杀掉他们!”

“不许逃跑!杀回去!”

“冲击军阵者,死!”

……

一名名后方的大食将领愤怒的嘶吼着,还试图着阻止大军的败退。然而只是一眨眼,就连他们自己,都被这股乱流裹挟着,往后拖去。

“撤!——”

大势已去,面对十余万如狼似虎,疯狂追杀过来的大唐/军队,大食人终于下达了撤退了命令,三十万大军留下满地的尸体,有如潮水般向西退去。

“侯爷!我们胜利了!”

大军后方,许科仪扭头望着王冲一脸崇敬道。

“是胜利了,但还没有彻底胜利!”

王冲淡淡道,丢下一脸懵懂的许科仪,骑着白蹄乌缓缓地向前行去。战场上,金铁声,喊杀声,马鸣声,惨叫声,还有弓弦的震颤声,响声一片。只有王冲一脸平静,有如闲庭信步般,跨过无数大食人的尸体,掠过一处处断戈残戟,在万军丛中缓缓的向前行去。

身后,一名名将士紧紧相随,王冲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战争的中心,就好像谪落的皓日一般,光芒万丈,让人永远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大食人撤退了,有如潮水一般的疯狂往后涌去,这一战大食人损失惨重,就算到现在为止,他们恐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甚至还折损了大食之矢欧麦尔这样的顶级名将。但是对于王冲来说,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一场战斗从开始到现在,不管是避过大食人在天空的猎隼,杀掉他们游荡在外围,通风报信的斥候,还是最后抢占先机,击溃欧麦尔指挥下的七万大军,以及利用这东部溃退的大军冲击三十万大食军队,所有的一切一环扣一环全部是他精心安排的结果。

在乌伤的钢铁之城和碛西都护府中,王冲利用那张怛罗斯地形的沙盘,事先已经推演过无数次,而现在这一切在现实中真实的上演,而且丝丝入扣,没有毫厘的差池。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这是兵法中最简单的内容,为了现在的胜利,王冲准备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方方面面,所有的细节都被他考虑到了。

对于大食人来说,这一场失败或许只是偶然,但是对于王冲来说,却是必然。

“报!”

“大食人已经撤到指定位置,请问是否继续追击?”

就在王冲缓缓向前行去的时候,一名传令兵火速驰来,在王冲身前翻身下马,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

“不必了!”

王冲坐在白蹄乌上,眺望前方已经退出怛罗斯西侧战场的大食人,摆了摆头,淡淡道:

“通知李嗣业,陈彬,以及冈克之王他们,停止追击!”

“另外,传令张寿之他们,可以开始行动了!”

“是!侯爷!”

听到王冲的话,传令兵翻身上马,很快如飞而去。

轰隆隆,随着一阵剧烈的颤动声,成千上万的运兵车翻过丘陵,运送着无数的工匠,以及燃烧的铁炉朝着战场而来。在他们身后,更多的马车装载着小山一般的钢铁,铺天盖地,紧跟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