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武将齐聚,战略推演(中)/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二十七章

“其实我倒觉得,大唐的战斗力并不比大食人差。高仙芝大人只有七万兵马,却在怛罗斯抵抗了大食人两个多月,哪怕艾布穆斯/林也一样没有办法。据我们拔那汗人对大食人的了解,这样的战争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还有这位大人,昨天到今天两场战争,大食人虽然占据了绝对的兵力优势,又来了新的盟友,但却始终不是这位大人的对手。两场战争足足死了十多万人,而大唐的损失却十分有限,这种消息如果传出去,对于以前那些被大食征服的国度来说,是难以想象的。”

“整个大陆地上,所有的国度,能够战胜大食人的,恐怕也只有大唐了。在我们这些雇佣兵的眼中,大唐其实才是真正最强大的国家,这也是我们愿意和大唐并肩作战的原因。”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拔那汗部首领费尔干纳突然开口了,神情诚挚无比。

安西都护军一直有两大盟友,一个是葛罗禄,另一个就是拔那汗。葛罗禄的首领万赫裴罗已死,雇佣兵中,现在能在高仙芝面前说话的,也就只有费尔干纳了。

费尔干纳的这番话,令大厅内的众人都意外不已。谁也没有想到,这位拔那汗的首领对于大唐的信念,居然比所有人都要高。大厅内原本沉重的气氛刹那间荡然无存,就连王冲都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

拔那汗果然不愧是大唐最忠贞的盟友。

“可是,现在我们腹背受敌,不管我们攻击任何一方,都会受到另一方的攻击,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最后还是必败无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插口道。声音未落,被费尔干纳缓和的那一丝气氛顿时荡然无存,所有的目光纷纷看了过去,望向了沙盘旁一脸思忖,对于周围的变化还毫无所觉的骨力。或许是感觉周围出奇的寂静,骨力终于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顿时自知失言,立即变了脸色。

葛罗禄部落和大食勾结,万赫裴罗事情败露被杀,现在的葛罗禄正处于信任危机的关头。如果再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出格的行动,惹怒大唐,恐怕葛罗禄部就真的要一蹶不振了。

“骨力说的没错,腹背受敌在兵法上是大忌,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很难集中全部精力,安心对付大食人。”

就在骨力感觉惶惶不安,满是绝望的时候,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突然在大厅里响起,王冲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了。

“都护大人!”

这一刹那,骨力就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整个人顿时安定下来。不知道王冲的底细,只会看到他十六七岁的外表,但是只要有所了解,就会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大都护,在怛罗斯的地位就算和高仙芝相比,也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城外的十多万大军,全部都是由他统帅。

“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是太难解决,艾布穆斯/林那里,虽然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大食就近获取兵马,但是另一方就不一定了。”

王冲开口道,他的目光坚定,有如磐石一般,没有丝毫的动摇,好像世间没有任何的困难可以将他击败,而任何看到他目光的人,也会无形中受到感染,从而坚定信念,对他充满信心。

“乌斯藏和西突厥总计十二万人马,第一场战争已经消耗掉了他们四万多兵马,剩下的不过七万左右。从现在往后,大钦若赞将会非常的谨慎小心。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冒险。他的兵力每消耗一分,就少上一分。而且我没有记错的话,穆赤大铁骑是守卫乌斯藏王都的力量。现在王都没有出事,穆赤大铁骑却出现在了怛罗斯,没有意外,这应该是大钦若赞违逆藏王的意思,私自召集的军队!他已经不可能从乌斯藏再招募到任何的援兵了。”

“嗡!”

听到王冲的话,所有人都怔住了。就连高仙芝都是眼皮一跳,露出思忖的神色。这场战争,很多人都只注意到了战争本身的东西,而没有注意到战争之外的东西。就连高仙芝都难以例外。

安西都护军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了。并不是他就察觉不到,只是,王冲在战略层面的考量,远比这里所有的将领,包括他在内,都要敏感的多。

“你的意思,这是一个人发起的战争?”

高仙芝一脸沉思道。

“不会错的!”

