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王冲的警告!/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二十五章

“王冲?”

艾布穆斯/林眼中泛过一丝微光,但那张刀削斧凿,充满铁血与冷酷味道的脸庞上,却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说吧,唐人,你想做什么?”

说着,目光掠过重重空间,直视着王冲,全身并没有如何作势,却自有一股强大的气场爆发出来。

身为大食帝国的东方总督,整个呼罗珊以东的最高存在,除了帝都哈里发之外,艾布穆斯/林就是整个东方最有权势的人。

整个东方,无数的帝国被他踏平在马踏下,整个大食,无数的名将唯他马首是瞻。放眼天下,能让艾布穆斯/林这种级别的将领在意的,寥寥无几。

整个大唐帝国,也就只有一个安西大都护高仙芝还能被他看在眼里,余者,根本不足为虑。

艾布穆斯/林从不会在阵前和人答话,会回应王冲,仅仅是因为王冲身为一个唐人,却会说“高贵”的大食语言,这已经是一种额外的恩赐了。

“艾布*!我以东方大唐帝国碛西大都护的身份给你最后一个警告!”

王冲高亢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他的神色肃穆,整个人的气质如同长剑出鞘,锋芒毕露,足以让任何强大的存在,都无法忽视:

“带领你的大军,离开这里!!”

“无论大食以前征服了多少国度,但是你们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染指西域,与大唐为敌!”

整个战场一片死寂,只有王冲隆隆的声音,在四方回响。这一刻,就连高仙芝和程千里都沉默不语。

“唐人,这不可能!”

艾布穆斯/林的回答言简意赅,斩钉截铁:

“这个陆地上,没有任何国度可以令大食停下征服的铁蹄,包括大唐!!”

艾布*的回答冷硬的如同钢铁一般。

四面八方静悄悄的,虽然很多人听不懂大食语,但是从艾布穆斯冷硬的面孔上,众人依然读懂了许多。

气氛骤然变得越发的紧张。

“呵!”

听到艾布*的话,王冲突然笑了起来。锵,电光石火间,每个人都听到了一声清越如龙的剑吟声。

就在大食,大唐,甚至于远处乌斯藏和西突厥的目光中,王冲猛然拔出了身上的长剑,那冰冷、耀眼,表面透着流水般魔性花纹的乌兹钢剑,斜指苍穹,在天空下折射着阵阵熠熠的光芒。

“即然如此,那就听清楚我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这一场战争远不是结束,而仅仅只是开始。它所征战的地点,也决不仅仅只是眼前的怛罗斯,或者是西域。”

“从这一刻开始,以怛罗斯为起点,整个撒马尔罕,以至于后方的呼罗珊,乃至于大食帝国的都城巴格达,以及遥远的西方,都将是这场战争的范围!”

“这不只是你我之间的战争,也不只是西域的战争,而是整个东西方两个帝国的战争。从这一刻开始,如何,大食无法征服大唐,则大唐必将征服大唐,所有的大食,将改说唐人的语言,整个大食,将臣服于大唐的统治之下!”

“李嗣业,请将我刚刚说的话,以大唐的语言再说一遍!”

……

“轰隆!”

一石激起千层浪,首先对王冲所说的话做出反应的,是对面的大食军队,所有的大食军队一片轰然。

接着当李嗣业将王冲所说的话,以唐人的语言再说一遍,就连远处丘陵上的大钦若赞、都乌思力、火树归藏和大钦若赞都是纷纷变色。

“这个家伙,真是敢说!!”

都乌思力眼中掠过一丝奇异的神色。突厥是游牧民族,足迹遍布西域,乃至于大食、条支。也深深知道大食是个怎么样强大的帝国。

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带了四万兵马来驰援了。

正是因为深深知道,所以都乌思力这种天狼大将,都不敢轻易开口说出这样的话。

“恐怕,他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大钦若赞淡淡道,眼中掠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并没有再说下去。

整个天下,任何一个人说出那翻话,大食都可以不必在意。唯独那个少年,没有人任何人可以对他的话等闲视之。

就如同当年的西南,没有人可以想信,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带着几千人马,就改变了一场明显已经奠定的败局,击败他统领的四十万兵马!

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大都护,从来都不只是说说而已。

远处,王冲却并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说出最后一个字,王冲立即拨转马头,没有再理会对面的艾布穆斯/林,调头朝着自己的阵营缓缓走去。

“你太狂妄了!”

万千的兵马之中,艾布穆斯/林终于开口了。他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错愕不已。因为他居然说的是大唐的语言。

“怎么可能!”

