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智敌之会!【第二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九十五章

“传令下去,没有我的命令,所有大军,严禁乱动。”

大钦若赞突然开口了,目中闪烁着道道精芒:

“至于那个人,你我都和他在西南照过面,有这样的表现,以他的能力不是很正常吗?而且……,也只有击败这样的他,才更加的有意义,不是吗?”

大钦若赞说着,突然微微一笑,驾,陡的一拍马背,大钦若赞迎着怛罗斯之城吹过来的狂风,从丘陵顶端,策马缓缓的走了下去。那一刹那,他的目光越过了重重空间,落在了对面那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

天地间,再没有什么能够吸引他的注意,除了那名策马走过来的大唐少年!

……

“侯爷,大钦若赞过来了。”

远处,李嗣业眼中精芒一闪,扭头看着旁边的王冲道。

“嗯。”

王冲看着远处,微微一笑。大钦若赞身边带的人很少,只有寥寥两三个人,而且都不是什么顶尖的高手。

“你留在这里待命吧,我去见见大钦若赞。”

“这……”

李嗣业犹豫了一下,心中有些担心,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王冲的实力现在越来越高,除了大将级别的高手,就连准将都不是他的对手,能威胁他的人已经不多了。而且,大钦若赞明显是冲着侯爷来的。

西南之地,是大钦若赞折戟沉沙的地方,也是侯爷声名鹊起的地方。两人都是对方生命中的宿敌,无论如何,这都是属于他们的时刻,其他人不宜插手。

“蹄哒!”

清脆的马蹄声在整个平原中回响,整个怛罗斯之城的东面,一片死寂,针落可闻,这和西面大食人轰隆隆地动山摇的骇人声势形成了鲜明对比。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对面缓缓接近的两道身影,就连东北角城墙上的高仙芝都是如此。

乌斯藏人的出现,在怛罗斯的战场上,落下重要的一枚棋子,七万多乌斯藏铁骑的突然出现,已经足以彻底改变整个战争的走向。就连高仙芝都在等待着这场战争的发展。

“传令下去,大军准备,随时等候我的命令!”

高仙芝道。

“是,大人!”

一名安西都护军的将领转过身,迅速匆匆离去。

……

烟尘滚滚,黄沙漫天,两道并不是特别高大的身影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目光。

隔着五十多丈的距离,两人目光遥遥相对,在虚空中迸射出无数的电光。

“王冲,久违了!”

战马扬起的一缕缕烟尘中,一个声音从对面传来。大钦若赞收缰立马,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笑容。

“西南一别,足有半年,恭喜你,这么短的时间,就高升碛西大都护,大唐立国至今,恐怕还没有比你更年轻的帝国大都护了。”

“哪里,上次一别,大相看起来岳峙渊临,越发的沉稳厚重了。千里奔袭,却没有丝毫的声息,就连我布下的鸟雀,以及碎叶城的安西都护军都没有发现大相的踪迹,大相也是不可小觑啊。”

王冲笑吟吟道。大钦若赞在打量着他,王冲又何尝不在打量着大钦若赞。

大钦若赞瘦了,而且瘦了很多,但是给王冲的感觉,却是铅华褪尽,少了许多锋芒,多了许多内敛,但给人的感觉,却更加难以对付。千里奔袭,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怛罗斯之城的东方,不得不说,大钦若赞选择的时机恰到好处,瞬息间让王冲陷入了极度不利的地位。

“哪里,最终不还是被你发现了吗?”

大钦若赞道,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即便是在战场相见,互为仇敌,大钦若赞也始终保持着他的那份从容和洒脱:

“一别半载,在王都的地牢里,在下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大都护。记得第一次西南相见,你送了我一份大礼,阿里王系数千里方圆的大草原现在了无一人,水草肥美,郁郁葱葱,没有一只牛羊,再不用像以前一样,担心冬季水草不够,千里放牧的问题。这都是拜阁下所赐,大钦若赞感念于此,铭记于心。所以这次也特别准备了一份大礼给阁下。”

四下里静悄悄的,大钦若赞的声音在平原中传出很远。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嘴角依旧带着一份浅笑,客客气气的,就好像说着一件最寻常的事情。但对面,领着五千乌伤铁骑在后方压阵的李嗣业却是心中猛的跳了一下。西南之间,王冲派出一支军队,在阿里王系高原上散播瘟疫,李嗣业就是实际的执行人。

