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 料敌(五)/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三十五章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听到喊杀声,远处的丘陵后,主帅营帐中,大钦若赞霍地站了起来,陡的变了脸色。

偷袭大唐车弩的部队已经派出去了,但是那边的人还没有功成回来,自家的后院就出事了。而且最令大钦若赞不安的是,明明已经做出了那么多安排,明明已经听到了喊杀声,还有那么多的火光,但是到现在为止,却还是始终没有传令兵来报。

这种情况在大钦若赞的安排中,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大相!敌袭!唐人发动进攻了!”

一名神色慌张的乌斯藏士兵,听到声音,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人数呢?方向?骑兵还是步兵?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回报!哨兵那边,难道哨兵那边也没有一点反应吗?”

大钦若赞沉声道,几乎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

“回大相!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的人数,也不知道对方的方向,现在营地里一片混乱,大家只知道唐人发动了攻击,根本不知道对方在哪里!”

闯进来的乌斯藏士兵,一脸不安道。

“什么!”

大钦若赞脸色一变,来不及多说,猛地有一个箭步,跨过铁桌,掀开帘子,从营帐里冲了出去。而在他身后,都松莽布支和火树归藏面面相觑,一起跟了出去。

“呼!”

狂风呼啸,一缕火星被夜风卷动,吹向刚刚走出营帐的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面前,只是一闪,立即在空中泯灭。天空中,空气锐啸,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天空中一团模糊的巨大黑影,从头顶上方掠过,轰隆一声,重重砸到了身后方向的营地中。

啊,惨叫阵阵,一团熊熊的篝火,被巨大的陨石砸中,猛地爆炸开来,散成漫天烟火。

投石机!

大钦若赞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整个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已经把大军营地后撤,基本撤出了投石机的攻击范围吗?为什么唐人的投石机还能投掷这么远,攻击到我们后方的营地?”

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都松莽布支也在这个时候走到了大钦若赞右侧,神色凝重无比。

白天的战斗,所有人都见到了大唐钢铁投石机的威力,乌斯藏人和大食人的投石机几乎都是被大唐的钢铁投石机摧毁,所以晚上扎营的时候,大钦若赞特意防到了这一招,除了少部分岗哨外,八成以上的兵力都在投石机的射程之外。

数以百计的巨大岩石,密集如雨,不停地轰落下来,攻击范围几乎遍及整个乌斯藏营地。这绝不是正常的现象。

“因为他们把投石机的阵地前移了!”

大钦若赞开口道。他心中的那丝不安终于得到了证实,王冲一直到这个时候,才显露出了他真正的手段。

——怛罗斯之城上的钢铁投石机是砸不到这里的,他完全可以肯定,王冲将这些钢铁投石机搬出了怛罗斯之城,并且将这些投石机前移,搬到了距离阵地极远的地方。唯有如此,那些钢铁投石机才有可能攻击到乌斯藏的营地。

投石机脱离了营地是很容易被摧毁的,但是黑漆漆的夜色,却为这些脱离营地的投石机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就连大钦若赞都没有想到,王冲会有此一招。

这一刹那,大钦若赞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士兵回报消息了。

“哨兵!哨兵呢?为什么唐人入侵,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来?”

大钦若赞厉声道。投石机的石雨虽然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其实是雷声大雨点小,实际的杀伤力非常有限,如果仅仅只是靠投石机的攻击,哪怕整个乌斯藏大军都陷入了混乱都死不了多少人,大钦若赞心知肚明,这些投石机攻击绝不是真正的目的,他们仅仅只是掩护而已,真正攻击的主力绝对是某一支已经潜入进来的唐人大军。

但是,大钦若赞已经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如果岗哨受到攻击,他这里必然已经收到消息。大钦若赞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回大相,前方没有发现敌踪!”

“回大相,前方没有发现敌踪!”

“回大相,前方没有发现敌踪!”

……

接连不断的消息从前方的岗哨传来,即便陷入混乱之中,大钦若赞建立的信息传递体系依旧发挥着作用,但是让所有人错愕的是,尽管整个营地已经一片混乱,惨叫声不绝于耳,可前方的岗哨传来的消息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大唐铁骑。

“这怎么可能?”

看着四处的火光,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面面相觑,尽管没有十足的证据,但是凭借大将的直觉,两人和大钦若赞都拥有同样的感觉,绝对有一支大唐的军队混入了自己的阵营之中。

但是前方岗哨传来的消息,却又让两人完全拿捏不准。

“啊!”

