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夜色降临,暗流汹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二十九章

“哦?”

听到王冲的话,不只是高仙芝,整个大厅的内的安西诸将都是眼前一亮。王冲这番兵法理论,众人以前还从未听过,就连高仙芝都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更别说其他人了,只有王严、王符父子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都护大人高论,水无常势也无常形,想不到大人居然能从日常的山水万象当中,领悟出兵法的道理!”

程千里看着王冲赞叹不已,心中由衷的佩服。

王冲的兵道和大唐的任何将领都截然不同,很难相信,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居然拥有如此高的兵道造诣!

“副都护谬赞了!”

王冲只是淡然一笑,既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自豪,也没有过于谦卑。

做为中土公认的兵圣,虽然在武道上,他还没有恢复到前世的修为,但是在兵道能力上,放眼天下,能和他相提并论的人还真没有多少。就连大钦若赞,其实都在有意无意的模仿他西南之战中用过的兵法!

“大钦若赞那里交给我,不过还有一个艾布穆斯/林。如果大钦若赞会在夜晚行动,那么艾布穆斯/林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止如此,以我对大钦若赞的了解,他一定会飞信传书艾布穆斯/林,提醒他小心我们。”

王冲道。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高仙芝毫不犹豫揽过,一脸的微笑,看起来非常的从容:

“毕竟和艾布穆斯/林交手那么久,不管他想要做什么,安西都护军都可以让他们无功而返。另外,我们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刺探大食人的虚实,了解他们的后招!”

作为西域的战神,高仙芝也有自己的骄傲。或许在大的战略构思上,高仙芝还有所欠缺,但是说到领兵作战,高仙芝绝不逊色于任何人。一场推演,两位大唐主帅很快达成一致,王冲对付大钦若赞,高仙芝去对付艾布穆斯/林。

接下来,两位大唐主帅,连同大厅内的将领,又就具体的行动和细节讨论了很久,待商量妥当,没有问题,很快做下决定,一切只待天黑。

……

时间缓缓过去,西突厥、大食、乌斯藏人和大唐,四方在战后保持了绝对的克制,不知不觉,天空暗了下来。

“齐亚德,巴格达那边怎么说?哈里发不是已经同意派出马克留木重骑兵吗?为什么一个月前就该出现的马克留木重骑兵,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怛罗斯之城的西方,整个战场之外,大食人的营地里,灯火通明,铁血总督艾布穆斯/林坐在一张硕大的,黄金和黑铁铸成的宝座里,望着站在众将首位的副总督齐亚德道。

“总督大人,我已经去信问过好几次了,从后方的消息来看,好像是呼罗珊那里又发生了起义,那些乱党勾结了原来的萨珊贵族,又在那里起事。哈里发对这件事非常重视,所以让马克留木重骑兵镇压起义了。”

齐亚德躬身道。

听到这句话,艾布穆斯/林的浓眉微不可察皱了一下。萨珊王朝是大食曾经征服过的一个帝国,也是大食帝国在扩张过程中,遇到过的最强对手。呼罗珊就是属于以前萨珊王朝的东部领土。

虽然大食已经征服了萨珊王朝,但是依旧有不少萨珊王朝的余孽逃了出来,时不时的发动起义,反对大食。而其中又尤以呼罗珊地区的反抗最为激烈。这一直都是大食哈里发(皇帝)的心病,所以对那里的镇压一直都很厉害。

艾布穆斯/林坐上东方总督的位置后,也对那里进行过严厉的镇压,只是没想到,他才刚刚镇压没多久,那里就再次起义了。

“还没抓到那些萨珊贵族吗?”

艾布穆斯/林皱着眉头道,瞳孔深处掠过一丝刀剑般的锋芒。

“还没有,那些逃亡的萨珊贵族很谨慎,而且还有大量的呼罗珊人帮助他们,我们很难抓到他们。哈里发那里已经派了耶罗总督去负责这件事,呼罗珊到处贴满了布告,但是和往常一样,恐怕很难有收获。另外……”

齐亚德说着,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艾布穆斯/林一眼:

“刚刚收到哈里发的消息,陛下对于我们在怛罗斯的进度非常不满!”

“嗡!”

齐亚德声音一落,营帐里顿时一片死寂,所有的大食将领纷纷低下头,气氛压抑无比。在大食,哈里发的旨意就是神的旨意,没有人敢违抗哈里发。哈里发从不在意各个总督在战争中的损失情况,也不在意他们麾下死了多少人。

哈里发只在意结果!

怛罗斯两个多月都没有攻克下来,已经引起了哈里发的不满。如果这种情况始终不能改变,那么接下来,艾布穆斯/林就会被彻底的撤换。

——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的东方总督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撤换掉!

