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料敌(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三十一章

“等一下!”

就在这群“西突厥人”快要靠近的时候,岗哨下的乌斯藏武将突然大叫一声,阻止了众人,同时转过身来,朝着身后打了一个手势。就在众人莫名其妙的时候,一匹白马突然从后方电射而出。

“你们是哪个骑兵队的?大将军召令,可有凭证?有令牌吗?”

一连串严厉的西突厥语从后者口中接连不断的吐了出来,把所有人都看懵了。

——在乌斯藏人的大军里居然有一个西突厥人的士兵!

“快住手!干掉他们!”

就在对面西突厥人一愣神的刹那,那名骑着白马的西突厥士兵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一根手指指着对面,厉声大喝。咻咻咻,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无数的箭雨朝着对面的“西突厥人”电射而去。

“哈哈哈,这个大钦若赞,果然厉害,连这都被他防到了。”

“算他厉害,居然在乌斯藏人的营地中安插了西突厥人,兄弟们撤!”

躲过一阵阵箭雨,对面的“西突厥人”哈哈大笑,果然又是唐人伪装。随着一阵马蹄声,众人迅速离去。

“将军,这个大钦若赞好难对付啊!”

远远地离开了乌斯藏人的营地,一名身上还穿着西突厥铠甲的唐人士兵道。

“如果容易对付,又哪里能称得上智相?也用不着侯爷亲自谋划,这么大动干戈了。”

程三元摘下头盔,哈哈笑道。

“这个大钦若赞真是防御得水泄不通!这样下去我们可能很难有什么收获!”

身旁一名跟随的大唐铁骑有些不甘道。

利用西突厥人和乌斯藏人的罅隙,伪装西突厥人偷袭乌斯藏,这个想法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但是谁又能预料得到,大钦若赞居然在大军中安排了真正的西突厥人来辨别真假,显然对众人的手段早有预料。

这让对大钦若赞最不了解的大唐士兵都感觉深深的棘手,和这样厉害的对手交手,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似乎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个时候,众人突然深深感受到自家的侯爷有多厉害了。

“怕什么,不用管他!侯爷的手下败将而已,大钦若赞再厉害,还能比侯爷厉害?”

程三元哈哈大笑,对于那名士兵的担心,丝毫不以为意。

“走吧!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的任务就交给孔子安他们了。”

蹄哒哒,马蹄阵阵,一群人迅速的远去,返回了怛罗斯城的大唐营地。

“轰!”

就在程三元他们离去后片刻,另一侧,西突厥人的营地,同样爆发出一阵骚乱……

“大相!刚刚收到消息,唐人伪装成西突厥人,偷袭我们的营地。”

乌斯藏人的主帅营帐外,一名传令兵突然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大将军!我们的营地受到袭击!唐人伪装成乌斯藏人偷袭我们。”

几乎是片刻之差,另一名西突厥人跟着闯了进来。

两道消息,一前一后,全部汇集到了大钦若赞的手中。

营帐里众人面面相觑,一瞬间,火树归藏、都乌思力还有都松莽布支,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集到了大钦若赞身上。大钦若赞最开始安排,在对方的营地互相安插士兵,众人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是现在看来如果不是大钦若赞提前安排,恐怕唐人已经得手。

想一想,唐人伪装成乌斯藏人或者是西突厥人打着联盟的旗号光明正大的靠近,如果不是事先准备,谁又能预料得到。

“大相高明,都乌思力真正服了!”

一旁,都乌思力开口道。

直到这一刻,他才算是真正的服了这位乌斯藏帝国阿里王系的大相。

大钦若赞只是笑而不语,他微低着眉头,眼中隐隐露出沉思的神色。

“大相,怎么了?”

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都感觉到了什么,同时开口道。大钦若赞的反应完全不像猜中了对手行动,得胜的样子。

“不好说!”

大钦若赞眉头微微蹙起:

“如果王冲只有开始的第一次行动,那我或许会坦然一笑,告诉诸位可以高枕无忧,但是他穿上我们的盔甲,袭击西突厥人,又穿上西突厥人的盔甲袭击我们,虽然看似全部被我料中了,但是接连两件事情,我反倒不敢真的放松了。”

“大相的意思,他的这些举动难道只是为了迷惑我们,其他还另有手段?”

