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大食急攻!/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零五章

“快!把投石机往后推,离开这里,不要让他们全毁了!”

一名大食将领迅速反应过来,想到把这些投石机推离战区。大食人的投石机虽然高大沉重,但是每一架的地盘上都装了七八个巨大的轮子,能够顺利的移动。可这个时候陈不让那里又会让他们成功的撤出?

轰轰轰,密密麻麻的石雨从天而降,大食人好不容易建立的这些投石机方阵,只不过几波攻击就被摧毁了八成以上。那些事先放置在投石机旁,便于抛掷的大铁球,此时却成了大食人最致命的破绽。

整个投石机方阵都在熊熊燃烧。

“该死!”

变生肘腋,只不过短短一刹那,射往唐人第一道钢铁防线的大铁球消失,所有的火海和浓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下一点余烬腾空而起,看到这一幕,大军后方,艾布穆斯/林和齐亚德正副两大统帅脸色都变了。

前期建立的优势,只在一瞬间就荡然无存。

“费哈塔出手干掉那个城墙上的唐人将领!”

艾布穆斯/林目光一沉,突然开口道。

大食人的投石车方阵曾经摧毁过很多坚固的城池,像这种被敌方投石车摧毁,而且还被自己的火油焚毁的情况以前还从未发生过。艾布穆斯/林一眼就看出来,所有的关键的都在怛罗斯城墙上那名唐人小将身上。

“是!”

艾布穆斯/林身后,一名全身甲胄,声音嗡嗡,洪亮无比的大食将领大跨步走了出来。轧轧,一声弓弦的声音响起,名叫费哈塔的大食将领,左手挽住了一张半人多高的象牙强弓,右手一根五尺多长的铁箭,箭头殷红如血,仿佛闪烁的红宝石一般,遥遥对准了城墙上的陈不让。

当弓弦拉开,方圆十丈范围内,所有的光线全部扭曲起来,汇集到了费哈塔手中的长箭上,那红宝石般的箭头,散发出极其危险的光芒。

轰!

只听一声惊天巨响,那一刹那,天空仿佛炸开了一道惊雷,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大食的箭道名将费哈塔手中的长箭就已经破空而出,奔雷掣电般,直奔城头而去。这一箭的速度奇快无比,最开始的时候,还在费哈塔的手中,但是下一刻,长箭就已经出现在了怛罗斯的墙头,距离城头上坐镇指挥的陈不让,不过数丈之遥。

“嗡!”

看到这一支骤忽出现的长箭,陈不让整个人脸都变了。他的双耳虽然早就听到了这支长箭,但是身体却完全跟不上。

——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大太多太多了!

“圣武境箭道强者!”

陈不让脑海中瞬息间闪过这道念头,整个人脸色苍白如纸。他是昆吾训练营止戈院的成员,兵道造诣和箭术修为极高,一排排钢铁投石机在他手中发挥的威力极其恐怖,是其他将领所难及项背的。

虽然陈不让的战术能力高,但是他本身的修为,却并没有那么强大。大食人出动一个圣武境的强者对付他,以陈不让的修为,几乎必死无疑。

“完了!”

陈不让脑海中只剩下这个念头。

“轰!”

就在陈不让闭目待死的时候,光芒一闪,一道无形的气罩,从陈不让身后迸发而出,将他笼罩在内。只听一声惊天巨响,费哈塔毁灭性的一箭,射在气罩上面,就好像射中了一层坚硬的钢铁,锵,钢铁轰鸣,气浪四射,那红宝石般的箭头和长长的箭杆,射在气罩上面直接撞成了齑粉。

“大都护!”

听到身后的动静,陈不让睁开眼来,看到身后神色从容,缓步走来的安西大都护高仙芝,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继续指挥吧!有我在,不必担心。”

高仙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的步履从容,随意的往前走了几步,就将陈不让护在了身后。狂风浩荡,那一刹那,高仙芝目中精芒爆射,他的视线越过层层虚空,望向了艾布穆斯/林,和他身后的大食箭道名将。

同一时间,艾布穆斯/林也感觉到了什么,身体微微前倾,同样望向了城头上的高仙芝。两位在怛罗斯鏖战两个多月的宿敌,视线相交,眼中同样迸发出了强烈的战意。

“大人,要不要再调几位将军过来……”

齐亚德适时的往前走了两步,开口道。

“不必了,有高仙芝在,我们杀不了他。”

艾布穆斯/林摆了摆手,否决了齐亚德的建议:

“投石机方阵已经毁掉了,不必再管。通知前方的将士,加大攻击力度。在日落之前,我要他们将唐人西侧的防线,彻底的撕裂、摧毁!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彻底的击败大唐!”

“是,大人!”