“怛罗斯会被攻克!大唐人也必定会战败!”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营帐里的气氛凝重得快要窒息的时候,艾布穆斯/林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有如钢铁一般,透着一种不可撼动的坚定意志。

“帮我写一封信告诉哈里发,艾布穆斯/林一定会在两个月内结束这场战斗,并且献上大唐的西部版图,作为给哈里发的礼物!另外,战斗结束之后,我将掀起一场血屠,以十万大唐士兵的尸体,来消逝陛下心中的不满。——这一战,他们将没有任何人活着返回大唐!!”

艾布穆斯/林的声音刚落,营帐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透着一股炙热的味道。血屠,只要是大食帝国的战士,只要是了解艾布穆斯/林这个名字的人,都会明白血屠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虽然对于大食帝国的敌人来说,这意味着无限的恐怖,但是对于天生好战,以杀戮和征服为使命的大食人来说,这却是能令所有人兴奋,刺激整个大军的士气和战斗力。

“属下遵令!”

齐亚德诚声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虽然马克留木军团暂时被陛下调去镇压萨珊起义军,但是总督大人另外提出的两个要求,陛下已经全部答应。那两个特殊的军团,最晚明天就会出现在怛罗斯,听从总督大人的调令!”

“好!”

听到这句话,艾布穆斯/林眼中精芒暴涨,整个人精神大振:

“齐亚德,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明天的时候,我们就彻底解决战斗!”

“末将遵令!”

“哗啦啦!”

就在一群人商讨的时候,突然,一阵急速的羽翅破空声传来,咻,只是眨眼间,光芒一闪,一只精悍、瘦小的青雕双翅一收,从营帐外电射而过,直奔坐在黄金和黑铁铸成的宝座上的艾布穆斯/林。

这一幕突如其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宝座里,艾布穆斯/林也是目光一闪,从容不迫的伸出一只手来。那瘦小的青雕轻盈的落在伸出的食指上,一动不动。在它的腿上,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张薄薄的雪笺。

“是乌斯藏人。”

艾布穆斯/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很快从青雕腿上拆下雪笺看起来。当艾布穆斯/林查看的时候,整个营帐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就连齐亚德也是一言不发。

“有趣!乌斯藏人竟然来信,提醒我们小心唐人的伪装偷袭。”

艾布穆斯/林看完信笺,哂然一笑,不以为意的将信笺交给一旁,一名脸色黝黑的大食将领:

“虽然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人能够偷袭得了我们,不过,乌斯藏人也是一番好意,努尔曼,去处理一下,给他们回封信吧。”

“属下遵令!”

名为努尔曼的大食将领沉声道。

“另外,乌斯藏和西突厥人希望我们配合,在夜晚的时候一起攻击大唐。这件事情无可厚非,也符合我们大食的利益,努尔曼,召集你的部下准备一下吧!”

艾布穆斯/林道。

“末将遵命!”

努尔曼兴奋的应了一声,眼中闪烁着勃勃的杀机,很快离去。

整个东方大食军队之中,没有人比他更加撤长夜袭了。这将是一场盛大的血色夜宴。

……

天空低垂,这似乎是整个怛罗斯在整个年末之前,见到的最后一场日出和日落。当太阳降落到地平线以下,整个天空很快暗了下来。等到再过数个时辰,整个怛罗斯的天空就彻底黑了下来。

噗噗噗,就在天空暗下来的一刹那,整个怛罗斯高大的城门前,一簇簇火光突然冲天而起,将整个东线的钢铁之城照得一片彻亮。五十丈的范围内,纤毫毕现。而紧随其后,西线的另一道钢铁之城也随之朝着天空喷吐出一簇簇的火光。

两片长长的火光带,将两道钢铁防线的周围的警戒线大大推前。

而几乎是在同时,远远的,东方的丘陵地带,一簇簇巨大的篝火冲天而起,火光比之两道钢线之城更加旺盛和炽烈。这些炽亮的篝火为整个乌斯藏人和西突厥人同样建立起了一片宽阔的防御带。而紧随其后跟进的,则是西方的大食人。

一片又一片火焰,炽烈而灿烂,将整个冰冷的怛罗斯,照耀的如同璀璨的夜空一样。

——三个势力,四个帝国,在夜色降临的刹那,同时做足万全的防备。

“大钦若赞还真是早有准备啊!”

站在高大的怛罗斯之城上,东北角的位置,看着遥远的丘陵地带,无数忙碌的乌斯藏和西突厥人,王冲负着双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只可惜,就算他再有防备,也一样没有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