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大食,伯克尔重骑兵!/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八十章

王冲只是淡然一笑,这一幕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大食人狡诈无比,虽然拥有强大的骑兵,而且军力十分强大,但是却喜欢诈降。在败退的时候,设置埋伏圈,故意引诱敌军进入,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大食的军队才做的出来。

上辈子,大食人在战胜大唐之后,派出最强大的马克留木重骑兵挺进乌斯藏高原,想要入侵乌斯藏帝国,最后遭遇达延芒波杰和白雄铁骑的拼死抵抗,遭到重挫,在退出的时候,大食人就是使用了这种战术反败为胜,将乌斯藏帝国的主力重创。

这一段历史王冲记忆犹新,对于大食人这种诡诈的战术了如指掌。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代兵圣,王冲对于战场上的各种变化极其敏锐,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可以让他察觉了,更何况大食人的战旗杆杆笔挺,一点都不像是溃败的样子。

“传令下去,加快工事修建!”

王冲道。

“是!”

许科仪领命,一拨战马很快离去。

这些大食人远比想象的还要狡猾,关系到十几万大军,还有整个西域和碛西的安全,这场战争事关重大,每一个人都在倾尽全力辅佐王冲,执行王冲发布的每一个命令。许科仪目光所及,陈彬、程三元、张雀、苏世轩、孔子安,还有止戈院的众人,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紧张的布置着战场。

“驾!”

许科仪一夹马腹,很快消失在大军之中。

“轰隆隆!”

就在许科仪离开后不久,大地震动,烟尘滚滚,就在溃退的大食军队中,一支气息强大,战马两侧烙印着两轮黑色新月图案的大食铁骑逆向而来。这支铁骑的气息极其强大,马上的骑士,每一个都肌肉贲起,在奔驰的时候,每一个人身周都包裹着浓浓的黑色雾气。

在这支铁骑面前,其他溃逃的大食铁骑立即黯然失色,有如萤光之于皓月般。

七八千的铁骑风驰电掣,向着王冲等人所在的地方电射而来。

“都护大人,敌袭!”

几乎在同时,马蹄阵阵,沉重如雷,一名安西都护军的军官,穿过大军,急冲冲的直奔王冲的方向而来。

“大人,请问该如何处置?”

王冲只是一笑,抬头看了远处一眼,神情波澜不惊。区区一支七八千人的军队,对于大军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不管大食人以前有过什么样的传说,当他抵达战场的那一刻起,这个神话就已经注定终结。

“告诉陈彬,让他自行处理吧!”

王冲道。

“……是!”

那名军官没想到王冲会发出这样的命令,身躯猛地一震,抬起头来,只见王冲气定神闲,嘴角微微带笑,看着远处的战场,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他怔了怔,受到王冲的感染,心中一定,原本的紧张一下子就消失不见,重重的应了一声,便领命而去。

……

“准备!”

战场的最前端,陈彬长身伫立,目光凝视着前方一动不动。对面,烟尘滚滚,扬起十多丈高,而地面也在强烈的颤动,透过马蹄掀起烟尘,陈彬可以看到一名名大食铁骑,有如杀神一般,正从对面急速冲来。

和之前遇到过的任何一个大食人都不同,从这支铁骑身上,陈彬感觉到了一股极大的压力,那种感觉如影随形,就好像风暴一样,令人窒息。但是不管陈彬还是身后的三千车弩小组,所有人都像礁石一样定在那里,纹丝不动。

铁骑冲锋的威力是公认的天下无双,如果让这样的一支骑兵冲过来,陈彬身后的三千车弩小组必定死伤惨重。然而,一物降一物,不管以前的骑兵是不是号称天下第一兵种,从陈彬的车弩小组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一切就随之改变。

“锵!”

寒光一闪,陈彬神色肃穆,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斜指前方。轧轧,随着陈彬的动作,阵阵机括声中,一名名碛西都护军的汉人士兵,站在车弩的最前方,对一根根弩箭迅速的进行调校。锋利的箭尖很快对准了前方的伯克尔重骑兵。

碛西的车弩小组,以五人为一组,一个人负责随时调校,其他人负责上弦以及辅助。

“绞杀阵型!冲!”