大钦若赞说现在的阿里王系水草肥美、郁郁葱葱,确实没错,但是在这背后,却是千里范围荒无人烟,整个阿里王系的彻底崩溃。早在乌伤的时侯,李嗣业就已经收到消息,乌斯藏帝国境内,现在是一片饥荒。大钦若赞是阿里王系的大相,他说在王都地牢里惦念了王冲半载,心中的恨意还不知如何的深重。

“慈不掌兵,善不掌财,兵道本来就是杀伐之道。即是敌我,自然没有仁慈可言,大相是统御阿里王系,这个浅显的道理不会不明白吧。事实上,我本来还想那场瘟疫扩散到整个帝国,可惜,好像是贵国的帝国大相出手,终止了这场瘟疫。”

王冲淡淡道,连眼皮都没有跳一下。

不管阿里王系死上多少人,王冲心中都不会有任何的波动,事实上,这本来就是战争残酷和真实之处。如果乌斯藏不败,败的就是大唐,那时侯损失的只多不少。即然乌斯藏和蒙舍诏是发起战争的一方,那这个代价他们就必须承受。

“呵呵,大都护说得是。大钦若赞败了,败军之将,无话可说。”

大钦若赞听到这句话,也是哂然一笑:

“只不过,这一战,不论胜败,到了最后,希望大都护依旧能保持这种心态。”

“放心吧!大唐不会败的!”

王冲望着五十余丈外的大钦若赞,坚信道,那双星辰般的眼眸透露出来一种钢铁般的意志。

“嗡!”

王冲声音一落,刹那之间,气氛陡然一变,大钦若赞一直挂在嘴角的那抹笑容突然敛去,神情变得严肃无比,两位大唐和乌斯藏的宿敌彼此相望,眼中隐有电芒闪烁。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但却同时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战意。

“大都护还是不要说得太早,上善若水,不舍昼夜!一切都是变化的,大唐不可能永远都是胜利者!”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钦若赞突然笑了起来,目光越过王冲,望向对面两道钢铁防线后面,有如黑色潮水一般,茫茫如海,无穷无尽的大食军团。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大唐不会败,至少有我在的地方,大唐就绝不会败!!”

王冲淡淡道,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但却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放眼天下,以大钦若赞智相的地位,几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出这种话来,就连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在他面前都是恭恭敬敬,敢在他面前这么狂傲,同时也这么自信的恐怕也只有王冲了。

“呵呵,是吗?那在下就期待大都护像西南一样,再展神威,横扫我们三大帝国了!”

大钦若赞淡然一笑,这次却没有再争辩,拨转马头,背对着王冲,缓缓的向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侯爷,我们要不要出手干掉他?”

薛千军压低声音,在王冲耳边道。这次王冲身边总共带了四名侍卫,薛千军正是其中之一。整个过程,他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大钦若赞的背影。薛千军并没有参加过西南之战,但是大钦若赞的名声如雷贯耳,他在军中早已听闻。

这次乌斯藏人千里奔袭,毫无疑问大钦若赞就是最大的主谋,如果能够干掉大钦若赞,绝对可以给予乌斯藏最沉重一击。

“……五十多丈的距离,虽然有点远,但是以我们的速度,完全还有机会。”

“不必了。”

王冲淡淡道,毫不犹豫否决了薛千军的提议:

“看到大钦若赞身后压阵的那个乌斯藏人了吗?”

薛千军下意识扭头过去,背着东方的朝阳,有些看不太清他的脸庞,但是从他的装束上看,应该是个乌斯藏的将领,而且身形格外熟悉,薛千军眉头微皱,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睁大眼睛:

“那……是都松莽布支!”

王冲笑了笑,扭过头来:“走吧!”

……

当王冲离开的时候,大钦若赞同样和都松莽布支汇合在一起。

“大相,要不要杀了他?”

都松莽布支低着头,微眯着眼眸中迸射出阵阵杀机。达延芒波杰和三角缺口一战始终是他心头的痛,虽然大钦若赞和王冲会面只有短短的一刹,但是对于都松莽布支来说就好像隐忍了无数个世纪,整个过程他一直在隐忍心中那股强烈的杀念。

“不用了。”

大钦若赞头也不回,依旧策马前行:

“你杀不了他的。他做事算无遗策,你不是已经体会到了吗?如果他真的那么容易被刺杀,早就在我手里死了千万遍了。而且,你没看高仙芝已经往这里走过来了吗?”

都松莽布支微怔,目光前移,果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往这里赶来。

“哎,只能另外再想办法了!”

都松莽布支叹息一声,转头向着大军的方向策马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