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武将齐聚,战略推演(下)/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二十八章

“大钦若赞我和他交过手,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们应该已经在商讨晚上的行动了,没有意外,他们今晚的行动目标应该在这里。”

王冲说着,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大厅里沙盘上的一点。

这根手指顿时吸引了大厅里所有人的注意,无数的目光纷纷向着沙盘上王冲所指的那一处看了过去。

……

“我们和大唐之间的战争,白天的部分已经结束,但晚上的部分还远没有开始……”

与此同时,怛罗斯战场的东侧,高高的丘陵后方,一座典型的西突厥金色营帐里,大钦若赞,都乌思力,火树归藏,都松莽布支以及其他西突厥和乌斯藏的将领们正聚在一起,所有人都聚拢在大钦若赞的周围。

和王冲等人不同,此时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怛罗斯的地形沙盘,而是那张乌斯藏帝国珍贵的大陆地图。

“大唐现在表面上的首领是高仙芝,但是实际上的幕后统帅,已经变成了我们熟悉的那位王家幼子。以我对他的了解,今天晚上他一定会采取行动。在西南的时候,他就已经用过这招,这一次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就像王冲对大钦若赞做出的判断一样,此时此刻的大钦若赞也对王冲做出了同样的判断,两位宿敌对于自己的对手都太了解了。

“另外,白天的一战,我们已经损失了大量的兵力。和大唐不一样,我们没有唐力补充,所以我判断,王冲那边绝对会把我们当做为日后进攻的重点。他会不断的使用一切的有效方式,一点一点的蚕食我们的兵力,直到最后将我们彻底拖垮!”

如果王冲在此,必然会相信惊讶,因为大钦若赞居然将他在悍罗斯城主大厅内向众人分析的策略,说的一丝不差。

“贡觉杰布,我吩咐你建的篱笆,和外围岗哨做的怎么样了?”

大钦若赞一转头,望着身后的一名乌斯藏将领道。

“回大相,已经从随行的车辆里卸货,吩咐士兵们在建造,应该还有两个时辰左右,就会建造完毕。”

名叫贡觉杰布,面容粗犷,腰悬弯刀,看起来极其壮硕的乌斯藏将领道。

“很好,吩咐所有的士兵,安排号巡逻的暗号。另外,尽量在防线外燃起大量的火把,任何靠近的人,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需要严格戒备。——如果碰到自己人,要比碰到敌人更加警惕!”

大钦若赞道。

“大相是不是太过大惊小怪了?仅仅只是夜防而过,是不是太过小心了?”

就在这个时候,营帐里一个声音响起。都乌思力背负着双手,开始的时候还是默默的旁听着,但是听到后面,一双充满野性的浓眉,渐渐的不自不觉越皱越紧。大钦若赞是乌斯藏的大相,这一点,经过简短的接触,都乌思力也深深为之认可。

但是大钦若赞这种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样子,实在让都乌思力难以苟同。恐怕在清晨大战的时候,大钦若赞都没有这样子吧。

“呵呵,大将军没有和那位打过交道,不知道也正常。那一位的兵道,和任何人都不同。西南之战,这位甚至施展过李代桃僵之计,接连几次让唐人伪装成我们乌斯藏人和蒙舍诏人的样子。当时正值暴雨,所以接连几次围剿都被他破坏,本来绝对优势的局面,被他一步步的破坏,才导致了最后的失败。”

大钦若赞却是淡然一笑,并不生气。

“嗡!”

看到大钦若赞的话,都乌思力、沙木沙克、车焜奔巴等西突厥汗国的将领,都是神色微变,西南之战他们多少都知道一点,但是这种具体的细节他们却从未听说过。

“这也太卑鄙了!”

车焜奔巴狠狠道。

西突厥人习惯了正面战场上,真刀真枪的硬碰,如果对方会伪装成西突厥人偷袭,那还真是防不胜防。

“大将军莫怪,大相只是谨慎一点,小心无大错,这样说也是为了全军考虑,而且现在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大唐那边很有可能已经采取措施,从那些尸体上剥取战甲。这一战我们总共战死了接近四万人,如果大唐派出四万人马伪装成我们,趁着夜色偷袭,以我们的情况根本支撑不住,最后的结果必然损失惨重。”

火树归藏沉声道。

对于王冲喜欢冒充对手偷袭的习惯,不管是大钦若赞还是火树归藏都深有体会,并且深为警惕。都乌思力可能不了解,但是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却不可能不防。