王冲淡淡道,那种深邃的目光,似乎洞穿了所有的一切。

“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在西南战败,都松莽布支在三角缺口战役。这三人几乎将麾下的兵力损失殆尽。就算是藏王再开明,也绝不会再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次派兵给他们。而且,如果真是藏王的授意。来的也绝对不止七万人马。另外,都乌思力虽然号称天狼大将,实力强大。但是手下却只有四万人马,其他大量的是西突厥草原带来的青色巨狼。我想,沙钵罗可汗试探的意思已经表露无疑。”

“西突厥汗国那边是不会有援兵了!”

庙算多者胜,庙算少者败,做为一个大将,不止要思考眼前,计算战场内看到的东西,还要计算战场外看不到的东西。包括后勤、兵力、补给、政治等等。这一场大战,王冲不止是关注场上,同样关注场外。

不管大钦若赞愿意还是不愿意,这场战争,王冲都已经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战,大钦若赞其实是孤注一掷,他的处境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风光。

王冲轻描淡写,三两句将众人所面临的处境立即分析的清清楚楚,一时间,大殿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露出了思忖的神色。原本看起来复杂的局面,对于众人极其不利的局面,顿时在王冲的一翻叙说下,在每个人的脑子里都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至于大食,虽然怛罗斯距离大食更近,但是不要忘了,我们也不是孤军奋战,站在我们的背后,是整个大唐,只要我们坚持一段时间,未来我们的援军同样会源源不断!这一点,和西突厥、大食是截然不同的。”

王冲朗声道,声音铿锵,掷地有声。

王冲的声音一落,整个大厅里气氛顿时一松,费尔干纳、骨力也是精神一振。确实,艾布穆斯/林背靠着庞大的大食帝国,但是安西都护军一侧,背后同样有着庞大的大唐帝国。

大唐的强大,即便在整个西域也是声名赫赫,如雷贯耳的,这也是西域诸多雇佣部落愿意和大唐并肩作战,对抗大食的原因。

“都护大人说的是,我相信无论如何大唐一定会赢得最终胜利的,我们葛罗禄部落也会誓死追随!”

骨力感激的看了王冲一眼,不失时机的表了一番忠心。刚刚如果不是王冲说话,他恐怕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了。对于这位新来的碛西大都护,骨力心中也渐渐的越来越佩服。

“好了,这些以后再说,我们先讨论讨论晚上的问题,如果没有意外,艾布穆斯/林和大钦若赞那里,晚上肯定会采取行动。”

王冲声音一落,目光很快聚集到了大厅内的沙盘上。

“啊?”

骨力怔了怔,有些茫然道:

“大人,下午不打了吗?”

声音一落,大厅里,王冲,高仙芝,还有程千里都笑了起来,骨力虽然接替了万赫裴罗的位置,成为了葛罗禄新任的首领,但是他对军事的敏感性以及战略上的修养,都还差的很远。

“放心吧,艾布穆斯/林如果准备下午再战,上午就不会撤退了。”

王冲挥了挥手,淡淡笑道:

“而且战后的善尾工作也需要他去处理,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起两场战争。就算他愿意,大钦若赞那里也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他所有的精力只会集中在晚上的夜袭!”

上党伐谋,所有的将领在白天的战斗失利之后,都会考虑晚上的夜袭,因为相比起白天,晚上拥有更多的优势,比如,对手不会一直警醒,白天的战斗越激烈,晚上的睡意就越沉重。

而且夜色的掩盖,也可以使大军更轻易的接近对手,同时大幅削弱弓箭手和车弩的威力,更加不容易瞄准。

“确实如此,以我对艾布穆斯/林的了解,他这种进攻性极强的人,一定不会放过晚上的机会,另外,大钦若赞那边必然会有所准备,所以晚上的风险一点都不比白天小。不过,这同样也是我们的机会。”

安西大都护高仙芝也在此时开口道:

“兵不厌诈,虽然我们兵力没有大食,西突厥和乌斯藏那么多,但是我们有个最大的优势,就是钢铁之墙和怛罗斯之城,这些是艾布穆斯/林所没有的。大食人可以在晚上袭击我们,我们同样可以袭击他们。另外我们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刺探一些消息。”

王冲听着这番话,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很多人都只知道高仙芝用兵如神,攻击又快又猛烈,而且往往出现在敌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高仙芝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兵不厌诈”。

凭借这一招,他在西域不知征服了多少国度。

虽然在儒家那里,可能为人不耻,但是在兵法上,王冲反倒极为赞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