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战(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三十六章

不过,尽管一路获胜,势如破竹,但是李嗣业不但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神色更加的凝重和紧张。

“你记住!这次夜袭和大钦若赞交手,绝对不可以有丝毫的懈怠,就算有投石机的攻击帮你们掩护,就算你们披上乌斯藏人的铠甲,并且分出二十多个小队四处骚扰,干扰他和迷惑他们的判断,但是以大钦若赞的能力,你们也绝对拖延不了他们太久。更何况,乌斯藏人和西突厥人现在还有三员大将,所以一旦到了时间,你们一定要立即撤退,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恋战!”

两侧夜风呼啸,李嗣业脑海中回想着却是行动之前王冲再三叮嘱,对自己说过的那番话。

高手过招,分秒必争,像王冲和大钦若赞这种顶级的智谋高手,每一分每一秒的差别都可能意味着截然不同的结果。智慧和谋略的较量与武道的争斗不同,那里看不见硝烟,也没有激烈的刀光剑影,但是危险程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武道的较量不管胜利还是失败,死伤最多都是一人,或者几十上百人,但是谋略上的较量却往往伴随着数千人,上万人,甚至几十万上百万人的伤亡。这是任何武道都难以比拟的。

在这场智慧与谋略交锋的顶级战场中,哪怕李嗣业这样的武将都难以插手,他所能做的就是忠实、完美的贯彻和执行王冲的每一个步骤和决定。

“希聿聿!”

战马嘶鸣,李嗣业带领着大军在乌斯藏营地中纵横驰骋,到处厮杀,短短时间内一拨又一拨,又是数以千计的乌斯藏战士,倒在大唐的铁蹄下。然而就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李嗣业看了一眼天空,突然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命令。

“撤!”

随着一声厉喝,四千多名大唐的夜袭精锐,连同散布在乌斯藏营地各个不同地方的二十多个小队,就好像提前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猛地一勒缰绳,突然齐齐朝着大唐第二道钢铁防线的方向飞奔而去。

这番举动突如其来,以至于后方的乌斯藏人全部呆若木鸡,一个个话都说不出来。

“追!!”

片刻之后,这些人终于反应过来,纷纷衔尾追了过去。

“切割阵型!”

然而远处李嗣业等人就仿佛早有预料,一个切割阵型,杀个回马枪,瞬间将这些衔尾杀过来的乌斯藏人杀得七零八落,这才继续朝着大唐的阵营飞撤而去。

“轰隆!”

几乎是在李嗣业等人离去后不久,烟尘滚滚,一支大军身上的盔甲呈现金红两色,从火光里飞踏而来。

“该死!迟了一步!”

火拔桑野狠狠地握着拳头,望着唐/军撤退的方向,牙齿都咬碎了。他遵照大钦若赞的安排,已经尽量迂回加速冲过来,但是这些唐人就好像提前预料到了一样,抢先撤离了。这让火拔桑野感觉就好像一拳打在了空处,心里难受不已。

“大人,怎么办?!”

一旁,一名穆赤大铁骑问道。

火拔桑野没有说话,眼中露出了沉思。按照大钦若赞的安排,他们现在应该是和敌军激战,但毫无疑问,大钦若赞的计算出现了偏差,现在需要他自己做出决定。

“嗡!”

正在沉思的时候,突然之间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中传来,火拔桑野猛地扭过头,只见西北方向一股庞大的气息急速接近,唳,人还没有靠近,一声惊天的长啸就已经滚滚如雷,传入众人耳中。

“这是……西突厥的天狼大将!”

火拔桑野瞳孔一缩,顿时辨认出来。但是都乌思力显然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一声唳啸之后,人马合一,如同一道疾电一般,从穆赤大铁骑五十多丈外的地方电射而过,迅速消失在了黑夜中。

“哪里逃!”

远远的,还能听到都乌思力隐隐的怒喝声。

“走!一起追击!”

火拔桑野目中精芒一闪,迅速有了主意。五千多名穆赤大铁骑,风驰电掣,紧追而去。

……

“将军!怎么办!是西突厥的天狼大将!”

黑夜中战马蹄哒,一名乌伤铁骑突然开口道,眼中露出紧张的神色。都乌思力的厉喝声即便隔了很远的距离都能听得到,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都乌思力身上风暴般的强大气息,如同雷电一般,正在朝着众人的方向极速前进。

按照这个速度,只怕再有片刻,都乌思力就能迅速的追上来。被一个顶级的帝国大将闯入军阵之中,这对众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可怕灾难。

“不必担心!”

李嗣业只是一笑,神色显得非常从容:

“这一切侯爷早有预料,大家按计划行事!”

