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王冲,隔空交锋!/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七十九章

王冲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瞥了眼其他的安西众人。

“许洋,不要乱说!战场上的事情,波诡云谲,关系着数万将士的性命,岂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王都护说得不错,面对大食人这种强悍的对手,我们确实不可以掉以轻心!”

副都护程千里认真思索片刻后道。

虽然很希望可以一鼓作气,彻底的击杀大食人,但是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王冲说得是对的。大食人只是小败而已,如果大食人真的只有那么一点本事,也不会把大都护和安西都护军逼到这种地步了。

甚至大都护都已经提前做好准备,要带领安西都护军和大食人最后决一死战,以身殉国。

骄兵必败!

这一场关系的不止是几万安西都护军的性命,还有后方整个西域的归属,以及碛西、陇西甚至京师的安全,这么大的事情不是可以意气用事的!

王冲瞥了程千里一眼,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赞赏的神色,王冲之前并没有和程千里接触过,对他的了解也不多,但是只凭他这一席话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大唐的巅峰准将,不止武力超群,同时也是极富谋略的。

至少不是那种意气用事,容易冲动之辈。

“呵,其实除了我刚刚说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旌旗!”

王冲笑了笑,扭过头来,一脸自信道。

众人心中一震,一个个齐齐扭过头来,跟着看向了那些大食人溃逃的方向。只见那些黑色的大食战旗星罗棋布,遍布大军之中。只是看着那些战旗,每个人都是一脸迷惑,谁都不明白王冲是这是什么意思。

“不论艾布穆斯/林打得什么注意,这可绝对不像是一个大军溃败的迹像啊!如果他真想做点什么,应该再下点苦功,更加用心一点!”

王冲一脸“了如指掌,洞悉一切”的神情,眼神看起来睿智无比。

“轰隆!”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王冲这句话,所有安西诸将,包括王冲身边的众人,都是浑身剧震。他们只知道王冲安排追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开始撤兵,不得继续追杀过去,却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内幕。

更加不知道,黑色的大食人战旗中还隐藏着这样的奥秘。

确实!提到王冲的提醒,众人此时认真看去,那一杆杆黑色的大食战旗,笔直朝天,而且即便是在败退之中,也隐含着某种秩序。

——无论如何,这实在也不像是一个惊慌、混乱,溃不成军的大军撤退的样子!

“咝!”

想明白这一点,众人眼皮狂跳,心中倒吸了一口气,一个个顿时都说不出话来。

“千里,王都护说的是对的,艾布穆斯/林没有那么容易击败,他已经布下一个圈套等着我们。传令下去,让士兵们撤退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高仙芝望着远处突然道。

“圈套?”

身旁,众人一片错愕。

“都护大人英明!”

王冲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高仙芝不愧是西域的战神,身经百战,经验非常丰富,对于战场上的各种变化非常敏,很显然,他也应该看出了艾布穆斯/林的意图。

“许科仪,传令下去,让大军撤退,停止追杀吧。”

许科仪应了一声,连忙匆匆离去。

远处,十几万碛西援军和安西都护军犹如退潮一般,慢慢撤退,停止了追杀。两方人马彻底的分离开来。

……

与此同时,怛罗斯城西,距离战场数里之外,视野看不到的地方,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大食人最早撤离的一拨人马正沿着起伏的地表,布置出了一个弧形的埋伏圈。沿着这道埋伏圈,接近十万的大食铁骑密密麻麻,埋伏在后面。

这些铁骑是最早撤出战场的,而且借助着地形和视野,从远处完全注意不到他们。

“怎么还没来?”

“急什么,总督大人早就算计好了,等到他们追过来进入我们的包围圈,就是他们的死期!”

“哈哈,还是总督大人厉害,这些唐人到死都不会想到,他们就快要‘胜利’的时候,会被我们全歼!就是可惜了欧麦尔,不过为了帝国,牺牲他一个也值得了。”

“都给我闭嘴!唐人快要过来了,赶紧给我准备。”

……

就在埋伏圈的正后方,几名目光凛冽,体毛浓密,披着黑色重甲的大食武将聚在一起,目光审视着前方,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杀气。大食帝国从建立到现在,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在持续不断的征伐扩张中,已经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独特的军事作战方法。

那些唐人如果一直龟缩在城中,他们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大食帝国虽然铁骑天下无双,但是在攻城方面并不擅长,只能是旷日持久,一座座的攻打,和其他的势力相比,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不过,当唐人进入旷野,一切就截然不同了。不管是处于上风还是下风,大食人都有一套自己的独特战术。

“嗯?怎么回事?这些唐人怎么撤退了!”