齐亚德会意,很快离开,传达艾布穆斯/林的命令去了。

这一战关系重大,是大食和大唐之间的最终决战,单单传令兵是无法传达艾布穆斯/林的意志的,这也是齐亚德亲自出动的原因。

……

远远地,怛罗斯城门前,两道钢铁防线之间,随着陈不让的钢铁投石机投入战斗,大钦若赞和艾布穆斯/林的战略迅速瓦解。大钦若赞藏在丘陵后的投石机方阵和艾布穆斯/林在大军后方的投石车,短短时间内全部被摧毁殆尽。

战场上,火焰和浓烟全部消失,十几万碛西援军的处境,瞬间得到了彻底的扭转。

“射击!”

没有任何的犹豫,抓住这一波难得的机会,陈彬站在运兵车上,迅速的指挥身边所有的弩车小队,对着前方的大食阵营,疯狂射击。第一道钢铁防线的处境,现在已经相当危险,大食人的那波火油攻击,使得陈彬的弩车小队没能发挥正常的作用,以至于大量的大食铁骑冲过来,冲到了第一道钢铁防线的城墙下。

所有的钢铁城墙和步兵重盾,都在遭受狂风骇浪般的攻击,密集如雨点般的撞击声,充斥双耳。最前方所有的大食铁骑都在费尽全力,试图冲垮这道防线。

而钢铁防线的另一侧,所有的步兵都在牙根紧咬,死命支撑。

“坚持住!不要让他们冲过来!”

“挡住他们!这是军令!”

所有的步兵都是肌肉贲起,额头上青筋虬结,连脸孔都因为过于用力而变得通红。也就在这个时候,陈彬弩车大军的攻击,在这个时候适时出现——

轰!轰!轰!

密密麻麻的长长弩箭呼啸着,铺天盖地,如同死神的镰刀般,在这片战场上再次出现。轰,一名猛烈冲击步兵重盾的大食铁骑,反应不及,就在再次冲击步兵重盾的瞬间,被一根漆黑如墨的弩箭当胸贯穿,巨大的力量将他从马背上托起,和长箭一起,撞向后方第二名大食铁骑,接着是第三名,第四名……

仅仅一根弩箭,瞬息间射杀了七八名全副武装的大食铁骑,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

噗噗噗,一根又一根的弩箭呼啸而出,每一根都带走了六名以上的大食铁骑,仅仅只是一轮,第一道钢铁防线前就已经阵亡了七八千名大食铁骑,接着是第二轮,第三轮射击,一轮又一轮接连不断。

大食人正以惊人的速度阵亡,整个钢铁防线前,到处都是尸体,人的,马的,鲜血在地上肆意流淌。但是这个时候的大食人已经完全疯狂,根本不顾及伤亡。当双方短兵相接的时候,正是大食人传说中最凶猛,最可怕,最无敌的时候,只要能够杀死对方,以凶猛的攻击彻底击垮对方,大食人根本不在意伤亡。

正是这种勇猛和无谓,成就了大食人在葱岭以西,一直到红海的无敌传说。

“杀!”

成千上万,无以计数的大食铁骑神色狰狞,争先恐后的向着第一道防线冲去。噗,一名大食铁骑举起手中的长枪,狠狠地投掷出去,长枪越过步兵重盾,射落在密集的唐人大军中。

几名大唐的步兵措手不及,直接被长枪贯穿,钉死在地上。这样的长枪一根又一根,不断地投掷出去,防线后面,大唐的碛西援军迅速出现伤亡。不止如此,即便前方是蜂箱和车弩的双重攻击,依然有大量的大食人顶着攻击,借着堆积的尸体,攀爬城墙,直接从高高的重盾上面飞越过去。

噗噗噗,步兵重盾后面,一名名大小勃律的正规兵,手持长矛,密集如林,一个个捅刺过去。这些长矛有如灵蛇一般,透过这些大食士兵的铠甲缝隙,将他们一个个捅穿,挂在长矛上面。

大小勃律矛兵的威力在此时体现无疑,单论破甲能力,整个西域恐怕没有人比得上他们。不过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挡大食。

“战斗!杀光他们!”

一名大食战士踏过尸体爬过钢铁之墙,双手拿着弯刀飞扑而下,在人群中大肆砍杀。一个,两个,三个……,无数的大食士兵,争先恐后,舍生忘死,向着第一道钢铁防线冲杀过去。

一名又一名,不管是蜂箱,还是车弩都完全无法阻止他们。

情况变得危急的远不只是第一道防线,与此同时,东方的战场,第二道防线后,碛西都护军的处境同样变得恶劣起来。

【番外许绮琴传上线,大家搜索我的微信公号“皇甫奇”关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