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料敌(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三十章

大风呼啸,王冲站在城墙上,衣袍猎猎,远远望去,自有一种洒脱和自信的风骨。

“把火把亮起来吧!”

王冲打了个手势,刹那间,城头上,一簇簇火把迅速沿着墙角的边沿点亮。而铛铛铛,随着一个个锁链,连接着一盏盏点燃的油灯,从墙头垂下,整个怛罗斯最后一个黑暗的“角落”也点燃了。不管是大食和乌斯藏人想要偷袭钢铁防线,还是趁夜爬上怛罗斯之城,都再没有任何的死角可言。

时间慢慢过去,不管是乌斯藏人、唐人,还是大食人的营地,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三方看起来,都极度的克制,各自相安无事。从天夜一直到夜深,再到子时,都没有任何的袭击事件发生。

但是尽管如此,整个怛罗斯之城的气氛不但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越发的紧张了。整个东部、西部,还有中间的怛罗斯之城,守卫的战士一个个全神戒备,比之之前,越发的小心了。

子时过后,夜色越深,睡意越深。

而每个人都知道,夜袭往往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呱!”

东部战场的边缘,篝火熊熊,一只只秃鹫的啼叫声从夜空中传来。至少五六千的乌斯藏战士在篝火组成的封锁线后巡逻、徘回。而在他们巡逻过的地方,则是一座座新建的栅栏,还有高高耸立的岗哨。

——很难想像,并不是农耕文明出名的乌斯藏人,居然也会在短短时间内,学来中原人的战术。

“打起精神!大唐的那个将领最喜欢偷袭!眼睛都给我放亮点,不要让唐人钻了空子。”

岗哨外,一名乌斯藏将领,腰挎长刀,大声的呵斥。

“是!”

岗哨处处,一队队的乌斯藏士兵,纷纷呼应,他们目光警惕,如同夜隼一般,打量着周围。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没有任何人可以突破乌斯藏的防线,而不被发现。蹄哒哒,烟尘滚滚,一队队的乌斯藏铁骑在黑夜中巡逻。

密集不断的铁骑封锁,加上一座座岗哨瞭望,直接构成了一座森严的壁垒,将乌斯藏人和西突厥人的营地守护的严严实实。

时间慢慢过去,乌云蔽月,周围越来越暗,夜色也越来越深。

不知道过了多久——

“蹄哒哒!”

就在乌斯藏人的南部营地防线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刹那间,乌斯藏人警惕大起。

“什么人!”

高高的岗哨塔楼上,随着轧轧的机括声,一名乌斯藏人瞳孔收缩,目光雪亮,陡然转过头来,瞬间拉开一张大弓,锋利的箭簇对准了防线外,马蹄声传来的方向。而几乎是同时,周围数百丈内,铠甲阵阵,战马嘶鸣,无数巡逻的士兵,连同其他地方驻防的乌斯藏人,纷纷朝着这里急速涌来。

黑夜里不知道多少目光,跟随着哨兵的声音,朝着马蹄方向望了过去,借助着篝火的光芒,只见无数影影绰绰的身影,正朝着这里迅速接近。

“不要打!我们是自己人!”

黑夜中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乌斯藏语。然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岗哨塔楼上的士兵,不但没有丝毫放松,反而变得更加紧张了。整个人如临大敌,咻,随着刺耳的锐啸声,一支利箭猛地射落在对面那些人影的地面上。

“赶紧止步!全部给我下马,脱下头盔!我要看到你们的真面目!”

“这是大相的命令!违令者死!”

岗哨上的乌斯藏士兵大叫道。一边说着,一边抓过岗哨上的一支火把,狠狠地扔了过去。

火焰从空中划过,瞬间照亮夜空。然而下一刻,咻的一箭划过虚空,射中了空中的火把。

“哈哈哈,大钦若赞果然厉害,居然早有防备,兄弟们撤!”

黑夜中传来一声乌斯藏语的大笑,对面的人影还没有靠近篝火的范围,就猛地一挥手,带领着一群士兵,蹄哒哒向着黑夜中撤去。

“追!”

听到对面的大笑声,乌斯藏人那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群人怒啸一声,策马追了过去。

“住手!都给我回来!”

“大相有令,穷寇莫追!小心他们埋伏!”

一名乌斯藏将领目光熠熠,骑着一匹健硕的青稞马,急追出去,阻止了众人。

希聿聿的马鸣声在一瞬间戛然而止,原本追出去的乌斯藏铁骑瞬间又撤了回来。

“这些乌斯藏人还真是厉害,居然一点都不上当!”