声音未落,李嗣业猛地一夹马腹,加速往前冲去。

……

“哼!你们逃得了吗?”

后方,浓重的夜色之中,都乌思力骑着高大的突厥神驹,以惊人的速度追击,在他的眼中迸射着阵阵炙热的光芒,如果仔细看去,那眼眸深处透露出来的是滔天的怒火。

都乌思力是紧跟在火拔桑野他们身后出发的,但是和火拔桑野他们不同,都乌思力不需要迂回,而是直接转过去,以他大将级别的实力,按道理应该会抢先一步赶到,但是事实却截然相反,在都乌思力从乌斯藏主帅营帐出来后,只见自家营地火光冲天,王冲的投石机方阵不知什么时候,将他的西突厥营地作为攻击目标,各种消息接二连三不断地传递到他手中。

他甚至收到了乌斯藏人攻击自己营地的消息,两边的人还打了起来。

都乌思力虽然急于去对付那些夜袭的唐人,但是收到这种消息,根本不可能淡然处之,然而等他赶到那里的时候,所有的投石雨又突然全部消失,原本密集的告急消息一瞬间消失无踪,只余下西突厥人和乌斯藏人冲突的消息。

这让都乌思力顿时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都乌思力身为西突厥汗国最顶尖的帝国大将之一,还从来没有遭受到过这种耻辱,这也是他心中怒火滔天追杀出来的原因。

“不管你们逃到那里,都只有死路一条!”

都乌思力身上的杀气如潮,浩浩荡荡,直冲天际,对于都乌思力来说,要想消灭这支四五千人的大唐/军队,简直易如反掌。不过就在都乌思力纵马前追时,前方异变突起,没有丝毫的征兆,前方的四五千大唐铁骑,突然有如鸟兽般一哄而散。

“!!!”

看到这一幕,都乌思力心中猛地一窒,他没有想到,夜袭的*会使用这种方式,化整为零,向着四面八方逃跑。原本单一的目标,瞬间变成了数千个,哪怕都乌思力这样的大将,也经不住瞬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该死!”

都乌思力狠狠的撵着拳头,整个人都要气疯了,刹那间,他居然有种不知道如何选择的感觉,不过很快,都乌思力目中寒光一闪,瞬间选择了前方一道高大的身影。

“先杀了你,再杀其他人!”

都乌思力猛的一夹马腹,迅速锁定了前方的李嗣业。李嗣业的身躯太过雄伟、壮硕,两米多的身高即使实在黑夜中也极其的扎眼,白天的战争,都乌思力已经深深记住了这位乌伤铁骑的首领,如果能够干掉这个手持巨剑的大唐首领,一定可以给大唐铁骑造成巨大的创伤。

“给我死吧!”

一声厉喝,都乌思力陡然腾空而起,人马合一,瞬间施展出了天狼神行术,远远看去,都乌思力就像一道流星般腾空而起,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朝着李嗣业追去。尽管李嗣业是乌伤铁骑的首领,但是在天狼大将都乌思力这种顶级的帝国大将面前,依然有着巨大的差距。

“轰隆!”

都乌思力人还没有到,反手就是一劈,刹那间便是一道十多丈长的恢弘剑气,暴射而出,在这一剑的强大威力面前,哪怕是李嗣业也相形见绌,黯然失色。

“不好!”

李嗣业骑着汗血宝马,感觉到身后那股凌厉的气机,心中顿时一沉,这一刹那,李嗣业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他已经在尽量奔驰了,但是没想到都乌思力的手段比他预料到的还要高明,这一剑的锋芒和速度,居然让他避无可避。

然而就在李嗣业心中骇然,闭目待死的时候,夜空中突然一阵淡淡的声音,透着一股讥讽的味道:

“天狼大将军,我已经等你多时了!”

声音未落,一股庞大的气机从无到有,迅速的爆发开来,还没等李嗣业反应过来,一道圣武境巅峰的恐怖剑气瞬间掠过李嗣业,撞上了后方的都乌思力。

轰隆!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无穷无尽的光芒和剑气,伴随着剧烈的狂风,向着四面八方横扫而来,两位最顶尖的帝国大将在这片旷野之中猛烈的撞击在一起,那种骇人的声势,就连李嗣业都暗暗为之心惊。

高仙芝!

电光石火间,李嗣业脑海中掠过一个念头,整个大唐西北,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都乌思力这种顶级的帝国大将恐怕也就只有高仙芝了。

“该死!是你!”

都乌思力瞳孔一缩,看着对面突然出现的那道身影,瞳孔中迸射出阵阵的电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