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 万赫裴罗之死!【第三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八十六章【新年新气象,祝大家元旦快乐!】

“哼!冥顽不灵!”

王冲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寒光。万赫裴罗的暴起发难虽然突兀,但是王冲却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幕。轰隆,就在万赫裴罗带领身边族人发难的刹那,王冲身形暴起,有如一只鹞子般破空而出。他的全身上下,无数的甲片铿铿振动,铿,只听一声激越的剑鸣,就在无数人的目光,王冲身上的乌兹钢剑长剑迸射出无数的剑光、剑气,以雷霆万钧之速,朝着万赫裴罗直斩而去。

然而王冲的速度快,有一个人的速度比王冲还要快。

“万赫裴罗,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一个洪亮的声音,有如雷霆一般,突然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声音中透露着深深的失望。听到这个声音,原本一脸狰狞,浑身透着一股涛天凶焰的葛罗禄首领万赫裴罗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剌了一下般,浑身一颤,连手中的巨斧都差点拿不稳了,失声道:

“都护大人!!”

万赫裴罗凶名赫赫,从不服输,能让他口中迸出“都护大人”几个字的,王冲还不够格,整个大军之中也只有被称为安西战神的高仙芝了。轰隆,万赫裴罗的声音还未落,一股风暴般的毁灭气息突然出现在万赫裴罗的感知中,并且以惊人的速度向着万赫裴罗逼近。

刹那间,万赫裴罗的脸色苍白如纸。

“轰隆!”

电光石火间,只听接连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就在无数人惊惧的目光中,气浪滚滚,三条人影在怛罗斯城门附近接连撞击在一起,磅礴的罡气如同海啸一般,将周围的人群全部往外横扫开来,方圆十丈之内,所有人东倒西歪,推挤出去,居然没有一个人可以立足。

“不好!”

“小心!”

“他们的气浪太强了!快退!”

……

四周围一片混乱。王冲、高仙芝、万赫裴罗,这几个人全部都是大唐/军伍之中实力顶尖的强者,这种级别的强者交手,根本不是其他级别的强者可以靠近,更别说是插入其中了。但是混乱来得快,去得也快,那铺天盖地,强劲无匹的罡气巨浪,只是一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周围众人从地上爬起身来,云消雨霁,战斗早已经结束。

“大人!”

薛千军一身甲胄,从地上爬起来,刚想参与到战斗之中,但是抬起头,看到前方情景,整个人顿时呆住了。只见城门前,王冲岿然不动,背对着自己,他的一手提着乌兹刚剑,另一只手掐着葛罗禄部首领万赫裴罗的脖子,将他双脚离地,高高的提了起来。

万赫裴罗使劲的挣扎,但却怎么也挣扎不了。王冲的手掌就像铁钳一样,稳稳的,将他牢牢的定在那里。而就在两人的旁边,高仙芝就一座山峦般矗立在旁边,不言不动。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了那里,就像静止了一般。

谁也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毫无疑问,战斗已经结束了。

万赫裴罗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敌得过大唐两位大都护的联手。

“都护大人,都护大人……,冤枉,你听我解释!”

万赫裴罗脸色泛白,神色仓皇,身体使劲的挣扎。王冲虽然掐住了他的脖子,但是真正的致命攻击却是来自于身侧的安西大都护高仙芝。尽管连翻的战斗,实力大损,但是就算如此,帝国大将这种圣武巅峰的强大存在,也不是万赫裴罗可以比拟的。

高仙芝没有杀他,但却封死了他全身所有的穴道。现在万赫裴罗,空有一身力量,却完全施展不出来。

“万赫裴罗,你太让我失望了。”

就在众人的目光中,高仙芝终于说话了,眉宇间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沧霜。两个月的鏖战并没有击垮他,但是葛罗禄部的背叛,却让这位无往不胜的安西战神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疲累:

“你接受大食人的金银,我并不介意。毕竟,葛罗禄是雇佣部落,竞争对手送的金银,不要白不要。要了,也不见得就要替他们干活。但是,你为了十箱金银,居然想要背叛大唐,勾结大食人,引贼入关……,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原来十年的并肩作战,只值这十箱金银!”

“大人,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万赫裴罗脸色惨白,他的身体悬在空中,双手使劲的扳着王冲的手掌,但却根本无济无事。

“不是这样……,这句话你说对了。大食人给你的当然不止十箱金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食人肯定承诺你,安西都护军覆灭之后,必然全力扶植你,支持葛罗禄统治整个西域!”

王冲冷笑道,望着头顶的万赫裴罗,一言就洞穿了他的内心。

“嗡!”