惨叫声连绵起伏,从四面八方传来,黑夜里让人完全无法辨别是刀剑的声音,还是投石机砸落的声音。即便最顶级的大将在这种最纯粹的谋略面前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大相!我去查看一下!”

一旁,火树归藏突然开口道,声音未落,突然飞纵而出,快得令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大相,我也去查看一下。”

几乎是片刻之差,都松莽布支同样飞纵而出,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迅速消失在黑夜里,大钦若赞甚至连阻止都来不及。身为顶级的帝国大将,两人虽然看不穿王冲的谋略,但依然有自己的方法去辨别。

圣武巅峰的帝国大将,即便是将整个营地巡视一遍,所花的时间也绝对不会太长。

“大相!需要我出手吗?”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都乌思力走出营帐,也从后方走了过来。没有多少人注意,就在他的身旁,一名西突厥的传令官悄无声息的离开,消失在了另一个方向。

这一次大唐的发难非常突兀,而且手段非常高明。这让都乌思力不得不担心自己的军队。所以刚刚大钦若赞等人从主帅大营里出来的时候,都乌思力就一直在等待消息。但是从结果来看,大唐这次攻击的目标选择是乌斯藏人,这对西突厥人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好消息。

“不必了!”

大钦若赞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出去就够了,将三个大将派出去,费时费力,如果出现什么变故,完全没有应对之力。

“来人!传我命令,任何地方只要受到攻击,通通给我汇报上来!”

声音未落,就在都乌思力微微诧异的目光中,大钦若赞突然俯首,伸出一根手指,迅速在地上划出一幅图画来。都乌思力只是瞄了一眼,立即辨别了出来——

乌斯藏营地图!

……

“不好了,敌袭!”

“大将军有令,所有人快去支援!”

……

乌斯藏中段的某处营地后,大军一片混乱,一阵阵惊呼的大叫声中,十多名乌斯藏的战士慌乱的向着岗哨处守卫的士兵逃来。

“什么!在哪里?”

岗哨下,一名乌斯藏战士正在全神戒备,如鹰隼一般扫视着周围,听到动静神色一变,陡的扭过头来。

“在那里!”

为首的那名乌斯藏铁骑回头指了一个方向,恰在此时,空气锐啸,一块巨大的岩石从天空猛地坠落下来,轰隆的巨响声中,篝火冲天,惨叫声不绝于耳。

“跟我来!”

来不及细想,为首的乌斯藏武将猛的抽出长刀,一声令下召集周围的士兵,身先士卒,向着岩石坠落的地方冲去。然而就在两拨人马擦身而过的刹那,噗,一柄锋利的剑刃突然刺穿了那名乌斯藏武将的身体,锋利的剑尖从背后刺了出来。

那名乌斯藏武将身上厚厚的板甲连大食帝国最顶尖的宝刀宝剑都能够抵抗的住,但在这一剑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四面八方,无数聚拢过来的乌斯藏战士惊怒交加,全部被这一幕惊住了。

“大人!”

“混蛋,你们居然敢对大人动手!”

“杀了他们!”

……

谁也没有想到,刚刚逃跑过来,召集众人去救援的“同族”居然会对自己出手。刹那间,锵锵锵,无数的刀剑拔了出来,纷纷对准了对面的那群“同族”,一个个怒啸着,冲了上去。

而此时此刻,最震惊的的还是那名被长剑剌穿的乌斯藏武将。这一剑太突然了,他根本没有一丝半毫的准备。

“你……你们根本不是我们的人!”

最后时刻,最清醒的,反而还是这名乌斯藏武将。震惊、错愕,但更多的,还是极度愤怒。

“轰隆!”

电光石火间,就在长剑剌穿的刹那,一股磅礴的罡气崩山裂岳,从那名乌斯藏武将体内横扫而出。即便受创,此时此刻,这名乌斯藏武将强大的实力依然存在。

“给我去死吧!”乌斯藏武将的眼中掠过一抹凄厉的寒芒,就算是死,他也要拖他垫背。

然而这名乌斯藏武将的垂死一击,迎接的只是一道更加强悍,更加磅礴的剑气,那一剑有如山峦般,只是一剑,嗤,就将那名乌斯藏武将的头斩了下来。

“杀了他们!”

黄搏天一击杀掉对方乌斯藏武将,连看都没看一眼。以他的实力有备在先,对付这种乌斯藏武将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