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变生肘腋/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九十二章

“糟了!”

看着那只急速离去的麻雀,大钦若赞心中只剩下这个念头。

麻雀虽然在西域常见,但在葱岭以西这种荒凉、贫脊,以岩石为多的地带却极少,因为根本没有麻雀觅食的东西。而且现在天气渐冷,这种季节,麻雀也根本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崩!”

电光石火间,只听一声巨响,弓弦震颤,一只长箭从后方电射而出,后发先至,一箭射穿了那只麻雀,巨大的力量将麻雀的尸体倒掼在地上。但是大钦若赞的脸色却没有因为这只麻雀的倒地有丝毫改变,目光所及,视线尽头,一个细小的黑影,已经如同闪电般消失在了远处。

——那是一只灰褐色的鹞子。

当秃鹫群在空中捕杀五只岩鹰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空中,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只灰褐色的鹞子,从远处的一根树枝上,腾空而起,迅速的破空而出。它的速度极快,就这么一会儿,就已经飞出了视线范围,就连弓箭手都鞭长莫及,更不用是空中的秃鹫群了。

“失算了!”

大钦若赞闭上眼睛,深深地叹息一声,拢在袖中的手掌猛地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和王冲之间,这场无形的较量,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在赢。成千上万的乌斯藏兵马都已经接近到了怛罗斯城外十八里,王冲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却没想到,就在距离成功最近的一刹那,自己却栽在了王冲隐藏在树上的一只鹞子身上。

军队巡逻,所有的空禽基本都在空中,飞得越高,看的范围越大,所以基本上没有人会把侦查用的鹰雀放在地面,或者枝头。大钦若赞精准的判断出了王冲的布防点,但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彻底输了。

“大相,怎么办?”

四周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什么,一双双眼睛全部聚集到大钦若赞身上,就连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都变了脸色。变生肘腋,一只鹞子彻底的打乱了众人的计划。

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王冲那边有准备和没有准备,对于众人来说完全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情况。毫无疑问,当那只鹞子飞出去的刹那,众人已经暴露了。

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大相,计划是否更改?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前进?”

火树归藏试探道。

大钦若赞没有说话,眼中变幻不定,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仿佛只有一刹那,又好像过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在气氛浓烈的几乎令人窒息的时候,大钦若赞突然一笑,摇了摇头:

“果然,不愧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如果他真的毫无所知,被我们一直摸到怛罗斯之城,我反而会觉得有些不安,现在才算是我们之间真正的交手。既然已经被他发现了,我们也用不着隐瞒了,打开旗号,去掉裹着马蹄的布裹,我们光明正大的进军怛罗斯!”

“是!大相!”

轰隆隆,地动天摇,这一次乌斯藏军队不再掩饰,数以万计的兵马扬起滚滚的烟尘,直奔怛罗斯之城而去。

……

“侯爷!不好了!”

与此同时,遥远的怛罗斯城外,正是清晨时分,张雀脸色仓皇,直奔王冲所在的位置而去。

“怎么了?”

王冲正和父亲王严、大哥王符、神通大将李嗣业以及冈克之王一起眺望远处大食人的动静,看到张雀神情,回过头来,微微皱了皱眉。

“侯爷,出大事了!我们的后方,出现一支数万人的大军,他们速度极快,我一路上布下的明哨暗哨还有空中巡视的鹰雀,全部被他们拔除。现在他们已经一路突进到怛罗斯城附近,距离我们还有不到十里!”

张雀跪在地上道,脸色苍白无比。

“什么!”

听到张雀的话,王冲身旁,王严、王符、李嗣业,还有冈克之王等人身躯剧震,所有人陡的变了脸色。众人本来还在讨论对付大食人的策略,但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片死寂。

怛罗斯之城的东方,隔着一座平原,二十多万精锐的大食兵马和大食的东方总督艾布穆斯/林正在虎视眈眈,当众人全神贯注在大食人身上的时候,这个时候后方突然出现一只数万人的兵马是极其致命的。

大唐等于无形之中陷入了腹背受敌的状况,这是统兵之中的大忌!

四周针落可闻,气氛陡然变得紧张无比。

张雀跪在地上,额头上更是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冷汗一颗接一颗,就像珠窜一样,连衣袍都打湿了,外围警戒,提前发现,侦察敌军,这是张雀在军伍中的职责。但是数万的敌对兵马一路突进,他居然还没有丝毫的察觉,甚至还被对方摸到了这么近的距离,这简直是巨大的失职。

这可是数万的敌兵啊!