都乌思力没有说话,一双眉毛却皱了起来。伪装的兵马如果数量少还没有问题,但是数量一多就不一样了,如果那个大唐的小子真的那么狡猾,就真的不得不防。

“这件事就按照你说的办,我会让下面的人全力配合。不过,大唐可以偷袭我们,我们又何尝不能进攻他们,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以攻代守。”

都乌思力沉声道。

“呵呵,这一点我和大将军的看法倒完全一致。”

大钦若赞淡然一笑,轻轻拂了拂袖子,转过头来,目光重新落到了营帐内,那张镂空桌子上的大陆地图:

“大唐人虽然战斗力强大,而且兵法出众,但是其中却有一半以上是雇佣兵,真正的大唐/军队根本不多,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个巨大的弱点,如果能够扣住他们这个弱点,就能够‘断其一臂’,就算大唐人还有十万的兵马,也不足为惧。”

“什么弱点?”

大钦若赞一番话瞬间吸引了营帐内所有人的注意,都乌思力,火拔桑野,车焜奔巴,沙木沙克等人纷纷望了过来。

“车弩!”

大钦若赞微微笑着,吐出了这两个字。

……

“车弩!”

大钦若赞不会知道,与此同时,怛罗斯之城的城主大厅里,王冲当着所有大将的面,一脸自信的说出了同样的两个字。

“车弩是大唐的镇国重器,朝廷在这方面管制得一向非常厉害。这一次我们千里奔袭,支援怛罗斯,其中有相当部分的大食人、西突厥人和乌斯藏人,都是死在了车弩的箭下。大钦若赞被称为智相,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一点。如果大钦若赞发动夜袭,没有意外他的目标一定是车弩!”

王冲的话掷地有声,对于大钦若赞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一场夜袭,除非是大规模的战争,否则的话造成的伤害一定非常有限,所以一般都会选择战略性的目标偷袭,因此大钦若赞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都护大人,车弩非同小可,如果乌斯藏人和西突厥人选择车弩作为目标,我们是否需要考虑,将车弩撤往怛罗斯城内,以避免遭到过大的损失?”

程千里试探着道。

车弩并不是王冲独有的,安西都护军就配备了大量的车弩,但是车弩一直都是辅助作用,从来没有像王冲这样独立成军,而且进行详细的分工。在战场上,王冲的车弩大军和安西都护军的弩车部队发挥出的威力有天壤之别,双方感觉完全不同。

如果大钦若赞选择王冲的弩车大军作为偷袭目标,绝对会对怛罗斯之城的大唐/军队造成巨大影响。

不过,弩车大军毕竟是属于王冲麾下独立指挥的军队,就算程千里是安西都护军的副都护,也无权干涉,只能是给予适当的建议,在军伍之中,逾权干涉是大忌!

“不必了!”

王冲笑了笑,不以为意:

“钢铁防线,必须要配合弩车部队才能产生威慑力。而且也不排除艾布穆/斯林和大钦若赞在晚上发动大规模攻击的可能,有弩车在才能及时的给予反击。而且没有弩车又如何引大钦若赞过来?”

听到最后一句话,大厅内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

“看来都护大人早有安排。”

高仙芝捋着三缕胡须,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王冲一脸微笑道。

“凡是预则立不预则废,既然知道大钦若赞会对车弩下手,就不可能不防备,另外,乌斯藏人可以进攻我们,我们也同样可以进攻他们!”

王冲从容不迫道。

高仙芝听到王冲的话,也是暗暗点头。英雄惜英雄,王冲虽然年纪远比他小,但是在各种战略思维上,完全是顶级大将级别。很多想法,对策,完全和他想到一块去了。这是高仙芝在其他任何安西都护军将领身上都感觉不到的。

“都护大人和我想到一块了,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高仙芝眼前一亮道。

高仙芝从来都不是守城的大将,积极进攻才是他的一贯特色,这也是高仙芝听到王冲要进攻产生共鸣的原因。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都护大人不得不防,据我所知,大钦若赞以前和你交过手,对你的战技战法非常了解,而且此人向来聪慧,他也必然料到你会进攻,并且早做准备。都护大人如果想要进攻的话,还必须再三思虑才行。”

高仙芝道。

“呵呵,大人多虑了,兵者诡道也,大钦若赞只是知道我过去的兵法,并不知道我现在的兵法,为将之道因地制宜,既无常势也无常形,如果没有固定的招式,对方又如何去防备?不管大钦若赞如何防备,都是没有用的。”

王冲哂然一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