突然之间,几名大食的武将脸色一变,齐齐竖直了身子。

“荒唐!怎么会有这种事,他们为什么突然不追了?”

“难道他们瞧出来了?”

“不可能!他们现在正是大胜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放弃!”

……

一群大食将领神情严肃,看得清清楚楚,看到远处的十几万唐人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后退,所有人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过去,他们曾经用同样的战术,战胜过许许多多强大的对手,就在他们最高兴,最得意的时候,将他们战胜,将他们彻底斩杀。

但是在这种明明就要“胜利”的时候突然撤退,这种事情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那个唐人的首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群人完全说不出话来。

“嗡!”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一道山峦般高大,仿佛铁铸铜浇般的身影突然之间缓缓站立起来,他的目光锐利,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崩山裂岳般的恐怖的气,那一刹那,轰隆隆地动天摇,整个大地都仿佛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嗡嗡的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

艾布穆斯/林深邃的黑褐色眸子盯着远处,眼中深处陡的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寒芒。狂风浩浩,艾布穆斯/林身上的气息也跟着起伏不定,那庞大的威压,如同千岩万壑,重峦叠障,覆压下来,四面八方,所有的侍卫都低下头来,如同面对天上神祗的蝼蚁般,浑身瑟瑟,惶恐不安。

这场和大唐之间的战争,不管是石国的陷落,还是怛罗斯的失守,又或者是旷日持久的攻防战,艾布穆斯/林始终都是从容镇定,不慌不乱,但是这一刻,那张指挥若定,钢铁般坚毅的面庞上终于泛起了道道波澜,透出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这支唐/军的首领到底是什么人?”

艾布穆斯/林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了,自从加入军伍,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大食帝国小士兵开始,一直到做上东方总督,将帝国的版图扩展到接近怛罗斯,接近西域为止,在漫长的征伐中,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艾布穆斯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给自己异样感觉的对手了。

虽然还没有见到对面那支大唐援军的统帅,但是这次无形的隔空交手,已经让艾布穆斯/林心中已经有种不好的感觉,——这次的对手恐怕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厉害,而且比自己以往的任何一个对手,还要难缠!

不过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

“总督大人,快看那里!”

一个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一名身材精瘦,鼻梁高挺,看起来充满了力量感和野性的大食将领突然指着远方道。顺着他的手指,就在那些唐人大军的前端,众人分明看到了许许多多忙忙碌碌的普通工匠,还有成千上万冒着火焰的铁炉,以及一座座,鱼鳞般正在怛罗斯城外立起的银白色钢铁之墙。

一刹那间,所有人大食武将心中都升起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战场是最危险的地方,生死只在一念之间。在此之前,还从没有人敢把这种非战斗人员的工匠带到战场上来,这样只是送死,还有那些银白色的钢铁之墙……,没人知道这些唐人在做什么,参加了那么多的战斗,击败了那么多的对手,摧毁、征服了那么多的国度,大食人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诡异的战斗。

“传令阿穆尔!让他带领伯克尔重骑兵攻击唐人!”

艾布穆斯/林盯着远处,突然毫不犹豫道。

“是,总督大人!”

一名大食传令官很快拨转马头,匆匆离去。

……

“侯爷,他们真的停下来了。”

远处,怛罗斯城门外,许科仪骑在一匹突厥战马上,眺望远方,突然忍不住道。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些距离最近,丢盔弃甲,一片惊慌的大食乱军身上,对于整体的大局反而没有怎么注意。但是这个时候,当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脱离交战,这个时候冷静下来,就会明显注意到,大食人撤退的速度越来越慢,而最后方的地方,那些大食人的军队甚至直接出现了停下来的迹象,根本就没有继续逃跑。

无论如何,这可绝对不像是一个斗志全无,已经彻底战败的大军的迹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