万赫裴罗原本还在使劲挣扎,听到这句话,如同遭到重击一样,脸色顿时越发的惨白了,双手也无力垂了下来。

王冲看着万赫裴罗,眼中阵阵的嘲讽。雇佣兵没有操守可言的,在他们的眼中,一切都是明码标价的,只看有没有人出得起价码。万赫裴罗和葛罗禄部做的那些事情,自以为隐秘,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这场怛罗斯之战,如果没有他的出现,安西都护军覆灭之后,大唐没有足够的兵力,迅速的丢掉了安西、碛西,以及整个西域。

而葛罗禄部临阵倒戈,做为重创安西都护军的功臣,在战后果然得到了最大的好处。在没有大唐的后西域时代,成为西域数一数二的大势力。只是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大食帝国本来是想要在怛罗斯之战后统一西域,乃至大唐,突厥、乌斯藏,以及所有目之所及的地方的。

只是可惜,大食人战略失误,在打败大唐之后,挺进高原,想要顺势征服近在咫尺的乌斯藏帝国,却浑然不知道还有“高原反应”这么回事。结果在那里遭受重创,不得不退却了扩张的脚步。

葛罗禄部想要做为大食代理人,统治整个西域的梦想也随之破灭,打了水漂。不过即便如此,怛罗斯之战,葛罗禄也是这一战的最大受益者。整个部落在战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

诚实守信,忠于家国者埋骨异乡,不得善终,而背信弃义者,却见势坐大,蓬勃发展,天底下没有再比这讽剌的事情了。

曾经的王冲,在听到怛罗斯的惨败,以及葛罗禄部的得志时,也只能狠狠的捏着拳头无能为力。但是现在,即然重新活过来了,葛罗禄部还想像以前那样,依靠出卖大唐,出卖安西都护军获得荣华富贵,那就是妄想!

“唉!”

突然,一声长长的叹息从耳边传来,高仙芝瞥了一眼万赫裴罗,摇着头,眼神失望到了极点:

“万赫裴罗,你真的以为你做的那些事瞒得过我吗?”

嗡,听到这句话,刚刚还垂下双手,放抵弃抗的,万赫裴罗浑身剧颤,猛的抬头,睁着眼睛,如遭雷殛。

“……我心中其实早有感觉,也有所猜测。只是,大家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从内心深处,我不相信你会背叛罢了。早在我们出征石国,攻陷怛罗斯之前,就有人向我透出风声,说你和大食人勾结,准备背叛大唐。但那个时侯,我是不信的,所有的声音全部被我压了下来。”

“鏖战两个月,葛罗禄部突然拒战,还故意滋事,这些我也知道,统统装作不知而已。甚至晚上的时候,有几次一些奇怪鸟从城池上空飞过,落入葛罗禄部营地,我也没有去查看。万赫裴罗,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高仙芝扭头盯着万赫裴罗道。

四周围一片死寂,万赫裴罗没有说话,眼神中的光芒却慢慢沉寂下去。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万万没有想到,高仙芝居然早已知晓。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些雇佣兵只为钱而战斗,没有接受过仁义道德的熏陶,终究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王冲在此时终于插口道。

高仙芝和程千里两位安西正副都护反应实在是太平静,当自己指责万赫裴罗的时候,他们两人居然没有一丁点反应,就好像早已预料到了一样。王冲当时就觉得奇怪,即然心里已经有了警觉,为什么到了最后,还会发生那种事情。

但是现在王冲明白,总结起来,还是三个字“心太软”。

高仙芝虽然在外以冷酷、强硬的形象著称,但那只是对于敌人而已,对于身边那里,他信任的人,他却又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面,温情而柔软。

高仙芝是个胡人!

但却是个慕名大唐风采,仰慕中土文明的胡人,他所接受的,也是最正统不过的汉人儒家和中土文明教育,从这一点来说,他虽然外表是胡人,内心却是一个纯正的汉人,这一点,和万赫裴罗,以及其他的胡人是截然不同的。

和高仙芝接触,他的举止风采,以及形容气度,都很容易让人忘了他的身份,而总觉得他与汉人无异,令人折服!

然而“慈不掌兵”,高仙芝的“心软”,最终造成了安西都护军的覆灭,西域的陷落,以及直接导致了他未来的死亡!

为将者,是绝不能心慈手软的,因为一时的心慈手软导致的将是难以想像的巨大灾难,并终将导致,难以想像的代价和伤亡。

从这一点来说,高仙芝虽然号称西域战神,还依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

这一点,王冲和他是截然不同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