这一刻,就连高仙芝和程千里都错愕不已。

两人和艾布穆斯/林鏖战了这么久,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知道艾布穆斯/林会说大唐的语言。

但是微一思忖,两人心中就沉了下去,大食和大唐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度,在此之前,两国也没有太多的密集交流。

艾布穆斯/林作为一个纯粹的军人,大食帝国的东方总督,完全没有必要学*唐的语言,很显然,艾布穆斯/林对于大唐早有野心。

对面,人群中,王冲停下了脚步,但却并没有回头。

“唐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有多么的无知和愚蠢!”

艾布穆斯/林望着对面王冲的背影,脸色难看无比。王冲的那翻话彻底的激怒了他。在大食的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有敌国的大将,威胁要征服整个大食:

“在我们大食帝国有句话,‘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如果你知道真正的大食有多么的强大,就不会说出这么狂妄无知的话来。”

“看到我身后如山如海的大军吗?和你们鏖战几个月的大军,只不过是帝国在东方的一支军队而已。你看到的还仅仅只是帝国的冰山一角,像这样强大的军队,在帝国至少还有百万之众!”

艾布穆斯/林缓缓的张开手臂道,浑身爆发出一阵海潮般的气息,连周围的虚空都扭曲起来,甚至现出一道道黑色的曲折空间裂缝:

“唐人,你会为刚刚说出的那翻话,付出代价的!不止是你,还有整个大唐!”

“那就战吧!”

王冲只是淡然一笑。

“哼!如你所愿”

听到王冲的话,艾布穆斯/林的神情终于阴沉下来,冰冷着脸色,拨转马头,向着怛罗斯之城西侧的远处走去:

“撤退!”

随着艾布穆斯/林的手臂一挥,成千上万的大食铁骑立即如同潮水般退去。第二日的战争,就此结束。

“大食人以后恐怕是不死不休,疯狂进攻了!”

一阵蹄哒的马蹄声从耳边传来,就在艾布穆斯/林转身离开后,高仙芝骑着那匹御赐神驹,和程千里一起从后方缓缓策马走过来。

看着前方的王冲,两人都是敬佩不已。

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远胜闻名,两人越是和王冲接触,对他的认识就越是加深一分,也越能感受到那种深藏在他身上的魅力。

“本来不就已经如此了吗?”

王冲淡然一笑道:

“大唐从来都不缺少对手,也不缺管大食一个。过去没有人能击败,现在,以及未来,也绝不可能有人击败得了我大唐。”

“说得对,没有人可以击败得了大唐!”

高仙芝和程千里怔了怔,看了一眼王冲,最后三人都是相视一笑。

“撤退吧!”

随着三人的命令,大军如同潮水般撤回两道钢铁防线之内,战斗至此正式结束了。战场上留下满地的尸体,人尸、马尸、狼尸、秃鹫的尸体遍布四野,空气中的血腥味四处弥漫,浓烈得呛鼻!

……

从朝阳初升,到正午时分,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但战后的善尾工作,还远没有结束。

“张雀,战争的伤亡情况统计上来了吗?”

怛罗斯城外,王冲负着双手,头也不回道。

“回侯爷,已经全部统计完毕。这两天的战争,我们总共阵亡三万多人马,另有一万多人受伤。所有伤亡人数里面,绝大多数都是西域的雇佣兵。我们自己因为装备比较精良,所以损失并不是很大。”

张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弯着腰身,神态毕恭毕敬。

“也就是说,我们只剩下十万兵马左右?”

王冲微微皱了皱眉道。

“是!”

“那西突厥、乌斯藏和大食方面的损失情况呢?”

王冲再次道。

“我们没有办法具体的统计,但是根据斥候估计出来的数量,西突厥和乌斯藏损失的精锐应该有四万人左右,另外还有接近三万多的狼尸。西突厥人带来的这些巨狼,对我们的攻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很多弩箭都是被狼尸挡下来的,骑兵作战的时候,也不得不优先处理掉这些扑过来的突厥巨狼。”

“至于大食人那边,昨天的损失有接近八万,而今天我们的主力,主要是对付西突厥和乌斯藏,大食人那边以防御为主。不过即便如此,陈彬统率的弩车大军,和王严将军统率的步兵军团,也杀死了大量的大食人,估计有三万多人。另外,还有大量的人受伤,估计有接近四万人之数。”

张雀诚声道。

王冲听完张雀的话,顿时沉默下来。不管是大钦若赞还是艾布穆斯/林,这一战都做了充足的准备。都乌思力带来的那些数量庞大的青色巨狼,大食人的铁兽军团,再加上成百上千的投石机,王冲准备的车弩大军造成的伤害,远不如想象的那么强大。

“知道了,传令下去,所有的伤兵,包扎处理,移进怛罗斯城内疗养。另外,把张老先生叫过来!”

“是,侯爷!”

张雀很快离去。

整个大唐阵营中,能被王冲尊称为张老先生的,有且只有一个人。只是片刻的时间,张寿之带着两名最心腹的弟子,立即从城内赶了出来。

【报歉,一直在修改这章,发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