对方悄悄接近,而且袭击己方的侦侯和空禽,敌意已经表露无疑。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大军受创,被敌方攻击,张雀恐怕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敌军?整个西域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多的兵马?”

首先发话的是王严。收到张雀的消息,王严的第一感觉就是不可能。

王冲前脚才刚刚抵达怛罗斯之城,仅仅一天之隔,怎么可能后方就出现一只数万人的兵马?而事先没有任何的征兆?这太突然!

“……张雀,你确定吗?”

王严盯着地面的张雀道。看到张雀点了点头,王严的脸色顿时变得严峻起来。

其他军伍诸将也是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怎么可能?难道大食人买通了其他的西域诸国?”

王符喃喃道,神色也变得凝重无比。

如果是一对一的正面战场,王符根本不会在意。但是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整个碛西援挥的处境一下子变得前所未有的被动和不利起来。怛罗斯之战关系重大,这一场的输赢直接关系到身后安西、陇西以及京师的安西,大唐根本输不起。

“不可能!”

王符的声音刚落,就被冈克之王否决了:

“西域都是小国,根本聚集不出数万的兵马,而且大唐和大食之间战争,谁输谁赢还没有定数,西域诸国不会,也没有胆子在这个时候插入进来。大象和狮子的战争,不是他们可以搀和的。”

“大象和狮子”,这就是所有西域诸国对于大唐和大食这场战争的印象,谁卷进这场战争,谁就会被碾成齑粉,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置身事外,离得远远的,这也是西域诸国正在做的。

冈克之王绝不相信有哪个西域小国会在这个时候自寻死路!

“但是乌斯藏北境的兵马已经被我们清扫光了,根本无兵派,青狼叶护阿骨都蓝也被侯爷所杀,所有边境的兵马也已经全部清扫干净,如果不是西域诸国,这个时候,还会有谁?还有哪个势力能在这个时候凑出数万的兵马?”

李嗣业也开口了,神情同样凝重无比。

整个西域附近,现在最大的两股兵马,一个是大食,一个就是大唐,根本不可能凭空变出第三股势力。现在最蹊跷的是,对方数万兵马都已经逼近到了怛罗斯十里左右的距离,随时都可能赶到,但一直到这个时候,众人还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连这股势力的来历都不知道。

这种情况以往还从来没有过!

“不用想了,一定是乌斯藏和西突厥汗国!”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王冲眺望着对面茫茫如海的大食军队,淡淡道:

“……能值得艾布穆斯/林和几十万大食兵马等待的,整个西域也就只有乌斯藏和西突厥汗国了!”

王冲的声音不高,一双深邃的眼眸洞若观火,透露出一种强大的信服力。刹那间,四周围一片死寂,所有人呆呆的看着王冲,都说不出话来。

“可是侯爷,我们不是才和西突厥人签订停战协议吗?”

李嗣业沉声道。

“协议本来就是用来撕毁的,我们和乌斯藏之间签订了那么多协议,乌斯藏人不还是一样撕毁了?”

王冲神色平静道,在这种危急的时候,还能够保持镇定自若的就还只有他了:

“怛罗斯之战,大唐和大食倾巢而出,整个碛西、安西的兵力为之一空,乌斯藏和西突厥要是没有动静,那才真是奇怪了。之前沙钵罗可汗签订的那一纸协议是用来麻痹我们的。张雀,再探!”

“是,侯爷!”

张雀二话不说,立即领命而去。

张雀去得快,回来得更快,只是一会儿就再次来报。

“回侯爷,后方总共七万多兵马,全部都是乌斯藏的铁骑,而且对方根本没有遮掩,打的是乌斯藏的旗号,而且……”

张雀迟疑了一下,抬起头,偷偷打量了一下王冲,接着道:

“而且除了乌斯藏的战旗,我们还在里面发现了一杆白牦黑底的乌斯藏旗帜!”

“嗡!”

听到这句话,冈克之王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其他王严、王符、李嗣业等人都纷纷变了脸色,就连王冲也忍不住眉头跳了一下。白牦黑底的乌斯藏战旗,在整个高原只有一个势力会使用这种战旗:

阿里王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