与此同时,滚滚的烟尘中,一个高亢,充满嗜血的命令声响彻大军。大军中央,一个碧色眼睛,棕色髭须的大食将领厉声高叫。轰隆,罡气震荡,一股强烈的气浪冲起十余丈高。在大食军团中,阿穆尔绝对不是最强大的那个将军,但是他一定是最骁勇、最无畏的将军。

伯克尔重骑兵,这是艾布穆斯/林从大食帝国的军事重镇巴格达招募而来的士兵,属于艾布穆斯/林麾下精锐的骑兵之一。他们最大的特色在于身上极厚的重铠,可以抵挡绝大部分的*、重弩、和弓箭的攻击,就连很多的锋利的宝刀,都只能在他们身上留下浅浅的印记。

在一场规模庞大的混战之中,伯克尔重骑兵往往能够凭借身上厚重的铠甲冲进敌人最密集,同时也是最战斗力强大的地方,打散敌人,冲乱对方的阵型,属于大食铁骑中的攻坚兵种。

往往一场来回冲杀,伯克尔重骑兵不但冲散对方的主力,而且自己的损伤还微乎其微。这也是艾布穆斯/林派出他们的重要原因。

八十丈!

五十丈!

四十丈!

……

距离越来越近,陈彬心中不停地计算着,精神集中到了极点,这支大食铁骑的速度极快无比,而且战斗力极其恐怖,只要有一点点的疏漏和错误,都可能导致三千车弩小队全军覆没。

“放!”

就在气氛最紧张的刹那,陈彬手中的长剑重重的挥下。

轰!

空气轰鸣,发出有如雷霆般的巨响,就在陈彬手中长剑挥落的刹那,一支丈长的粗大弩箭抢先一步,电射而出。希聿聿,随着一声惊天的嘶鸣,血花迸现,冲在最前面的大食战马瞬间被刺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长长的弩箭首先洞穿厚厚的战甲,从战马的额头刺入,马臀刺出,然后刺穿后方的第二名、第三名大食铁骑,一直到第四名大食铁骑才停了下来,在弩箭经过的地方,带出一条长长的血迹,看起来瑰丽而恐怖。

“好厚的铠甲!”

陈彬看到这一幕,经不住眼皮狂跳。车弩和弩箭是大唐最顶尖工艺的象征,也是国力强大的象征。那些弩箭,每一根都是千锤百炼,至少要花上数月以上才能出来,而且事后还要经过数十道工序,附加大量的铭文。单论价值,就几乎相当于同体积的黄金。

正是因为如此,大唐的车弩和弩箭才有如此恐怖的威力,成为国之重器。

之前对付其他大食人的时候,陈彬的车弩大军每一根弩箭都能射穿七八名,甚至十多名大食铁骑,但是现在面对这支不知名的精锐大食铁骑,每根弩箭只射穿四匹铁骑到头了。

这种情况之前还从来没有遇见过。

不过陈彬的眼睛一眨,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不管这支大食铁骑的铠甲有多么的厚重、坚实,在三千车弩小组面前,都注定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第二阵列!射!”

陈彬长剑一昂,再次下令道。

轰轰轰,成千上万的弩箭轰鸣着再次爆射而出,将对面的伯克尔重骑兵全部笼罩在箭雨中。希聿聿,随着阵阵凄厉的马嘶声,一波又一波的伯克尔重骑兵倒在了陈彬领导的车弩大军的前方。

“射!”

一波又一波的弩箭有如瀑雨般射出,三千个车弩小组被陈彬分成了三道阵列,每一千个车弩小组为一个阵列,一个阵列射完,另一个阵列接上,一轮又一轮,有如连珠一般,不间断的射击,完全没有空档。

七八千人的伯克尔重骑兵霎时间死伤惨重,居然没有一个能够冲到十丈的范围以内。以陈彬为界限,前方数百丈的范围内,化为了一片修罗血场,马嘶声、惨叫声、撞击声、弩箭的轰鸣声连成一片,到处都是大食人伯克尔重骑兵的尸体,四千人、五千人、六千人……,大食人闻名遐迩的伯克尔重骑兵,在三千车弩小组面前,以惊人的速度遭到重创、折损。

“撤!快撤!”

看到这一幕,大食将领阿穆尔脸色都白了。唐人的攻击太凌厉,太迅猛了,而且那种独特的轮射,无间隙的攻击,使得八千伯克尔重骑兵完全没有机会冲到唐人的军阵前。那种死伤太过恐怖了,阿穆尔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凌厉、可怕的攻击部队。

轰隆隆,马蹄滚滚,这支伯克尔重骑兵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来的时候有七八千人,去的时候只剩下一千人不到。闻名遐迩的伯克尔军队,在这一战几近消亡。

“停!”

陈彬长剑一横,身后三千车弩小组立即停止了射击,一个个静悄悄的,排成一个个整齐的阵列,就好像从来没有动过,那种严明的纪律,一眼就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影响。

弩车大军最强的地方在于跟随大军一起进攻和阵地防守,但是在追击之中却反倒威力不大。

——车弩的推进速度是怎么都比不上骑兵逃跑速度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