黑夜深处,孙知命看着远处撤退回去的乌斯藏人,眼中露出一丝饶有趣味的神色。

“大钦若赞确实厉害,到底是乌斯藏人的智相啊!连侯爷都对他赞叹不已,而且西南之战他已经见识过侯爷偷袭的手段,恐怕早有防备,我们这招对他几乎没有什么用。”

孙知命身后,一名参加过西南之战的大唐铁骑道。

“哈哈,有防备才更好玩,先撤吧,反正我们还有一整夜的时间和乌斯藏人玩!”

孙知命洒然一笑,不以为意,很快领着众人如飞而去,消失在黑夜深处。

而几乎是同时,唐人伪装成乌斯藏人偷袭的消息也传到了丘陵后方的大军帅营之中。帅营里,火光明亮,漆黑的圆形铁桌上,那张珍贵的大陆地图摊开放在上面。旁边坐着大钦若赞、火树归藏、都松莽布支和都乌思力。

“和大相预料的一样,那小子果然又故技重施了!”

听到传令兵的话,火树归藏冷哼了一声道。

“呵呵,同样的方法居然使用两次,看来是我高估他了。”

大钦若赞哂然一笑,不以为意。王冲的手段在他看来,完全是黔驴技穷,简直如同儿戏一般,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今天晚上他只有这点手段,恐怕各位都可以高枕无忧了。”

“会不会他本来就只有这点本事,大相对他太高估了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难道还能从娘胎里就修习兵法武功?”

摇曳的火光中,都乌思力终于开口了,声音中透着一股怨气。

虽然不愿承认,但白天的战争摆在那里,都乌思力的天狼神行术第一次遇见了无法战胜的对手,而且对方的修为和实力都比他低,这是都乌思力从来没遇到过的。当着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几员大将的面,这让都乌思力颜面尽失。

一旁,都松莽布支低着头,听到这话,微微皱了皱眉,但却什么都没说。

“呵呵,将军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小心无大错,我们还是要做好防备,谨慎一点为妙。”

大钦若赞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反驳。

对于一个曾经击败过自己的对手,大钦若赞绝对没有丝毫的小觑,不过这些却没有必要向都乌思力解释。

“大相,需不需要我一起去参与巡逻?”

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都松莽布支突然开口道。

“这样,一旦唐人有什么行动,我都能够随时支援,让他们有去无回。”

“不必了!”

大钦若赞笑容一敛,微微皱了皱眉,很快就拒绝了都松莽布支的提议。三角缺口一役,达延芒波杰战死,都松莽布支的数万兵马几乎全部覆灭。自那一战之后,都松莽布支就急于报仇,甚至在大雪山神庙前长跪不起。他的心思大钦若赞又如何不懂,但现在根本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为将者,坐镇中军,不可能事事都亲力亲为。这样的小事交给下面就可以了,而且唐人狡猾,不管是那个王冲还是高仙芝,都是擅于谋略之辈,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参与巡防,他们可以使用疲兵之计,使得你一直疲于奔命,没有休息的时间。到时候一旦发生大战,我们必败无疑。”

说到最后一句,大钦若赞神色顿时严肃无比。

莹莹的火光在营帐中闪烁着,都松莽布支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夜色越来越深,之前还有些微弱的月光已经完全变得黯淡。半柱香之后,当大钦若赞等人还在营帐中商议对策的时候,乌斯藏人的中段防线,一阵阵喘急的马蹄声传来。

“什么人?!”

一阵阵密集的轧轧机括声响起,黑夜中,无数的箭簇纷纷对准了马蹄声传来的方向。乌斯藏人早有准备,任何人靠近都会立即引发乌斯藏人的迅速反应。想要穿破乌斯藏人的防御绝非易事。

“是我们!别动手!”

“我们接到军令,受都乌思力大将军的召令,前往你们乌斯藏人的帅营复命!”

一阵生涩的乌斯藏语从黑暗中传来。

“是西突厥人?”

听到对方的声音,岗哨上的士兵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拉开的弓箭也缓缓松开。就连岗哨下,一名身材健硕,面孔黝黑,腰挎长刀的乌斯藏武将也缓缓收回了长刀。借着篝火的光芒,众人看的清清楚楚,对面的人影分明穿的是西突厥的铠甲。

“把箭放下!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手!”

面孔黝黑的乌斯藏武将重重的挥下手臂,下令道。他原本眼中满是警惕,但这个时候,却放松了很多。西突厥人和乌斯藏人是盟友,虽然双方语言不通但毕竟还是有着有着共同的敌人,如果互相厮杀,引发误会,于大局不利。

“多谢!”

对面的“西突厥人”听到声音,大叫一声,同时领着兵马迅速靠近。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名领头的“西突厥人”低着头,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