都乌思力道。

毕竟是西突厥汗国的顶尖大将之一,被大钦若赞一说都乌思力也隐隐有所联想。

“暂时还没有办法确定,但我敢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他的全部手段,他既然采取了三次行动,一定还会有其他的后招。只是我到现在都还想不明白,他又如何突破我设下的防御?”

大钦若赞道,眉宇间透出一股浓浓的疑惑。

在大军的营地外,大钦若赞设置了大量的篝火,想要无声无息的靠近而不被发现,基本不可能。而且在每一个岗哨附近,大钦若赞都穿插了西突厥人的士兵,西突厥那边的布置同样如此。

王冲的接连两次失败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现在的西突厥和乌斯藏营地已经被大钦若赞经营得水泄不通,除了强闯,基本上不可能有任何的其他方法。但是,大军夜袭,人数本来就不多,如果强闯基本上就是自寻死路。

大钦若赞完全想不通王冲将会如何出招,大钦若赞曾经推演过,就连他自己都不可能在这种森严的防御下,成功突破。

营帐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呵呵,不过他有他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不用管他了,火树归藏我们的人也该出动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就让我们也送他一个惊喜吧!”

大钦若赞突然抬起头来,看着远处露出一丝笑容。

“是!大相!”

火树归藏回过神来,微微躬身,很快离去。

时间慢慢过去,就在火树归藏离开营帐,传达命令的时候,另一侧,乌斯藏营地的北侧。

“嗷呜!”

一声凄厉的狼嚎响彻夜空,在黑暗中飘出很远。

“听!连这些畜生都有感情,都知道悼念自己的同伴。今天这场战争,被唐人杀死的狼成山成海,到底有多少,我们连数都数不过来!”

“唉,今天死的又何止是那些狼,那些唐人的车弩太厉害了。我们和西突厥加起来十二万人,今天一战,就被他们杀了四万多,要知道我们这些人可都是精锐啊!”

黑夜里,传出一阵窃窃私语声,就在一座十几米的岗哨不远处,两名乌斯藏士兵全副武装,互相倚在一起。

“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些唐人可以把几十万大食军队阻挡在怛罗斯了。”

“那个大唐的统帅实在是太厉害了,白天的战争都看到了吧,如果不是天狼铁骑,穆赤大铁骑,还有西突厥人的大将军出手,只怕我们已经是伤亡过半了,比现在损失还要惨重。”

想起白天那场惨烈的战争,两人都忍不住打了一阵冷颤,后心都是阵阵发凉。

乌斯藏人从来都不是懦弱胆怯之辈,但是那也要看对手是谁。小小一座怛罗斯之城,聚集了太多太多的军队,出现在这里的势力几乎无一不是精锐。在这种顶级的精锐和死神般的车弩攻击面前,哪怕是乌斯藏人,也忍不住阵阵的后怕。

“沙沙!”

正在两个人交谈的时候,突然一阵异样的感觉从附近传来,两人浑身一个激灵,突然猛的回过头来。

“谁?!”

两人一个开弓,一个拔刀,齐齐望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呼,风声呼啸,借着篝火的光芒,两人都在火光中看到了一道巨大的青色狼影从高高的哨塔下缓缓的走过。

“该死!”

“是突厥人的巨狼!”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阵阵的尴尬。军中早有命令传下,大唐的那位统帅极其的喜欢夜袭,从子时到现在,军中已经响起三次警报了,三次都是大唐骑兵伪装靠近的消息,两人现在都忍不住有些杯弓蛇影了。

“混账东西,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两人心中阵阵尴尬的时候,突然一阵厉叱声传来,夜风卷过,一名身材壮硕的乌斯藏武将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那双眼眸盯着两人,如刀似剑。

“不是让你们去巡逻吗?如果出了事情,我拿你们是问!”

“是,将军!”

两人心中一寒,连忙匆匆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

凉风习习,夜色越深越是寒冷。

而从天空中俯瞰而下,怛罗斯之城前,沿着两道长长的钢铁之墙防线,无数的火把燃烧着,照亮夜空,在黑暗中璀璨耀眼。火把的光芒在黑暗中照耀出一片光明地带,成为了十万的碛西援军和城中安西都护军的守护屏障。

“蹄哒哒!”

黑夜寂静,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宁静,就在第二道钢铁防线外,烟尘滚滚,无数的身影骑着战马,向着唐人所在的地方急速靠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